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1章 深仇大恨

第291章 深仇大恨

小一止住了哭声,担忧地看着眼前缓缓走过的人影,想要唤,但喉咙好似被堵了块石头般,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凌若夕的步伐最后停顿在棺椁旁,还未合上的棺材四四方方的,只要低下头就能看见里面的一切。

她深沉无光的眼眸缓慢垂下,却在看清里面的人时,瞳孔顿时猛缩,体内的玄力排山倒海的朝外释放,形成一股小型的飓风,而她便身处在这风眼内。

青丝飞扬,衣诀猎猎作响。

她机械的保持着一个姿势,好似化作了一尊雕塑,若不是那起伏不定的威压始终徘徊在这大厅里,众人甚至怀疑,她被人点了穴道。

“姑娘……”绝杀略显担忧的声音,打破了这凝重、沉寂的氛围。

凌若夕缓缓转过头来,空洞的双眼里什么也没有,却又让人不自觉害怕,她的目光所到之处,众人齐齐垂头,不敢与她直视。

她没有哭,甚至没有说过一个字,但莫名的,让人心酸。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轻柔的嗓音从她的嘴里吐出,带着些许轻颤,“他不是去了北宁打探消息吗?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没人敢大声说话,明明是这般温柔的语调,却让他们觉得心寒。

鬼医是第一个压制住悲伤的人,他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到凌若夕身边,冰凉的手掌紧握住她死死箍住棺椁边沿的手指,似无声的安抚。

“这种事,我们谁也没有料到。”他哑声说道。

“我只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给我一个答案。”空洞的眸子瞬间凝聚了漫天的怒火,那是在巨大的悲怆后,从心头漫出的愤怒与杀意。

熠熠的火光,锐利非常,那股浩瀚的威压席卷整个大堂,就连二楼围观的姑娘们,也被这逼人的气浪,给击中,一个个两眼一翻,晕厥过去。

暗水一咬牙,说道:“我和老大发现云旭已有三日未曾有音讯传来,所以打算前去北宁查探消息,”说着,他小心翼翼的看了凌若夕一眼,悄悄咽了咽口水,他的修为与她不相上下,但此刻,他却是真的害怕了,这股威压太过凌厉,太过沉重,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继续说。”凌若夕貌似平静的吩咐道,但那双眼,却是冷的,冰的。

“在我们动身前,那丫头,”手指指了指晕厥在地上的小丫,“拿着一张纸条闯进屋,她说,在外边见到一只死掉的信鸽,并且在信鸽的腿上得到了那张纸条,我和老大发现那只信鸽是云旭的,担心他发生意外,急忙动身,可是,”说到这里,他的泛着红晕的眼眶,已溢满了泪水:“可是,当我们好不容易查到轩辕府的位置,却发现,云旭的尸体被悬挂在府外。”

“轰!”

杀气瞬间暴涨,凌若夕眦目欲裂的问道:“你说什么?”

什么叫做悬挂在府外?脑海中蓦地闪过,那血淋淋的画面,心脏似被一只大手用力捏住,疼,钻心的疼。

暗水哽咽道:“我和老大当时气疯了,就将云旭给放了下来,谁想到,被轩辕府的人发现,他们一起围攻我们,我们拼死抵抗,为了不让云旭的尸首损坏,我和老大不敢恋战,急忙赶回来。”

以他们的实力,掀翻轩辕府轻而易举,但当时,他们牵挂着云旭,希望尽快把他带回来,说不定鬼医能够有法子救活他,所以匆忙杀出一条血路后,便离开了。

听着暗水描述着他的所见所闻,队长们通通红了眼眶。

“姑娘,一定是轩辕府的人干的!我们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

“云旭不能白死,姑娘,一定要为他报仇。”

“血洗轩辕世家。”就连最稳准的绝杀,也说出了这狠绝的话语,言简意赅的六个字,却足够表明他此时此刻的的信念与决定。

“血洗轩辕!”

“血洗轩辕!”几乎要将房顶掀翻的高呼震耳欲聋,一双双被仇恨晕染的眸子,闪烁着猩红的暴虐,那是他们的弟兄,是他们的手足,绝不能让他白死!

凌若夕紧紧抿住唇瓣,轻轻抬起手臂,她身侧那股可怕的威压,顿时消散得一干二净,暗藏杀意的目光缓缓扫过在场的众人,她咬牙道:“你们放心,我的人,绝不会白死。”

轩辕世家,她凌若夕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巨大的噩耗,让她的理智摇摇欲坠,但最终,凌若夕还是忍下了,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吩咐道:“替云旭找好地方,好好安葬。”

这是她唯一能够为他做的。

凌若夕幽幽转过头,面色极其悲拗,眼眶干涸得没有一滴眼泪落下,当一个人真的痛到了极致,根本连哭也哭不出来。

她弯下腰,青丝从肩头垂落到胸前,拂过云旭苍白的面颊,手指缓慢的从他脖颈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上擦过,她能够幻想出,这道伤疤是如何造成的,那时,他一定很疼。

“云旭,你放心,黄泉路上,我定会让你的仇人,一起陪伴你。”

