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99章 事不过三

第299章 事不过三

“吱吱。黑狼不停的绕着凌小白的身侧打转,担忧的叫声,合着雨水砸落在地上的细碎声响,传入他的耳中。

凌小白难受得几乎连双眼也快睁不开了,浑身冷得好似被冰冻了一般,要不是想要求得娘亲原谅的心思支撑着,他只怕早已倒下。

单薄的身躯在这韩风暴雨中瑟瑟发抖,嘴唇已是一片乌青。

娘亲……

含着祈求与痛苦的目光,直直看着书房的大门,他知道错了,知道这次自己错得有多离谱,想到自己从山寨里打听来的消息,凌小白第一次品尝到了什么叫后悔,什么叫痛彻心扉。

心脏似被无数根针刺中,尖锐的疼痛从神经末梢传来,他紧紧握住拳头,固执的跪在地上,用这样的方式,祈求着凌若夕的原谅。

紫夜,大雨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凌小白只觉得身体一阵冰,一阵热,眼前的景象,甚至蒙上了淡淡的恍惚与重影。

黑狼急得不知道拉扯了他多少下,这特么的和自虐有什么区别?

它知道他心里难受,可再难受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胡闹啊。

这女魔头也真是的,死掉的人,永远不会回来,教训一顿不就得了,干嘛好端端的用这么残忍的办法折腾他?

“吱嘎……”就在黑狼不断腹诽的时候,那扇紧闭了一夜的房门,终于舍得打开,凌若夕一席黑衣,缓缓从屋内踱步出来,她未曾撑起雨伞,直挺挺走入了雨幕中,任由冰凉的雨珠从头顶上落下,打湿身上的衣衫。

凌小白激动的抬起眼皮,强撑着精神,不安的看着她,嘴唇微微颤抖几下:“娘亲……”

凌若夕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站在他的身旁。

青丝粘稠的贴住她的两颊,衣诀滴水,她神色淡漠,双眼深沉的眺望着远方的夜幕,不言不语。

黑狼原本以为她是心软了,终于舍得原谅凌小白,可它哪儿知道,她出门竟只是站在他身边,这是在搞什么?

黑狼急得一溜烟窜到红廊上,打算找人来管管这对抽风的母子。

很快,被黑狼吱吱吱吱拽着赶来的尖刀部队众人,傻眼的看着雨幕中自虐的母子,一个个你看看我我望望你,一脸的茫然。

“这是怎么回事?”鬼医焦急的跺跺脚,把头一伸,就往他们身边冲去,冰凉的雨水顺着他的面颊落下,他刚走过去,开口便是一通怒骂:“你们搞什么鬼?大晚上的不休息,在这儿淋雨?都嫌身体太好了是不是?混蛋丫头,你儿子胡闹也就罢了,怎么连你脑子也变得这么不清醒?”

凌若夕紧抿着唇瓣,一滴雨水滑入她的眼眸,似晶莹的泪水般,再从眼角落下,她不言不语,眸光暗沉,却带着一股决然。

“好好好,要淋是吧?我今儿就陪你们!”鬼医狂躁的低咒一声,索性卸掉身侧的保护罩,站在她身旁。

“疯了,都疯了!”暗水烦躁的扯了扯头发,他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真的有这个必要吗?逝者已矣,若是云旭在天上见到他们如此自虐,只怕死也难安啊。

绝杀旋身倚靠在长廊的圆柱上,神色漠然睨着雨幕中狠心自虐的众人,除了他同木尧梓,就连暗水也冲了过去,成排的人影,孤立着,一股沉重、悲怆的气息将他们笼罩。

绝杀微微摇摇头,终是一声长叹。

不出意外,第二天,这帮人诡异的全染上风寒,尤其是凌小白,因为淋雨过度,开始发热。

他面颊染上了红潮,唇瓣干涩,躺在卧房的床榻上,即使在昏迷中,依旧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

“娘亲原谅宝宝……”

“宝宝不是有意的。”

“云旭,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

断断续续的呢喃,动人肺腑,小一站在墙角,忍不住红了眼眶,够了,这样的惩罚真的够了,他相信这件事后,小少爷一定会改的。

凌若夕神色淡漠的站在床侧,眸光略显复杂。

“怎么样?”她看着为凌小白检查过身体的鬼医,哑声问道。

“喝些药,再休养几天就能痊愈。”鬼医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他还小,你是打算让他做到什么地步才肯满意?云旭死了,这是事实,是谁也不想看见的事实,就算他再错,你也不该这么惩罚他,云旭若是看见,他会自责的。”

一番话说得凌若夕心头微疼,她缓缓垂下眼睑,眼角周围浮现了些许暗色。

“你们先出去。”她挥挥手,众人迅速对视一眼,转身离开了房间,临走时,贴心的将房门带上。

屋子里气氛沉重,只有凌小白不停呢喃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凌若夕疲惫的揉了揉眉心,侧身顺着床沿落座,不甚温柔的替他掖了掖被角。

“小白,我只原谅你这一次,事不过三,若你下次再敢如此莽撞,我定不会再轻易饶过你。”她终是妥协了,手指爱怜的拂过凌小白的额头,替他将脸上的头发拨开。

凌小白烧得晕晕乎乎的,病情不停反复,凌若夕衣不解带照顾着他,一连七日,他才勉强恢复了健康,但脸色仍旧透着些许苍白,有气无力的靠在床头,原本明亮灵动的眼睛,此刻黯淡了不少。

