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4章 算计她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第294章 算计她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呀,你们是谁?为什么擅闯清风明月楼?”小丫听到动静,急急忙忙从闺房里跑了出来,当她看见大堂里擅自闯入的士兵时,瞳孔顿时一紧,口中惊呼道。

阿大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大手一挥,示意士兵搜人。

浩浩荡荡的侍卫涌上二楼,一时间,尖叫声四起,还在睡梦中的姑娘们,被吓坏了,一个个衣衫不整的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怕得身体直哆嗦。

“别怕,都镇定点。”小丫一边安抚着众人,一边用眼神怒视阿大,“这位官爷,敢问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人呢?”阿大沉声问道,神色很是寡淡,甚至隐隐浮现了一丝杀意。

清风明月楼和凌若夕的关系,他知道得一清二楚,更何况,这里还摆放着遍地的尸体,摆明了昨夜曾发生过械斗。

他早已查到,皇上昨夜率人前来此处寻找皇后娘娘,而如今皇上音讯全无,这间青楼脱不了干系!

“什么人?拜托你说清楚一点。”小丫眉头一蹙,故作茫然的问道。

阿大岂容她这般忽悠?刷地一声将腰间的佩刀抽出,泛着寒气的刀尖,直对小丫:“我问你,皇后和皇上究竟在哪儿?”

“什么皇后和皇上?你可真奇怪,皇上不住在皇宫里,难道还未留宿青楼吗?还有,我看你们这些人的装扮与地上这些昨儿个闯进楼里试图对姑娘们图谋不轨的人一样,你们该不会也是看上了姑娘们的美色,故意借着找人的理由,实际上却是想要……”她颠倒黑白的话还没说完,阿大的身影已从原地消失,冰冷的刀锋紧贴她的脖子。

“你若再胡搅蛮缠,不肯说出实话,我就让你人头落地。”阿大冷冷的盯着她,警告道。

小丫背脊一僵,心里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但现在的她,早已不是昔日卑微的女人,经营清风明月楼的这段时间里,她或许别的本事没有长进,但胆量却是成几何增长的,她妩媚一笑:“这位官爷,敢问小女子是犯了哪条律法?还是说,就因为官爷是朝廷的人,便可以残害无辜百姓吗?”

脖颈上的刀刃再度逼近,甚至擦破了她的肌肤,一缕鲜血从那细小的伤口上垂落出来,小丫神色不变,似是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小命正被人拿捏着。

阿大深深的凝视了她许久,久到负责搜房的士兵两手空空的返回,他才冷哼一声,收刀回鞘。

“把这里所有人押入天牢,封锁清风明月楼。”

他一声令下,姑娘们被这帮人高马大的士兵拖着、拽着往门外赶,她们惊叫着,哀嚎着,场面一片混乱,门外,无数百姓正在围观,冲着眼前的闹剧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清风明月楼是犯了啥事啊?大清早居然被查封了?”

“听说昨儿个这里发生的命案,诺,里面的尸体都没处理掉。”

“摊上案子了?该不会同城头的那些尸体有关吧?”

……

封掉清风明月楼后,阿大立即带队赶赴城头,四具尸体明晃晃的悬空挂在墙壁上,下方驻足了无数百姓,他猛地皱紧眉头,冲身旁的守城士兵怒斥道:“为什么不把尸体放下来?”

该死!不过是一夜的时间,怎么发生了这么多事?皇上失踪,轩辕世家的长老惨死,还有这张挑衅的宣言。

他狠狠的将那张由凌若夕亲手写下的纸张揉成一团,不用想也知道,所有的事,都与她有关,或者说,她便是犯下这些事的主谋!

“回大人,不是奴才们不愿放下,而是奴才们没办法把这铁链斩断啊。”士兵委屈极了,他们从昨天夜里就想方设法,想要将尸体取下来,可是,这些铁链实在太过牢固,任凭他们如何砍,如何烧,竟是不损分毫,他们也是束手无策啊。

阿大只觉得头疼,轩辕世家的长老惨死在京城,而且在死后以这般屈辱的方式展现,可想而知,他们该有多愤怒。

皇后娘娘啊皇后娘娘,您就真的这么生气吗?气到不惜将南诏推入这般艰难的处境?

“蹬蹬蹬。”急促的脚步声从一旁的石梯中传来。

阿大转过头去,便见一身朝服的卫斯理急匆匆跑上城头,想必他也是听到风声,特地赶来一看究竟。

“嘶!”卫斯理刚抵达,扭头一看,在看见下方城墙上的画面时,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丞相大人。”阿大行了个礼。

“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卫斯理用力揉了揉眉心,沉声问道。

“是皇后娘娘做的,而且,皇上也失踪了。”阿大言简意赅的将自己所了解的一切,原原本本告知了卫斯理,如今南宫玉不在,他这个丞相便肩负着监国的重任。

卫斯理越听脸色越发难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皇后她不会就这么罢休的。”

虽然与凌若夕不曾有过深交,但他仍是从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了她的性格。

她分明是一个嫉恶如仇,瑕疵必报的主!被皇上这般要挟,如今抓到机会,怎会不实施报复?

