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84章 是他抓走了凌小白

第284章 是他抓走了凌小白

刚抵达山巅,凌若夕便指挥着众人先将伤患送到房间里去,虽说这次营救任务圆满成功,但前去打探消息的三人,却是没能一起回来。

她刚走入大厅,便看见云旭神色焦急的坐在椅子上,见她回来,突然站起身,视线越过她,在她身后扫了一圈,“姑娘,小少爷呢?”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凌若夕愣了,她眨眨眼睛:“小白?他不是该和你一起待在山寨里吗?”

一股不详的预感猛地缠绕上她的心窝。

略显轻松的脸色顿时冷若冰霜,她一个箭步直冲到云旭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别告诉我,小白他出事了。”

她的手指紧紧的扼住云旭的脖颈,让他一时间有些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鬼医急急忙忙的从厅外走了进来,见凌若夕对云旭出手,他脸色骤然一变:“丫头,快住手。”

惊愕的呼唤终是让凌若夕勉强冷静,她松开手,冷眼看着云旭涨红着一张脸不住咳嗽,待到他喘过气来后,才冷声质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一想到凌小白有可能出事,她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抽痛。

担忧之色已然浮现在她的面颊上,她逼迫自己不去细想,拼命告诉自己,是她想多了。

云旭面带丝丝懊恼站在她身前,有气无力的垂下了脑袋:“姑娘,这一切都是属下的错。”

“我不想听这些废话,把事情给我一五一十说出来。”一股杀气萦绕在她的身侧,锐利的眼眸染上淡淡的猩红。

云旭紧抿着唇瓣,愧疚得根本不敢去看她的脸色,“小少爷他在姑娘离开之后,一直乖乖的,可是,昨天夜里,他却偷偷带着黑狼离开山寨,属下想,他定是前去找姑娘去了。”

凌若夕将凌小白抛下,又一夜未归,凌小白心里自然担忧、不安,偷偷离开是很有可能的。

“属下发现小少爷失踪后,立即带人寻找,却始终没能找到小少爷的行踪,属下原本以为,小少爷会与姑娘一起回来。”谁想到,回来的竟只有她一人。

凌若夕脸色顿时一白,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握得咯咯作响,“我不是告诉过你,让你看住他吗?”

“丫头,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鬼医也知道凌小白失踪的事,他这会儿正是刚出去找人没找到才回来的,手掌一把拽住凌若夕的臂膀,冲她摇摇头,示意她暂且先冷静。

凌若夕怎么可能冷静得了?

她烦躁的揉揉太阳穴,逼迫自己从不安与焦虑中冷静下来,身侧的气息不断变换,最后,终是恢复了平静。

“找!派人沿途顺着往边关的方向一直给我找!就算翻遍了天下,也要把小白给我找回来!”她决不允许凌小白出事,绝不!

云旭当即点头:“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将人全部派出去后,凌若夕这才疲惫的靠在椅子上,神色略显黯淡。

她的儿子她很清楚,那小子的胆子有多大,她是最了解的,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凌小白居然大胆到敢私自离开,她不是告诉过他,绝不能再做出这种事吗?

他把自己的话都听到哪儿去了?

深沉的双眸里,隐过滔天的愤怒,她发誓,这次凌小白若能安然无恙的回来,她绝对要让他知道,自作主张的代价!

一连三日的找寻,众人仍旧一无所获,就在凌若夕愤怒得快要失去理智时,绝杀在距离边关不远的一个山谷里,找到了打斗后残留的战场痕迹。

听到这事,凌若夕顾不得多日未曾休息过的身体,立马启程,再度赶赴边关。

那块山谷距离边关不过十里远,悬崖峭壁将山谷包围,天然的森林枝桠葱绿,大片大片的绿色,遮天蔽日。

她飞身从空中落下,看着四周龟裂的土地,眉头顿时皱紧。

“这是黑狼干的。”云旭只看了一眼,便认出这种攻击是黑狼现出本体后残留下的痕迹,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应该是有人在半路截住了小少爷,并且对他出手。”绝杀冷静的分析道。

他心里也很担心,但比起云旭和凌若夕,他终是多了一分理智与清醒。

“到底是谁干的?”暗水拖着还未痊愈的身体固执的跟着前来,他怒声问道,双眼一片猩红。

不要让他知道是谁做的,否则,他绝对要把这人给千刀万剐。

“要么是北宁,要么……”云旭迟疑的看了凌若夕一眼,剩下的另一种可能,他想,凌姑娘也能猜到。

凌若夕没有出声,她神色冰冷的站在森林中,身侧那股杀意,疯狂暴涨,血腥之气,让她身旁的众人有些难受。

这股毁天灭地的杀意,醇厚且可怕,让人窒息。

“回山寨。”既然知道了线索,那么接下来,就该好好查查到底是谁了。

匆忙赶回山寨,凌若夕连饭也顾不得吃,提笔疾书,写下一封书信,用云族的信鸽传送给京城的小丫,让她派人在皇宫里打探消息,随后,她又命尖刀部队的小分队潜入北宁,双管齐下。

