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87章 重返皇宫

第287章 重返皇宫

云旭带着满心的沉重离开皇宫,回到清风明月楼时,小丫立即迎上前来,“夫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他无力的遥遥脑袋:“姑娘被南宫玉留在宫里了。”

他知道,必定是南宫玉以小少爷作为要挟,才迫使凌若夕妥协,想到自己的失职导致凌小白的失踪,从而让局面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云旭心里的愧疚如同江水般涌动。

“你把她一个人留下了?”暗水听到动静,从房间里走出来,怀里还搂着一位美娇娘,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沉声问道,神色很是不悦。

“姑娘很坚决。”云旭解释道,他何尝希望凌若夕留在南宫玉身边?可是,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岂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将她说服的?

暗水此时也没了与女人调情的兴致,松开手,女人识趣的离去。

“姑娘有没有交代什么事?”他沉声问道,手指轻轻扯动着脑后的小辫子。

“不曾。”云旭摇摇头。

“你跟着姑娘进宫,却留下她,没问出姑娘的盘算,还有脸回来?”暗水早就对云旭能够被凌若夕看重不满了许久,如今逮着机会,赶紧一通讽刺。

云旭面上阴沉沉的,似有朵朵乌云在他的头顶上盘踞不散。

“好了,现在不是谈论谁错谁对的时候。”鬼医也从隔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瞪了暗水一眼,示意他别做得太过火,若跟着混蛋丫头进宫的人是他,结果也不见得会好到哪儿去。

“看来今晚,我们得进宫一次。”绝杀倚靠在墙壁上,低声说道。

放凌若夕一人在皇宫里,他们如何会答应?不管她心里有何计划,他们都得当面同她谈谈。

“好,晚上我们一起去。”暗水连连点头。

“人去多了会打草惊蛇。”云旭出声提醒道,“如今皇宫的侍卫个个是高手,南宫玉的实力更是突破紫阶……”

“切,高手?有多高?”暗水心高气傲的昂着下巴,觉得他是在危言耸听。

“前两天你才吃了暗亏,现在伤好了,皮又开始发痒了么?”绝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人简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他难道不记得,前几天是谁自视甚高的闯入边关,结果险些把命丢在那儿的?

暗水尴尬的笑笑,也不敢反驳。

“那就你同我一起去。”绝杀拍板定案,只带云旭一人,打算今夜夜探皇宫。

暗水虽然心头不忿,却碍于绝杀的威严,只能将怨言往自己的肚子里咽下去。

凌姑娘重用这男人也就算了,怎么连老大也这样?

似乎是看出他的不甘,鬼医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会有你的用武之地,别和女人一样这么小心眼。”

“谁是女人?”暗水气得一惊一乍的直叫。

众人懒得和他斗嘴,顿时散去。

夜幕降临,冷清的月光从苍穹上挥洒而下,绝杀与云旭穿着黑色的夜行衣,站在清风明月楼的客房中,他们透过窗户,冷冷的注视着外边的动静。

“十人,三名紫阶强者,七个蓝阶高手。”从白天开始,就有人在楼外来回巡视,云旭沉声说道。

“是宫里派来的?”绝杀也不是傻子,稍微一想,就猜到了这些人的目的,“他们想监视我们?”

“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云旭点了点头。

“呵,这皇帝是不是太小看了我们的能力?区区十人,就想将我们困在此处?”绝杀不屑的说道,他如今已是天玄的高手,整片龙华大陆上,能够与他为敌的,少之又少。

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资本,说出这番话来。

云旭抿住唇瓣,问道:“要怎么做?冲出去?”

“不,那样做才会真的打草惊蛇。”在不了解凌若夕的计划前,他们还不能暴露自己的实力,绝杀摇摇头,拒绝了他的建议,“我们悄悄离开。”

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云旭点点头,两人趁着夜色,迅速从翻出窗户,身影快如闪电,顷刻间,便从那十人的眼皮子底下离开了。

云旭的实力在这段时间勉强突破了蓝阶,达到蓝阶初期,若是平时,他想要隐藏过这些高手,难如登天,但此时,他身旁有绝杀在,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轻而易举。

两人疾速朝皇宫而去,天玄品级的威压瞬间扩散,在皇宫各处,搜寻着凌若夕的气息。

正在寝宫内倚靠木椅,静静饮茶的凌若夕,忽然,眉心一跳,已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玄力波动。

她淡漠的眼眸缓缓从身旁的帝王身上一扫而过。

“何事?”这是南宫玉在来到这儿后,她第一次主动看他,心头自是欢喜。

“天色不早了,我要休息。”凌若夕冷冷的下达了逐客令。

南宫玉面色一僵,她的话犹如一盆凉水,从他的头顶上无情的倾洒下来,将他心底刚升起的雀跃浇灭。

“你去睡吧,朕在这儿守着你。”他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但下一秒,又恢复了平日的风范。

凌若夕从上到下将他打量了一番,“你觉得,有一个敌人在我的房间,我能睡得着?”

