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8章 年纪小不是做错事的理由

第298章 年纪小不是做错事的理由

南宫玉匆忙赶回皇宫,却在知道了自他离开后,京城内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气得将卫斯理狠狠处置了一番,扣其五年俸禄,连降两级,剥夺丞相之位。

“皇上,当时的情况奴才们除了答应凌若夕的要求,根本没有别的选择,请皇上明鉴。”阿大不忍卫斯理受到牵连,出声替他说情。

放了清风明月楼的姑娘,又招贴皇榜给予他们庇护,这些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南宫玉根本不理会这些,他只知道,皇室的脸面被他们给丢尽了!

“你再多说一句,朕就让你去见阿二。”阴恻恻的一句话,却让阿大顿时哑然,脸色顿时黯淡下去,再不敢吭声。

当天,南宫玉亲自颁布圣旨,调派国内全数军队在各地搜捕凌若夕的行踪,除她外,其余人一个不留,其中也包括凌小白。

这次凌若夕放任暗水的所作所为,让南宫玉彻底寒了心,他曾经有多爱慕她,如今,就有多痛恨她。

既然无法让她回心转意,无法让她回到自己身边,那么,就做敌人吧!做一个能够被她时刻恨着,惦记着,想要处置而后快的敌人,至少这样,他在她的心里,还能有半分地位。

凌若夕不知道南宫玉的心理转变,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在意,她和他本就是敌人,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可能。

连夜赶路回到山寨,凌若夕吩咐众人回房歇息,自己则靠在大堂的专属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捧着茶盏,抿着杯子里的碧螺春。

凌小白被她彻底无视,站在门口不安的搓着手掌,肿么办,娘亲不肯理他,一双眼睛闪烁着求救的微光,朝凌若夕肩膀上安稳趴着的黑狼看去。

丫的!这个没良心的小叛徒,居然让自己一个人在这儿承受娘亲的怒火,太可恶了。

待遇的巨大悬殊让凌小白心里各种羡慕嫉妒恨,凭毛一起胡闹的是他们俩,可遭罪的却是自己?这不公平。

“老头。”凌若夕慢悠悠放下手中的茶盏,朝屋外唤了一声。

正在墙角打算偷听的鬼医尴尬的笑着,一溜烟跑了进来,“干嘛干嘛?”

“替它看看。”手指夹住黑狼的绒毛,直直扔了过去,一道黑色的抛物线后,黑狼便精准的落在了鬼医的怀中。

它有气无力的吱吱叫了两声,似在控诉凌若夕的暴行。

她甩去一记眼刀,冰凉的目光让黑狼顿时安静了,身体乖乖的蜷缩成一团,窝在鬼医的怀中,哪儿还敢出声?它可不想变成第二个小少爷。

虽然现在的待遇不咋滴,但总好过被她无视到底啊。

鬼医见她未曾计较自己偷听的事,心头暗暗松了口气,急忙抓住黑狼的爪子,将玄力输入它的体内,开始诊断它的身体情况。

凌小白看看正忙得不亦乐乎的老头,再看看前方沉默不语的女人,委屈的撅起嘴唇,呐呐的唤道:“娘亲,你不要宝宝了吗?”

面对无视,就得充分发扬不要脸的功力,山不来找他,他就主动去找山。

凌若夕眼也没抬,好似未曾听见他的呼唤一般,仍旧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娘亲,你理理宝宝好不好?”凌小白蹬蹬的跑进大堂,不理会凌若夕身侧释放的低气压,舔着脸蹭到她面前,突然,一只手臂抵住他的胸口,同时也止住了他想要朝前迈去的步伐。

眉梢微微挑起,凌若夕总算是拿眼角看向他:“我不喜欢说话不算数的人,也不喜欢违背誓言的人。”

而很不巧,凌小白两者都占了。

他顿时委屈的泪流满面,“娘亲,宝宝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宝宝不是故意想要闯祸,宝宝也没想到,会在半路上遇到那些人,娘亲再原谅宝宝一次好不好?”

他以为这次还同以往一样,只要他锲而不舍的撒娇,凌若夕定会消气,只可惜,他算错了,看着他这副毫无悔意的模样,凌若夕面上浮现了一丝冷怒。

鬼医一直留心着这边的动静,见她神色一变,心头顿时一紧,“丫头!”

