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6章 交换人质

第296章 交换人质

京城外八百里的悬崖夹缝,两侧高耸入云的天然石壁成三十度角倾斜,中央最顶上,卡着几块巨石,形成下方的窄小夹道,石壁下方,青苔遍布,时不时有水珠从上方滚落下来,阿大及卫斯理率领十名蓝阶巅峰的高手站在夹道中央,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距离凌若夕所说的时辰,已经到了,可她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出现。

“她不会是故意逗弄咱们吧?”阿大紧张的问道,对于凌若夕的心思,他从未猜准过。

卫斯理摇摇头,“不会,只要孩子还在我们手里,她便会信守承诺。”

说着,复杂的眸光朝后转去,在半米外的角落里,凌小白被五花大绑着坐在地上,四肢不停的扭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此刻溢满了愤怒。

在他的脚边,是被封住玄力,虚弱得犹如一只真仓鼠的黑狼。

丫的!这些混蛋,居然敢把他绑起来!

要不是嘴里被堵了布料,凌小白绝对会破口大骂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哒哒。”

“哒哒。”

有马蹄声从远方传来,阿大和卫斯理浑身一震,立马打起精神,直勾勾盯着前方崎岖的道路。

很快的,两匹黑色的骏马由远及近,凌若夕一席黑色长袍,端坐在马上,身侧则是陪同她一起前来的绝杀,二人皆是一身黑衣,气息一个比一个冷漠,还未走近,那股逼人的冷气,便已率先抵达。

“左上方有高手二十人,右上方有十四人,还有上千普通士兵的气息。”绝杀传音入密,将刚查探到的情报告知了凌若夕。

她眸光微冷,视线迅速从两侧的悬崖上扫过,其实不用绝杀特意提醒,她也能够感应到,从上面传来的气息。

看来,为了今天的交换,他们还真的是做了不少准备啊。

光是紫阶初期的高手便有五个,其他人的修为则徘徊在蓝阶。

这些人,难道都是轩辕世家派来的么?

想到这种可能,凌若夕身侧的气压骤然降低,深沉的眸子里,一抹杀意迅速闪过。

马儿抵达夹道,她勒紧缰绳,居高临下的睨着前方不远处的两位熟人,对他们身后的蓝阶高手视而不见。

“呜呜呜!”凌小白激动的一个劲的吼着,呜咽声传入凌若夕的耳中,她却毫无反应,仿佛未曾看到他那副狼狈、落魄的样子。

完蛋了……

凌小白眼前一黑,顿时有种自己要遭殃的直觉,娘亲一定还在气他自作主张,结果把自己给搞得被绑走的事,怎么办?

他低下头,冲着脚边的黑狼挤眉弄眼,示意它快点想想办法。

黑狼虚弱得连动弹一下的力气也没有,在被软禁于轩辕勇那儿时,它的玄力被他一次次抽走,如今又被封了穴道,哪儿还有精力理会别的?

光是趴在这儿,就让它用尽了一身的力气好么?

黑狼的无视,让凌小白的玻璃心瞬间碎成了喳喳,肿么办?连他的同伴也抛弃他了,这次还有谁能救他?

“皇后娘……”阿大抱拳开口,只是这称呼还没说完,就被凌若夕抬手打断。

“免了吧,我可受不起。”她淡漠的说道,语调略带讽刺。

阿大也不在意她恶劣的态度,抬起眼皮,视线在她身后扫了一圈,可除了一匹驮着麻袋的马儿,他再也没有看见别的,心头不自觉升起了一丝困惑:“娘……凌姑娘,请问皇上他如今身在何处?我们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将小白少爷带来,难道凌姑娘想要毁约吗?”

“诺,不就在这儿么?”纤长的手指随手指了指后方马背上轻轻蠕动的麻袋。

阿大心头一沉,那里面装的是皇上?

“皇上!”卫斯理惊呼一声,提着衣摆就想冲过去。

“你最好还是别轻举妄动,放心,他还活着。”凌若夕一记狠厉的眼刀,让卫斯理迈开的脚步顿时停下,那双眼所带来的压迫感,让他不自觉想要诚服。

唇瓣微微抿紧,阿大强忍心头的怒气,挥挥手,后方的侍卫立即提着凌小白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凌姑娘,小白少爷如今已在你面前,你是不是也该放了皇上了?”

闻言,凌若夕这才慢悠悠抬起眼眸,目光越过阿大,落在凌小白的身上。

大概是知道这次自己闯出了大祸,凌小白也不扭了,难得乖巧的站在原地,一副很委屈,很愧疚的样子。

他瘦了。

凌若夕只一眼便看出了凌小白的变化,双颊凹陷,眼圈乌黑,这还是她肉嘟嘟的儿子么?

“看来你们将他照顾得很好。”她特地咬重了照顾这两个字,深邃的双眸染上了一层薄怒。

就连绝杀也不自觉沉了面色。

他们居然有胆子‘虐待’小少爷!

