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09章 挑衅人也需要资本

第309章 挑衅人也需要资本

“我忽然间觉得好冷。暗水偷偷看了眼凌若夕那副好似即将施暴的狠厉表情,忍不住伸出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妈蛋!能别这么吓唬人么?看着真心很恐怖有木有?

“镇定。”木尧梓不屑的睨着他,对他大惊小怪的模样很是鄙夷。

“说这句话的时候,能劳烦你把握住的拳头给松开吗?”否则,他会觉得完全没有半点说服力,暗水吐槽道。

木尧梓面色一僵,索性转过头去,只拿一个后脑勺对着他。

喂,这算是恼羞成怒么?暗水抽了抽嘴角,对自己这位心思诡异的小伙伴,各种吐槽无力。

浓浓的尘烟缓缓散去,以二长老为首的四名长老的身影,豁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其中,有凌若夕最为熟悉的,也是记忆最为深刻的,四长老、五长老,他们穿着统一款式的墨色长衫,仙风道骨,好似游离在尘世外的隐世高人,只可惜,凌若夕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这些人难道是云族的长老?以前跟随云族族长打天下的功臣?”虽然云族早已在百年前隐居世外,但有关于它的传言却时不时会在民间传出,众人对这些长老倒是有所耳闻。

他们年轻时,便是龙华大陆上出名的天才,追随云沧海,替他扩展势力,培养后辈,在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大陆中,简直是堪比传说般伟大的存在。

“知道你们让我联想到了什么词吗?”凌若夕莞尔一笑,只是那笑不达眼底。

对她的性格颇为了解的暗水等人,齐齐打了个寒颤,每次凌姑娘笑得这么动人,就代表她要动怒了。

“知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居然只打了一个罩面,就让凌姑娘这么生气?”壮汉偷偷戳了戳暗水的手臂,悄声问道。

暗水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百事通?我怎么知道。”

拜托,他们认识凌姑娘才多久,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他又怎会清楚?

“不管是什么恩怨,我只知道,这些人要倒大霉了。”有队长一针见血的说出了总结陈词,他们太了解凌若夕,这个女人或许实力不是他们之中最强的,但却是最记仇,手段最多,心机最缜密的,一旦被她深深的惦记上,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得罪她,哪怕实力再强,也会被她追杀一世。

“什么什么?”鬼医忙出声询问道,神色略显兴奋。

凌若夕笑得愈发明艳,勾起的嘴角微微露出了那两排茭白得发亮的牙齿:“装逼。”

“……”这是四名被冠以装逼这两字的长老,他们完全是一脸被雷劈过的惊滞表情,一身超凡脱俗的气势,瞬间散得连渣也不剩。

“噗。”暗水顿时曝出一阵酣畅淋漓的大笑,“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果然,凌姑娘从不会让他失望。

“咱能别笑了吗?”壮汉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真的很受不了一个大老爷们笑得这般猥琐有木有?

上方的闹剧凌若夕丝毫不在意,她的眼除了四长老和五长老外,再也看不见别的,她至今仍记得,这二人当初是如何嚣张的站在她的面前,又是如何同云玲联手,偷袭暗算她,才使得她中招,云井辰被迫被绑走。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身侧的气息更是冷得刺骨,似一道寒风,蓦地刮过整块浮云地,又似浓厚的乌云,压抑在众人的心窝上,让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得杀了多少人,才能凝聚这般可怕的杀气?

有关于凌若夕的传言在两国始终传荡着,但未曾亲眼目睹她暴行的大部分人,仍旧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如今,他们却是打从心里相信了坊间的那些流言。

这个女人单凭气势,就足够让人感到心惊肉跳。

“哼,又是你,每次见到你就不会有好事。”四长老横眉怒目的开口,毫不掩饰对凌若夕的不悦与不满。

“能让你不开心,我很高兴。”凌若夕凉凉的讽刺一句,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笑,“正好,今儿该到的人都到了,咱们新仇旧账是不是也该一起算算了?”

话音刚落,她浑身包裹住的杀意疯狂滋长,就连身侧的空气,好似也在这一刻变得扭曲起来。

巨大的气浪以她的中心,咻地,扩散向四周。

“这样的凌姑娘,在云旭离世后,有多久不曾见到了?”暗水喃喃道,心头愈发疑惑,这四个老头到底做了什么事,竟能让她这般大怒。

在他看来,凌若夕虽说脾气不太好,手段有些残忍,但绝不是一个无事生非的人,她瑕疵必报,但那也仅仅是在触及了她底线的前提下,若只是小打小闹,她绝不会表现出这般的失态。

“诸位长老,今日还得劳烦你们,给这女人一个深刻的教训!让她知道,咱们云族不是她肆意妄为的地方。”云井寒眼底精芒一闪,开始煽风点火。

他就不信四位身手高墙的长老同时出手,再加上自己手里的人,难道还拿不下凌若夕和她的这些同党?

