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3章 究竟是谁不值一提?

第293章 究竟是谁不值一提?

随着四位长老脱口而出的话语,整个大堂内的气氛骤然降为冰点,夹杂着杀意与可怕威压的气流不断的在空气里横冲直撞,暗水等人更是怒目而视,甚至恨不得立即动手。

“不值一提?”凌若夕好似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嘴角一弯,笑得格外绚烂,“好,很好,云族的右护法在几位第二世家的长老眼中,居然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话里透漏出的信息让四名长老脸色微变,云族的右护法?那人竟是云族中人?

轩辕世家虽然被称作第二世家,甚至隐隐独霸整片大陆,但这也仅仅是因为云族常年隐居,其门人鲜少出世的缘故,但若论实力,论势力,论底蕴,轩辕世家与云族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不能相比并论。

“你不要在这里故意制造谣言,你说他是云族护法,难道他就真的是吗?”一名长老略显心虚的反驳道,只要他们咬死了这侍卫非云族中人,她又能拿他们怎么样?

“呵,强词狡辩,不管云旭的身份是什么,轩辕世家杀我侍卫,这笔帐,你们洗不掉,南宫玉,今儿看在凌小白的面子上,我放你走,但若你偏要留下来,陪着他们一起死,我不会阻止。”幽森的视线越过四个老人,落在南宫玉的身上。

她的口气极其严肃,丝毫听不出任何玩笑的意味。

南宫玉面露一丝为难,“若夕,朕知道云旭的死让你很伤心,但这里是天子脚下,是朕的国土,你应当为南诏国想一想。”

他如果见死不救,就这么抛下轩辕世家的长老,难保轩辕勇不会迁怒南诏。

“南诏国如何与我何干?你滚还是不滚?”耐心彻底宣告耗尽,她冰冷的口气顿时加重,如同一道惊雷,惊得南宫玉耳膜有些嗡嗡的。

“姑娘,和他们废话这么多做什么?既然他要自己找死,我们就成全他便是。”暗水没好气的哼哼道,不论是轩辕世家的人,还是南宫玉,他都看不惯,最好能把他们都在这儿诛杀,祭奠云旭在天之灵。

南宫玉的沉默与为难,让凌若夕动了怒,身影忽地一闪,猛冲上前。

“小心!”早已有所戒备的四名长老当即出手,他们一动,以绝杀、暗水为首的队长们立即迎头而上,将四名长老与凌若夕隔开。

数道人影在大堂的上方来回窜动,拳头落在身体上发出的砰砰声,此起彼伏。

凌若夕畅通无阻的逼近南宫玉的面前,掌心暗藏的锋利刀刃,瞬间挥出。

南宫玉挥袖后撤,谁料,凌若夕打从一开始,目的就不是要杀他,他这一退,她顺势在空中翻身,身影越过他的头顶,一记利落干脆的手刀,猛地击向他的后颈。

快如闪电的攻击让南宫玉避无可避,身体微微一颤,瞳孔猛缩几下后,人便软软的瘫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四名长老也被绝杀从空中打落,狠狠的砸在地板上,木质的地面,被轰出几个深坑,尘埃漫天。

“很真够弱的。”暗水翩然降落在凌若夕身侧,不屑的睨着灰压压的尘埃里躺在地上若隐若现的人影,讽刺道。

“越是弱小的人,越是嚣张,这是真理。”木尧梓慢条斯理整理了一下在打斗中被拳风弄得褶皱的衣袖,淡漠的说道。

“咳咳咳。”一阵虚弱、狼狈的咳嗽声,从坑中传出,浓郁的血腥味逐渐蔓延开来。

凌若夕气息冷冽,站定在原地,冷眼看着尘埃散去后,四名长老狼狈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身影,“现在看来,所谓的第二世家也不过如此,我还当你们这些老头有多厉害,呵,简直是不堪一击。”

这是**裸的羞辱。

四位长老气得内伤,本就翻腾不息的血液,噗的喷出口腔。

凌若夕面露丝丝嫌恶,随后,迈开步伐,一步一步极其缓慢的朝四人走去,墨色的衣诀在她的脚边翻飞,眉目森冷如刀,宛如死神,已缓缓举起了手里的镰刀,即将收割掉人的性命。

四名长老暗自戒备,谁想到,下一秒,十位队长联手释放出的庞大威压,便将他们锁定,摇摇欲坠的身体顿时变得无法动弹,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凌若夕走到身前,看着她握着四根银针。

森冷的白光在视野里闪过,银针咻地贯穿他们的眉心,带着血珠扎在后方的柱子上。

“额……”一声闷哼后,四名长老瞪大双眼,无力的朝后倒去。

轩辕世家前任长老就此陨落。

“把尸体弄到城头,挂上去,我要让天下人知道,动了我的人,会是怎样的后果。”凌若夕眸光冰冷,看也不看面前的四具尸体一眼,吩咐道。

“这事交给我,保证完成任务。”暗水拍着胸口主动请缨。

“等等。”就在他刚拖住尸体的腿脚,准备往楼外拖时,凌若夕忽然唤了一声。

他困惑的转过身去:“姑娘?”

