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19章 胜者为王

第319章 胜者为王

“吱吱吱。一道熟悉的叫声从山坡上传来,凌若夕蓦地转过头去,只见凌小白带着黑狼,一路小跑着从占满鲜血的土地上蹬蹬跑来。

“你来干什么?”她不是吩咐他在山洞里好好待着吗?深幽的瞳眸里,迅速隐过一丝不悦。

凌小白对这遍地的尸骸视而不见,讨好的笑笑:“哎呦,娘亲,宝宝这不是见你好久没下山,所以特担心你吗?”

他绝不承认,自己是在见到尖刀部队的队员们涌上山巅,所以好奇心起,特地跑来看戏的。

“哼,待会儿再同你算账。”凌若夕冷哼一声,将这笔帐暗中记在心头,并未第一时间教训儿子。

当凌小白那张与云井辰如出一辙的容颜出现时,云井寒心头咯噔一下,“他是大哥的孩子?”

他的确从云玲口中听说过,六年前,云井辰突破紫阶却遭遇到玄力反噬,以至于走火入魔,所以才会意外闯入丞相府,与当时痴傻成性的凌若夕春风一度,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孩子会同他如此相像,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云族的继承人身份,如此聪慧、特别的女人相伴,还有一个这般可爱的儿子……

他凭什么能够拥有这美好的一切!

“娘亲,他是谁?干嘛这么盯着宝宝?”凌小白被云井寒那副扭曲、狰狞的表情给吓了一跳,急忙躲到凌若夕身后,小脑袋轻轻从她的背部蹭出,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既小心又不安的盯着地上血肉模糊的男人。

唔,难道小爷的魅力已经连初次见面的人,也会看呆了吗?

他心头顿时涌现了一分骄傲,嘴角一咧,笑得花枝招展。

凌若夕嘴角一抖,不愿去看他那副自恋的模样,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红色的身影,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么?就算是他们父子从未长时间相处,也会有相似的天性?

开什么玩笑!

“你最好不要学那个男人。”凌若夕心里很不舒坦,哼哼两声,向凌小白警告道。

他委屈的瘪瘪嘴:“宝宝没有做错什么啊。”

妈蛋!他很委屈有木有?他做了什么,居然惹得娘亲这么生气?

“算了,”凌若夕懒得同他解释,冰凉的眼刀再度落在了云井寒身上:“那个山洞在哪儿?”

“告诉我,他究竟有什么好?为什么你们一个个全都喜欢他?如此看重他?”云井寒咬着牙狠声问道。

凌若夕面色微沉,“谁看重他了?”

这男人,难道被记得冲昏了理智么?

“哈哈哈,不管我做什么,永远也比不上他,就算我处心积虑想要拖他下水,这么多年也从未成功过,如今,就连一个你,我也对付不了,哈哈哈,可笑,可笑啊。”云井寒似是彻底魔症了,当他见到凌小白时,仿佛看见了另一个云井辰,满心的嫉妒,满心的疯狂。

“……”他已经听不懂人话了么?凌若夕眉心紧皱,面对着这样的云井寒,她心里一点同情也没有,不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设局引自己前来,他想要杀掉她这件事,无法改变。

“如果我告诉你那个山洞的具体位置,你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是吧?”他忽然止住笑,神色略显严肃。

或许是知道,今天他已是一败涂地,根本没有逃生的可能,云井寒竟不觉得恐惧了,甚至连身体上的斑斑伤口,也好似褪去了疼痛一般,他的气息极其平静。

“是。”凌若夕没有迟疑,坦荡荡的吐出了一个字来,“你想杀我,如今计谋落空,被我拿下,我不可能会绕过你。”

这是事实,不论他是否愿意说出山洞的位置,他最后的结局只有——死。

“果然,果然啊,你和大哥真的很像,一样的无情,却又一样的让人痛恨。”云井寒忽地一笑,那笑带着说不出的轻松,他再也没有浪费力气支撑着身体,放任自己瘫软的趴在泥土上,身形如斯狼狈。

“为什么我从不曾遇到过你这样的女人,若是我身边能得与你一般,不,有你一半聪慧机智的人,我也不至于输得这么惨。”云井寒低声喃喃道,他真的好羡慕大哥身边能有这么多人倾心保护他,追随他,在乎他。

可自己呢?晦涩的目光缓缓扫过四周的空地,这些人追随自己,不过是利益所趋,呵,没有一个是真心的,就连这些长老也是如此,如果不是自己比起大哥来,更容易操控,更容易保护他们的权利,他们又怎会辅佐自己?

真是可悲啊。

云井寒缓缓合上眼睑,面如死灰。

“你太高估自己,也低估了我的实力。”凌若夕漠然启口,“告诉我,山洞的位置究竟在什么地方,还有,云井辰现在在何处。”

“山洞在东南方,那里有一棵桃花树,至于大哥,”云井寒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大哥他已被神殿的人带走了。”

神殿?

