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86章 为他生子,被迫留下

第286章 为他生子,被迫留下

凌若夕背对着房门,锐利的双眼直直看向正前方那抹有些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人影。

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南宫玉整个人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在他的身上,已难找到昔日的单纯与懦弱,那一身阴鸷的气息,犹如地狱恶魔,充满了压迫感。

他即使笑着,也难再让人感觉到半分的暖意,冰冷得有些毛骨悚然。

“知道朕有多久不曾见到你了吗?”对视了一阵后,南宫玉率先开口,冷不防的一句话,却让凌若夕猛地拧起眉头。

她没有出声,算着时间这种事,她从没有做过。

“呵,足足七十八天。”南宫玉给出了一个精确的数字,“自从你离开后,朕每日度日如年,时刻都在想着,你什么时候会回来,朕欺骗着自己,或许明日就能见到你,只可惜,那不过是朕的臆想。”

他含笑开口,但话语里却透着丝丝森寒的戾气。

凌若夕眸光顿时一沉,“我来这里不是听你抒发思念之情的。”

他思念她,与她何干?

一个掳走了她儿子的男人,难道还能指望她给出什么好脸色么?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无情啊。”南宫玉自嘲的笑笑,但随即,他便站起身来,一股窒息的威压,直逼凌若夕而来,紫阶初期的压迫感,将这房间的空气扭曲。

凌若夕立即运起体内的玄力,一道肉眼无法看见的保护罩出现在她的身侧,紫阶巅峰的威压倾巢而出,顷刻间便化解了他的攻势。

“紫阶巅峰?”南宫玉明显愣了,他明明记得她离开前,还仅仅只是摸到了紫阶的门槛,没想到,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她的进步竟会如此迅猛。

“这世上你在进步,不代表旁人还在原地踏步。”凌若夕冷声说道,她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将实力在短期内提升到紫阶,但她能够看出,他的根基根本不稳健,一定是用了什么秘药,强行提升,若长久下去,他定会走火入魔,被玄力反噬。

可她没那么好心去提醒他,如果以前他们还未决裂时,她或许会提醒他一声,只是现在……

双眼顿时闪过一道暗光,她没有那么丰富的同情心,去同情自己的敌人。

若说以前她对南宫玉还仅仅只是漠视,那么,在他掳走了凌小白后,停在他们之间的,便只剩下一道沟壑,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

一丝杀意在她的身侧若有似无的溢出,“我儿子呢?”

“你担心朕会亏待他么?”南宫玉似乎很不能理解她的质问,嗤笑道:“就算你背叛了朕,朕也不会伤害你,当然,更不会亏待小白。”

背叛?他居然还有脸提这个字?

凌若夕不怒反笑,凉薄的笑容有些刺眼,刺得南宫玉心口一阵胀痛。

“我以前只觉得你被权势蒙蔽了双眼,却没想到,这只不过是你的本质,背信弃义的人究竟是谁,你我心里有数,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些,放了小白,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这是她所能给出的极限,只要他放人,她便愿意遗忘掉他的所作所为。

南宫玉略显诧异的挑起眉梢,“若朕不放呢?”

杀意顿时暴涨,一股气浪从凌若夕的脚下腾升而起,她微微抬起下颚,冷眼凝视着他,一字一字缓声说道:“不死不休。”

铿锵有力的四个字,震得南宫玉心头大痛,不死不休,她居然对他说不死不休!

滔天的怒火在他的心窝中疯狂滋长,牙关紧咬着,发出了咯咯的碎响,他紧抿着唇瓣,怒笑道:“你想杀朕?”

她难道忘记了,他们曾经那些美好的过往吗?

难道她已经遗忘了他们并肩作战的岁月吗?

为什么她可以如此理智的说出这种话?为什么?

“掳走我的儿子,你难道还指望我对你手下留情么?凌小白若伤了一根头发,我要你南诏不得安宁!”她沉声警告道,神色带着不惜一切的决绝与笃定。

“朕不会放了他的,你若要杀,那便动手吧,”南宫玉垂下了脑袋,神色晦暗不明,他悠悠然在龙椅上坐下,似笃定凌若夕不敢动手。

杀意,蠢蠢欲动。

凌若夕握紧了拳头,拼命忍住想要宰了他的冲动。

“你下不了手的,是不是?”南宫玉误解了她的沉默,脸上甚至流露出了一丝欣喜、欢快的笑。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的身影迅速在原地消失,逼近南宫玉的面前,五指成爪,猛地捏住他的咽喉,面容已被怒火生生扭曲,神色肃杀。

南宫玉痛苦的抵在龙椅上,呼吸愈发急促,但他脸上的笃定,却始终未曾消失。

杀了他!杀了他!

