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15章 救兵赶到

第315章 救兵赶到

“恩?”凌若夕饶了十多圈后,终于在这森林中找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她拧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姑娘?”暗水等人此刻身上早已染上了斑斑血迹,就连气息,也变得略显急促,他们这是真心累得够呛,走哪儿都能遇到魔兽袭击,虽然这些魔兽实力不强,却杀不死,哪怕撕碎了身体,没过多久,便会有同样的一只出现,无限循环。

除非他们拥有用之不竭的玄力,否则,根本不可能一直撑下去。

“嘘。”凌若夕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一身强悍的威压,此刻消散得一干二净,仿佛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暗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她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怎么会卸掉玄力的保护?

“不要说话。”凌若夕警告性的瞪了他一眼,随后,旋身藏刀一棵大树后,不远方有魔兽砰砰跑近的脚步声顿起。

“全部卸掉玄力。”她需要实验一下自己的猜测究竟是否正确。

暗水他们纵然不明白她此举的深意,却乖乖的卸下了保护,将玄力压制在丹田中,屏住呼吸,躲藏在她后方。

地动山摇的魔兽狂潮,由远及近,一大批以犀牛、蟒蛇为主的低阶魔兽,轰地从他们眼前的空地上窜过,朝着前方一路绝尘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暗水望着黑压压远去的魔兽,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他们方才可是连躲带逃,仍旧被它们追得死死的,怎么现在反而没有存在感了?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凌若夕眼底隐过一丝了然,它们追踪的,根本不是他们的身影,而是他们身上释放出的玄力波动。

“是哪样?”暗水逼问道,他是真心听不懂她再说什么啊。

“总之,不要动用玄力,我们便会是安全的。”与其将力气浪费在与这些魔兽、交锋,还不如省点力气,寻找离开的方法。

一行人大大咧咧的在丛林间漫步,即便是从这些魔兽的面前走过,也没能引来它们的注意,好似他们的存在是透明的,是不真实的。

这突然间的变化,让暗水有些接受无能,他甚至故意在魔兽的眼皮子底下,挥舞着手臂,试图引起对方的注意,只可惜,回应他的,是魔兽打出的一个响亮的响鼻。

“噗。”众人忍俊不禁的笑了,谁让暗水此刻的形象太过滑稽,那黑黝黝的发丝上,竟布满了魔兽喷出的鼻涕、口水,看上去润滑且粘稠。

“啊,啊!”暗水抓狂的想要将头顶上的污秽弄掉,嘴里发出的叫声,瞬间将那只原本安静、乖巧的豪猪戒备起来,一双泛着杀意的眼睛,不停朝四周打转。

凌若夕猛地皱紧眉头,警告似的瞪了暗水一眼,示意他闭嘴,不要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们没这个美国时间同魔兽玩闹。

暗水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用力点了点头,似小鸡啄米,一行人猫着步子,明晃晃从豪猪的眼皮子底下穿梭过去,如同隐形人。

“怎么会这样?”四长老愕然看着结界里的情形,整个人彻底呆住了,这个结界是云族用来防御外敌的,不论是多高修为的强者,只要进去,便会沉沦在杀戮的轮回中,直到力竭,可是,为什么他现在所看到的,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为什么他们会安然无恙的在魔兽的身下行走?整片森林仿佛对于他们而言,如出入无人之境。

“她是怎么做到的?”云井寒阴鸷的黑眸里,有一丝激赏闪过,如果她不是大哥看上的女人,就凭她的魄力与聪慧,足以令自己动心。

可惜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是在赞美她吗?”云玲黑着一张脸,恶狠狠瞪着云井寒,好似他说了什么天怒人怨的话,怒气在心头不断泛起,“不要忘了,她是我们的敌人!”

她冰冷的警告让云井寒有些不悦,凌厉的眉梢顿时皱紧,指尖紧固住她的下颚,“你这是在提醒本少爷吗?不要忘记了,你不过是本少爷一时好心,才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惹急了本少爷,呵,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的。”

温热的鼻息源源不断的喷溅在云玲的面颊上,让她顿时有种被毒蛇盯住的危险感。

瞳孔蓦地紧缩,利齿紧紧咬住唇瓣,灰尘仆仆的喜服下,女子娇小玲珑的身躯,好似石化了一般,极其僵硬。

“看样子,你是听明白了。”话音刚落,云井寒忽然抽出腰间插着的骨扇,朝后劈去。

“哐当。”手掌与骨扇直面碰上,两股巨大的玄力,迅速爆发。

“二少爷小心。”四名长老根本没看清这人是如何出现的,要不是云井寒反应迅速,只怕此刻,早已被对方偷袭得逞了。

他们慌忙后撤,拉开了同来人之间的距离。

“你是凌若夕的人?”云井寒被反震回来的玄力逼得连连后退数步,体内的血液汹涌澎湃,只是一击,就让他被玄力震伤内脏。

“杀。”绝杀冷漠的抛出一个字,下一秒,从山巅四周,瞬间冒出无数的黑影。

有埋伏?什么时候?

