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0章 云旭之死

第290章 云旭之死

绝杀偷偷将事情告诉了凌若夕,为了不打草惊蛇,她仍旧待在宫中,以此来分散南宫玉的注意力,但她这些天来,几乎没给南宫玉任何的好脸色看,面容冰寒,就连上朝,也不肯去了。

南宫玉夜夜到访,甚至好几次提出要她侍寝,但其结果,便是被凌若夕轰出殿门。

云旭出发前去北宁已有三日,但这三天以来,他却没有传回任何的消息,绝杀等人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该不会是出事了吧?”暗水拧着眉头坐在清风明月楼的客房中,手掌轻轻托住腮帮,嘀咕道。

“不要乌鸦嘴。”绝杀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和云旭的关系不好,但现在不是你幸灾乐祸的时候。”

喂!他哪有幸灾乐祸?他分明是担心好不好!

暗水觉得自己特委屈,但面对绝杀的强势,他只能悻悻的趴在桌上,用沉默来发泄心头的不满。

“不行,我得去北宁看看情况。”绝杀来回走动了一阵后,终是一咬牙,决定赶赴北宁,支援云旭,以那人的作风,不管有没有打探到情报,他都不会玩失踪这种把戏,三天来音讯全无,实在让人不得不为他担心。

“我和你一起……”暗水的话还没说完,紧锁的房门就被人大力闯开。

小丫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险些没刹住车,撞到桌上,“出,出事了!”

她结结巴巴的说道,三个字,却让房间里的众人整颗心顿时沉入了谷底。

“说清楚。”绝杀面目森冷,一双眼更是冷得毫无半分温度,不止是他,房间中的队长们,同样也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被他们这么盯着,小丫表示各种压力山大。

“边关传来消息,南诏屯兵在北宁城池中的军队,昨夜被下毒谋害,十万大军无一生还,粮仓也被烧毁。”小丫面露一丝骇然,这个消息轰动整片龙华大陆,能够在一夜之间让十万士兵惨死,动手的人,能力有多强悍?

绝杀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就这事吗?”

“你们怎么都不惊讶的?”小丫略显吃惊,她刚接到消息完全被吓疯了好吗?

“事情是凌姑娘派人干的,我们早就知道了好不好?你的消息太落后了。”暗水不屑的挥挥手,还以为她是有了云旭的消息呢,没想到就为了说这事。

小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凌姑娘干的?”

不是吧?夫人她居然有这种本事?

“不然你以为呢?”暗水讥笑道,随手将肩头滑落的辫子扔到背上,“我们早在出发前,就兵分两路,一路来京城救小少爷,一路则去边关,为南宫玉送大礼,你说,这份礼物够不够大?”

“大。”这岂止是大?岂止是惊喜?分明是惊吓好么?

小丫幻想着这个消息传入宫中,将引起的**,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夫人果然是不愿吃亏的人。

“没别的事你先出去吧。”绝杀揉了揉眉心,吩咐道。

“哦。”小丫显然被这真相给震傻了,恍恍惚惚的转过身,朝房门走去,可她刚走到门口,立马又转过身来,手指在怀中窸窸窣窣捣鼓了一阵。

“你该不会是想宽衣解带,伺候我们吧?我可没有对自己人出手的癖好。”暗水笑得放肆,打趣的话脱口而出。

小丫面颊顿时一红,虽然她为凌若夕经营着这间清风明月楼,但是,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好么?

绯红的面颊美如春桃,看得暗水有些痴了,直到左侧,一束冰凉的眼刀直直刺来,他才猛地回神,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我很正经的样子。

绝杀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对暗水的不着调各种无奈。

小丫捣鼓了半天,才从衣襟里拿出了一张纸条:“诺,这是我刚刚在楼外面捡到的,它是跟着一只鸽子一起躺在路中间,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拿来给你们看看。”

那张纸条上没有一个字,只有一滴殷虹的刚刚干涸不久的鲜血。

绝杀猛地蹙起眉头,总觉得,心头那丝不安愈发加重了几分。

“鸽子呢?”他沉声问道。

小丫被他冰冷的神色给吓了一跳,忙指了指门外:“我发现鸽子的时候它已经死了,楼里的姑娘说没吃过鸽子肉,所以我就拿去了厨房。”

话音刚落,眼前几道黑影蓦地闪过,待到她再度回过神来时,房间里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

她神色略显古怪:“干嘛这么急匆匆的?”

