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10章 猛虎出笼,杀神现世

第310章 猛虎出笼,杀神现世

一具具被击中要害,失去生命力的躯壳缓缓倒落在地上,血泊汨汨地从他们身下溢出,突然间出现的惊变,吓得众人完全懵了,他们机械的眨眨眼睛,有种自己正在做梦的错觉。

秒杀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吧?

“啧,又脏了。”暗水嫌恶的扫了眼再次被鲜血染红的手掌,将掌心捏碎的心脏肉末拍掉,口中喃喃道。

“你下次能稍微讲一点卫生吗?徒手捏碎心脏这种事,我这种上了年纪的人看起来,会很受不了。”鬼医在一旁低声嘀咕着。

“说这种话的时候,能不能把你杀过人的刀子收回去?”暗水鄙夷的看了眼他手里刚收割带哦一条生命的匕首,这老头有什么资格说自己?他不也是一刀命中吗?

鬼医尴尬的咳嗽一声,立马将匕首收回衣袖。

明明是这么可怕的场面,可他们之间的谈话,却莫名的让人觉得诡异,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么轻松?为什么他们毫无半分的负罪感?那是一条条人命啊。

“别用这么恶心的眼神看着我,这只会让我想要杀人。”暗水被战意染红的双眼缓缓朝宾客群中扫去,被他那双野兽般可怕的眸子盯住,这些宾客一个个双腿发软,狼狈的垂头,再不敢露出任何的情绪。

“这!这!”四长老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哗然惊变,原本目中无人的态度,变作了惊愕,变作了恐惧。

这些弟子是他和老五亲手培养出来的,不敢说能在这片大陆上横着走,但至少,在同辈中,算是佼佼者,可是,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竟会被这帮人瞬间秒杀?

太过骇人的事实,反倒是让四长老觉得有些不太真实,他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揪心的疼传入神经末梢,口中不自觉发出一声抽气。

“现在,你还觉得胜券在握?”凌若夕漠然问道,眉宇间掠过一丝讥讽,一丝不屑。

她说过,伤害过她的,一个也别想逃走,在他们曾经偷袭她,暗算她,鄙视她的时候,就该做好,若有朝一日她变得强大,会转过头找他们报仇的准备。

四长老略显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对上凌若夕暗藏冷怒的目光,纵然心里再恐惧,他也逼迫着自己不肯露出分毫。

“你居然胆敢杀害我云族弟子?”他装腔作势的怒喝一声,只是那颤抖的声线却泄漏了他此刻并不平静的心情。

凌若夕点点头,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是,所以呢?”

“姑娘,直接动手吧,我看这些人是完全听不懂人话,同他们交流,只会白费力气,浪费精神。”暗水不停的扯着衣袖擦拭着手掌、手背的血渍,同时还不忘火上浇油。

“四位长老,无需同她多言,本少爷还就不相信了,云族竟会连一个黄毛丫头也制服不了。”云井寒眸光森冷,这遍地的尸骸,没能让他打消对凌若夕动手的念头,反而愈发坚定,要趁着她完全成长起来之前,将她诛杀掉,免得将来,成为他那位好大哥的助力!

原本有所动摇的四名长老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升起一股豪气,对啊,他们若是示弱,放走了凌若夕,将来云族还有何颜面立于大陆之巅?他们又有何颜面,承受无数人的敬仰与崇拜?

云族百年的威名绝不能断送在他们的手里。

“凌若夕,受死吧。”四长老咬着牙,脚掌迅速蹬住地面,人凌空跃起,再猛地朝凌若夕扑来。

“四哥,我来助你!”剩下的三名长老同时出动,从四个方向,齐攻凌若夕,逼近的气势充满了压迫感与杀意,若换做寻常人,大概早就吓得双腿发软了,但凌若夕却微微旋身,灵巧的避开四长老迎头劈落而下的手掌,手肘顺势在旋转身,对上五长老的掌心,玄力与玄力的碰撞,立即引来大地的震动,一股股浩瀚强势的气浪,围绕在他们之间。

“卧槽,卑鄙,居然四对一!”暗水气得一声怒骂,卷着袖子就要冲到战圈里去帮忙,谁料,云井寒大手一挥,早已埋伏在山坡上的云族弟子,瞬间冒出头来,将众名队长团团围住。

“妈蛋,老大呢?这种时候他怎么不见了?”暗水仰头冲入人群,一边同云族的弟子交战,一边大声问道。

在他身后,余下的九名队长也在瞬间出手,手臂一挥,大片的人影立马倒下,身躯所到之处,莫不是杀出一条康庄大道,一具具尸体轰然倒下,但后方的人又前赴后继的朝他们围拢,如同蚂蚁狂潮,怎么杀也杀不完。

这种时候,要是老大在,他一出手,保证能大杀四方!丫的,关键时候,怎么不见人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绝杀的身影就完全消失不见了,以至于暗水杀红了眼,还不忘在心底将绝杀一通咒骂。

