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01章 连接云族的结界

第301章 连接云族的结界

众人几乎没什么需要打包的物件,不过基于凌若夕说这一去不知要耗费多少时间,毕竟云族的所在地除了黑狼,没人知晓,而这东西,又不能吐出人话,只知道吱吱的乱叫,以至于,众人便自动理解成,此去云族路途遥远,于是乎,该打包的衣物全部打包,尤其是鬼医,他屋子里的草药几乎装了整整四个包袱,包袱大得几乎与凌小白的身高一致。

看着空地上大大小小的行囊,凌若夕嘴角蓦地一抖,她低下头,看看自己只携带了两件换洗衣物的小包袱,顿时有种无语问苍天的冲动。

“你们这是打算出去郊游?”她挑眉问道,神色略带戏谑。

暗水等人一个个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由他出面,禀报道:“姑娘,不是您说让大家收拾行李的吗?”

难道他们把东西带得太多了?

“我是让你们带些必备品,不是让你们把家里大大小小,有用没用的东西都给带上,还有,这几个大包袱是谁的?”妈蛋,要是真带着它们启程,他们的行踪还怕不会被发现么?凌若夕无力的揉了揉眉心。

鬼医顶着众人或同情或怜悯的眼神,缓缓从人群中走出,讪讪的笑道:“是我的,这些可是我的宝贝,这一袋装的是应急用的外敷良药,这边装的是世间罕见的草药,这边……”

“够了,”凌若夕深吸口气,这才勉强忍住想要一把掐死他的冲动,“都带上吧。”

鬼医这才笑了:“早这么说不就行了吗?搞得这么吓人做什么?”

他方才还以为她要教训自己一顿呢,看来果真是自己想得太多。

“你自己背着走。”凌若夕眸光一冷,阻断了众人想要替鬼医分担一些的念头。

“什么?喂喂喂,你这是打算累死我吗?”知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懂不懂什么叫美德?

“自己的事自己做,娘亲经常这么说。”凌小白从她身后蹭出一个脑袋,古灵精怪的说道,哼,他才没有忘记,上回自己被娘亲惩罚,这老头居然不告诉他自己哪儿做错了,害得他打听了好久。

小心眼这种技能,可不止是女人才有。

鬼医顿时无力的垂下脑袋,这大的狼心狗肺,小的瑕疵必报,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扇门。

“除了各队长随我离开,其他人留在山寨中,守护大本营。”凌若夕将任务分配下去,此去云族,她是秘密行动,不可能带太多的人手。

“姑娘,这一去会不会有危险?要不,还是多带些人吧。”暗水提议道,这几次来的重重危险,他算是看明白了,跟在她身边,就得有时刻面临敌人攻击的准备,准备好后手是很有必要的。

“等我们找到云族的地址后,再做安排。”凌若夕微微拧起眉头,终是动摇了,云井辰大婚的消息,她如今还不确定真假,只知道各方势力都接到了云族的请帖,并且派出人,按照请帖上指示的位置赶去。

凌若夕也曾想过,混入这些人当中,与他们一起前往云族,只是,她手里一无请帖,二,身份太过特殊,一旦被发现,势必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以至于,她只能让黑狼带路,选择独自前去。

因为行李太多的缘故,凌若夕等人根本无法御空飞行,只能改为骑马,将行李放置在马车上,好在距离大婚的时间还有足足半个月,够他们赶路的。

“你确定是往这边?”凌若夕勒住马缰,队伍前进的脚步顿时停下,她低垂下头,看了眼趴在自己肩头的一团黑色圆球,眉头微微拧了拧。

这里再往前走,便将抵达雪山外围的森林,那里对她来说,可没有什么好的记忆。

“吱吱。”黑狼嗷嗷叫了两声,爪子坚定的指着前头,丫的!雪山外围有云族设下的结界,只要穿过结界,便能进入云族的势力范围。

谁说要进去森林的?

它一脸鄙夷的看着凌若夕,为她少见多怪的行为感到鄙视。

“砰。”一击爆栗在它的头顶上炸开了花。

“我虽然平时不太喜欢使用暴力,但面对某些讨打的人,我还是会控制不住。”凌若夕淡淡然说道。

受到过她暴力对待的众人,忙打了个机灵,浑身的鸡皮疙瘩纷纷抖了出来。

她还不暴力?那这世上大概就没有暴力的人了。

“你们难道认为我说得不对?”略含警告的眼神慢悠悠挨个扫过身侧的诸位队长,目光里暗藏干的压迫感,让他们一个个背脊一寒,急忙摇头。

他们可不想公然挑衅凌姑娘,这种时候示弱,绝对是明智的选择。

“切,真狗腿。”凌小白缩在凌若夕的怀里,朝后睨了一眼,特不屑的轻哼一声。

你是最没资格这么说的!