一个完全陌生的地名让凌若夕心头一紧,她可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什么叫带走?”

以那男人高深莫测的身手,难道还能被人强行抓走不成?

“你是不是以为大哥他身手高凡,是绝无仅有的强者?”云井寒笑得极其诡异,勾起的嘴角露出了口腔里那两排茭白的牙齿,嘴唇有些哆嗦。

“这是事实。”除非对方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否则,那个男人绝不会这般轻易就被带走。

“神殿?”暗水古怪的呢喃一声,“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儿见到过这地方?”

不止是他,尖刀部队的众人也有同样诡异的熟悉感,总觉得,好似听过、见过神殿的讯息。

“是啊,事实!来,杀了我,杀了我吧!”云井寒闭上眼,好似已经坦然接受了今日必死的结局,成王败寇,呵,他输得起。

他此刻流露出的镇定与坦然,倒是与方才面露恐惧的他,很是不同,让人难以相信,会是一个人。

“你不怕死?”凌若夕略显古怪的问道,他刚才不是还吓得直哆嗦么?怎么一下子,变化这么大了?

“呵,人都有一死,没能杀了你,让大哥痛苦,被你所杀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既然她得知了神殿的消息,必定会为了大哥与神殿杠上,呵呵呵,到时候,以她的身手落败是必然的!让大哥眼睁睁看着她受伤,不是更好吗?

这个念头在他的心窝里腾升而起,迅速扎根,在他的脑海中盘踞着,再也挥之不去。

“我再问你最后一件事,”凌若夕轻轻抖了抖衣袖,一枚银针,咻地滑入了她的手掌心。

云井寒有气无力的点点头,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他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为什么要对付我?”她猜到了三成,却又觉得有些不太可能,如果仅仅是为了报复云井辰,他直接冲本人去不是更好,更直接么?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设这么大的局,来对付自己?

又或者,是本尊什么时候得罪了此人,却不自知?

云井寒看着她困惑的表情,顿时笑了,那笑满是自嘲:“为什么?如果我告诉你,只是因为你出事,大哥他会伤心,会痛苦,你会不会更想把我千刀万剐?”

只是这个理由?

凌若夕不仅没有如他所愿的动怒,反而心底升起了一丝少有的同情,“其实,你是很爱云井辰吧。”

“……”除了云井寒外,唯一一名幸存者云玲彻底惊住了,爱?二少爷与少主明争暗斗多年,居然是因为爱?

黑狼浑身一抖,顿时有种无脸问苍天的冲动,妈蛋!这女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云井寒一副五雷轰顶轰过脑袋的雷劈模样,他怀疑自己和这女人的思维究竟是不是在一个频路上,“哈?你是在故意讽刺本少爷吗?”

这辈子,他最为厌恶的,便是有人将他同云井辰相提并论,更别说,她还一口一口他爱这从小恨到大的大哥,这种滋味,比吃了苍蝇,更让人觉得恶心。

凌若夕漫不经心的笑道:“如果不是因为爱,你干嘛这么在意他?他拥有的,你都想得到,甚至为了他,不惜引我上钩,我明白,我理解,有多爱,就有多恨,相爱相杀嘛,我们都懂的。”

懂你妹!

云井寒气得一张脸迅速涨红,手臂想要伸出,去摇晃她的衣襟,告诉她,她在胡说八道,奈何,左手刚刚动弹一下,立即牵扯到那可怕的伤口,撕心裂肺的疼痛,从神经末梢传来,让云井寒好不容易红润起来的脸色,立马苍白下去。

“唔。”他口中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凌若夕啧啧的咂吧咂吧嘴唇:“就算被我猜中,你也没必要这么紧张,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兄弟相爱,又碍于三纲五常,只能用彼此伤害来掩盖真相,哎,你也是个可怜人啊。”

卧槽!

云井寒硬生生被她逼得丢掉了节操,一口老血蓦地从肝脏里腾升起来,噗的喷出了他的嘴唇。

“我真的很同情他。”暗水抽了抽嘴角,看向云井寒的目光充满了各种怜悯与同情。

“同感。”壮汉几不可查的点点头,甚至连分贝也下意识压低了几分,唯恐这话传入凌若夕的耳中。

凌若夕逗弄了他几句后,戏谑的神色瞬间化作正经:“云井寒,你与云井辰之间的恩恩怨怨,同我有什么关系?你要杀他也好,要折磨他也好,我都不在乎,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我牵扯到这盘局里,现在的下场是你自找的。”

“呵,我算错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低估了你的能耐。”云井寒凄凄的苦笑道,“我输了,我认!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他猛地闭上了双眼,安静的等待着死神的镰刀斩落下来。

千错万错,他错在不该招惹上她!不该引她入局。

凌若夕缓缓拂袖站起,墨色的袖袍,凌空挥下,一抹银针,咻地刺入他的眉心,手段十分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