“蹬蹬。”

突然,屋外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陌生的玄力威压由远及近,火把的光芒,从外照射进来。

暗水第一个冲向大门,身体挡在门口,他森森的凝视着齐聚在门外的这帮御林军,最后,看向被众人包围,一身金色龙袍加身,贵气十足的少年。

“你们想做什么?”杀意在他的心头蠢蠢欲动,云旭的死,让他想要发泄,野兽般充血的双眸,挨个扫过这帮人。

“朕来带朕的妻子回家。”南宫玉稳坐在一匹汗血宝马上,羽冠束发,面如冠玉,他说得理直气壮,“你让开,朕不想同你们动手。”

“你就是南诏国的皇帝?”暗水灵光一闪,猜到了他的身份。

南宫玉轻轻抬起下颚:“不错。”

“来得正好。”一声爆喝后,暗水的身影诡异的消失在原地,速度快如疾风,猛地逼向南宫玉,攻势强悍,夹杂着冲天的杀意。

南宫玉根本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发难,只能狼狈的从马上翻身落下,羽冠被拳风带过,咔嚓一声碎成了渣子,掉落在地上,三千青丝直泄而下,他顿时冷下脸,呵斥道:“你不要太过分,朕不同你动手,不过是看在若夕的份儿上。”

暗水一击不中,傲然立在空中,理智早已灰飞烟灭,如果不是他!小少爷不会被抓走,云旭不会自责,更不会为了找到小少爷,跑去北宁,然后导致惨死!

怒火如同火山,砰砰的撞击着他的心窝,双腿用力在空中一蹬,他再次逼到了南宫玉的身前,拳头还未逼近,三道人影同时跃起,凌空将他截住。

“保护皇上!”吓傻了的侍卫们,挥舞着刀剑将南宫玉团团围住。

身负玄力的高手,于空中与暗水对持,双方打得难解难分,他以一敌三,却丝毫不落下风,气势甚至还盖过了他们。

南宫玉只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这人的怒火来得太过突然。

他紧抿着唇瓣,拨开人群朝清风明月楼里走去,步伐轻缓,金色的衣摆随着他的脚步来回晃动,他刚进去,立马引来众人的怒视。

那一双双被怒火占据的瞳眸,泛着杀意,狠狠的瞪着他。

南宫玉却目不斜视,紫阶初期的威压从脚下升起,在他的身侧形成一个保护罩,替他阻挡住来自四周不怀好意的压力。

他的步伐最后停在棺椁前,或者说是停在凌若夕的对面,他眸光复杂的看着宛如石化般,弯腰正目不转睛看着棺椁里那具尸体的女人,当他看清里面的人是谁时,心尖顿时一紧,眉头不自觉皱了起来。

“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恨什么事吗?”凌若夕没有抬头,目光仍旧停留在云旭的身上,她的嗓音很轻,不似平日的冷冽,似在担心着会吵醒他。

南宫玉没有出声,他看得出,凌若夕此刻有多痛苦,有多难受。

“我最恨的,就是有人剥夺了我所在乎的东西。”双眼霍地抬起,布满血丝的瞳眸,凌厉如刀,只一眼,却让南宫玉的心顿时沉入了深渊。

他仿佛看见了死神的镰刀在他们之间滑下,看见了一道再也无法愈合的伤口,出现在他们之间。

“你知道他是被谁杀害的吗?”凌若夕再度问道,语调仍旧轻柔,但那双眼却是冷的。

暗水一身煞气从屋外走了进来,双拳血淋淋的,捏着两颗温柔的心脏,他当着南宫玉的面,将心脏捏碎,残渣哗啦啦掉落在地板上。

十指染血,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残酷的笑:“你的人太弱了。”

南宫玉孟光一颤,猛地转过头,只见门外,那三名高手,已被肢解成了碎肉,尸身凌乱的落在各处。

“姑娘,杀了他吧。”暗水哑声说道。

只有杀了他,才能平息掉他们心里的愤怒,只有杀了他,他们的怒火才能发泄出来。

四周荡漾开的杀意,直逼南宫玉而来,他浑身一僵,有种正被一群疯狂的野兽包围的错觉。

“若夕,告诉朕,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云旭的死,与他何干?为什么这些人俨然一副要他血债血偿的表情?

凌若夕微微抬起眼眸,嘴角扯出一抹毫无温度的笑:“我刚才不是问过你吗?知不知道是谁杀了他。”

“朕不知,若夕,这件事朕从头到尾真的一无所知。”他极力想要撇清自己的关系,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何她却一副这其中有他一份的口气?

南宫玉觉得自己很冤枉,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丝委屈。

凌若夕眸光一冷,手掌猛地撑住棺椁的边沿,翻身跳跃过来,出现在南宫玉的面前,“你不知道?那好,我就告诉你,他,”修长的手指猛地指向已没有了生息的云旭:“他是被轩辕勇,你合作的好伙伴给杀害的,你说,我该不该恨你?”

掷地有声的质问,让南宫玉眼前一黑,他满目愕然,显然被这个消息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