“师姐,晚膳做好了,你吃点吧。”小一轻轻推开了卧房的门,捧着托盘,走了进来,他担忧的看了眼垂目坐在木椅上,如同一座雕塑的女人,不安的咬住唇瓣。

“我不饿。”凌若夕挥挥手,她此刻哪里有用膳的心情?只要一想到凌小白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她就无暇顾及其它。

她阴鸷的脸色没让小一害怕,反而愈发的心疼,将菜肴从托盘里取出,整齐的摆放在圆桌上,他挪动着步伐,走到凌若夕身边,劝道:“小少爷他那么机灵,不会……”

“你懂什么?”凌若夕霍地抬起眸子,夹杂着怒火与杀意的目光,让小一吓得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他的反应,让凌若夕迅速回过神来,眼底闪过一丝懊恼。

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迁怒一个不相干的人?

指腹抵住额角,她沉声道:“抱歉,我心情很不好,你还是先出去吧。”

她如今仅仅是克制心头的愤怒,已经是她的极限,若小一再继续留在这儿,很容易被她所迁怒。

小一立即从害怕中清醒,神色固执的站在原地:“师姐,我知道你现在担心小少爷的安危,可是,如果连你也倒下了,他日找到小少爷,要怎么营救他呢?”

一句话正中红心,凌若夕犹豫了几秒,终是点头,从椅子上缓慢站起,走到桌边,看着桌上摆放的精美菜肴,她勉强一笑:“你做的?”

“我只是给大家打了打下手。”小一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他殷勤的将筷子放到凌若夕的手中,又指着几样自己亲自下厨做出的菜肴,让她品尝。

凌若夕只勉强吃了几口,此刻再好吃的饭菜,于她来说,也犹如嚼蜡,根本尝不出任何的味道。

“姑娘,京城里有消息了。”云旭风风火火从屋外进来,闻言,凌若夕当即放下筷子,起身与他一道赶去大堂。

小一怔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再看看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顿时委屈的红了眼眶,“云旭太讨厌了,早不来晚不来,干嘛在师姐吃饭的时候来?”

难道他不知道人是铁饭是钢的道理吗?

虽然心里有怨气,但小一却仍是乖乖的将桌上的饭菜收拾好,搬回厨房后,打算等到他们谈完正事,再替凌若夕热一热。

凌若夕几乎是一路飞奔冲入大厅,一只白鸽正在木椅的扶手上闪动着翅膀,她五指一抓,利落的将白鸽擒入掌心,迅速取下竹筒里的书信,打开来看。

匆匆将内容扫视过一番后,她身侧那好不容易平息下的杀意,瞬间暴涨,宽敞的厅中,似瞬间涌入了一股寒流。

白鸽吓得急忙展翅逃窜,几片白色的羽毛,打着旋儿从空中飘落在地上。

“姑娘,信上怎么说?”云旭沉声问道,神色略显急切。

将凌小白抓走的人,究竟是北宁还是南诏,不得而知,而她此刻的神情,分明是有消息了。

“马上准备,我们连夜进京。”好!好一个南宫玉!五指用力握紧,掌心迸射出的巨大力量,将那书信生生碾碎,纷纷扬扬的碎末从她的指缝间落下,阴鸷、狠厉的目光,犹如恶鬼,分外骇人。

闻言,云旭心头咯噔一下,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

果然是他!

那个男人居然无耻到在半路绑架了小少爷?

“要带多少人去?”绝杀出声问道。

“队长们都随我去,剩下的人,”凉薄的嘴唇缓缓扬起一抹冰冷的笑,“全部给我赶赴边关,他不是要抓我的儿子吗?我就给他送份大礼!”

凌小白的被捕,让凌若夕的理智终于宣告瓦解,对南宫玉,除了杀意,她再也没有别的想法。

此人,她同他不死不休!

当夜,整个山寨倾巢而出,凌若夕只带了以绝杀为首的十二人,加上鬼医、云旭,赶赴京城,剩余人则听从她的命令,连夜赶往边关。

一夜疾行,第二天天未亮,浓浓的白雾在繁华的都城中弥漫不散,数道黑色的人影划破苍穹,抵达了位于京城的清风明月楼。

小丫此时还在甜美的梦乡里,忽然,一股冷气顺着毛孔入侵,她打了个寒颤,揉着一双惺忪的睡眼,刚从床榻坐起,蓦地,一惊。

“啊——”

一声惊呼划破了清晨的宁静,她颤抖的指着坐在她的私人闺房中,身后并排站着十二个男子的凌若夕,嘴唇抖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夫人?”

妈蛋!为什么没人告诉她,夫人会大清早诡异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立即掀开被子,仔细检查过自己的着装,确定自己穿着亵衣后,才长长松了口气,虽然她做的是青楼的行当,但这不代表,她有在这么多男人面前裸奔的癖好。

一颗心,回到了肚子里,她脸上的惊慌,也逐渐恢复了平静。

“夫人,你怎么来得这么快?”她要是没记错,昨天夜里,才送出了书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