凌若夕没有解释,而是迅速上了二楼,借用了小丫房间里的文房四宝,在一张宽达一米的纸张上,洋洋洒洒写下了一句话。

【轩辕世家之人,见一次,杀一次,不死不休凌若夕】

狂妄的内容,龙飞凤舞的草书,这页纸,在第二日成为了轰动两国的爆炸性新闻。

四名长老的尸体被扒光了衣物,**裸用一条普通的刀剑难以斩断的铁链,悬挂在皇城的城墙上方,无数百姓在底下围观,有人嗤笑,有人惊讶,更多的是却是在幸灾乐祸。

天空阴沉沉的,蒙上了淡淡的灰色,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大清早就始终往下落着,仿佛是这天也在哭泣。

距离皇城不远处的后山山巅,一具黑色的棺椁被架在用木柴堆砌好的架子上,四周白帆飞扬,连成珠帘的雨珠,从苍穹上落下,一身凛凛黑衣的男人们一字排开在棺椁前,面容肃穆,隐露些许悲伤。

凌若夕站在最前方,墨色的锦缎早已被浸湿,三千墨发沾染着无数雨水,似白了头,手里紧握的火把,滋滋的燃烧着,跳窜的火苗,映红了她的脸蛋,深沉无光的双眼,似闪烁着淡淡的红光,气息低沉。

“姑娘,时辰到了。”暗水悄声提醒道,他们特地翻看过良辰吉时,此刻是最合适的时间。

凌若夕眸光一暗,看着近在咫尺的棺椁,心头沉甸甸的,压抑得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至今仍旧记得,她第一次见到云旭时的场景,记得他们从两看相厌,到后来的真心相对。

若不是因为她,他不会惨死,他仍然会是云族响当当的右护法,是云井辰身边的得力助手。

“姑娘。”暗水有些急了,眼见凌若夕身侧溢出的悲怆愈发浓郁,他心里怎会不担心?

凌若夕猛地闭上了眼睛,呼吸一重,半响后,她才抛出手里的火把,一条火龙蹭地升起,张开血盆大口将那具棺椁一口吞下,彻底淹没了它的影踪。

凌若夕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火光,神色晦暗不明。

暗水留意到,她垂落在身侧的双手,已握成了一团,甚至有血渍从拳缝中流淌出来。

“姑……”他刚想安慰几句,却在看见凌若夕的举动时,话消失在了舌尖。

她直挺挺跪在这大火前,衣摆及地,身影单薄得让人心疼,但她的背脊却始终挺得笔直,如同一棵参天大树。

“云旭,我不会让你白死的。”阴鸷如魔的话语,从她的唇齿缝隙间挤出。

暗水心头一涩,一股酸气涌上他的鼻尖,这样的她,他从没有见过,却莫名的觉得心酸。

“我发誓,你的仇,我会用轩辕世家的血来偿还,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必将轩辕清除,有违此誓,我凌若夕愿受天打雷劈!”铿锵有力的誓言,在这雨幕中响起。

一阵寒风忽地吹来,风声呜咽,似是有谁在回应她一般。

大火整整焚烧了一个上午,熄灭后,浓烟不散,凌若夕不顾焦黑的木炭,不顾那还未降下的温度,踏入柴火堆中,亲手捧着上面白色的粉末,小心翼翼的将它们收集起来,装在一个黑色的锦袋里。

她会带着云旭,送他回他的故乡!让他落叶归根。

轻轻将锦袋用红绳系好,挂在脖颈上,凌若夕这才吐出口气,将心头那股悲伤狠狠压制在心脏的角落里,她转过身,神色已然恢复平静:“走吧。”

众人当即侧身,刷地让出一条道来。

她缓缓从中央行过,顺着崎岖泥泞的山道,走到山脚,一辆简朴的马车此刻正停在下方。

“姑娘,要把人直接带回山寨去吗?”暗水冷冷地盯着随风飘起的车帘,透过那缝隙,隐隐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人影。

“不,带他回山寨只会暴露我们的大本营。”凌若夕摇头道。

“那?”难不成他们要养一个闲人?

“你说如果南诏国的人知道他们的皇帝失踪了,他们会怎么做?”不错,此刻被囚禁在马车里的,正是被凌若夕打晕,并且点住浑身穴道的南宫玉。

凌若夕从不认为自己是心慈手软的人,更不可能吃了暗亏,而不去反击。

他用她的儿子来要挟她,难道她就不能将计就计么?

“姑娘是想用这男人换回小少爷?”暗水双眼一亮,略带激动的问道。

凌若夕微微颔首,未曾掩饰自己绑走南宫玉的目的。

“先带人离城。”她翻身跃上骏马,双腿猛地夹紧马腹,尔后,众人立即跟上,暗水自动请缨想要进马车贴身监视南宫玉,凌若夕猜得到他心里在盘算些什么,不就是想要趁机折磨折磨这个帝王吗?她未曾阻止。

对于敌人,她不认为自己应该有丝毫的同情。

早在他绑走了凌小白,并且利用他来威胁自己时,他对她来说,就只剩下敌人这个身份,更何况,他还是间接害死云旭的帮凶!

受再多的苦,再多的累,也是理所当然的。

众人迅速启程,几乎是一路飞奔,离开了京城,南宫玉一夜未归的消息,让整个皇宫顿时轰动。

阿大立即调兵团团围住了清风明月楼,只可惜,除了青楼内遍地的侍卫尸体,他根本没有发现南宫玉、凌若夕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