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12章 知道人棍的做法吗?

第312章 知道人棍的做法吗?

“这是啥玩意儿?”暗水奇怪的看着四周升起的透明罡气罩,眉心皱得死死的,伸出手,就想去碰,却在半空中,被凌若夕一掌拍开,“你若是想找死,可以试试。”

在不清楚这道结界的威力时,贸然的伸手去触碰,他这是作死呢,还是作死呢,还是作死呢?

“额,是这样吗?”暗水讪讪一笑,放下手臂,“那咱们怎么出去?”

“先把人解决了再说。”凌若夕凉凉的扫过同他们一样,在突然间被结界笼罩住的云族弟子,“记住留活口。”

既然这道结界是云族出品,作为族里的弟子,他们必定知道些什么讯息,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足够了,总比他们这些门外汉自己摸索要强。

里面的他们根本看不见外边的景象,更听不到来自外界的声音,透明的结界外,是一层浓郁的白色雾气,朦胧且迷离。

“这是结界?云族的结界?”回过神来的宾客心头一紧,看着里面宛如找不到北的苍蝇的凌若夕等人,心里说不出是同情多一些,还是怜悯多一些。

“云族的长老居然会用这种办法来对付凌若夕,这也太……”无耻了!想到这个词似乎不太好听,那人顿时闭上嘴,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鄙夷,却是**裸的。

四名长老冷眼听着来自四周的议论声,神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四哥,要启动里面的阵法吗?”七长老沉声问道,用结界困住他们,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让凌若夕和她的小伙伴太过暴力,以至于他们也只能出此下策。

“恩,”四长老轻轻颔首:“不用理会别人怎么说,我们要的是结果。”

说他们卑鄙也好,无耻也好,只要能够杀了凌若夕,一切都是值得的。

“好。”七长老顿时紧绷着一张脸,抬脚走到浮云地外几座雕塑前,弯下腰,在雕塑下方的石墩上,微微摸索了一阵,尔后,用力转着上面凸出的一个小石头。

“咔嚓咔嚓。”好似齿轮转动的细碎声响在这静谧无声的空间上方传荡开来。

“恩?”凌若夕奇怪的凝住眉头,垂下眼睑看着脚下这片土地。

是她的错觉吗?她刚才好像感觉到了地下传来的震动。

“搞定,收工。”暗水利落的将不幸卷入结界中的六名云族弟子的四肢卸下,一掌拍中他们的丹田,废掉他们一身修为,然后神色愉快的拍着手掌从地上站起。

“你这个无耻的混蛋!王八羔子,有种你杀了我们!”浑身抽痛的少年们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怒声嘶吼,六双刻着仇恨与愤怒的眼睛,如同泣血的野兽,直勾勾盯住暗水,若是眼神能杀人,大概他此刻早就被视线贯穿了。

“卧槽,别得意昂,别以为我不敢宰了你们这帮小羔羊。”暗水猛地回头过来,眉梢冷峭,一抹冰冷的杀意,迅速在他的桃花眼中闪过。

“和小孩子较什么劲?”壮汉一脸悲天悯人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

“你比我能好到哪儿去?刚才是谁杀得最兴起的?”暗水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但心窝里升起的杀意,却在这会儿消散了不少。

壮汉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姑娘,接下来怎么做?”众名队长凑近凌若夕身侧,以她为中心,围成一个圆。

“我……”凌若夕刚要说话,谁料,平静的大地忽然发出宛如猛兽咆哮的呐喊,身体随着这突如其来的晃动,左右摇摆。

“地震?大家小心!”暗水一边搀扶住凌若夕,一边嗷嗷叫着,努力想要在这震动中保持平衡。

木尧梓什么话也没说,飞身一跃,两只手迅速提着两个云族弟子的衣领,将人扛在肩上,壮汉依样画葫芦,将剩下的四人架在他健硕的身躯上,待到这地动山摇般的震动过去后。

众人一个个摇晃着快要充血的脑袋,不停的冷嘶,不停的抱怨。

凌若夕阴沉着一张脸,目光迅速将人扫视过一圈,确定没有人受伤后,她才暗暗松了口气,尔后,凝眉观察四周,这一看,她古井无波的黑眸顿时一紧。

原本这结界中的景象还是主事堂前的空地,可是如今,竟在瞬间变成了一片深山丛林,茂盛的葱绿森林里,不断有属于高阶魔兽的威压传来,震耳欲聋的吼叫声,惊天动地。

他们此刻正站在山脚的泥泞道路上,不仅是凌若夕愣了,她身侧的众名队长同样是一副无法回过神来的怔然表情。

“我们这是被瞬间移动了?”暗水茫然的眨巴眨巴眼睛,喂喂喂,这些东西都是真实的吗?身体缓缓蹲下,一把抓住一团泥泞的泥巴,触感极其真实,甚至就连泥巴中残留的魔兽粪便的味道,也分外清晰。

“怎么回事?”众人既茫然又无措,他们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傻乎乎看着身边的同伴,希望能从他们这儿找到答案。

一根锐利的银针咻地滑入手掌,针尖刺入掌心,一丝细痛传入神经末梢,凌若夕猛地拧起眉头,摊开手,将银针拔出。

“是真的。”这种清晰的痛感,就算是现代最先进的全息模拟技术,也无法达到。

“可是这怎么可能?我们明明是在云族才对啊。”暗水不可接受的摇晃着脑袋,这连番的变故已然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他不敢相信的用力掐了自己一把,顿时,疼得整张脸拧成一团:“嗷!”

