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21章 化作星光的遗体

第321章 化作星光的遗体

云玲甚至来不及说话,身体前后已被数道玄力击中,单薄的躯体瞬间化作粉末,血腥的肉块洋洋洒洒落了一地,只留下一个头颅,瞪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孤零零在地上翻滚几下。

“额……”凌小白有些胃酸,他默默的将脑袋移开,看天看地,不去看这人化碎片的场景,虽然他自认为自己的胆量不错,但也没大胆到可以坦然自若的面对这种场景啊,娘亲真是的,一点也不顾忌小孩子的心灵,不知道这种事看多了,会做噩梦么?

“走。”凌若夕拂袖转身,既然敌人已经全部解决掉,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拿回大夫人的尸体,以及安葬云旭这件事。

凌小白立马抱着黑狼蹬蹬的跟了上去,妈蛋!跟着娘走,永远是正确的。

众名队长毫不在乎身上的轻伤,抬脚追随在她后方,一双双黑色的马靴踏过汨汨的血泊,一个个血脚印延伸至泥泞的山坡上。

在他们走后,天际有一群通体漆黑的乌鸦飞行而过,它们俯身冲下云端,尖利的嘴唇,啄着尸肉,时不时有阴森的叫声在山巅响起。

“嘶,真难听。”凌小白浑身一抖,扭过头,看了眼后方光秃秃的山巅,吐槽道。

凌若夕没理会他的少见多怪,根据云井寒所指的方向,迅速带人赶到山洞,洞口外,一株高挺的桃花树,正静静的耸立着,还未到桃花绽放的花期,一个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布满枝桠,微风拂过,枝桠在风中轻轻晃动,偶有几朵花骨朵打着旋儿,飘然落下。

“真美。”暗水惊叹的伸出手掌,接住了空中旋落的花苞,鼻尖微微一动,嗅了嗅。

“……”她很想知道,这桃花根本没开,他能嗅出什么味儿来?眉角不自觉跳动几下,她无力的揉了揉,对暗水时不时蹦出的少男情怀,各种吐槽无能。

“泥垢了。”鬼医直截了当的冲他翻了个白眼,妈蛋,这么一个三大五粗的爷们,忽然间开始伤春悲秋,他表示不忍直视啊。

“你们不懂。”暗水惆怅的叹息道。

回应他的,是数道利落离去的背影,和他争论下去,只会拉低他们的智商。

“喂,你们别走啊。”暗水慌忙把手中的花苞一扔,迈着步子猛追上去。

凌若夕飞身跃起,身影好似疾风,蹭地从山脉的石壁上一路飞行而上,跃入了那位于半山腰的洞穴之中。

漆黑的山洞只有洞口外的明朗阳光洒入,凌若夕微微眯起眼,目光停在正前方用草席随意卷着的物体上,面色微凉,她快步走上前去,谁料,却在距离那物体半米的距离时,鼻尖砰的撞上了一道透明的屏障。

两条温热的**,从她的鼻下流了出来,即使不去擦,凌若夕也能想象到这玩意儿是什么,找到大夫人的尸首对她而言太过重要,以至于,她竟失去了最基本的警惕与警觉。

听闻到后方不间断落地的脚步声,她猛地抬手,迅速将血渍擦干。

“恩?有血腥味。”鬼医敏锐的嗅到了这山洞里漂浮着的味道,眉头一拧。

凌若夕有些庆幸自己的动作还算快,否则,让这帮没节操的混蛋知道自己被撞出了鼻血,不得嘲笑她一辈子么?

“是结界。”她指了指面前的空气,尔后,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小小的石子,凝聚玄力,咻地扔到结界上,空气瞬间出现扭曲,随后,那石子竟像是撞上了墙壁一般,被反弹回来。

“卧槽,又是结界?”暗水今儿是对结界这种东西彻底深恶痛绝了,妈蛋!他恨这玩意儿好么?

“怎么破除她?”鬼医一针见血的问道,神色有些难看,暗水的心情何尝不是他们的?想他们修为高深,却被结界难倒,这要是传扬出去,可不是丢他们的脸吗?

凌若夕慢悠悠扭过头来,目光定格在凌小白肩膀上,缩成一团,正在打哈欠的某狼身上。

接收到她投来的视线,黑狼浑身一抖,丫的,这么看着它做什么?

