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00章 一封请帖

第300章 一封请帖

南宫玉面色顿时暗沉下去,似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空,黑压压的,“你这话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还要感激他暗箭伤人?

“凌若夕的手段有多歹毒,皇上应该亲身体会过,无需本家主多说。他意味深长的打量了南宫玉一番,他的脸上如今还残留着片片淤青,想也知道,对方下手有多重。

他的话直直刺中南宫玉心底还未结痂的伤疤,一股暴虐的气息从上首席卷而来,轩辕勇却神色不变,仍旧是那副温润儒雅的模样。

“呵,不愧是第二世家的家主,够魄力,这番话若是旁人说出口,朕定会治他一个大不敬的罪名。”南宫玉阴恻恻的说道,面容阴沉得似能拧出水来。

这话的意思听着是在替轩辕勇开脱,但实际上,却是在暗示他,他所说的话已经触及了自己的底线,莫要再胡言乱语。

轩辕勇岂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顿时一笑,将话题转开,“不说这些烦心事,陛下,本家主与你的合作已经结束,按照约定,陛下退还侵占的国土,本家主将那野种归还,这期间,轩辕世家死伤不少高手,本家主不愿同陛下计较,毕竟,是他们自己技不如人。”

他这分明是想要解除合作关系了。

南宫玉并不觉得意外,却仍是不忘提醒一句:“轩辕家主,你杀了凌若夕的侍卫,那人的身份可是云族的右护法,你就不怕他们寻你报仇吗?”

他是凌若夕的敌人,而自己何尝不是?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南宫玉摆明了是想同轩辕世家继续保持合作关系,利用他们培养的高手,来达到他的目的。

“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轩辕勇眸光一闪,一抹精芒转瞬即逝,“难道陛下是想同本家主联手,对付这凌若夕?”

“不错。”南宫玉坦然点头,“她身边不知为何多出了罕见的高手,且人数众多,若你与朕联手,或许还有一敌之力。”

一加一等于二,这个道理谁不知道?

轩辕世家占据整个北宁,若是再与南诏结盟,整个龙华大陆可不是会以他们为尊么?

轩辕勇面露一丝深思,南宫玉也没有催促他,因为他相信,这个男人的野心不会比自己少多少。

“好,本家主答应陛下,愿与陛下再次合作。”轩辕勇仰头一笑,缓缓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南宫玉身前,与其击掌为誓,再度达成联盟。

南宫玉满意的笑了,双眸里闪烁着丝丝阴凉的冷光。

凌若夕,既然你不愿把朕放在心上,那么,朕便会用尽一切方法,让你的眼中,出现朕的影子。

哪怕是与虎谋皮,他也在所不惜。

“啊,对了,”轩辕勇忽然惊呼一声,拍拍自己的脑门,手指伸入怀中,从镶着银色边线的衣襟内,取出一份喜庆的大红请帖,他饶有兴味的笑了:“这份请帖是本家主离开府邸时,有人特地送到府上来的,我想,对陛下会有作用。”

什么意思?

南宫玉眉头一蹙,不太明白他那笑容里参杂的恶劣与戏谑是源于什么,接过请帖打开一看,顿时,双眼亮如夜空,“好!哈哈哈,这可是一份天大的礼物啊。”

若是这件事被那女人知道,她可还会对那云井辰一心一意?

南宫玉了解凌若夕,她的个性宁缺毋滥,相信时,可以付出百分百的信任,但若是被背叛,将会头也不回的放弃,并且实施报复。

“看来陛下是有主意了,那么,本家主静候陛下的佳音。”轩辕勇扬唇轻笑,笑容里参杂了无数深意。

南宫玉轻轻颔首,目送他离开后,这才挥手招来阿大。

“传出消息,云族少主半月后将与其暗卫云玲举行大婚,朕给你一天的时间,把这个消息传遍南诏。”

阿大微微一愣,皇上怎么会知道云族里的事?

“怎么,没听见吗?”他的惊滞,让南宫玉有些不悦。

阿大立马回过神来,慌忙摇头:“卑职不敢。”

“速去办。”

在南宫玉的严令催促中,消息先是在皇宫里传扬,尔后,又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就连轩辕世家也插上了一脚,在他们故意的煽动下,不过短短一天,云井辰与云玲即将大婚的消息,就犹如核弹般,在两国炸响。

无数百姓议论纷纷,云族百年来隐世在外,怎么会忽然有关于它的消息传出?而且,云族少主不是和他们的皇后娘娘有一腿吗?如今又怎会同另一个女子成亲?

有人一头雾水,有人作壁上观,有人则幸灾乐祸,不管怎么样,这则消息已然成为了时下最热门的重磅炸弹。

小丫得到准信后,立即传书送到凌若夕手里,这件事事关于夫人,她哪儿敢懈怠?