他小心翼翼的瞄着正拨弄着汤勺的女人,舌尖不安的舔了舔唇瓣。

“娘亲。”如同猫儿轻叫的声音,带着些许紧张,些许干涩。

凌若夕微微抬起眼眸,静静的看着他,似在问着,他有什么事。

见她神色不似前两天那般冰冷,凌小白这才试探性的伸出了手指,悄悄握住她的手腕,确定凌若夕没有拒绝后,他乖巧的笑笑:“娘亲,宝宝知道这次错得太离谱,宝宝发誓,今后绝对不会再这么莽撞,任何事,都会三思之后再行动。”

人总要在一次次痛苦中才能得到迅速的成长,凌小白此刻便是如此,或许以前他从没有真的反省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仗着些小聪明,肆意妄为,可是这次吃了大亏,不仅自己被抓,甚至还牵连云旭丢了性命,他怕了,也悔了,如果时间能够倒转流逝,他绝对不会再这么任性。

凌若夕眸光一颤,反手握住他的小手,“怎么这么凉?”

他的掌心有一层凉汗渗出,指头更是冰得不像话。

凌小白撅了撅嘴,不好意思告诉她,自己方才有多紧张,就算他平日里表现得有多胆大,但在凌若夕面前,他永远是单纯的,害怕她会疏远自己,抛弃自己的小孩子。

“真的知道错了?”凌若夕挑眉问道。

凌小白用力点了点脑袋,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神色很是严肃,很是郑重。

“我姑且再信你一次,不要让我失望。”凌若夕略微缓和了一下脸色,眼底多日来凝聚的冰川,此刻逐渐消融,她松开手,搅拌了一下碗里的黑药,用勺子盛上,递到他的面前。

凌小白顿时苦下脸来:“娘亲,宝宝自己来。”

这么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他得喝到什么时候?还不如干净利落的一口气喝掉呢。

凌若夕拒绝了他的请求,见她态度坚定,凌小白又满心愧疚,哪儿还敢说什么?只能顺从的接受了这酷刑的折磨。

喝过药后,凌小白恍恍惚惚的继续睡了过去,只是这次,在梦中,他皱了七日的眉头,终于松开,睡颜恬静且美好。

凌若夕随手将瓷碗搁到床头的矮几上,俯下身,略带怜惜的在他的额上落下了一个浅吻,随后,便拂袖起身,离开了房间。

“姑娘,小少爷睡下了吗?”刚出门,暗水便迎上前来,踮着脚想往里头看,只可惜,除了那垂落的帐幔,他啥也没能看到。

凌若夕轻轻颔首:“睡了。”

“看样子姑娘是原谅小少爷了?”他笑盈盈的问道,心头猛地松了口气,他可受不了这些天山寨里那沉重的气氛,和好了就行。

冰凉的眼刀,刷地刮在他的身上,暗水嘴角的笑容顿时一僵,讪讪的垂下头去,丫的,他这张嘴,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凌若夕懒得理会他,抬脚走入书房,刚推开门,便看见一只白鸽静静的停落在窗户边上,尖嘴轻轻啄着羽毛。

她眸光一沉,快步上前取出了白鸽脚掌上绑住的书信,在椅子上悠然落座后,立马展信阅读起来。

信是小丫送来的,上面所写的,是有关近日南诏军队倾巢而出,于各地搜捕她行踪的消息。

“果然。”她就知道南宫玉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他还真的这么做了。

想到离开夹道时,突然间发起攻击的那一千弓箭手,凌若夕眸光一沉,一股玄力从掌心迸出,单薄的信纸瞬间化作粉末,洋洋洒洒掉落了一地。

如果她没有认错,那吹响口哨,命令弓箭手出手的人影,分明是熟人。

与她曾几次三番交手,有着血海深仇的轩辕勇!

“呵,”一声低沉的笑声,从她凉薄的唇缝间滑出,回荡在这静谧无声的房间里,久久不散。

当夜,凌若夕修书小丫,勒令她在暗中寻找轩辕勇的下落,一旦发现,马上回报。

红梅的仇,云旭的死,她绝不会忘!

既然他主动现身在她的面前,也省了她杀上门去的功夫。

“轩辕勇,没有人可以在伤了我的人后,安然无恙,你也不例外。”她一身冷冽站在窗边,看着无垠的夜幕下,扑闪着翅膀远去的信鸽,嘴角弯起一抹嗜血的弧度。

与此同时,南诏国皇宫内,灯火通明。

南宫玉面色阴鸷坐在龙椅上,“轩辕家主,谁给你的权利,竟敢命令朕的士兵放箭的?”

若不是那一千士兵几日未曾归来,他心有疑虑,派阿大前去夹道看看情况,他根本不知道,那些士兵竟会惨死在荒山野林之中,一问才知,竟是轩辕勇趁自己离开后,以口哨勒令士兵放箭,试图暗箭伤人。

轩辕勇仍是一身藏青色长衫,面颊上噙着一抹温润儒雅的浅笑,虽然他已进入中年,但那与生俱来的高贵与优雅,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发醇厚。

听闻南宫玉的质问,他好脾气的笑笑:“皇上,若非本家主用这种方法拖住凌若夕,你真的认为自己可以安然回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