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18章 尸体在哪儿?

第318章 尸体在哪儿?

“啊——”疼痛直直穿上神经末梢,云井寒痛得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叫,血淋淋的手臂,褪去了表层,露出里面模糊的血肉。

凌若夕双手环抱在胸前,对云井寒可怜的样子视而不见,“继续,削到他肯开口为止。”

要么他立即说出来,要么,就带着所谓的秘密,好好在这痛苦的轮回中循环轮回吧。

“凌若夕!你特么不得好死!”云井寒怒红了双眼,恶狠狠瞪着她,她居然真的敢这么做!若说此刻前,他对付她仅仅只是因为云井辰,那么现在,他便是真的将这个女人恨到了极致。

“云玲,还不快帮忙?”云井寒猛地看向一旁伤势较弱的云玲,这女人还不趁这个机会救出自己,发什么愣?

云玲当即咬牙,却没有向暗水攻击,反而是猛扑向凌若夕,“妖女!纳命来。”

被两团白晕包裹住的拳头,虎虎生风,眼看着就要砸落在凌若夕的身上。

“啧啧,白痴。”鬼医不紧不慢的摇摇头,似乎并不为凌若夕担忧,如果连一个还未突破紫阶的女人也打不过,她有什么资格让深渊地狱的人,为她诚服?

比起凌若夕,他如今更同情的反而是看不清事实的云玲,她难道不知道,对这混蛋丫头出手,将会引来怎样悲惨的后果么?

凌若夕旋身避开,手掌凌空抓住她挥来的手臂,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将人猛地向地上砸去。

“啊!”云玲猝不及防发出一声惊呼,这还没完,只见她屈膝朝上一顶,竟利落的顶住云玲的背脊。

“咔嚓。”骨头应声断裂,云玲的身体诡异的曲折着,痛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眼前只觉一片昏暗。

“太吵了。”凌若夕一脚踩住云玲的背部,掏掏耳朵,一副被她发出的噪音刺激到的模样,“拜托,能别叫得这么悲情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暗水很想说,其实他们并没有多想,可是,听到她这么说后,就不可遏止的想太多了,肿么破?

“做你的事。”凌若夕一记凉飕飕的眼刀,蓦地刺在他的身上,偷窥被抓了个现行的暗水,急忙耸耸肩,继续挥舞着手里的刀子,开始对某人抽筋拔骨。

他一边听着那声嘶力竭的惨叫,一边嘴里念着阿弥陀佛,鲜血染红了他的容颜,似佛似魔。

“上次偷袭的账,我们不如趁现在这个机会好好算算?”凌若夕半弯下腰,手肘抵住膝盖,笑盈盈地开口,“你的毒害得我掉下深渊地狱,害得云井辰被俘,害得我的儿子白痴的乘坐魔兽闯入山谷,这些账你说,该用什么才能还清?”

云玲哪里听得清她在说什么,身体疼得不住**,那近乎呜咽的哼哼声,逐渐变得无力。

忽然,就在凌若夕打算好好给她上上课时,微微敞开的衣襟内,一条红绳蓦地滑出,她眸中的杀意瞬间止住,就连嘴角那弯邪恶的笑,也在刹那间化作了平静。

云旭……

手掌轻轻握住胸口掉落的锦袋,她杀气腾腾的额面容,染上了淡淡的落寞。

你是想要让我放过她吗?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凌若夕便猛地闭上了双眼,云旭虽说平日里鲜少提及她,甚至在云玲做过那些事后,咬牙切齿的说着要手刃血亲,但凌若夕从没有看漏过,他说起云玲时,眉宇间闪过的痛心与不忍。

踩在她背脊上的脚掌缓缓移开,衣诀在腿部翻飞,“滚吧,有多远滚多远。”

她只能给她一个机会,看在云旭的面上。

“如果下一次你再犯到我手里,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会再给任何情面。”冰冷如魔的话语脱口而出,她神色淡漠的转身,不再理会脚边不停哼哼的女人。

鬼医张了张嘴,想要告诉她,她这么做是在放虎归山,但话到了嘴边,又给咽了回去,他如何猜不到凌若夕这么做的理由?她是为了云旭,为了那个因她而死的男人。

“谁要你手下留情?凌若夕,你这个妖女!我一定会杀了你。”云玲吃力的从地上爬起,背脊佝偻着,那一击甚至让她到现在也无法挺直腰杆,只能以这种滑稽的姿势站立,双腿微微颤抖,她惨白着一张脸,恶狠狠瞪着凌若夕的背影。

哈,留情?谁需要她的怜悯?对于云玲而言,凌若夕的同情与不忍,是对她莫大的羞辱。

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凌若夕缓缓侧过身,面容冷峻如锋:“滚。”

她不敢保证,若云玲再在她的眼前晃悠,她还能克制住想要杀了她的欲、望。

“你!”云玲气得一阵咬牙切齿,似要吃人的目光狠狠的扎根在凌若夕的身上,这个女人,永远都是这副样子,高人一等。

“不要让我说第三遍。”杀意已在她的心窝中不断腾升,凌若夕紧握住胸口的锦袋,这才勉强遏制了些许。

“我不需要你的施舍!有种你就杀了我,不然,他日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云玲愈发的为凌若夕的怜悯感到痛苦,她宁可一死,也不要她的施舍。

暗水嘴角一抽,看也没看面前的血人一眼,转过头见鬼似的盯着她,“这就是凌姑娘时常说的傻叉?”

