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89章 她的算计

第289章 她的算计

入夜,绝杀带着凌若夕的托付,将整个皇宫来来回回搜寻了好几遍,但他仍旧查探不到凌小白的气息,他甚至怀疑,小少爷是否真的在这深宫之中。

“姑娘,或许这皇帝已经将小少爷转移到了别处,又或许,小少爷根本不在他的手里。”绝杀再度造访凌若夕的殿宇,推测道,以他的修为,若凌小白就在宫中,他不可能找不到。

凌若夕深深拧起了眉头,“我会再试探他,你继续寻找,带上云旭,若是小白被困在结界中,外界的探查无法进入其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绝杀一想,也觉得此言有理,他当即点头,刚准备再说些什么,忽然,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影迅速一闪,飞出了窗户。

“砰。”

红漆大门被人用力踹开,南宫玉带着一帮身穿黑衣的高手,声势浩荡站在殿外,一双阴鸷的眸子冷冷的扫过整个房间,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皇上,此处的确有人来过。”一名紫阶初期的高手,敏锐的感觉到了空气里残留的那一丝难以感觉出修为高低的玄力波动,拱手禀报道。

这种事,即使他不说,南宫玉心里也很清楚,他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随后,才缓缓从殿外走了进来,一双如同深海般黑沉、深幽的眼眸,直直的望着凌若夕,眼里有怒火,有沉痛,还有一丝近乎扭曲的疯狂。

“你的人来过了?”他咬着牙,冷声问道。

要不是宫中的人发现,这两日宫里多出一股陌生的气息,他险些误以为她真的妥协了。

凌若夕保持沉默,但她脸上露出的一丝讥讽,却明明白白的在告诉他,他猜对了。

“为什么?你就这么不愿意留在朕的身边?一边伪装出答应朕的要求,一边又让你的人在宫里四处寻找小白的行踪,凌若夕!你究竟把朕置于何地?”南宫玉狰狞着一张脸,面部的线条略显紧绷,一条条青筋更是在他的额上蹦起,犹如鬼魅般,格外骇人。

“比起你的所作所为,我现在的做法又算得了什么?”她凉凉的讽刺道,“南宫玉,你不肯让我见小白,究竟是因为他不在你手里,还是因为,你害怕一旦失去他,就无法在要挟我,恩?”

尾音危险的拖长,带着一股尖锐的讽刺。

不许!不许这样看他!

南宫玉心头的怒火蹭地燃烧到顶点,他一个猛扑,朝凌若夕压去,好在她早有防备,身体朝旁侧一转,手掌凝聚一团强悍的玄力,朝他挥去。

如果换做是以前,南宫玉定无法在她手里走上一招,但现在,他却不躲也不闪,袖袍轻挥,在空中将这道掌风卸除掉。

凌若夕一击不中,再度逼入他的面前,两人的身影在空中迅速交缠,玄力的波动让整间屋子犹如台风席卷过一般,桌椅破碎,装饰摆设通通龟裂,就连脚下的地板,也在隐隐晃动。

手掌凌空对碰,凌若夕被玄力的反击力逼得后退两步,胸口有些闷痛。

南宫玉却比她好不了多少,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来。

“要打,你不是我的对手,南宫玉,要么你让我亲眼见到凌小白平安,要么,我会继续让我的人,搜查皇宫,你最好祈祷,永远不要被我找到他,否则,你赐予我的羞辱,我将连本带利向你讨要回来。”冷硬的话语好似从牙齿缝里硬生生挤出来似的。

南宫玉身重内伤,体内的玄力更是不受控制的在他的筋脉中疯狂运转,浑身疼得好似千刀万剐,他只能心有不甘的瞪着凌若夕,尔后,拂袖离去。

待到他走后,凌若夕强撑着的若无其事,终是卸下,口中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闷哼,紧闭的嘴唇,有一丝鲜血,缓缓渗出。

她随意的将那丝血渍擦掉,手指突然诡异的摆了摆,似在同谁打着手语。

南宫玉带着一身的怒火,从寝宫里离开,他刚回到御书房,便再难遏制住体内翻腾的伤势,黑血源源不断从他的口腔里冒出。

阿大脸色骤然一变,急急忙忙冲上前去,“皇上,你这……奴才去请御医。”

“不用了。”南宫玉虚弱的喝止了他,手掌颤抖的从衣袖中取出一个精美的白玉药瓶,哆嗦着倒出一粒药丸,扔进嘴中,很快,那股澎湃的力量,便逐渐沉寂下去,丹田里,玄力丰盈,如同一个火球,甚至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他仍然不是她的对手,但是不要紧,早晚有一天,他会比她更强,强大到可以留下她。

勉强将内伤控制住后,他便朝阿大吩咐道:“准备笔墨纸砚,朕要给轩辕勇传信。”

