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13章 第一世家的霸道

第313章 第一世家的霸道

“就你,这种事做多了,就会习惯的。”凌若夕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她一副将重任交给他的表情,拍了拍暗水僵硬的肩膀。

喂喂喂,来真的啊?

暗水苦着一张脸,模样要多不情愿有多不情愿,生平第一次,他觉得自己还有同情心这种玩意,求救的朝后方的众名队长看去,只可惜,回应他的,是同伴们一个个看天看地的动作,嘴角顿时一抽,这帮没同伴爱的家伙!该死的,将来他们最好祈祷不要求到自己手上。

暗水在心底一通怒斥后,不甘不愿的朝壮汉借了把匕首,看看手中锋利、冰凉的刀刃,他抱着最后一分希望,糯糯的说道:“姑娘,真的要这么做吗?”

凌若夕神色漠然,“我的样子看上去像是在开玩笑么?留下他们唯一的价值,是想要从他们嘴里打听到有关结界的事,既然他们不肯说,那还留着他们的性命做什么?”

她的话理所当然到让众人完全不知该如何反驳。

暗水长长吐出一口气,硬着头皮走到云族弟子面前,“那什么,你们可别怪我,我也是听命行事。”

他摇晃了一下手里的刀锋,深吸口气,刀尖从上倒竖,对准最旁边那名少年的躯体,眼看着就要落下。

不论是结界内,还是结界外的众人,莫不是屏住了呼吸,心脏通通提到了嗓子眼,等待着即将发生的血腥画面。

就在刀尖即将划破肩头的衣衫时,暗水忽然转头:“姑娘,是从这儿开始么?”

“……”这是被空气里这股紧张感弄得一身冷汗的宾客。

“……”这是被暗水捉弄了一番,哭笑不得的众名队长。

“四哥!”五长老心有不忍的唤道,那六名弟子可都是他的门生啊,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徒弟被人做成人棍,他如何能接受?

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冲暗水点点头,“就从肩膀开始,记住,下手要干脆,别整得坑坑洼洼的,切口要整齐。”

她宛如教学般严谨、耐心的陈述道。

明明是极其血腥的事,可偏偏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反而透着一股子漠然。

“凌姑娘她,可真可怕啊。”卫斯理低声感慨道,如果可以选择,他真的不愿意同凌若夕为敌,她对待敌人的方式,太过狠毒,也太过残暴,仅仅是看着、听着,就已经让他头皮发麻了。

南宫玉目光阴鸷,站在侍卫形成的保护圈中,一双眼紧紧地盯着结界里的女人,神色晦暗。

“她真的要这么做?”凤奕郯身侧的妾侍难以置信的惊呼一声,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女子?女人不是该妩媚、柔弱吗?为什么她会如此血腥、暴力?

王爷喜欢的人,竟是这种类型?

妾侍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个念头,下一秒,便狠狠的将其压下。

“哼,胜利是需要牺牲的,老五,你太仁慈了。”四长老一脸淡漠,好似那正被威胁的,并非是他的同门,而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一番话说得五长老顿时哑然,仁慈?他只不过是不愿造成无畏的牺牲,难道是他错了吗?

可是,不论他心里有多不忍,结界已经形成,除非有人找到阵眼,破除结界,否则,任何人也冲不进去,更走不出来。

“动手。”凌若夕冷声吩咐道。

暗水手臂一抖,面色逐渐变得严肃,他紧握着匕首,轻轻将少年的衣衫割开,冰凉的刀尖擦过肌肤的触感,让这名弟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真的会这么做的!真的会把他活生生做成人棍!

巨大的恐慌轰地将他淹没,所谓的骄傲,所谓的尊严,所谓的坚持,这一刻化作了无形,他吓得泪眼婆娑,无数的眼泪从眼眶里夺出,“我说!我说!不要把我做成人棍,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尖锐的求饶声,震得人双耳发麻。

凌若夕漫不经心的朝四周扫视了一圈,眸光微微一闪,她挥挥手,示意暗水退下。

没有真的开始制作人棍,这让暗水大大的松了口气,他猛地将额上渗出的凉汗擦掉,“我再也不想做这种事了。”

妈蛋!他头一次发现自己也可以这么善良。

凌若夕哪儿管他心里那些想法?缓缓迈开步伐,走到云族弟子的面前,蹲在地上,食指轻轻挑起他的下颚,望入他那双被眼泪占据的瞳眸中,“哦?现在终于不坚持你所谓的骨气了?”

还以为他们真的不怕死呢,只是吓一吓,就会放弃吗?

呵,所谓的第一世家,竟也不过如此。

早已被吓破了胆的少年,如今除了哭泣着求饶,根本说不出别的话来,只要能够活下来,什么尊严,什么骄傲,通通可以放弃。

“你们呢?”夹杂着寒芒的目光缓缓落在剩下的人身上,她挑眉问道。

结界外,四长老气得脸色迅速铁青,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握得紧紧的,一条条青筋,从他的手背上凸凸的暴起,看上去很是骇人。

“这就是你培养出的人才?哼,老五,你的仁慈就是用在他们身上的吗?”四长老立即迁怒到了身旁的五长老身上,这些人可都是他的门人,如今竟一个两个通通背叛了云族,简直就是云族的耻辱!