敌人……

如今他们之间,竟只剩下这种关系了吗?

南宫玉气息一乱,心头升起一股想要施暴的欲、望,但当他见到凌若夕那副森冷、抗拒的模样时,终是将这股冲动忍下,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既然如此,那朕明日再来看你。”

说罢,他抬脚走出殿宇,顺着殿外的石阶走下后,才冷声吩咐道:“派人把这里守住,朕不想看到一只苍蝇飞进去。”

他知道,在宫外有她的人,而且个个是高手,但她如今在他的地盘,好不容易他才将她盼了回来,他怎会允许有任何人来破坏呢?

他冷然的视线让阿大心尖一颤,当即垂头:“是!奴才这就增派人手。”

“告诉轩辕勇,让他多调动些高手前来。”

“是。”阿大躬身将他送离,直到那抹鹅黄色的人影消失在花园中,他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转过头,看了眼夜幕下这座巍峨的殿宇,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他很清楚,对待皇后娘娘,一味的强势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皇上这么做,只会将娘娘推得越来越远。

但这些话他就算说出来又如何?现在的皇上,根本不可能听进耳里。

一刻钟后,紧闭的窗户猛地被一股劲风吹开,凌若夕眼也没抬,继续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把玩着手心的茶盏,神色淡漠。

“姑娘。”云旭大步上前,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了一番,确定她没有受到任何迫害后,这才松了口气。

“嘘。”绝杀敏锐的察觉到屋外有异动,立即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凌若夕捧着茶盏的手微微一顿,眼底闪过一丝寒光。

“有二十人在殿外。”绝杀细数了一下门外多出来的气息,“都是高手。”

“这个南宫玉难道是想把姑娘囚禁在这里吗?”云旭气得不行,作为男人,他对南宫玉的这种做法很是看不上眼,感情是不能强求的,将心仪的女子软禁,这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的事吗?

“不用管他。”凌若夕眸光淡漠,她早就猜到南宫玉会这么做,“只要找到小白,离开这儿,对我来说不是难事。”

“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们,他究竟利用小少爷对你提出了什么要求?”绝杀双手环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问道。

他对南宫玉并不了解,但从这些天的所见所闻中,他能感觉到,这是一个疯子,却也是一个傻子。

为爱痴狂,为爱疯癫,果真是应了那句,不疯魔不成活。

凌若夕冷冷的扯了扯嘴角:“他只是想我替他生下一个孩子。”

“什么?”云旭当即惊呼,要不是绝杀眼疾手快捂住他的嘴,他的声音必定会传出去,引起外面的警觉。

“淡定,不要惹出不必要的麻烦。”凌若夕凉凉的瞪了他一眼,对他大惊小怪的姿态很是不悦。

云旭手忙脚乱的将绝杀的手掌掰开,紧张的问道:“那姑娘你答应了?”

“不然呢?”她不可能用小白的性命玩闹,凌小白是她此生放弃所有,也要保护的存在,别说是为了他,给南宫玉生下龙子,就算是为了他,丢了这条命又怎样?她心甘情愿。

“那少主怎么办?”未加考虑的一番话,脱口而出。

绝杀饶有兴味的看了看他们二人,少主?他怎么觉得,这个从未听过,也从未见过的人,同凌姑娘的关系有些非同寻常呢?若不是有什么不可不说的关系,云旭又怎会这般焦急?

“他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理会他的想法?”凌若夕眸光一冷,目光里带着些许警告与不悦。

云旭自知失言,只能讪讪的闭上嘴,但心里却愈发的急了。

不行!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发生。

“前辈,你的修为是我们之中最强的,我想劳烦你在宫里四处搜寻小白的下落。”凌若夕没理会云旭那副五雷轰顶的模样,向绝杀请求道。

“恩,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她是他们想要效忠一生的人,怎能任人欺负,任人拿捏?她的软肋是凌小白,那么,只要找到他,一切就可迎刃而解。

闻言,云旭双眼一亮,急忙在一旁点头,“对啊,只要找到小少爷,我们就不必受南宫玉的要挟了。”

这种事不是明摆着么?

凌若夕神情古怪的看着云旭,她怎么觉得,今儿这人的智商好像退步了不少?

“不过,他既然敢以此来要挟你,恐怕……”剩下的话绝杀没说,但凌若夕却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

她伸出指腹,轻轻揉了揉眉心:“只能尽力,如果真的找不到小白,那也只有先答应他,不管怎么样,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他们都很清楚,南宫玉既然敢这么做,就必定有法子,让他们找不到凌小白,若真的是那样,凌若夕除了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