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02章 诡异的云族

第302章 诡异的云族

“砰。一个黑色的抛物线瞬间从众人的头顶上掠过,然后直直落下,狠狠的砸在了不远处的空地上。

凌若夕嘴角一抖,她刚才好像听到了一声熟悉的惨叫声。

“这个暗水。”鬼医伸出手掌,啪地打在自己的脸上,一脸无法直视的表情。

“哎哟,疼疼疼,这可疼死我了。”暗水揉着屁股不停叫嚷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的劲装被风吹得七零八落,长发更是凌乱的散落着,一身尘埃扑扑,好似刚从某个难民营里跑出来似的。

黑狼重新恢复了平日可爱呆萌的形象,跳上凌若夕的肩膀,特鄙视的看了眼暗水,丫的!进入结界居然还不卸下玄力,他这是作死的节奏么?活该被虐!

暗水叫了好一阵后,咔嚓一声将在降落时被折断的手臂接上,尔后,一脸尴尬的回到了大部队。

“这里就是云族?”凌若夕迅速扫视了四周一圈,眉头微微一蹙。

除了远方高耸的山脉,便是葱绿茂盛的丛林,与其说是第一世家隐居的地方,更像是一个从未被发现的僻静山沟。

“吱吱。”这是云族的外围!不是正中心。

黑狼不愿自己的故乡被人误解,急忙叫嚷起来。

“咦?”绝杀忽然面露一丝惊愕,“这里无法用玄力进行探查?”

他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释放出的玄力,犹如石沉大海,根本察觉不到任何的气息。

“吱吱吱吱。”黑狼骄傲的挺着胸口,哼哼哼,现在知道云族有多厉害了吧?

“你的样子看上去好丑。”凌小白没好气的瞪了黑狼一眼,默默的吐槽道。

用与仓鼠般不相上下的体形,做出骄傲、自豪的表情什么的,真心可以么?

“怎么走?”凌若夕再度问道,无法探测四周的玄力波动,他们便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于是,导游的重任便只能落在黑狼一人的头上。

它吧唧一下跳到地上,爪子一挥,示意众人跟着它的脚步前进。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咬死它。”暗水眉角不自觉抖动几下,看着前方昂首挺胸迈进的黑狼,嘀咕道。

木尧梓伸出手,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略带认同。

相信他,有这种想法的人,绝对不止暗水一个。

凌若夕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敛去了浑身的气息,亦步亦趋跟在黑狼身后,同时,一双眼不断的打量着周围的地形。

当他们越过外围的丛林,已用了近半天的时间,丛林中没有魔兽,没有猛兽,安静得就像是一个毫无生气的空间一般,让人只觉得诡异。

“怎么一点活人的动静也没有?”鬼医奇怪的拧着眉头,双手用力揉搓了一下臂膀,想要压下那些不断蹭出的鸡皮疙瘩。

“这里真的能住人吗?走了这么久,我连一只鸟都没看见。”暗水一边走一边嘟嚷着,自从离开深渊地狱后,他们见到的事,都是这般诡异,这般让人琢磨不透。

“唔,娘亲,抱抱。”凌小白伸出手,一副害怕的样子。

凌若夕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她不认为自己的儿子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森林,而感到害怕,“累了?”

凌小白用力点头,他才六岁好么?赶了这么久的路,他真的累得想要躺在地上打滚有木有?

见到他微微发颤的双腿,凌若夕终是心头一软,弯下腰,将他抱了起来。

“还有多久?”她沉声问道。

“吱吱。”快了,马上就要出去了。

“这就好。”

暗水茫然的眨眨眼睛,看着前方交流得似乎很通畅的一人一兽,“姑娘能听明白小黑在说什么?”

跨种族谈话这种事,真的能做到么?

“师姐是最厉害的。”耳边传来小一极其崇拜的声音。

喂!这根本是两码事吧?

暗水无力的揉揉眉心,打消了同他争论的念头,山寨里,若说谁是对凌若夕最崇拜,最仰慕的人,那必定是小一,这小子根本是被她给洗脑了。

暗水略带同情的朝鬼医看去,啧啧啧,从小养到大的徒弟,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旁人驯服,且还忠心到这份儿上,老头这亏可吃大发了。

“你看什么看?”鬼医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他眼神里暗藏的深意?当即气得面颊一红,握紧了拳头,就想和他好好交流交流。

暗水收回视线,没有继续挑衅他,队伍里可只有他一个大夫,万一得罪了他,那绝对是给自己挖坑跳,自己祸害自己,他还没傻到这种地步。

漫步穿梭过这片诡异的森林后,一条急促的小溪映入众人的视野,小溪对面,便是那座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峰,两侧山脉叠嶂,气势雄浑、磅礴,只站在远处,便能感受到,那股让人窒息的压力。

“吱吱。”就是那儿!那儿就是云族隐居的真正地方。

黑狼用爪子指着山脉正中央那座巍峨的山峰,山峰的造型游戏独特,四面山壁光滑如冰,成坡型,宛如一把匕首,坐落在此处,重重白雾将山峰半山腰往上的位置笼罩起来,将这山峰映衬得愈发飘渺,犹如琼瑶仙境。

凌若夕刚准备飞身越过小溪,谁料,衣摆却被一只小爪子紧紧拽住,她凝眉垂头,“做什么?”

