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7章 背后放暗箭

第297章 背后放暗箭

“啊!”

“啊!”

一声声毛骨悚然的惨叫从悬崖上方传来,滴答滴答,有什么东西掉落在了卫斯理等人的身上,他茫然的擦了擦脸,定眼一看,顿时愣了,“血?”

“喂,就这些虾兵蟹将,你们也好意思带出来丢人现眼吗?”暗水嚣张的声音忽然间宛如惊雷般炸响在这人烟罕至的夹道上方,回音不绝。

难道……

卫斯理猛地抬头,只见那方才还站在上头的轩辕世家高手,如今已不见了踪影,只有殷虹的鲜血,不断滑落下石壁,在壁脚,形成一滩汨汨的血泊。

这怎么可能!这些人不是第二世家多年来培养的高手吗?怎么会一眨眼的功夫全都没了?

“不是只有你们才会干埋伏后手这种事。”绝杀漠然说道。

卫斯理脸上的血色在刹那间消失得一干二净,眼前这一幕,让他不自觉回想到了那日在官道上的亲身经历,同样的狠辣,同样的秒杀,双腿微微颤抖,他心底升起了一丝恐慌。

若她今日不愿放人,以这些人的身手,他们岂不是将有来无回?

“现在马上放了小白,不要一次次考验我的耐心。”凌若夕警告道,一身凛然气息好似结了冰,就连她身侧的空气,似是也凝固了一般,厚重的压迫感,叫这夹道中的人有些窒息。

阿大气得丹田内好不容易平复的玄力,疯狂运转,牵扯到体内的伤势,顿时,一股铁锈味从五脏六腑里升起,漫上他的喉咙。

“呜呜呜。”凌小白双眼放光的叫着,要不是他的姿势不允许,他一定会为娘亲鼓掌叫好。

凌若夕一记眼刀,咻地刺在他的身上,凌小白立马安分了,乖巧的垂下脑袋,他怎么忘记了,自己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呢?

“如何,考虑好了么?”她淡淡的睨了眼面前沉默的众人,神色略显不悦。

“凌姑娘,我相信你是守承诺的人,一诺千金,不会做出临时反悔的事。”卫斯理强笑一声,一顶帽子扣在凌若夕的头上,他这是在用道德绑架,一旦他们放人后,凌若夕若没有按照约定释放南宫玉,那么,她便会成为背信弃义的小人。

眉梢朝上扬起,些许讥讽的弧线:“放,还是不放?”

她没有回答他的话,甚至不曾表态,但卫斯理却赌不起,若他们不愿放人,只怕这头顶上的高手们,就会冲下来,夺走他们的性命,那还谈什么带回皇上?

复杂的目光从凌若夕身上转移开去,看向一旁鼻青脸肿的帝王,他一咬牙,终是点头,妥协了。

“放人。”带着几分无力,几分叹息的命令,缓缓从卫斯理的嘴里吐出。

侍卫们迅速对视一眼,这才慢吞吞将束缚凌小白身体的绳索解下,双手刚得到自由,他立马取出嘴里的那团布料,砸在地上,双腿蹦跳着,往凌若夕身边赶。

“娘亲!娘亲!”糯糯的声音透着几分欢喜,几分高兴,他保持着僵尸跳的姿势,一步一步缓慢的靠近凌若夕的面前,消瘦的面颊上,绽放出极其绚烂的笑。

“凌姑娘,请放了皇上。”卫斯理在后方大声提醒道。

她眸光微闪,下颚轻轻一抬,凝聚着强悍玄力的掌风猛地扇向南宫玉的背部,将他整个人扇在半空,如同炮弹般,呼地往那方射去。

“哇哦!”凌小白目瞪口呆的抬起头,看着那团黑影从头顶上越过。

“快,接住皇上。”卫斯理怎么也没想到,凌若夕会用这种方式归还南宫玉,一时准备得不充分,慌里慌张的伸出手臂,想要将他接住。

黑影猛然降落,砸在众人的身上,顿时,掀得人仰马翻。

凌若夕看也没看前方的狼狈,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冷的注视着近在咫尺的儿子。

他离开她十五天了,如今,他终于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她的身边。

多日来堆积在心头的大石,这一刻才勉强落了地,但凌若夕的脸色却不见任何的缓和,仍旧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吓得凌小白赶紧缩了缩脑袋。

完蛋了,娘亲的表情这么可怕,他这次还能安全过关么?

绝杀对母子俩之间诡异的氛围视若无睹,更没有替凌小白求情,说好话的意思,小少爷的性子太过跳脱,胆大包天,要是不给他一点儿教训,今后还不知道会发生多少次这种事。

“娘亲……”凌小白委屈的扯了扯凌若夕的衣袖,灵动的双眼漫上淡淡的雾气,似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般。

只可惜这招对凌若夕而言,没用!