五长老顿时哑然,一脸怒其不争的表情,看着结界中,为凌若夕残忍的手段妥协的六名弟子,心头痛心极了。

“他们在说什么?”七长老奇怪的拧着眉心,凌若夕故意将耳朵贴近那六名弟子的唇边,以至于声音小得连他们也听不真切。

“她是故意的?”六长老立即警觉,难道她知道他们能从结界外窥视到里面的一举一动?所以故意用这样的方法来逃避他们的耳朵?

可这根本不可能啊,他从未听说过凌若夕有专研结界术,更不曾听说过她对结界有任何的了解,怎么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

从这些贪生怕死的少年口中得知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凌若夕拍拍衣袖,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动手。”言简意赅的两个字从她凉薄的唇线里吐出,下一秒,众名队长立刻出手,拧断了这六名原本以为可以死里逃生的弟子的咽喉。

生命的气息瞬间消失,六具尸体无力的倒落在地上。

“我还是喜欢这种手段。”暗水拍拍手,看也不看地上的尸体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折磨人这种事,还是老大比较在行吧。”壮汉回想到凌若夕方才的言行,立即打了个寒颤。

“你们难道真的认为我会把他们做成人棍?”凌若夕蓦地转过身,看着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几个白痴,“拜托,能稍微长点心么?对肢解人这种事,我半点兴趣也没有。”

“那你刚才……”鬼医顿时愣了,难道她刚才只是为了吓唬他们?

“不然呢?”似是听出他还未说完的话语含义,凌若夕耸耸肩,理直气壮的反问道。

“如果他们不肯妥协,那怎么办?”暗水忙不迭问道,他刚才真的快被吓死了好么?真的以为她会残忍的让自己来做这种事好么?

凌若夕眉角一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觉得会因为落在我手里,而吓得尿裤子的人,会是什么要骨气不要生命的英雄人物么?”

手指轻轻点了点地上那滩不易察觉的水渍。

众人这才发现,这帮弟子的裤子竟全湿了,当即,脑门上滑下无数条黑线。

“尿裤子?”宾客们凑近结界,想要看清楚那帮云族出品的门生,是否真的如他们所说,胆小到这个地步。

“啊,是真的!他们真的吓到尿裤子了。”

“天哪,云族的人原来也会贪生怕死啊。”

从人群里传出的惊呼声,让四名长老的脸色愈发阴沉,似那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空,诡异至极。

“二少爷,还是先把宾客清除掉吧,接下来的事,是我们云族的私事,不适合向外人透露。”毕竟,他们始终是要离开云族的,万一把今天的事说出去,那云族的威名岂不是要颜面无存了?

云井寒犹豫了几秒,看了看被困在结界中,此刻正朝深山挺进的一行人,终是点头:“好,立即将宾客疏散,警告他们,若是胆敢泄漏今日的事,便是与云族为敌。”

四名长老心里也是同样的想法,他们相信,这些人都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和第一世家做对,将是怎样的后果。

指挥着门人,将看戏看得正在兴头上的宾客驱散,他们态度倨傲的下达了逐客令。

“凭什么你们想让我们走就走,要我们留就留?就算是第一世家,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有宾客横眉怒目的叫嚣道,对云族霸道的行为,很是不满。

明明是他们发了请帖,请他们前来观礼,结果却被告知,这只是一场局,在交战时,他们不允许自己离开,可是现在,却要赶他们走,这是什么道理?

一人起哄,不少宾客高声附议,叫嚣声、质疑声,不绝于耳。

凤奕郯搂住侍妾的腰肢,飞身从殿宇顶端落下,“王爷。”

北宁国的士兵急忙朝他走去,将他护在中央。

“这场戏很精彩,既然戏已经结束,本王也不便久留,告辞。”他略一拱手,不卑不亢的向云井寒辞行。

至于凌若夕的生死,呵,如今又与他何干?

不愿承认心头那丝异样的情绪,是因为喜欢,凤奕郯逼迫自己离去,以为这样,就能够证明,他对凌若夕并无半分男女之情。

但若不是心里有鬼,他又何必用这种方式来试图证明,安慰自己呢?

说到底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那好,请王爷慢走。”云井寒做足了礼数,有凤奕郯带头,不少从激动中清醒过来的宾客,在权衡利弊后,终是忍下满心的不悦,带着一脸的怒容拂袖离去。

很快,威严、宽敞的空地,便只剩下云族与还未离开的南诏国使臣。

云井寒的目光顿时落在了似是领头人物的卫斯理身上。

“卫大人,你这是打算继续留下来吗?”他率先出声,嘴角挂着一抹客套的微笑,但那双眼,却是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