不是要过去吗?它阻止自己是在闹哪样?

“吱吱吱!”傻逼,就这么飞过去,绝壁会被发现,她以为这是哪儿?这儿可到处布满了结界。

不过,让黑狼感到不安的是,按照以前,山脉外应该有门内的弟子四处巡逻才对,怎么今天它却连一个人影也没看到?

凌若夕诡异的听懂了它想要表达的意思,默默的散去体内运转的玄力,“徒步前进。”

溪水漫过脚踝,众人挺着急促的河流,迅速淌过,湿滑的石头,害得不少人纷纷狼狈掉下河中,凌小白窝在凌若夕的怀中,笑得只见眉不见眼。

这儿就属他一人最舒适。

暗水等人心头各种羡慕嫉妒恨,好不容易挺过小溪,众人身上莫不是湿漉漉的,脱掉马靴,倒过来便有水柱哗啦啦流出。

“这地方,简直是人间地狱。”暗水一屁股坐在地上,没好气的嘟嚷道。

“四处有结界,一旦我们动用玄力,立马就会被察觉。”绝杀虽然不能探查,但空气里结界中传来的丝丝波动,他仍是能够感应到的。

“擦,见鬼的鬼地方。”暗水烦躁的扯了扯后脑勺上的辫子,神色愈发幽怨:“姑娘,咱们干嘛怕他们?直接表明身份冲上去不是更简单吗?”

再说,他们到底是来干嘛的?怎么搞得像是在做贼?

“没有掌握充分的情报,贸然泄漏行踪,不是好事。”凌若夕言简意赅的解释道,距离大婚只有几日的时间,她不清楚这场大婚是因为什么,但云族常年隐居,突然间将这件事公布天下,怎么想,似乎都不太对劲。

凌若夕为了安全起见,只能选择偷偷潜入云族,她放下凌小白,微微眯着双眼,注视着眼前这座巍峨的山峰,手指轻轻拂过胸口衣襟内藏着的锦袋。

云旭,你不想他出事的,是吗?

一阵凉风轻抚面颊,似是谁在回应她一般。

众人隐匿了行踪,顺着山脚缓慢朝上挺进,气喘吁吁的抵达半山腰,凌若夕立即做了个停止的动作,身体一转,藏到一棵大树后。

“哎,真不知道族长这些天是怎么了?忽然让少主和云玲姑娘成亲,还让二少爷主婚,真是奇怪。”一名穿着白色长衫的弟子,同小伙伴一边交谈着,一边从上方的山道上走来。

“谁知道啊,听说这次族长特地邀请了外面好多势力前来观礼,咱们有多少年没见到外面的人了?”

“反正我从小就在这儿,一次也没出去过。”

两人的谈话声,渐行渐远,待到他们离开后,凌若夕这才缓缓从暗处现出身形,神色略显晦暗。

这场大婚,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似乎都不太寻常。

“小黑,找个安全的地方,我要扎营。”凌若夕眸光一闪,当即吩咐道。

黑狼奇怪的眨眨眼睛,他们不往上走了吗?这还没到云族的大本营呢。

“我们需要先了解情报。”凌若夕淡漠的解释了一句,只可惜黑狼没听得太明白。

不过她的指令,它却是不敢怠慢的,急忙带着人,在旁边的山脉中,找到了一个空旷的山洞,洞口被茂盛的枝桠遮挡着,不注意的话,根本无法发现。

凌若夕暗暗点头,大手一挥,吩咐众人歇息。

入夜,一阵阵寒风从远方刮来,山洞里几乎什么也没有,寒气入侵,冷得众人慌忙拿出行李、衣物,垫在地上,试图取暖。

“怎么会这么冷?咱们可是有修为在身的,怎会感觉到寒冷?”暗水哆嗦着唇瓣,裹着一件黑色大氅,背靠山洞内的石壁,嘀咕道。

“你敢运气驱寒么?”木尧梓淡漠的睨着他,那眼神,好像在看一个傻子。

修炼玄力的武者,不畏惧严寒酷暑,那不过是因为他们能够用玄力保护住自己的身体,但此时,他们为了避免被人发现,根本就不敢妄自动用玄力,不冷才怪了。

暗水狠狠瞪了他一眼,这道理他难道不清楚么?不就是抱怨几句而已嘛。

“姑娘,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绝杀没理会他们二人之间溢出的硝烟,走到凌若夕身侧,沉声问道。

她盘膝坐在地上,面颊森冷紧绷,周身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气,听到问话,睁开眼,走到洞口,头顶上冷清的月光直泄而下,穿过眼前这密集的丛林,在地上洒落出无数的光点。

她眺望着远方那座被白雾环绕的山峰,沉默半响后,才道:“先在暗中查探清楚那里的地形,做好完全的准备。”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这一趟前来,不会太平静。

这场突如其来的婚礼,总让她有种不详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