心底始终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叫嚣,凌若夕掌心的力道猛地加重,杀意疯涨。

“你……若杀了朕……就永远也别想找到……找到小白了……”他艰难的从嘴里吐出了一句话,断断续续的传入凌若夕的耳中,瞳孔蓦地猛缩。

她危险的眯起眼,似在审视这番话的真假。

南宫玉的脸色渐渐变得青紫,他甚至觉得,或许他真的会死在这个女人的手里,就在他快要无法呼吸的那一秒,凌若夕蓦地松开手,退后数步。

得到解脱后,他捂着喉咙弯下腰,贪婪的深吸几口气,眼角有生理盐水缓缓渗出。

“你到底还是没能杀了朕。”他咧开嘴,露出一丝得意的轻笑。

凌若夕冷哼道:“你有什么要求,说!”

她的质问,让南宫玉心里有些发涩,在她的眼里,他竟卑鄙到了这种地步吗?不错,他承认,留下凌小白,并且以他作为要挟,的的确确是为了逼迫她,但她若是愿意将他放在心上,愿意留下来,他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你说得没错,朕的确有要求,想要让朕放了凌小白不难。”南宫玉缓缓坐起,嘴角扬起一抹阴恻恻的笑。

“说!”凌若夕懒得去猜他的心思,既然他有把握说出一旦他死,自己再也找不到凌小白这种话,就说明,他早有所准备。

“你留下,”言简意赅的三个字,让凌若夕微微一愣,“就这样?”

他处心积虑的设了这么大的局,甚至不惜引起两国战火,就只为了留下她?

“替朕生一个龙子。”南宫玉继续说道。

深邃的瞳眸顿时猛缩,凌若夕冷笑道:“你做梦。”

他简直是疯了!想要让她为他生孩子?做他的春秋大梦。

“我的孩子今生只有凌小白一人。”她斩钉截铁的说道,言词极其坚定。

“要么你答应,要么你将永远见不到凌小白。”她的拒绝让南宫玉有些恼怒,替他生下龙子,就让她如此不愿吗?她愿意替云井辰生子,却拒绝自己,为什么?

想到那个男人,他心头的激愤愈发高昂,双眼更是隐隐闪烁红光,好似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厉鬼,随时要把人给吃到腹中。

凌若夕额角青筋暴突,她恶狠狠的看了南宫玉许久,周身的杀意愈发浓郁,御书房内的空气,好似凝固了一般,极其可怕。

许久后,她才散掉一身的威压,就连脸上的怒容,也化作了平静。

“好,我答应你。”

她的答复让南宫玉狂喜,他甚至激动得浑身发抖,“真的?”

她真的愿意留下,为他产下龙子?

“我要见凌小白一面。”凌若夕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只要她确定凌小白的位置,就有无数的方法,可以救出他。

她的心思南宫玉猜到了几分,摇头拒绝了:“不行,除非你先怀上孩子,否则,朕不会让你见到小白的。”

“你这是威胁?”她面色一冷,绝美的五官仿佛结了一层冰,冰寒至极。

南宫玉不在乎她的怒火,只要她愿意留下,他有的是办法可以攻克她的心。

“是。”他笃定她不敢拿凌小白的安危胡闹,只要凌小白还在他的手里,他就不怕她不妥协。

凌若夕不怒反笑,“南宫玉,你果真让我刮目相看,好!我答应你便是,不过你要记得,若小白有丝毫差错,你的江山,你的皇位,你手里握有的一切,都将被我亲手粉碎。”

说罢,她拂袖转身,不愿多看身后龙椅上的帝王一眼,她怕她会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杀了他!

看着她冷漠的背影缓缓走出房间,南宫玉缓缓笑了,那笑满是凄凉与苦涩:“就算你会恨朕,也无所谓了,朕此生绝不会放开你。”

这世上有七苦,但最苦不过求而不得。

凌若夕一脸寒霜从御书房内走出,刚现身,云旭急忙迎上前去,“姑娘,怎么样?南宫玉是不是愿意放了小少爷?”

虽然他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仍旧抱着一丝奢望。

凌若夕摇摇头,“你先出宫,我会在这里住上很长的一段时间。”

为了找到凌小白,留在宫里,势在必行。

云旭当即一愣:“这,不行!姑娘,你不能留下。”

她好不容易才从南宫玉的身边离开,如今怎么能再和他牵扯上什么关系?

“我已经决定了。”凌若夕的态度极其坚定,不顾云旭的反驳,抬脚离去,阿大急忙跟上。

“我的寝宫可还留着?”她沉声问道。

“是,皇上一直将宫殿为娘娘留着,里面的摆设一样也没动,每日皇上都会去坐一坐。”阿大不着痕迹的替南宫玉说着好话,希望能够让凌若夕动容。

他很清楚,如果想要皇上恢复到从前的模样,那么,只有眼前这个女人能够做到。

只可惜他的一番苦心,终是没用的,凌若夕凉凉的扯了扯嘴角,“是吗?身为帝王,他还真有空啊。”

阿大顿时脚下一个踉跄,喂喂喂,这种时候她不是该为皇上的所作所为感动吗?

但转瞬一想,要不是这样特立独行的凌姑娘,又怎会让皇上如此上心,如此疯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