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5章 话说太满,会自打巴掌

第295章 话说太满,会自打巴掌

小一小心的端着宵夜推开了客栈二楼客房的房门,房间里,暗水如同雕塑般,站在墙角,双眼紧紧盯着椅子上被麻绳五花大绑绑起来的南宫玉。

他此刻的造型可谓是狼狈至极,柔顺的青丝凌乱且蓬松,身上的龙袍更是被鞭挞出道道炸裂的痕迹,扯开的线头沾染着鲜血,他的四肢被固定在椅子上,宛如一个粽子,脸色略显苍白,嘴唇更是干裂。

这一路行来,暗水愣是没让他吃过一口饭,喝过一滴水,甚至好几次将他从马车里推下,吊着他拖在马后,折腾得南宫玉几乎丢掉了半条命。

“师姐交代,让他进食,给他留一口气,不能折腾死了。”小一一边摆弄着碗筷,一边低声说道,这话是冲着暗水说的,谁让他这两天拼了命的折磨南宫玉?要不提醒他一下,只怕他一个不留神,真的会下杀手。

暗水没好气的嘲笑道:“姑娘只怕是忘了,这世上有一句话叫做祸害遗千年。”

小一尴尬的笑笑,他只是转述师姐的话而已。

乍一听到凌若夕的名字,南宫玉暗沉的眸子微微一颤。

“朕要见她。”沙哑的声音从嘴里滑出,多日未曾进水的喉咙,连说话也会引起阵阵刺痛。

暗水一个箭步走到他面前,手指用力拽起他的头发,凶神恶煞的看着他:“就凭你也配见凌姑娘?”

“朕要见她!”南宫玉重复道,头皮上传来的疼痛,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你见姑娘做什么?继续说你那些情话?还是继续卑鄙的威胁姑娘?”暗水冷笑道,他真的对南宫玉的所作所为感到不耻,这个男人怎么可以卑鄙到这种地步?想要求爱,那便大大方方的追求,在暗地里耍手段算什么本事?

如不是因为他,云旭不会死。

他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每每想到这一点,暗水便恨不得将此人千刀万剐。

手上的力道猛地加重,好似要将他的头发硬生生拉拽下来似的。

小一急得不行,刚要开口阻止他的暴行,余光却瞥见屋外站着的那抹熟悉的身影。

“师姐!”他轻声唤道,小脸上绽放出一抹好看的笑。

凌若夕微微颔首,神色淡漠的踏入房间,冷冽的眼刀扫过暗水的手臂,他身体一僵,心不甘情不愿的松开了手掌。

看在姑娘的份儿上,这次就算了!

他悻悻的退到一旁,南宫玉狼狈的造型瞬间映入凌若夕的视野,四目相对,一个冰冷,一个复杂。

“你想见我做什么?”凌若夕率先问道。

“你舍不得杀朕,对不对?你还关心着朕,是吗?”南宫玉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凌若夕愣住了。

关心?舍不得?他的脑子真的没有问题吗?

“你认为我会关心一个想要杀掉的敌人?”她略感好笑的冷哧了一声,“我不杀你,是因为我的儿子,你的命是我交换凌小白的筹码,懂吗?”

他良好的自我感觉,让凌若夕有些不悦,索性将话挑明。

南宫玉眼底升起的微光顿时黯淡下去,原来是这样吗?暗沉的视线滑过桌上热腾腾的饭菜,心头说不出的苦涩。

“姑娘,和他说这么多干什么?这男人根本就是在自作多情,都已经沦为咱们的俘虏,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想别的。”暗水嘲笑道,对南宫玉他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伺候他用膳,我可不想手里的筹码还没发挥作用,就失去了利用价值。”凌若夕不愿与他过多交谈,转身便打算离去。

忽然,身后传来了他沙哑的声音:“轩辕勇不会在乎朕的生死,你想用朕换回小白,是不可能的。”

脚下的步伐猛地一顿,她浑身的气压顿时骤降,眉宇间更是染上了一丝冷怒。

“他不在乎,可有人在乎。”她意有所指的说道。

南宫玉不是笨蛋,怎么可能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眸光不自觉颤了颤。

“相信我,会有人将小白安然无恙的送到我的面前来的。”凌若夕说得极其笃定,南诏国的那些臣子,不会想要见到他出事,在这个前提下,她所提出的任何要求,他们都会尽心办到。

包括带来凌小白,包括释放清风明月楼里的姑娘。

她的笃定在第二天得到了证实,一张皇榜在天未亮便招贴在宫门外,上面清楚的写明,清风明月楼是清白的,为了弥补对她们名誉的伤害,朝廷将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姑娘,并且今后,将担任庇护她们的重任。

