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14章 谁没给自己留条退路啊

第314章 谁没给自己留条退路啊

卫斯理犹豫的朝身后一身侍卫打扮的南宫玉瞥了一眼,按照他心里的想法,他们理应尽快离去,不要牵扯到云族与凌若夕之间的恩怨中,只不过,就是不知道皇上是否会认同他的想法了。

心头幽幽叹息一声,“二少爷,不知我们是否可以留下来旁观?”

云井寒微微眯起了双眼,狭长的眼眸透着些许狠厉、阴凉的寒光,“哦?”

他高深莫测的视线从卫斯理身上挪开,转移到他身后的南宫玉身上,虽然此人只是一名侍卫,但以卫斯理方才下意识去询问他的动作来看,只怕他的真实身份应该是……

“南诏国陛下大驾光临,本少爷实在是有失远迎啊。”云井寒莞尔一笑,直截了当的揭穿了南宫玉的身份。

整个南诏,能够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卫斯理这般恭敬、小心对待的,除了如今名闻两国的南宫玉,他想不到别的人。

卫斯理脸色微变,身后的侍卫,警戒的将南宫玉围住,气势蓄势待发。

南宫玉低垂下的脑袋缓缓抬起,露出了那张阴冷的面容,他随手摘掉头上的铁质头盔,抬脚从队伍中走出,内敛的气势,再不收敛,排山倒海般的迸射出来,浑然天成的贵气,以及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围绕在他身侧。

“你眼力不错。”

云井寒面上迅速隐过一丝不满,这个男人是不是做皇帝做傻了?他以为他站在什么地方,以为他在同谁说话?

这副高高在上的口气,呵,难怪要依靠一个女子,才能收复皇权。

云井寒在心头腹诽几句,脸上却半分不漏,“陛下,本少爷觉得为了你的生命安危着想,你还是速速带人离去的为好,毕竟,刀剑无眼,万一待会儿伤到了你的龙体,南诏国可要大乱了。”

这话是威胁,也是提醒。

南宫玉紧抿着唇瓣,晦涩的目光缓缓看向不远处那道巨大的透明结界,看着深山中,正顺着泥泞崎岖的山道,挺进的女人。

云井寒将他的目光看在眼里,心头愈发不屑,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这南宫玉还对凌若夕痴心一片啊。

“快滚,云族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云玲抬脚走到云井寒身侧,对南宫玉怒目相视。

只要和凌若夕有交情的人,都是她的敌人,更何况,这人还对她情有独钟。

一束阴鸷的目光,猛地扎在她的身上,云玲竟在这目光下,感觉到了一丝寒气,背脊微微一僵,顿时有种自己被一条蟒蛇盯上的错觉。

“注意你说话的态度。”卫斯理怎容得人当着自己的面向南宫玉示威?当即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怒视云玲。

气氛骤然间变得有些剑拔弩张,四名长老虎视眈眈的站在一旁,他们不惧怕南宫玉,不过是不想节外生枝惹上南诏,否则,以他们目中无人的态度,怎会允许有人在云族放肆?

“陛下,你不愿离开,是不是为了结界中的女子?哪怕她心里想的念的,都是本少爷那不着调的大哥,仍旧对她痴心不改?”云井寒略带挑衅的问道。

南宫玉身侧的气压,成直线骤降,他冷冷地瞪了面前气焰嚣张的男人许久,才拂袖离去,率领随行的侍卫,浩浩荡荡离开了山巅。

走在这条还算平坦的山道上,卫斯理小心翼翼的用余光打量着他的神色,他实在想不明白,皇上明明在乎凌若夕,为何会对她见死不救?

难道果真是因为先前的事,而因爱生恨了么?

“派人在结界外埋伏,只要她出来,立即动手。”南宫玉头也不回的吩咐道,似乎极其笃定,凌若夕能安全离开这里这件事。

卫斯理顿时愣了,“皇上,可凌若夕如今被困在山巅的结界中,怎么可能……”

不是他小看她,而是那结界似乎极其厉害,否则,云族的那些人也不会这般嚣张,这么笃定能够将她诛杀。

“你以为她会如此轻易的死在这里吗?”南宫玉嗤笑道,“她若是这么容易就会被杀死的人,朕又岂会对她难以放手?”

她的强,绝非是高深莫测的修为,更不是来自身边高手的保护。

那女人,骨子里有着为了活下去,不惜一切代价的孤勇与决绝,他相信,她定能安然离开,而他所要做的,便是做那黄雀,在云族的守护结界外,暗中埋伏。

“虽然朕确信她能逃出生天,但这里毕竟是云族,怕是离开时,她会受不少的伤,那时,便是朕动手的最好时机。”南宫玉说得信誓旦旦,那双眼迸射出了绚烂的寒光。

卫斯理愣愣的点头,难怪皇上在出发前,会让调士兵在后秘密随行,却未曾带他们进入云族,原来他打从一开始便是做着的两手准备吗?