“白痴。”木尧梓冷哧道,对暗水幼稚的行为很是不屑。

“现在大概只有他们能够为我们解惑了。”深邃的黑眸缓缓看向地上被掐断了四肢的云族弟子,在方才的震动中,若非壮汉等人竭力将他们护住,只怕他们此刻,便不是狼狈这么简单了。

“你死心吧,就算我们知道也不会说的。”一名云族弟子脸色惨白,但态度却极其决然。

他们是有骨气的,绝不会受到敌人的要挟!更不会接受他们的威逼利诱!

“呵,你似乎很有骨气。”凌若夕冷冷的扯动一下唇瓣,缓缓迈开步伐,朝他踱步过去。

单薄的身躯,却带着一股难以言状的压迫感,随着她一步步逼近,那股气势瞬间从头顶上笼罩下来,那名少年不安的咬住嘴唇,心里害怕得不得了,却鼓足勇气,不肯泄漏出半分。

脚步最后定格在他的身前,凌若夕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眉目森寒,五官更是冷得仿佛结了冰,“知道人棍么?”

一旁偷听的众名队长齐齐摇头,竖起耳朵,想要听听看,什么叫做人棍。

“哼,不管你怎么折磨我们,我们都不会背叛云族!你死心吧,贱女人。”这名弟子老早就听说过凌若夕这个名字,传言,她用了媚术,蛊惑少主,害得少主与族长险些决裂,让安宁了百年的云族,出现动荡,她在这帮被洗脑的门人眼里,就同那祸国殃民的苏妲己没什么区别。

仇恨、愤怒、鄙视,种种情绪不断的在他的眸中闪过。

“混蛋丫头做人真是太失败了。”鬼医在一旁喋喋不休的叹息道,“怎么走到哪儿,都能碰见对她不爽的敌人?”

“因为他们太愚昧,太无知。”凌若夕凉凉的睨了他一眼,沉声说道。

愚昧?无知?

她的评价让地上的六名弟子顿时怒了,他们眦目欲裂,若是能够有半分的力气,他们绝对会冲过来,将凌若夕给咬死的。

“所谓人棍,就是先把你们的手和脚斩掉,再挖掉耳朵和眼睛,拔掉舌头,但你们不会死,只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轮回,我会把你们残留的躯壳泡入泡菜坛,腌菜的工序你们总该知道吧?盐水会从你们的伤口,慢慢的进入,你们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你们会感受到躯壳一点一点慢慢腐烂,那些腐肉,会从你们的伤口开始,进入肝脏,最后……”她用着一副平静的语调叙述着制作人棍的方法,随着她的描述,结界外偷听的宾客脸色愈发难看。

甚至有不少心理素质不过硬的人,捂着嘴,弯腰干呕。

仅仅是听她的叙述,他们的胃液就开始翻滚,开始涌动,脑海中更是会有一幅幅血淋淋的画面出现,这滋味,绝对是煎熬。

卫斯理惨白着一张脸,默默的将漫上喉咙的恶心感觉吞下,他第一次发现,其实皇后娘娘以前的那些手段,是那么的正直,那么的善良。

那些在她手里干脆利落惨死掉的人,简直是太幸运了。

“你!你不要以为这么说我们就会害怕!”明明恐惧得变了脸色,但这帮人仍旧喋喋不休的大声反驳着,以为这样,就能够给自己壮胆。

凌若夕略显惋惜的叹了口气:“看来你妈嫩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

她遗憾地摇摇头,宛如死水般波澜不惊的眸子忽然转向一旁的暗水,朝他勾勾手指。

不是吧……

暗水心头咯噔一下,犹豫了半响,才慢吞吞挪步过来,他苦哈哈的站在凌若夕身边,希望一切只是自己想太多,她绝对没有要让自己动手做人棍的念头。

“你来吧。”只可惜,凌若夕嘴里吐出的话,直接粉碎了他心底那些庆幸与期盼。

“姑娘,那什么,我的技术不太好,这种事要不还是换别人来吧。”暗水难得的谦虚了,虽然他杀过不少人,手段也极其残忍,但对几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弱者,让他坐车这种事,他还真有些不太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