凌若夕一人迎战四名长老,纵然她已到紫阶巅峰,仍然疲于应对,只能靠着敏捷的身手,打起了游击战,且战且退,将人往战圈里引去。

“休想!”五长老看出她的意图,立即飞身截住了她的去路,手掌朝前推出,一股浩然气浪迎面扑来,逼得凌若夕只能后撤,谁想,后方四长老与六长老联手堵住她的退路,七长老凌空跃起,然后俯身朝下。

前后上四方全是死路,凌若夕面色一冷,左手紧握柳叶刀,右手握住银针,目光迅速在四周扫视一圈后,一咬牙,双足猛地蹬地,身体宛如炮弹,咻地直逼上长空。

“砰!”脚掌与七长老的手掌迅速对撞,双臂朝两侧轻挥,武器已然脱手,笔直的朝前后两方的敌人射去。

三名长老被迫躲闪,一瞬间的空隙,被凌若夕抓住,她飞快的在半空调转了姿势,脚尖轻点空气,从那道窄小的缝隙里猛冲出去,瞬间,退出了四人夹击的包围圈。

“叮铃铃。”银针与柳叶刀被三名长老挥落在地上,明媚的阳光从苍穹直泄而下,凌若夕退入云族弟子的包围圈,徒手拧断两侧准备趁机偷袭她的敌人咽喉,随手一扔,尸体化作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砸向四名长老的方向。

他们连忙侧身避开,任由尸体砸落在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哼,你们这些所谓的德高望重的长老,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竟连自己的门人,也不愿接住,只顾着保命,凌若夕面露一丝不屑,对于他们下意识的躲闪很是鄙夷。

“你这女人好生歹毒。”四长老怒红了眼,这些弟子都是云族这些年来在各地收留的根基极好的门人,如今却惨死在她的手下,他们怎能不心痛?

“彼此彼此,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我敢做就敢当,比不得某些人,做了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虚伪,恶心。”凌若夕冷声讽刺道,话音刚落,数只银针再度滑出手掌,将逼近的弟子刺穿眉心。

动作利落得好似脑袋上长了无数双眼睛,明明她注视着长老的方向,却仍旧能够精准、敏锐的察觉出四周的动静。

“姑娘,你没事吧?”暗水一路杀红了眼,身上的长衫已染上斑斑血迹,他略带气喘的冲到凌若夕身侧,目光从上到下,将她打量了一番,“妈蛋,还好这帮老混蛋没有伤到你。”

否则,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他也会把他们碎尸万段。

“先解决了人再说别的。”凌若夕漠然启口,俯身杀入人群,凌厉的杀意,干脆利落的招式,她的身影所到之处,莫不是一片哀鸿遍野。

动脉、心脏、咽喉、眉心……

她所攻击的全是人体最脆弱的要害,四名长老看得心脏抽痛,他们这样的打法,同砍白菜有什么差别?人海战术在他们这儿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只会让更多的弟子白白的送掉一条命。

“四哥,不能再任由他们胡作非为下去了,这帮人的实力太可怕,不论是单挑还是群殴,咱们都不是对手。”五长老冷静的分析道。

这件事,在场任何一人都能看得出来。

“那你说该怎么阻止他们?”四长老焦急的问道,他何尝想自己的心血就这么白白耗费掉?

“启动结界,把他们引进去。”五长老沉声说道,眼底精芒乍现。

结界?

四长老眸光一亮,顿时笑了,那笑宛如狐狸般狡诈、奸猾。

“好,我拖住他们,老五老七,你们去启动结界,今天,我要让这帮人有来无回。”四长老立即下令,说罢,便飞身跃入战圈,打算牵制住凌若夕等人。

云井寒与云玲始终站在战圈外的安全地带,看着腥风血雨的战场,两人的神色一个冷漠,一个阴沉。

“二少爷,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云玲略带焦虑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弱小的人,被强者杀掉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云井寒说得很是淡漠,似乎完全忘记了这些门人,都是信服他,仰慕他,崇拜他,以他马首是瞻的。

云玲微微一愣,脸色不自觉黯淡了几分,是啊,二少爷不是少主,根本没有这么多的菩萨心肠。

“你后悔了?”微凉的指尖轻轻挑起她削尖的下颚,云井寒危险的眯起了双眼,沉声问道,一股危险的气息在他的身侧浮现。

云玲紧抿着嘴唇,“我不会后悔。”

是的!她没有错!错的是被凌若夕蒙蔽了双眼的少主,错的是她这个勾走了少主的心,害得少主生死不明的狐狸精!

云玲紧握住拳头,一遍又一遍不停的在心里给自己做着自我催眠。

见到她这副自欺欺人的模样,云井寒满意的笑了,“这才对,如果没有她,你才该是大哥的妻子,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更了解大哥,同样的,也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他。”

如同恶魔般充满蛊惑的声音,在云玲的耳畔响起。

她眼底最后一丝动摇与挣扎,被坚定取代。

对!他说的才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