“定是她把皇上抓走了。”他的口气极其笃定。

阿大一脸赞同:“奴才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不知道皇上究竟被她带去了何处。”

“她的儿子仍在皇上手中,只要她找不到儿子,皇上的性命当是无忧的。”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如果不是皇上绑走了她的孩子当作把柄要挟她,也不会有这些祸事发生,可如今,正是因为凌小白,他们才能确定南宫玉的平安。

卫斯理烦躁的低吼一声,“现在怎么办?虽然皇后娘娘不会直接伤害皇上的性命,但……”

他欲言又止,剩下的话即使没说出口,但阿大也明白他的意思。

是啊,娘娘不会要了皇上的命,但折磨却是不会少的。

“娘娘她不是一直很在意身边的人吗?”卫斯理眸光一闪,神色略显阴寒,“听说京城里的青楼是她的产业。”

阿大心头咯噔一下,隐隐猜出了他的言下之意。

“你的意思是,利用这些人来威胁娘娘?”阿大迟疑的问道。

卫斯理点点头,说他卑鄙也好,说他无耻也好,他是南诏国的臣子,是皇上的亲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上,为了这个国家。

阿大犹豫了片刻,最后终是咬牙,赞同了他的话。

很快,一则消息从皇城内飞出,清风明月楼的姑娘们因涉及谋害皇上,被关押天牢,酷刑招待。

“姑娘,你说这消息是真的吗?”距离皇城不过千里的城镇客栈里,暗水坐在窗边,一边偷听着大堂内百姓们的议论,一边低声问道。

凌若夕手持杯盏,背脊轻靠椅子,神色有些晦暗。

“我表哥就是天牢的狱头,这绝对是一手消息!听说清风明月楼里的姑娘,都被折磨得只剩下半条命了。”

“哎,你说这事是真的吗?这些青楼女子,干嘛好端端的要谋害皇上?”

“谁知道呢,但她们被打入天牢,日日夜夜饱受酷刑的折磨却是千真万确的。”

隔壁桌的男人们唏嘘长叹着,如今,这个消息在全国各地传得沸沸扬扬,有人为这些青楼女子扼腕,有人同情,也有人嗤之以鼻。

‘咔嚓’

细碎的声响从凌若夕的掌心传出,鬼医愕然从碗中抬起头,看了眼她的手掌,嘴角一抖,喂喂喂!她的玄力就是用来震碎杯子的吗?

凌若夕随手将掌中的陶瓷碎片拔出,粗鲁的用衣袖擦拭掉掌心的血渍,神色极其淡漠,但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她此刻的心情有多不好。

“呵,有什么样的帝王就有什么样的臣子,除了威逼、要挟,他们就不能换个花样么?”凌若夕凉薄的笑道,双眼冷得渗人。

“姑娘,现在咱们该怎么办?”早知道是这样,离开的时候,就该把那些女人带上的,暗水在心头嘀咕道。

“按第二个计划行事。”凌若夕早就做好了应对现下这番局面的准备,离开时,小丫不论如何也不愿同她一起走,说什么要留在京城,继续为她经营青楼,收集情报。

她很清楚,一旦自己绑走了南宫玉,清风明月楼必定会成为那些人迁怒的目标,只不过她到底还是低估了南诏国这些大臣的无耻与卑鄙。

“是。”暗水立即领命,当夜,便携带着凌若夕亲手写下的信函,赶赴京城,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潜入皇宫,将那封信函投射在朝殿正中央的牌面上,位置清楚明了,一眼就能够发现。

当打扫朝殿的宫人提着水桶走进来时,五指一松,木桶哐当一声砸落在白玉地板上,水花四溅。

半个时辰后,朝廷正二品以上官员连夜入宫,齐聚朝殿。

“这是谁干的?”

“天哪,居然有人私闯皇宫!”

大臣们冲着正大光明匾上的信函议论纷纷,皇宫,这可是整个南诏守卫最森严的地方,如今竟连进了歹人也没能发现,这怎能不让他们惊慌?

阿大紧抿着唇瓣,飞身一跃,将那封信函取下,打开一看,顿时怒了。

“上面写了什么?”卫斯理蹙眉问道。

“是皇后娘娘的来信。”阿大阴沉着一张脸,语调里暗藏着一股怒火:“娘娘说,如果想皇上安然无恙,让我们放了清风明月楼的所有人,并且张贴皇榜,从今往后,绝不会对清风明月楼做出任何不轨的行为,楼里所有人将终身受到朝廷的保护。”

这个要求不可谓不苛刻,若当真按照她的话做了,朝廷的颜面定会扫地。

“不行!不能这么做。”有大臣咬着牙开口。

“娘娘说给我们一夜的时间考虑,若明日没见到皇榜,她便砍下皇上的一条胳膊。”阿大将最后的一句话陈述出来,顿时,所有大臣立即闭了嘴,面色尽显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