他刚想阻止,却是晚了,一道掌风从凌若夕的手中挥出,澎湃的气浪将凌小白整个人掀翻出了大厅,砰地砸在屋外的空地上,摔得眼冒金星,身上更是疼得不得了。

他龇牙咧嘴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屁股却像是摔开了花,一滴滴冷汗刷拉拉顺着他的面颊滑落下来,一张小脸白得似雪,看上去可怜极了。

凌小白没哭,眼里的泪花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呆滞的站在厅外,傻愣愣的看着里面稳坐在木椅上,气息冷峻,气场全开的女人,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以往,不论他做了多么出格的事,顶多也只是被教训一顿,再增添几天的训练量,可是今天,他却感觉到,自己真的闯了大祸,那些卖萌卖蠢的手段,完全不管用。

“娘亲……”凌小白傻傻的唤道,他即使再聪慧,到底不过是一个六岁大的孩子,遇到不明白的事,只能用这最为笨拙的方法,去讨好,去求解释。

凌若夕猛地闭上眼,将心头的怒火强自压下,她一遍遍告诉自己,他还小,很多事不明白,也不清楚他的失踪会引来多么严重的后果,但不论她如何为凌小白辩解,她始终过不了心里这一关,她忘不了,那具黑色的棺椁内,浑身是血,伤痕累累的云旭。

如果说轩辕勇是害死他的主谋,南宫玉是从犯,那么凌小白,便是引来这场噩耗的罪魁祸首!

凌若夕虽然护短,但自己人犯了错,在私底下,她也绝不会徇私。

带着一身冷气,她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只留下一道黑色的虚影,迅速飞离出大厅,彻底从凌小白的视野中消失不见。

一道凉风贴着凌小白的面颊滑过,他神色黯然的垂下了脑袋,头顶上那戳呆毛,有气无力的弯曲下来,小小的身影落寞的站在空地上,让人不自觉想要怜惜,想要去呵护。

鬼医在替黑狼诊治后,解开它周身的穴道,尔后,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塞到它嘴边,直到黑狼逐渐恢复实力,神兽庞大的威压在山寨上方升起,鬼医这才将它放下,抬脚准备离开。

“老头子。”凌小白不安的咬住唇瓣,他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以前他也犯过错,可为什么偏偏这次,娘亲会这么生气?他想要知道答案,想要有谁来告诉他。

透着祈求的眼神,让鬼医心头荡开一丝不忍,但想到云旭悲惨的死状,这丝不忍立即被他压下,经过凌小白身侧时,他伸出手重重拍了拍他瘦小的肩膀:“小少爷,这次你真的错大了。”

年龄小,永远不是可以用来肆意妄为的理由。

鬼医虽然没有多说,但他略显生疏、客套的态度,却让凌小白心里愈发的不安了。

黑狼悄无声息走到他的脚边,小脑袋轻轻蹭了蹭他的脚踝,似在安慰他。

凌小白机械的眨了眨眼睛,弯下腰,将黑狼紧紧的抱在怀里,似乎这样,就能让他的心好受一些,黑狼难得的没有挣扎,而是乖乖的任他紧抱。

“小黑,你说小爷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他瓮声瓮气的问道,语调带着些许迷茫。

这是凌小白第一次如此深刻的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

黑狼吱吱叫了两声,是,他的确做错了,可是,他此刻落寞、难过的表情,却让它不愿苛责他。

毕竟啊,他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

晚间,倾盆大雨刷拉拉下个不停,天空上更是电闪雷鸣,轰隆隆的巨响,震天动地,山间的枝桠不断的摇晃着,好似张牙舞爪的猛兽。

“师姐。”小一端着糕点推开了被改建为书房的房门,猫着步子走了进来,看着背对着大门站在窗口的人影,心头一紧,忙将糕点放在桌上,走上前去:“师姐,今天风大,你小心别着凉了。”

凌若夕没有回头,几不可查的轻轻颔首,神色有些晦暗,有些冷漠。

小一欲言又止,从这儿,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屋外的情形,在这连天的磅礴大雨中,凌小白孤单的身影正跪在空地上,小脸已是惨白一片,就连头顶上的呆毛,也恹恹的垂落下来,浑身彻底湿透,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这样下去,他哪里撑得住啊?

小一心里愈发急了,但看看面前神情冰冷的凌若夕,到了嘴边的话语,又被他给咽了回去。

他急得快要抓狂,一边他担心着凌小白,一边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你这是身上长虱子了?”凌若夕嘴角一抽,看着他抓耳挠腮的模样,轻声问道。

小一讪讪动了动嘴角,悻悻的将正拽着头发的手臂放下。

“师姐,其实小少爷他……”

“如果你是想替他求情,那不用说了。”凌若夕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他的话,她知道他想说什么,但人都得为自己犯下的错负责。

年纪小又怎样?错了就是错了,必须要承担起后果。

“可是,小少爷他毕竟才六岁,而且他也不是有心的。”小一笨拙的解释道,他相信,看着小少爷受苦,师姐她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凌若夕冷冷的勾起嘴角,“不是有心?就因为他的不是有心,便害得云旭惨死,害得不少人为他受伤,好,好一个不是有心。”

带着冰冷怒气的话语,让小一心神一震,满腹的劝说,此刻通通化作了一声惆怅的叹息。

她说的何尝不是真的?不管出于什么理由,现在的结果都不会改变。

“这件事不用你们插手,云旭的死,他要负起责任。”凌若夕罢罢手,不愿再多说半句,见此,小一也只能无奈的告辞离去。

离开时,他担忧的看了眼雨幕中的小奶包,满脸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