“成亲?”凌若夕瞳眸一颤,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否则,她怎么会在小丫传来的书信上,看到这个词。

正在逗弄黑狼的凌小白奇怪的转过头,看着窝在白老虎皮椅子上,面色难得惊诧的女人,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娘亲这是怎么了?

他戳了戳黑狼的小腹,示意它过去偷偷看看那封信上写了什么。

黑狼磨了磨牙,打算拒绝,它才不要去挑衅女魔头的权威,绝对会死得很惨的好么?

它的反抗被凌小白直接无视掉,狠狠瞪了它一眼,丫的,连它也敢不听自己的话了?小心今后不给它好吃的。

似乎是看出他的威胁,黑狼浑身一抖,四肢蓦地在地面一蹬,身躯化作一道残影,猛地窜向凌若夕,稳稳的掉在她的膝盖上,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努力瞪大,用着最快的速度将信上的内容翻看了一遍,却被吓得浑身一僵,爪子吱溜一声,擦过她的衣摆,身体砰的砸在地上,摔得四脚朝天。

卧槽!少主要和云玲成亲?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根本不科学!

黑狼顾不得背上的疼痛,凌空挥舞着爪子,拒绝相信这件事。

少主有多厌恶云玲,它还不知道吗?更何况,少主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谁,谁不晓得?少主会和云玲成亲?就算天崩地裂,这种事也不可能发生的好不好!

“吱吱!”这是谣言,绝对是谣言,黑狼立马翻身站起,爪子使劲的勾着凌若夕的衣摆,奋力的冲她一阵大叫。

衣摆下传来的细微动静,让凌若夕从错愕中清醒过来,眸光一转,看向下方正卖力大吼大叫的黑狼。

他浑身的黑猫一根根竖起,好似一只刺猬。

“你说,他这是打算做什么?”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为什么这个消息会突然间传出来?凌若夕相信无风不起浪,若此事有假,云族怎会任由流言四起?

她拒绝承认在看到这个消息时,心脏中某个角落有若有若无的刺痛传出,唇瓣紧紧抿着,冷峻的五官顿时紧绷。

黑狼叫得一浪一浪的,声音极其尖锐。

丫的!这绝对不可能!就算事情是真的,也绝不会是少主的本意。

黑狼恨不得揪住凌若夕的衣领,给她好好洗洗脑,让她莫要轻信这个无中生有的谣言,奈何,种族不同,任凭它如何叫嚣,也只能发出吱吱的声音。

凌若夕深吸口气,将书信揉成一团,拂袖起身:“云旭若是还在,必定会回云族看个究竟,云井辰音讯全无多日,突然间传出这种消息,其中必定有乍,我欠了云旭一条命,他所在乎的,我不会不管,你大可放心。”

这理由,说得是义正严词,但究竟是不是她的本意,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黑狼悄悄松了口气,看样子,她并没有相信,这就够了,至于她要插手这件事的理由,究竟是因为嫉妒和愤怒,还有出自对云旭的愧疚,它表示,它只是一只魔宠,猜不透女人这种生物的心思。

“娘亲,到底怎么了?干嘛突然提起那个讨厌鬼?”从她的嘴里听到了某个熟悉的名字,凌小白顿时打了个机灵,丫的!最近他见云井辰没有在他的眼前蹦达,险些忘了,这讨厌鬼可是对他的娘亲虎视眈眈着。

牙根顿时咬紧,他握紧拳头,准备捍卫凌若夕的清白,阻止云井辰有任何玷污她名誉的机会。

黑狼朝天翻了个白眼,妈蛋!这人到底知不知道那是他的亲生爹爹,这种深仇大恨的表情是在闹哪样啊。

“小白,你马上去一趟训练基地,我有事宣布。”凌若夕没理会他这副凶神恶煞的表情,沉声吩咐道。

不管这事是真是假,云族这一趟,她是走定了!

大夫人的事,这次的大婚,还有云旭的骨灰,这些促使她必定要去走上一遭。

凌小白狗腿的拍了拍胸口:“交给宝宝吧。”

他蹬蹬的跑出大堂,撒着脚丫子,往训练基地冲去,一个接一个联系着尖刀部队的队长,将凌若夕的交代转述给他们。

很快,众人便慌忙停止了训练,十名队长齐聚大堂,就连在房间里捣鼓草药的鬼医也听到动静,好奇的赶了过来。

“咋滴了?咋地了?又发生了什么事?”暗水擦了擦脸上的泥土,慌忙问道。

凌若夕高坐在上方的木椅上,姿态威严,“我今儿得到消息,云族有异动,你们收拾收拾,随我前去走一趟。”

云族?

早已被科普了这片大陆势力分部的绝杀等人,自然知道这响当当的第一世家,只是,貌似他们没听说云族和凌姑娘有什么关系啊?

难道是为了云旭?

不管她的理由是什么,众人恭敬的点头应下,未曾提出任何反对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