他实在无法理解云玲的脑回路,都已经网开一面要放她走了,怎么还在这儿喋喋不休?果然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你以为我不敢?”凌若夕蓦地眯起双眼,黑黝深邃的双眼里漫过铮铮血腥,“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放你一次?”

脚下的步伐猛地一转,她旋身朝云玲一步步走去。

“笨蛋,这下子真把混蛋丫头给惹毛了。”鬼医无力的揉了揉眉心,对云玲找死的行为各种纠结。

钝钝的步伐缓慢却又沉重,每一步都能带来一股逼人的压迫感。

云玲心尖一颤,在这股可怕的压力下,竟有些站不住脚。

“告诉你,我不怕你。”云玲强忍住心头的惊愕与恐惧,挺直背脊,努力想要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很好,”凌若夕不怒反笑,马靴用力点住地面,人已凌空跃起,墨色的身影在空中宛如虚像,一瞬间竟掠过长空,出现在了云玲的身后,冰凉有力的手掌,从她的脖颈后伸来,一把握住她那纤细的颈部。

“这是你自找的。”手指忽然加重,好似一把牢固的钳子,狠狠固定在她的脖子上。

鬼医等人一脸无力的转过头去,不曾对云玲有半分的同情,你说这人也真奇怪,明明有生路不走,非要自寻死路,既然她一力寻死,他们也不能阻止不是?

“额……”云玲痛苦的发出一声呜咽,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

凌若夕眸光一冷,膝盖顶住她的大腿,逼得云玲砰地一下跪在了地上。

极致耻辱的姿势让她恨不得拔剑自刎,四周尖刀部队队长们投来的眼神,仿佛在奚落着,在嘲笑着她此刻的弱小与可怜。

“我不杀你,你该庆幸自己有一个好大哥。”提到云旭,凌若夕眼眸深处迅速滑过一丝沉痛,身侧的气息,也多了丝丝落寞。

正在此时,已无法再熬住被硬生生削下肉的云井寒,吃力的开口:“我说,我说!”

凌若夕残忍的手段,他这次是体会得太深刻了。

凌若夕微微抬起眼皮,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早这样,大家都能省点力。”

她似乎并不意外云井寒的妥协,毕竟,再有骨气的人,也难抵挡住千刀万剐的折磨,当人的承受力抵达了一个临界点,思维、心志便会崩溃。

他此时的示弱,在凌若夕的预料之内。

“你的娘亲……在大长老的暗室里……”

“说重点。”这件事她早已知道,“尸体现在在什么地方?”

她的眼神好似结了冰,冷得刺骨,云井寒略微喘了口气,左手手臂几乎被从手肘一路削到了臂膀,伤口深可见骨,那白森森的骨头连着些许肉丝,看上去让人有些反胃。

一只手强撑住地面,受伤的手臂好似垂柳,要掉不掉的垂落在身旁,血珠滴答滴答朝地面溅着,他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丝力气,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在,在那边的山谷里。”

“恩?”凌若夕眸光一闪,“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该不会,是你从暗室里将大……我娘亲的尸首挪走的?”

云井辰的消息中,显露的是在他发现暗室时,里面仅仅只有一块玉佩,尸体不翼而飞,而云井寒曾能够这么精确的说出尸体藏匿的地点,这怎能不让凌若夕心存怀疑?

云井寒明显身体一僵,为这个女人的敏锐感到惊讶,她居然能凭借着自己一句话,就猜到八成的事实,这样的人,为何偏偏让他的大哥先遇到?

云井寒心头充满了不甘与愤恨,从小就是这样,只要有好的,不论是修炼心法,还是灵丹妙药,通通都会落到大哥的手里,就连云族继承人的位置,爹爹也毫不犹豫的交给他,凭什么?

“你在嫉妒谁?”凌若夕从他那张被鲜血模糊的面容上,清晰的看见了嫉妒到狰狞的神色,眉头一拧,沉声问道。

“为什么,那个男人风流成性,除了天赋,没有任何地方比得上我,为什么他从出生到现在就能得到最好的?”云井寒似是钻进了牛角尖,一颗心已被嫉妒与不甘彻底淹没,他似是问着她,又好似在问着这不公的命运。

“我只知道,想要得到就要付出,你同他,根本没有可比性,至少,他绝不会因为恨谁,在无法抵抗对方的前提下,做出利用他人软肋的行为来实施报复。”那个男人就算是心狠手辣,也狠得光明,狠得正大。

他或许是小人,却也是坦荡荡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