杀意在胸腔里蠢蠢欲动。

阿大装作没有听出她的不满,继续说道:“凌姑娘,请按照约定放了皇上。”

“哼。”鼻腔里漫出一声轻哼,凌若夕利落的翻身下马,走到后方,一爪将麻袋掀翻在地。

砰的一声碎响后,麻袋中传出南宫玉吃痛的闷哼声。

阿大急得眼圈一红,手掌已然握住腰间的刀柄。

“皇上!”她怎么可以!怎么敢这么对待皇上?

“这是礼尚往来。”凌若夕阴恻恻的勾起嘴角,气息凛然,她随手将麻袋撕开,露出了里面早已被折磨得鼻青脸肿的男人。

“凌若夕!”阿大再也无法克制心头的怒火,嗷嗷叫着,拔刀就朝凌若夕冲来。

糟了。

卫斯理心头暗叫不好,想要阻止他莽撞的行为,但他到底是文官,又是普通人,速度哪儿快得过阿大?甚至连他的衣角也没能抓住,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找死般的猛扑上前去。

双眼不忍的闭上,下一秒,一道破空之声急速传来,他的胸口似是被什么东西击中,整个人因惯性朝后倒去。

“嘶。”肋骨好似断裂了一般,疼得他不由得倒抽了口气,睁开眼,便见阿大正趴在他的身上,吐血不止。

凌若夕悠然放下左腿,挑眉道:“抱歉,我不太习惯有人靠近。”

将整个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的绝杀,脑门上滑下一道道黑线,由衷的同情起阿大,那一脚她可没收力,紫阶巅峰十成的力量,他怕是此刻已内伤在身了吧。

这人也真是的,攻击谁不行,非要去攻击她,这不是找虐么?

“大人。”后方的侍卫赶紧冲上前来,将阿大从卫斯理的身上扶起。

他痛苦的整张脸几乎拧成了一团,略微平息了一下体内动荡的玄力,狠狠擦拭掉嘴角的血渍,一双喷火的视线,恶狠狠瞪着凌若夕,却是再也不敢冲动了。

卫斯理摸了摸被砸得吃疼的胸口,扶着石壁起身。

“凌姑娘,你打也打过了,教训也教训过了,心里这口气可是顺畅了?”他深吸口气,平静的问道。

她毫不留情的反击,不过是为了替儿子出气,是在发泄他们没能照顾好凌小白的怨气。

但凌小白不过是瘦了些许,比起南宫玉的遭遇来,简直好了不止一倍。

她的怨气可以以此来发泄,那他们的呢?

“放人。”凌若夕懒得同他们多说,冷声命令道。

“还请凌姑娘先放了皇上。”卫斯理反驳道,他可不放心先放了凌小白,万一放人后,她突然反悔那可怎么办?

他的担心,何尝不是凌若夕的担心?

“我可没有某些人那般无耻。”她意有所指的冷笑一声。

卫斯理面上讪讪的,不错,整件事说到底,错在南诏,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进行反击,虽然心里清楚这一点,但如今他不可能把这些话说出来,略微缓和了一下脸色,提醒道:“凌姑娘的身手高深莫测,就算我们想做什么,也不可能成功,凌姑娘难道连这点自信也没有吗?”

“你当我是傻子么?”她勾唇一笑,笑容里带着无尽的嘲讽:“这里藏了多少你们的人,你们自己心里有数。”

卫斯理心尖一紧,连呼吸也不自觉变得急促起来,她怎么会知道的?

“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上千士兵,几十位玄力高手,呵,好大的排场啊。”凌若夕漫不经心的抬起手臂,手指拨开鬓发,绝美的容颜,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风情,冷峻且高傲。

面对着她的嘲讽,卫斯理只觉得很是难堪,他紧紧握住拳头,在凌若夕锐利的目光下,心里竟生出一丝心虚。

“放人,不要让我重复第三次。”语调骤然加重。

卫斯理犹豫数秒后,仍是摇头拒绝先放人,他轻抬臂膀,瞬间,两侧的悬崖上方,有无数披盔戴甲的士兵蜂拥而出,拉开的长弓从四面八方对准凌若夕与绝杀,将他们二人团团包围住。

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无声的硝烟在这窄小的山谷夹道内蔓延着。

凌若夕面色微寒,脸上仿佛蒙了一层薄冰:“这是什么意思?”

“凌姑娘,刀剑无眼,请凌姑娘先行放了皇上,我们自会放人。”似乎是见到局势转变,卫斯理的底气也愈发变得充足。

他承认,凌若夕的实力高深莫测,但双拳难敌四手,在成百上千人的攻击中,她难道还能全身而退么?

凌若夕深深的凝视着他,目光晦涩,宛如一口枯井,让人不自觉心尖发凉。

“这是威胁?”她凉薄的问道,“这种手段你们玩不腻么?”

卫斯理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她。

她的心机,她的手段,都太过可怕,让他们不得不早做防备。

许是见到形势转变,南宫玉挣扎着扭动着身躯,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被捆绑在身后,脚踝也被紧紧圈住,他只能用目光来表达此刻的得意。

只是,那股得意劲儿配上他那张布满淤青的面颊,怎么看怎么滑稽。

“呵,你们这是想要同我比人多吗?”凌若夕嘴角的笑容愈发扩大,笑得卫斯理心头一阵不安。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瞳孔顿时猛缩,脸色更是惨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