“皇上,你怎么会知道这场婚礼会成为针对她的一场局?”难道他是未卜先知?

南宫玉没有出声,更没有告诉他,他原本的打算,不过是想着,若凌若夕大闹婚礼,便在暗中,趁机将她俘虏,带回皇宫,这场婚礼的惊变也出乎他的预料,但好在,最后的发展,还在他原本的计划中。

只是可惜了……

细长的睫毛缓缓低垂着,遮掩住了眸子里一闪而逝的冷光。

他原本还想趁机将云井辰杀死,没想到竟连他的面也没能见到。

凌若夕丝毫不知道发生在结界外的一切,她正率领着诸位队长,如同闲庭信步般,游走在结界内的山林间,不断有低阶的魔兽朝他们扑来,却都被暗水等人一击必杀,众人走过的地方,莫不是尸骸堆积,鲜血淋淋。

“卧槽,这见鬼的地方。”暗水一把抽出刺入魔兽心脏的手指,口中怒骂道,丫的,这是第几只了?这些魔兽就像是不知道疼痛一般,若非将其斩杀,它们便会一次次站起,一次次朝他们逼来。

“果然是这样。”凌若夕绕着森林走了一圈后,最后在一棵参天古树下停下了步伐。

“什么什么?”鬼医一脸茫然,听她这话,似乎弄清楚了什么东西。

“这些树木、魔兽都是真实的,这个地方应该存在于这片大陆。”凌若夕解释道,她之所以带队进入森林,甚至一路与魔兽搏击,为的,不过是验证自己心里的猜想。

打从一开始,她就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她的五感是在上辈子一次次生死历练中磨练出的,多次向她预警,救了她的性命,所以她从不怀疑自己的感知。

他们并没有从云族的大本营离开,而是被结界困在其中,而那些人,则在外面窥视着他们,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而结界内,产生的那阵地动山摇的动荡,只怕是连接这片森林而产生的,至于这些魔兽……

深幽的目光缓缓从地上堆积着的尸骸上扫过,“这些魔兽不是感觉不到疼痛,而是在这个结界里,他们的存在是虚拟而又真实的。”

“??”众人的眼睛顿时变成了问号,这字他们是听得懂,但连在一起变成一句话,他们却听不明白了。

什么叫做虚拟而又真实?

凌若夕面对着眼前一双双求知欲旺盛的眼眸,眉心顿时一跳,指腹用力揉搓几下,“也就是说,这些魔兽是真实存在在这片大陆的某个地方。”

“嗯嗯。”众人用力点头,随后异口同声的问道““然后呢?”

“……”他们需要这么整齐么?凌若夕的神色愈发惆怅,她怎么有种自己在教学生的错觉?“之所以说是虚拟,只因为,它们的痛觉因为结界的缘故被剥夺,又或者说,在这个结界中,它们是没有任何知觉的,懂吗?”

“哦!”众名队长顿时恍然大悟,“还是不懂。”

擦!她放弃向他们科普了行不行?

凌若夕一脸颓败,她果然没有做老师的天分。

“那姑娘你可有发现出路?”暗水忙不迭问道,他才不管什么虚拟什么真实,他只想快点从这鬼地方出去,好好的,把那帮卑鄙的用这种方法试图困住他们的人,教训一顿,让他们知道,啥叫报应!

“呵,出路?”凌若夕想到那六名弟子临死前说的话,眸光微微一闪,按照他们所说,这道结界只存在于云族的传说中,是一种用来保护大本营的防御结界,一旦开启,除非从外找到阵眼,否则,只会在里面这虚幻而又真实的场景中,日以继夜的与魔兽搏杀,直到最后力竭而死。

他们如今身在结界中,想要离开,除非能灵魂出窍。

“姑娘?”见她迟迟没有出声说话,暗水急忙再度唤了一声。

喂,不管有什么方法,好歹说一说啊,光顾着沉默,不知道很考验他们的心脏么?

“再走走吧。”这些话说出来,只怕会打击他们的自信心,凌若夕不愿相信,这世上有无法从内破除的结界,任何东西都会有属于它的弱点,所谓的绝对防御,所谓的万无一失,根本是不可能存在的!

没能找到这个结界的弱点,不过是她还不够细心,对它还不够了解。

凌若夕打定主意,不论怎样,她也要从结界里找到一个出去的方法。

再不济,她不是还有后招吗?

结界外,只剩下近百名云族弟子,以及四名长老和云井寒、云玲二人,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结界中,不停在丛林里厮杀、赶路,再厮杀、再赶路,无限循环的凌若夕一行人,眉头略显古怪的皱紧。

“她这是疯了吗?”否则,怎么会做无用功?

“不,这女人的心志绝不会这么脆弱。”云井寒摇摇头,对六长老的猜测给予否决。

从她在外边所做的那些事来看,这女人的胆量不是一般的大,甚至于,她身上有着即使在绝境里,也决不放弃的勇气与坚定!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道结界而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