烟花女子居然得到朝廷的庇护,在龙华大陆这种事可是头一次发生。

百姓们彻底懵了,他们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更是不明白,这则皇榜的意义何在。

与此同时,凌若夕的第二封信函再次送到了皇宫,她声称要想她放了南宫玉,必须拿凌小白来交换。

“这个女人简直是得寸进尺!”大臣们气得怒发冲冠,若是凌若夕此时出现在他们眼前,他们必定会扑上去,找她拼命。

答应释放清风明月楼的姑娘,并且庇护她们,这已让朝廷受尽百姓的指责与嘲笑,如今,她居然还敢提出要求,在他们看来,分明是过分到了极点。

“丞相大人,难道我们就纵容她一次又一次挑衅吗?”朝臣们纷纷将目光转向卫斯理,希望他能够给出一个答案,告诉他们,他们究竟该怎么做。

“除了答应,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他们赌不起!也不能赌,只因为现在的皇室,只剩南宫玉是正统的血脉,一旦他出事,南诏国内将会彻底混乱,那样的后果,是他们无法承担,也无法应对的。

众人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心里总归有些不舒坦。

不管他们如何不愿,却也只能依照凌若夕的要求去做。

阿大修书给轩辕勇,希望他带凌小白来一趟京城,轩辕勇当即答应,但代价,却是南诏放弃现下所占领的领土,将北宁国丢失掉的城池归还。

这个条件一看便知是北宁帝提出的,不少武将严厉拒绝,已经到手的领土,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朝廷派出无数人马在各处搜捕凌若夕的行踪,她早就料到这些人不会乖乖的就范,一行人乔装打扮,隐藏住自身的修为,看着搜寻的部队一次次无功而返,始终未曾被他们发现。

“哈哈,这些笨蛋。”暗水站在客房的窗边,瞧着士兵们离开客栈,垂头丧气的消失在街头,乐得开怀大笑。

南宫玉被堵住了嘴,就算想要呼救,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军队一步步走远,心头又急又怒。

“还是姑娘聪明,猜到了你们这些人有多狡诈,提早做好了一切准备。”暗水摸了摸脸上的假胡须,嘲弄的目光转向南宫玉,将他那副怒不可遏的模样看在眼里,心情别提有多畅快。

南宫玉眦目欲裂的怒瞪着他,这些天来,他不仅饱受了身体的折磨,这人还将他的尊严踩在脚下,若是眼神可以杀人,暗水只怕早就被万箭穿心了。

“你瞪什么瞪?”他脸色一沉,反手就是一巴掌重重扇在了南宫玉的面颊上,扇得他眼冒金星,左耳更是一阵嗡鸣。

“告诉你,要不是凌姑娘留着你还有用,你绝对不会活着坐在这儿。”暗水咬牙切齿的说道。

“吱嘎。”房门被人从外轻轻推开,鬼医佝偻着身板踱步进来,他对南宫玉脸上红肿的伤痕视而不见,朝暗水说道:“有消息了,凌姑娘让你去隔壁议事,这儿交给我,你快去吧。”

暗水勉强压制住心头的火气,拂袖离开了房间。

隔壁屋,尖刀部队各队长齐聚一堂,绝杀与凌若夕分别对坐在木椅上,身前的圆桌摆放着一套茶具,气氛略显紧绷,暗水刚进屋,便笑道:“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这么严肃?”

“京城有消息传回来。”凌若夕扬了扬刚接到的情报,“轩辕勇秘密带着小白进京,如今就住在皇宫里。”

暗水顿时一喜:“这是好事啊。”

有了小少爷的消息,不是好事是什么?

“姑娘让我们前来,是想挑选一人随她一同前去,进行人质交换。”绝杀解释道。

“就只去两个人?”暗水深深拧起了眉头:“南诏的人如此卑鄙,一定会在暗中埋伏的,姑娘,不能大意啊。”

“呵,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凌若夕凉凉的勾起嘴角,手指在袖中摸索了一阵,掏出一份简单的地形图,“你们今天先行去这里,尖刀部队的队员已从边关出发,我要你们埋伏在这儿,一旦他们有不轨的意图,我们便可进行反击。”

南宫玉在她的手里,那么,交换人质的地点自然由她来定,暗水所担心的事,她早就考虑过,并且想出了对策。

将具体的计划完完整整告诉众人后,凌若夕最后选定由绝杀随同她前去。

暗水又一次担负了跑腿的任务,将写着交易地点、时间的信函送往皇宫。

这一夜,皇宫内的灯火亮了一宿,大臣们齐聚朝殿,议论着要如何在确保南宫玉的前提下,将凌若夕这个使得皇室蒙羞,朝廷颜面无存的女人抓住。

清晨,凌若夕草草用过早膳,便推开了客房的房门,南宫玉歪着头四肢僵硬的被捆绑在椅子上,听到脚步声,他刚睁开眼,一个麻袋便从头顶上罩下,他呜呜的叫着,挣扎着,最后被暗水一记手刀劈晕,他随手将麻袋扛在肩上,然后套在马儿的背部,马缰捆绑住凌若夕骑乘的骏马马尾,完工后,他拍拍手,乐呵呵的说道:“这下就算被救回去,他也会脱掉一层皮。”

凌若夕无语的扫了眼成大字型被固定在马背上的物体,嘴角微微一抽,对暗水层出不穷的整人手段很是佩服。

绝杀一脸无法直视的表情,他很不想承认,这人是自己的同伴,很丢脸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