众人在心头一声怒吼,却碍于凌若夕的权威,只能改为用眼神鄙视他。

被平日里最狗腿的小孩,指责自己狗腿,这种滋味也扪难受了。

短暂的闹剧后,众人再度启程,一路上,他们走的都是人烟罕至的荒凉道路,未曾往宽敞的官道上行走。

七日后,才慢吞吞抵达了雪山外围,葱绿的丛林弥漫在这渐次相连的山脉中央,遮天蔽日,景色极其壮观。

“哇哦,真漂亮。”暗水如同没见过大世面般,口中发出一声惊叹。

立马惹来凌小白鄙视的眼神。

“怎么走?”凌若夕翻身下马,看了看肩头的黑狼,示意它引路。

黑狼懒洋洋的拱起身体,身躯微微一抖,化作一道虚影蹦下她的肩膀,昂首挺胸朝山脚走去,明明是那么细小的身体,却偏偏要做出威严、大气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滑稽。

凌小白一脸无法直视的表情,将脑袋转向一边,他真心不想承认,下面的仓鼠,是他的宠物,各种丢脸有木有?

黑狼自我感觉良好,脑袋愈发高昂。

“你要是喜欢摆造型,我不介意让你在这里摆上一个月。”凌若夕冷冰冰的警告道。

黑狼顿时脑袋一缩,满心的豪气立马烟消云散,丫的!它这个神兽绝对是混得最差劲的。

为了不让凌若夕的耐心消失,更为了免受她的暴力折磨,黑狼迅速张开口,仰天大吼一声,身躯迅速壮大,现出了本体,遮天蔽日的狼型身躯,从头顶上洒落下一道厚厚的阴影。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但还是觉得好神奇。”小一一脸惊叹,仰着脖子,眺望着上方的黑狼。

他怎么想也想象不出,巴掌大的黑狼,怎么可以在瞬间长大近百倍,这符合逻辑吗?

黑狼敏锐的耳朵将他的感叹接收到,骄傲的再度咆哮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带着神兽强悍的威压,劲风扑过面颊,吹动众人的衣诀猎猎作响。

“耍威风,耍够了没?”凌若夕眸光森冷,耐心已在濒临耗尽。

警告的眼神狠狠的落在黑狼的身上,它吓得浑身一颤,一身凛然的气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满满的委屈。

所以说,委屈这种表情,真心适合出现在一只神兽的身上么?

绝杀等人不自觉眼角一抽,默默的扶额,将目光转开。

在凌若夕的压迫中,黑狼顾不得耍帅,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了那两排锋利如刀的獠牙,前爪塞入嘴中,用力一咬。

“嘶。”小一仅仅是看着,便觉得手指生疼。

一滴殷虹的鲜血从它满是绒毛的爪子上渗出,尔后,黑狼凌空挥下前爪,巨大的爪子砰地落在泥土上,惹得这大地也随之震了震,说是地动山摇也不为过。

“吼吼吼!”冲天的嘶吼,直冲云霄,它的脚下咻地腾升起一道飓风,气浪汹涌澎湃,仿佛正在急速旋转的小型龙卷风,两侧的枝桠在这劲风中,被彻底刮断,哗啦啦砸落下来。

“吼!”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

凌若夕稳稳的站在地上,任由劲风铺面,仍旧稳如泰山。

她能够感觉到神兽的威压正在空气里旋转、蔓延,很快,一道陌生的玄力,也融入其中,两股力量互相交缠,互相争斗,空气出现了一瞬的扭曲。

黑狼猛地仰起头,冲他们抬了抬下巴,示意他们快点进到那扭曲的空间里去。

“就这么进去?”暗水不安的咽了咽口水,虽然他自认为实力还算不错,但眼前这扭曲的风眼里传出的强悍威压,仍是让他背脊发寒,直冲进去,会不会被这些威压给碾碎了?他还年轻,还不想死啊。

“啪。”后脑勺忽然传来一阵疼痛,暗水龇牙咧嘴的转过头:“谁?谁敢暗算我?”

“你走不走?”木尧梓漠然放下手臂,没有承认方才袭击他的那枚石子,是自己抛出的,他示意暗水看看四周,除了还在为他们拖延空间开启时间的黑狼外,整个空地上,早已空无一人。

“卧槽!凌姑娘他们人呢?”暗水顿时哇哇直叫,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无情?居然把自己给抛下了?不带这样的。

木尧梓眼角一抖,他很想问,这暗水这么蠢,他娘知道么?

“你要不愿进去,别在这里挡道。”他迈开步伐,漠然从暗水的身侧擦过,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前方扭曲的风眼中,瞬间,整个人便被一股吸力吸中,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

“吼吼吼。”黑狼警告似的冲暗水一通怒吼,妈蛋!不进去就早点说,不知道它撑得很辛苦么?别拿神兽当苦力,小心被雷劈!

似是察觉出它的不满,暗水尴尬的动了动嘴角,“小黑啊,别生气,我这就进去,这就进去。”

说罢,双腿轻点地面,整个人宛如炮弹般,猛扑向风眼。

黑狼脑门上滑落下无数黑线,它难道没有提醒他,这道结界是不能用玄力进入的么?

那会儿暗水正在走神中,根本没有听见。

以至于此时此刻,他刚跨入这陌生的空间,便被四周疯狂涌来的威压给掀翻,人如落叶,在一股股劲风的吹动中,不停的旋转,口中发出近乎声嘶力竭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