“替他松绑。”她收回视线,冷声吩咐道,完全无视了面前的奶娃娃。

绝杀略带同情的看了凌小白一眼,衣袖下,手指微微一动,一道以玄力化成的指刀,咻地将他脚上绑着的麻绳割断。

凌小白连蹦带跳的活动活动四肢,刚想蹭到凌若夕身边为她降火,谁料,她却先一步抬脚,一挥手,便提着他的衣领将人朝后扔开,好在绝杀眼疾手快,将他从空中接住,否则,凌小白这次定会被摔得屁股开花。

卫斯理等人慌忙从地上站起,搀扶着南宫玉起身,为他解绑,为他拍着身上的尘土。

“皇上,您还好吗?”阿大担忧的问道,嗓音略显虚弱。

南宫玉冷冷的瞥了眼被麻绳扼出血痕的手腕,再看看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眉宇间掠过一分暴虐的气息。

好?这种情况难道还能被叫做好吗?

阴鸷的双眼如同毒蛇,隔着空气,直勾勾瞪着凌若夕,再也不见了往日的浓情,有的只是一片被羞辱的恨意。

“你们似乎忘了,还有一样东西没有还给我。”凌若夕指了指就在南宫玉脚边,以大字型虚弱趴着的黑狼,沉声提醒道。

卫斯理没有出声,而是将决定权交还给南宫玉,如今他平安归来,自然该由他做主,他可不敢越俎代庖。

“哼,凌若夕,是不是所有没被你放在心上的人,对你来说,都不值得一提?可以任由你打骂,任由你的奴才羞辱?”明知道答案是什么,但他还是不死心的问了出来,他不明白,他有哪里比不上她身边的这些粗人,就只是因为一个云旭,她便将自己放置在有可能与轩辕世家对立的环境中,任由他受尽暗水的羞辱,却视而不见。

阿大心头一涩,偷偷看了眼身旁帝王阴恻恻的面色,垂下了脑袋。

皇上啊,难道到了此时此刻,还对凌姑娘不死心吗?

这个女人的心是冷的,是冰的,除了那些被她放在心里在乎的人以外,其他的人对她而言,根本什么也不是,难道皇上还未看清这一点吗?

“这是你咎由自取。”凌若夕理直气壮的说道,如果不是他掳走凌小白,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呵,朕总算是看清了,在你的心里,朕从未占据过任何的位置,对吧?”他惨淡一笑,双眼中最后一丝留恋的温情,被漆黑吞噬,“给朕让开!朕信不过你,想要朕放了这只宠物,先让朕安然离去。”

既然她对他没有半分情意,没有半分在乎,那么,他也不会在怜惜她,再心疼她,再为她着想。

眉心猛地一跳,凌若夕不怒反笑,“你真的很喜欢威胁我。”

“你又何尝不是?但凡你有一分在乎朕,朕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你。”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让他在意后,却又让他绝望。

“姑娘,”绝杀轻声唤道,眸光扫过上方高举着弓箭的士兵,他们虽然没有玄力,没有修为,但却胜在人数众多,若是双方交手,必定会有死伤。

能够在眨眼间杀掉轩辕世家的高手,他们仗着的是出其不意,而如今,南宫玉等人明显已有了防范。

凌若夕强忍住心头的冷怒,闭上眼,略微平复一下心底的杀意,这才启唇道:“滚。”

在她没有改变主意前,马上滚出她的视线。

凌厉如刀的一个字,狠狠的刺中南宫玉的心窝,他咬紧牙关,任由侍卫将他抱起,几个起落后,便消失在了这夹道的上方。

只是,在他刚离开后不到一秒,一声尖锐的哨音,响彻云霄。

凌若夕霍地转头,眸光锐利的看向后方的丛林,却只来得及看见一抹略显熟悉的人影,消失在天边。

“刷刷刷。”漫天的羽箭凌空射来,气势磅礴,来势汹汹。

凌若夕一把抓起黑狼,双足在地面轻蹬,人如飞燕窜上长空,绝杀也在第一时间保护住凌小白,衣袖轻挥,身侧一道肉眼无法看见的保护罩瞬间出现。

“叮当。”羽箭在距离他的身体约莫半寸的位置时,稀里哗啦掉落下来。

“卑鄙!”暗水没想到南宫玉竟在离开后,吩咐放箭,气得哇哇直叫,“兄弟们,杀!杀了这帮无耻的混蛋。”

“杀——”震耳欲聋的齐声嘶吼,直冲云霄,尖刀部队两百余人如同出笼的猛虎,带着一身凛然的杀意,扑向这帮士兵。

厮杀声,惨叫声,回荡在这没有人烟的悬崖峭壁之上,很快,暗色的泥土被鲜血染红,残肢断臂,源源不断的从天上掉落下去。

整个场面说是人间地狱也不为过。

天空上,有倾盆大雨直泄而下,冲洗着鲜血顺着石壁落下,大地好似穿上了一件火红的衣裳,浓郁的血腥味在空中久久不散。

卫斯理所带的一千士兵,在尖刀部队愤怒的攻击下,全数葬身在这悬崖之巅,死状极其悲惨。

“走了。”当最后一名敌人惨死在屠刀下,凌若夕这才漠然吩咐一句。

众人胡**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拖着染血的衣衫,追随在她身后,很快,便消失在了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