绝杀与暗水等人急速朝厨房的方向飞奔而去,当他们闯入厨房时,做饭的师傅正在为鸽子放血。

“住手。”一声冰冷的呵斥,吓得师傅双手一抖,那只早已失去生息的白鸽,软绵绵从厨台上掉落下来,光秃秃的身体已没有了一片羽毛。

绝杀的目光猛地在四周扫过,最后定格在角落那一团白色的羽毛上,脸色骤变。

“是云旭的鸽子。”暗水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顿时化作了严肃,云旭用来传信的鸽子是云族专门培养的,与其它的信鸽有所不同,所以他们才能一眼就认出来。

但此刻,他们却往自己的眼力没有这般好,只因为,若这只鸽子是云旭的,那么,那滴血,那封没有字迹的白纸……

“不会的,我们不要自己吓唬自己。”暗水摇晃着脑袋,拒绝相信心头的猜测,“云旭好歹也跟了凌姑娘这么久,他的本事不差,一般人伤不了他的。”

对!一定是他们太杞人忧天了。

他一边在心里做着自我催眠,一边极力想要遗忘掉心头的那丝恐慌与不安。

绝杀紧抿着唇瓣,身侧的气息降入冰点,“是或不是,我们去北宁一看便知。”

说罢,他当即决定,立马动身赶赴北宁,不管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这一趟,他们走定了。

暗水立即抬脚跟上,鬼医则选择继续留在清风明月楼,有绝杀和暗水二人,已经足够了。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小丫忐忑不安的蹭到鬼医面前,低声问道,不然,他们怎么会在见到那张纸条后,脸色大变,甚至匆忙离开?

“不,我们还要多谢你。”如果不是她发现不对劲,将信鸽捡了回来,他们也不会知道,那鸽子是云旭的。

鬼医布满伤疤的容颜浮现了一丝暗沉,如今他只希望一切真的如暗水所说,是他们想多了,否则,他不敢想象,混蛋丫头知道这件事后,将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有多在乎身边人,他是看在眼里的,前不久暗水等人出事,她不惜冒险前去营救,如今……

一声幽然的叹息从他的唇齿中传出,鬼医摇摇脑袋,现在也只能等绝杀他们回来再说了。

许是那只信鸽的突然出现,导致清风明月楼里的气氛极其沉重,就连楼里的姑娘们,一整天也是胆战心惊的,深怕说错了话,惹来祸事。

这夜,凌若夕神色不安的背着手在寝宫里来回踱步,她时不时抬起头,看看窗外的天色,已是紫夜时分,按照往常,绝杀应该已经进宫了才对,可是今儿怎么到现在还未现身?

联想到云旭前去北宁音讯全无的事儿,她愈发有些坐不住,一咬牙,推开窗户,飞身融入夜幕,离开皇宫往清风明月楼前去。

此时,清风明月楼没有任何的宾客,一个黑色的棺椁静静的放在宽敞的大堂中央,以绝杀为首的队长们面色哀切,站在棺椁旁,楼里的姑娘们一个个屏住呼吸,齐聚在二楼的走廊上。

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在清风明月楼快要营业前,这些人忽然带着一个黑色的棺椁进门,之后,小丫就立即吩咐今夜停止营业。

她们很是不安,自从绝杀等人住进清风明月楼后,她们的心就没安宁过一日。

“怎么回事?”鬼医蹙眉问道。

“鬼医,他是不是真的……”暗水哑声问道,情绪很是激动,似悲伤,似不信。

鬼医为棺椁中的人仔细的检查过身体,他是最清楚具体情况的,神色略显黯淡,他道:“人真的死了,一口气也没留下,就算我有再顶尖的医术,能炼制出再极品的丹药,也没办法让他起死回生。”

他遗憾的摇摇头,作为毒医双修之人,他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深渊地狱中,更是每日都会有人死亡,可是从没有过任何一次,如现在这般,让他们的心钝钝作痛。

只不过是一个认识不足数月的人,只不过是一个他们想要效忠的主子身边的侍卫,可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

“身上一共四十七道刀伤,可这并非是致命伤,真正让他丢掉命的,是被震碎的心脏,以及脖颈上被魔兽咬开的血管。”鬼医将自己的观察一五一十的说出,虽然这对于他们而言,会很残忍。

小一已忍不住捂着嘴撇开头抽噎起来,那压抑的哽咽哭声,在安静的大堂里不断徘徊,惹得无数人跟着红了眼眶。

暗水更是双眼通红的怒骂道:“这特么到底是什么事?他不是很有本事吗?为什么会死在北宁?”

没人能够回答他,没人知道云旭究竟是怎么出的事,他们只知道,这棺椁里躺着的,是他们的兄弟!

这个仇,不可不报!

“我去杀了轩辕勇。”壮汉激动的转过身,就想往楼外冲,可当他的眼睛在看到门外站定的那抹人影时,脸色顿时大变,哆哆嗦素唤道:“姑……姑娘……”

天哪,姑娘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她不是在宫里吗?

凌若夕看也不看他那副惊滞、痴傻的表情,视线越过众人,直直望向前方静静停放的棺椁,目光深沉得让人难以看出她此时此刻的真实情绪。

只是莫名的,没人敢大小声,没人敢随便开口。

双腿缓缓迈开,她一步一步朝棺椁走来,每一步,都走得极其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