“二少爷,你大可放心,若有人胆敢在云族的地盘上放肆,老夫绝不轻饶。”四长老振振有词的说道,话意有所指。

凌若夕顿时笑得只见眉不见眼,那双寒潭般深幽、冰冷的眸子,细细的眯起,“哦?决不轻饶?我想,你大概是忘记了,上次是怎么打败我和云井辰的,年纪大了,记忆里衰退,我完全可以理解,也不介意说出来,让你慢慢的回想。”

“哈哈,说得好。”暗水啪啪的鼓掌,甚至还冲着凌若夕吹了一声口哨,俨然未曾把这四位德高望重的长老放在眼中。

“你又是什么人?”四长老霍地抬起头,当他查探到这帮人的修为后,心头猛地一惊,但脸上却不露分毫,仍旧是那副嚣张、张狂、高高在上的姿态。

暗水仰天长笑:“我可不是什么名人,不过是凌姑娘身边的随从而已。”

明明嘴里说着随从这两个字,但他的气势却不比下方的长老们逊色,甚至有些旗鼓相当。

“随从?”四长老眸光一闪,他可不会轻易相信这番话,若只是一个随从,怎么可能有紫阶的修为?

“阁下,这是我云族同凌若夕之间的私人恩怨,还请阁下莫要插手。”五长老忽然出声,不卑不亢的建议道,他原先对凌若夕倒说不上有多厌恶,顶多也只是没把她放在眼里,可是现在的局势却不同了,比起上次见面,她身边多了这帮身手高强的高手,让他不得不戒备,不得不小心对待。

“老头,你是没听明白我说的话吗?作为随从,当然是凌姑娘说什么,我做什么咯。”暗水说得云淡风轻,但他的态度却极其坚定,摆明了要同凌若夕共同进退。

“一段时间没见,你勾三搭四的能耐倒是愈发长进了,哼,少主不在的这段期间,你竟勾搭上了这么多的男人。”四长老尖锐的讽刺道,只差没把水性杨花四个大字,刻在凌若夕的身上。

“放屁!”暗水当即暴怒,一股可怕的威压瞬间朝下扑去,“你们若再敢说凌姑娘一句不好,别怪我不懂尊老爱幼。”

那股威压让四长老与五长老二人胸口窒闷,立即运功抵挡。

六长老同七长老更是立马释放威压,四人合力挡下了来自上方的气息。

“总算是有高手出现了,妈的,还以为你们这什么第一世家,就只有这些虾兵蟹将呢。”壮汉与暗水并肩站着,二人的威压与四名长老释放出的玄力,隔空撞上,气氛骤然间变得沉重且危险。

论修为,双方不相上下,但若论气势,四名长老远不是常年在生死战斗中爬行的暗水二人的对手。

半响后,他们便感觉到了一股后继无力,体内的玄力开始出现空耗的危机,咬着牙,再度将威压加重,试图倾尽全力进行反扑。

“轰!”

你退我进的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爆炸,轰然的响声,震得脚下的地也随着颤抖起来。

反噬的玄力让双方各退数步,暗水更是被震伤了内脏,一丝血渍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滑落出来。

他不好过,但下方的四名长老状况也没能好多少,脸色已浮现了丝丝青白。

眼见他同壮汉接连受伤,凌若夕面色微寒,冷峻的眉梢好似结了一层冰,“四对二,你们不嫌丢人,我都替云井辰感到丢人现眼。”

“你!”四长老当即气得双眼倒竖,她这分明是在讽刺他们技不如人,在人数多出一倍的前提下,竟还受了伤。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凌若夕继续火上浇油,丰盈的玄力从丹田升起,顺着体内各条经脉,开始疯狂运转,“年事高了,就该在家好好颐养天年,别出来倚老卖老,我的人,可没有尊老爱幼这种美德。”

她特地咬重了老这个字,讽刺着四名长老的岁数。

“你好大的胆子。”四名长老门下的弟子们,再也顾不得心里的害怕,拔刀的拔刀,运气的运气,一双双喷火的视线,直勾勾盯着凌若夕,似要将她千刀万剐。

“会叫的狗不咬人,一群手下败将,还没资格在我面前逞威风。”凌若夕如是说道,细长的睫毛轻轻扑闪着,在她的眼角周围洒落一圈淡淡的暗色。

瞬间,天空上数道人影直冲而下,宛如流星坠落,来势汹汹,快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啊——”

“啊!”

惨叫声伴随着鲜血,无情的染红了众人的视野。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瞬间被收割走,撕裂的咽喉,血肉外翻,震碎的胸腔,空荡荡的,血块如同雨滴,竟将脚下这片大地,染成了血红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