云井寒心头一紧,神色鲜少的出现了一丝慌乱。

“快,保护二少爷!”四名长老同时出手,杠上绝杀,他们声嘶力竭的指挥着一旁早已吓傻的弟子。

变了形的声音,震得人双耳发聩,但好歹换回了这帮人的神志,他们一咬牙,运气冲入战圈,与尖刀部队的队员们对上。

一股股玄力的波动不断的徘徊在空气里,爆炸声,轰鸣声,响彻云端,就连那道结界,也被这浩瀚的玄力震得微微晃动起来,云玲强忍着体内的伤势,挥舞着长剑,在尖刀部队的包围圈中拼死斩杀。

“喂!不是吧?又来?”结界的晃动让待在里面的凌若夕等人顿时感觉到了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他们急忙扶住身侧的树干,稳定住身形,暗水气得哇哇直叫,恨不得立马冲出去,撕了云族的那帮混蛋。

“不对。”凌若夕敏锐的察觉出,这次的震动与上一次相比,有些不太一样,她霍地扭头,朝四周看去,如果她没有猜错,这股异动是从外边传来的。

难道有人正在攻击结界?

“是绝杀!”闪烁着精芒的双眼细细的眯起,她勾唇一笑,“看来,我们的出路出现了。”

“是老大?老大回来了?”众人心头一喜,摩拳擦掌的准备着随时从这儿冲出去。

“你究竟派绝杀去做什么了?”鬼医鄙夷的看了眼这帮神色亢奋的家伙,尔后,蹭到凌若夕身旁,低声问道。

“只是让他去做后手准备。”凌若夕漫不经心的说道,她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既然发现这场大婚的异常,她又怎么可能一点准备也没有?没见黑狼和小白,都不在这儿么?

为了以防万一,她在找到云族的位置后,就立即与山寨中留守的尖刀部队联系,让他们赶到结界外,随时等候命令,南诏国使臣的异动,让她当时有些不安,便吩咐绝杀悄悄离开,去往山谷寻找黑狼,将外面的人手带进来。

现在看来,她的决定没错。

“难怪老大从刚才就不见了人影,姑娘,高!实在是高啊!算无遗漏。”暗水舔着脸殷勤的笑着,冲她高高竖起了大拇指。

“拜托,你能别说这么肉麻的话吗?”鬼医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对暗水讨好凌若夕的举动,很是腻歪,一个大老爷们,拍马屁需不需要拍得这么直白?懂不懂什么叫做含蓄?

暗水不仅没感到心虚,反而一脸骄傲的挺了挺胸口:“干嘛?你嫉妒我啊?凌姑娘这么厉害,本来就值得佩服。”

这老头绝对是拉不下脸,所以才会对自己羡慕嫉妒恨。

暗水表示他能够理解,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和他一样,练就一副厚脸皮的功力的。

或许是知道援手抵达,他们心头的紧张与焦虑,也顿时消散得一干二净,有了闲情逸致和同伴呛声、谈笑。

气氛极其轻松。

结界外。

玄力的波动排山倒海般的席卷着整片空地,绝杀以一敌四,却丝毫不落下风,甚至于,他还一心二用,余光紧盯着前方的那道结界,当他见到凌若夕等人安然无恙的身影时,心头悄然松了口气。

虽说他们身形略显狼狈,但似乎并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双掌砰砰挥出,一股骇然的玄力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乳白色的气流,在他的身侧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晕,四名长老被这股压力击落狠狠的砸在地上,口中噗噗吐出了数口鲜血。

好强!这个男人前所未有的强!

“长老。”云族的弟子眼见他们受挫,心头一急,就想冲上去帮忙,但他们一走心,露出了空档,下一秒,便被死神的镰刀割破了咽喉,双眼突地瞪大,怀揣着满心的不甘,倒在地上。

“白痴,战斗中还敢走神。”一名队员鄙夷的看了眼脚边的尸体,不屑的冷哼道。

战局几乎成一面倒,他们原本就是世间少有的高手,又经过凌若夕的特殊训练,云族纵然是第一世家,可在他们的面前,也只能做到狼狈逃命。

一条条生命,不断在他们的手里折损,一颗颗还未染起的新星,在他们的手下陨落。

绝杀双足轻蹬空气,身影化作一道鬼魅般的炮弹,猛冲向了结界,凝聚了天玄十成修为的双手,带着无数气浪,狠狠击上结界的保护罩。

“轰!”

一束耀眼的白色光芒,顿时乍现,光晕从结界中冲出,直逼九重天际。

“给我破!!”绝杀咬着牙,不停的向掌心输送着玄力,一股股劲风,以他为中心,朝四周扩散。

‘咔嚓’

细碎的声响从结界中传出,一道裂口,豁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