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85章 时隔多月再返京城

第285章 时隔多月再返京城

凌若夕眸光森冷,淡漠的睨了她一眼:“时间不等人,我的儿子如今被抓,难道我还能慢吞吞赶路么?”

这话倒也没错,小丫连连点头,神色有些尴尬,她看了眼眼前的十二金刚,呐呐的开口:“夫人,能不能请他们转过身去?我想更衣起身。”

云旭嘴角一抖,没等凌若夕下令,便自动转身,他可没有欣赏女人身体的闲情逸致。

暗水嗤笑道:“又不是没见过女子的身体,有什么……”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他立即接收到了凌若夕冰冷的眼刀,顿时悻悻的闭了嘴,乖乖的转身。

他又没有说错,在深渊地狱里,女人不过是附属品,是战利品,谁胜出,就能接收失败者的家眷,在他们的心里,礼义廉耻这种东西,根本就是虚构的,他也很难理解小丫的想法,不过是碍于凌若夕的威严,这才妥协。

小丫咬着牙,狠狠瞪了他一眼,迅速从床榻上爬起,麻利的给自己套弄上衣物,随后,又洗了把脸,直到完成了整个起床的动作后,她才讪笑着,走到凌若夕身旁。

“凌小白现在在宫里?”凌若夕问起了正事,要不是小丫传信,并且声称,凌小白此刻很安全,她也不会冷静的坐在这里给她洗漱、更衣的时间。

小丫当即点头:“是,宫里有消息传出,南宫玉将小少爷奉为座上宾,不过……”

她欲言又止,有些迟疑的看了凌若夕一眼,不知道剩下的话,是该说还是不该说。

“有什么话你就说,藏在心里做什么?”凌若夕猛地拧起眉头,呵斥道。

小丫挨了骂,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不过有消息说,朝堂上的大臣们昨日已进言,希望南宫玉处置小少爷。”

用脚丫子想也知道,他们的进言是因为什么。

如今两国烽火狼烟,凌若夕又被说成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索,如今凌小白出现在宫中,自然也成为了众人的出气筒,他们想要发泄,却又找不到她,所以,只能为难凌小白。

“知道都有哪些人么?”凌若夕面色一冷,当即问道。

这话,难道夫人打算要给那帮大臣一个教训吗?小丫在心头猜测道,但脸上却一丝不露,“我已经将名单记下。”

女人都是小心眼的,她也不例外,凌若夕和凌小白是她的恩人,如今却成为了风口浪尖的罪人,小丫虽然做不了什么,但记下这些落井下石,试图伤害他们的人的名字,还是可以的。

凌若夕刚准备继续询问凌小白的近况,忽然,下方的大堂传来一阵砰砰的敲门声,她立即闭嘴,朝小丫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走出房间,顺着木梯走到大堂,打开了房门。

“你们是?”她吃惊的看着屋外一副太监打扮的男人,再看看他们身后停放着的那顶轿子,心头咯噔一下。

不是吧?难道这么快宫里就得到消息了?

她不停变换的神色,被太监看在眼里,他们乐呵呵的笑道:“还请姑娘通传一声,皇上听说皇后娘娘返京,于是特地命奴才们前来请娘娘入宫。”

果然……

小丫心头一沉,眉头也不自觉紧皱起来,她不明白,这夫人前脚才刚到,宫里怎么会这么快得到消息?除非,南宫玉故意放出有关凌小白的风声,故意想要引夫人来京,并且时刻留意京中的动静。

除了这个理由,她想不到还有什么解释。

“这位公公,我这儿可是青楼,你要找皇后是不是找错地儿了?”小丫故作妩媚的笑道,试图蒙混过去,她故意提高了声音,希望凌若夕能趁机离开。

公公是宫里待了多年的老人,怎会看不出她的想法,脸上的笑顿时收敛,一把将她推开,准备往楼里闯进去。

“你们想要做什么?我这里可是正当地方,就算你们是宫里的人,也不能随便擅闯。”小丫气得脸颊涨红一片,丫的!他们真的以为这儿是谁都能闯的地方吗?

太监刚准备讽刺她几句,余光忽然在二楼的走廊上顿住,神色惊恐的跪了下去,“奴才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尖细的声音在这宽敞的大厅里绕梁不绝,不少听到动静从屋内走出的姑娘们,纷纷愣了,她们猛地转头,看向傲立在走廊上,那抹熟悉的人影,当即跪地,向她问安。

绝杀等人略显吃惊的看着众人诚惶诚恐的模样,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场面。

“南宫玉让你来做什么?”凌若夕神色淡漠,居高临下的凝视着那名太监,沉声问道。

太监战战兢兢的趴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谁不知道这位皇后的手段有多凶残,他可不想丢了小命:“回娘娘,皇上知道娘娘返京,所以特地命奴才前来请您进宫叙旧。”

叙旧?

凌若夕讽刺的笑了,“好,你们在这里候着,我更衣后,便与你们进宫。”

她干脆的回答不仅让小丫愣了,就连传旨的太监也是一脸的错愕,这和他预想中的完全不同啊,不是说皇后娘娘为了男人逃离皇宫,甚至与皇上决裂吗?她为什么会答应得如此爽快?