凌若夕的举动让南宫玉深深的觉得不安,她从来是说的出做得到的人,这些天,他阻止她见到凌小白,已然引起了她的反感,如果她的人继续在皇宫里搜寻下去,势必会发现,小白不在宫里的事实,到那时,她必定不会再对自己妥协,这种事,不论如何他也不能让其发生。

南宫玉提起朱笔,将信笺展开,洋洋洒洒在上面写下了字迹,等到墨渍干涸后,他便将信交给阿大:“马上传到轩辕勇手里,告诉他,取凌小白身上的一件东西,交给朕。”

他不能让他们母子碰面,却有别的办法,能够让她相信,凌小白就在他的手中。

阿大小心翼翼的将信笺收好,随后,一只白鸽从皇宫上方展翅飞出。

谁也没有看见,那只白鸽在即将飞出宫墙时,被一人利落的打下。

“这是什么?”清风明月楼中,云旭眼带血丝,看着绝杀带回的奄奄一息的白鸽,蹙眉问道。

“它能告诉我们小少爷究竟身在何方。”绝杀解释道,随即,将白鸽脚踝上的竹筒取下,抽出里面的信笺。

云旭一把将信笺抢了过来,慌忙打开一看,上面赫然是南宫玉的笔迹,而收信人,则是轩辕勇。

“怎么会是他?”云旭愕然惊呼一声,难以相信,南宫玉竟在暗地里与轩辕勇有所往来。

“恩?好好照顾凌小白,取他身上贴身信物,送到宫中。”暗水照着信笺的内容轻轻念着,“这什么意思?小少爷不在宫里?”

绝杀微微蹙起眉头,“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南宫玉必定是与轩辕勇合作绑走了小少爷,至于为什么他没将小少爷藏在宫中,不得而知。”

“他是在害怕,怕我们在宫里找到小少爷的行踪,如此一来,他就在没有能够要挟姑娘的了。”云旭的眸子沉如深海,他咬牙切齿的推测道:“这男人,好卑鄙!”

“不过,姑娘不是说过这轩辕世家是北宁国的后盾么?”被凌若夕普及过龙华大陆的势力分部的暗水,奇怪的问道,为什么敌对的势力,会突然达成合作?

“姑娘曾经说过,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云旭沉声说道。

鬼医看看暗水,再看看云旭,不自觉嘴角一抖,姑娘说姑娘说,他们能有一秒不提起那混蛋丫头吗?难道都被洗脑了不成?

“这话不假。”绝杀连连点头,心头对凌若夕愈发的佩服,能够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她不愧是自己想要追随的人。

鬼医脑门上挂满了黑线,喂喂喂,那丫头都不在这儿,他们一个劲的提起她,真的可以吗?

“现在我们该怎么做?”知道了凌小白就在轩辕勇的手里,云旭有些按捺不住,“不如,我先去一趟北宁,到轩辕府打探打探消息?”

如果知道他这一去将面临什么事,绝杀定不会同意,但千金难买早知道。

面对云旭的坚决,他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凌姑娘将小少爷托付给他,他却没能把人看管住,从而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他心里有多难受,他很清楚,所以,只能点头,“好,你万事小心。”

“我陪他一起去。”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他呢?暗水自动请缨,想要去分一杯羹。

“不用了,我一个人足够。”说罢,云旭转身就飞出了窗户,几个起落后,人影便消失在了夜幕下。

“你看他,你们看看他,他这是什么态度?”暗水觉得自己的好心完全白费,他根本就是在拿自己的热脸去贴此人的冷屁股。

绝杀淡漠的睨了他一眼,充满压迫感的目光让暗水悻悻的闭了嘴。

“你怎么会知道这南宫玉会有动作?”鬼医灵光一闪,顿时问道,“你不是去皇宫里找小少爷的行踪吗?偶然间碰见的?”

这运气,也太好了一点吧。

绝杀眸光一闪,摇摇头:“不,这是我和凌姑娘的计划。”

他连日来在宫中搜寻,却始终一无所获,凌若夕心头早就起了疑心,所以才吩咐他故意泄漏气息,被南宫玉的人察觉到,才会有了今夜他带人闯入寝宫的一幕发生。

凌若夕料定,若凌小白不在宫中,知道她正派人寻找的事后,南宫玉必定会有所动作。

绝杀缓缓将她的计划和盘托出,听得鬼医一愣一愣的。

“这心机,简直太深了,不过,她就不怕这南宫玉没有动静吗?”万一小少爷果真在宫里,那又怎么办?

“凌姑娘说,若他毫无动作,就证明小少爷的确在宫中,至于为何没被我打探到位置,定是有阵法、结界作为掩护。”可以说这个计划有利无害,不论南宫玉的反应是哪一种,都会让凌若夕得知凌小白的下落。

而如今的结果,也证明了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鬼医想了半天才弄明白凌若夕此计的真正意图,他立即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的徒弟,厉害,厉害啊。”

暗水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这老头可真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明明这事是凌姑娘的功劳,同他有个毛线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