凌若夕懒得去猜他们心里的想法,转身返回房间,房门缓缓合上,也隔绝了外面所有的目光。

“我和他们一道进宫,你们暂且在这里住下,随时准备接应。”见南宫玉是必须的,他拿捏住了她的软肋,如今这看似恭敬的邀请,可实际上却是他的要挟。

他仗着擒住了凌小白,所以才会这般有恃无恐。

凌若夕心头的怒火正在加速滋长,她冷冷一笑,吩咐道。

“姑娘,属下随你一起去。”云旭根本不可能放心她一人独自进宫,那南宫玉对她的痴迷有多疯狂,他是亲眼目睹过的,她若是孤身进宫,谁会知道,将发生什么事。

“也好。”相信多带一人,南宫玉不会在意。

“那我们……”暗水也想跟着去,皇宫啊,他还一次也没见过呢。

“你们留在这里。”凌若夕果断的拒绝了他想要尾随的提议,态度极其坚定。

暗水虽然心里失落,但终是没有多说什么,只能点头,一脸幽怨的答应留下来,同时,又羡慕的看着云旭,妈蛋,都是跟着凌姑娘的人,凭毛待遇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走吧。”她轻挥衣袖,再度将房门打开,云旭立即抬脚跟上。

“夫人。”小丫面露一丝不安的迎上前来,她想要阻止凌若夕进宫,毕竟,南宫玉会仗着挟持了凌小白,对她提出什么要求,谁也不知道。

凌若夕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用多说,尔后,走出清风明月楼,冷眼看着停放在门外的软轿,嘲笑道:“你们的皇上还真够怜香惜玉的。”

居然连软轿也为她备好,这不是有备而来是什么?

太监不敢出声,只是垂着头站在一旁,恭敬的为她挑开了轿帘。

凌若夕冷哼一声,拂袖钻进轿子,云旭紧握住腰间的佩刀,如同骑士守护在轿帘外。

“这位侍卫就不必跟着去了。”太监笑盈盈的说道。

“他是我的护卫,我去哪儿,他就会去哪儿。”轿子里传出凌若夕冰冷至极的话语,太监脸上的笑容骤然一僵,他沉思了几秒后,终是咬牙,选择了妥协。

比起不能将皇后娘娘带回宫,多带一名侍卫似乎也没什么。

“起轿——”太监标志性的公鸭嗓瞬间响起,嗓音有些尖锐,有些刺耳。

凌若夕半合着眼眸,轻轻靠在软垫上,面色极其平静。

轿子缓慢行过街头巷尾,那座她曾住过的深宫缓缓映入眼帘,巍峨的殿宇渐次相连,偶有几支枝桠,从红墙内窜出头来,一帮威风凛凛的御林军守护在宫门口,见到轿子行来,齐齐跪地:“奴才参见皇后娘娘。”

凌若夕猛地挑开轿帘,在这帮跪地不起的侍卫群中,一眼就看见了最前方的熟人,“呵,他竟派你前来接我。”

阿大缓缓站起身,看也没看一旁的云旭,径直走到轿子的另一边,弯腰低语道:“皇上也是担心娘娘。”

“担心?什么时候皇宫里的侍卫一个个都变成了蓝阶的高手,恩?”她早就察觉了这些侍卫是身负玄力的高手,且个个都是蓝阶的品级。

看来,在她离开的这段期间,这个皇宫倒是发生了不少事。

阿大笑笑,似乎并不意外她能看出这些,“娘娘,请入宫,皇上已在御书房久候。”

轿夫再度抬起轿子,从层层递进的宫门一路直行,穿过艾青石路,绕过精美的御花园,最终,轿子停在了御书房外。

凌若夕随手挥开帘子,从轿子里走了下来,双眼紧紧盯着眼前这扇紧闭的房门,眉宇间划过一丝诧异。

她感觉得到御书房内传出的,属于强者的气息。

紫阶初期!

这怎么可能?

“里面都有谁?”她冷不防出声问道。

“只有皇上一人。”阿大不敢隐瞒,只能照实回答。

凌若夕曾从小丫的嘴里听说过南宫玉实力大涨的事,但她却没有想到,不过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他竟能够突破紫阶!甚至比起自己来,也差不了多少。

细长的睫毛轻轻闪烁,明媚的阳光从头顶上落下,在她的眼角周围,洒落一圈淡淡的暗色。

“娘娘,请。”阿大侧过身,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示意凌若夕可以进屋了。

她敛去面上所有的情绪,面无表情的迈开了脚步,云旭刚打算跟上,却被阿大阻拦了去路。

“抱歉,皇上只交代,只见娘娘一人。”他特意咬重了只这个字。

云旭有些恼火,刚要动怒,凌若夕便出声喝止了他:“无所谓,你就在外面等我也是一样的。”

如果南宫玉当真想要对她做什么,以她的实力,足够应付了。

她的命令云旭即使再不愿,也只能点头应下。

等到凌若夕推门进去后,他便宛如门神般,昂首挺胸站在屋外的台阶上,双耳高高竖起,听着里面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