“你来。”凌若夕吩咐道,摆明了要把破除结界的重任交给黑狼,也只有它这只常年混在云族的神兽,对结界有所了解。

“吱吱吱吱。”想要本大爷出手,先给银子。

“速度。”凌若夕懒得去猜它的叫嚷意味着什么,沉声命令道。

黑狼被她冷冽的眼神看得心头一阵恐慌,妈的,它这是被她平时给折磨得条件反射了,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凌小白的肩膀上蹭了下来,它吱吱的朝凌若夕不满的叫了两声,随后,在心里自我安慰道,切,女魔头这么凶,到关键时候不还得靠它吗?

这么一想,心里的不忿顿时化作了豪气,它昂着脑袋,朝结界走去,站在结界的屏障外,踱步几下后,双眼一亮,利齿咬破爪子,人性化的坐在地上,两只后爪蜷缩在腹部,两只前爪不停的在空中画着古怪的图纹。

凌若夕看不懂,暗水等人也看不懂。

但它的举动却是在告诉他们,对于这道结界,它是知道的,并且能够应付。

“没想到这么小的东西,居然有这种能耐。”暗水下意识遗忘掉了黑狼恢复本体后的巨大身躯,默默的嘀咕道。

要不是需要专心致志画图纹,黑狼很想告诉他,它这么小,还真是对不起他啊。

“闭嘴。”凌若夕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这种时候,不应该打扰到它,就算要感慨,先把结界解决了再说。

暗水悻悻的摸了摸鼻尖,索性闭上嘴,站在一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黑狼的动作仍在继续。

暗水有些紧张的问道:“它到底行不行啊?”

“要不,你去?”凌若夕没好气的睨着他。

“我可不会这个。”暗水急忙摇头,术业有专攻,对结界这种东西,他完全不懂,能拿它有什么办法?

就在谈话间,破开结界的秘术已然完成,黑狼一爪子拍在地上,一束刺目的白光瞬间从结界内传出,整个山洞被照得光彩夺目。

凌若夕一把捂住凌小白的眼睛,避免他被这光弄伤。

待到白光散去后,那道结界也随之消失,黑狼骄傲的昂着脑袋,等着凌若夕的嘉奖与赞美。

只可惜,等待它的,却是凌若夕急匆匆从它面前闪过的虚影,她径直走到草席后,心情有些紧张,有些不安。

大夫人,即使她从不曾见到过在本尊痴傻的童年里,唯一一个对她给予关爱与保护的人,但她在接手这具身体时,就发过誓,她会承担起责任,包括将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亲人回报回去,包括,找到大夫人的遗体。

她的口中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连带着,心里那些复杂的情绪也随之吐出。

颤动的眸光恢复了平静,她伸出手,带着些许轻颤的手指刚触碰到草席,忽然,草席里裹住的物体,竟化作了无数的星点,星光弥漫且璀璨。

这是……

凌若夕瞳孔一紧,整个人彻底愣了、惊了。

她惊滞的抬起头,看着布满整个山洞的星光,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下。

星光缓缓消散,与空气融合,这突然发生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发生了什么事?”暗水茫然无措的喃喃道。

凌若夕霍地扭头,看向草席的方向,但那里,除了一张光秃秃的草席,再也没有别的任何东西。

背对着众人蹲在地上的身影溢出一丝冰凉的冷气,山洞内安静得落针可闻,没有人敢出声,没有人敢开口,只因为,从她身上释放出的压迫感,太过浓郁,好似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极其可怕。

“黑狼。”一声冷冽淡漠的呼唤,让黑狼浑身一抖。

它不安的抬起脑袋,“吱吱?”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惊变?那些星点又是什么?

“吱吱吱吱!”是有人做了手脚,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黑狼叫嚷得极其尖锐,极力想要解释自己的清白,只可惜,它和凌若夕到底不是同一种种族,她也完全听不懂它在说什么。

鬼医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他敏锐的嗅到了空气里一股十分熟悉的草药味,脸色微变:“混蛋丫头,你让开,我来看看。”

如果他的猜测没错,应该是……

凌若夕机械的从地上站起,神色平静到好似一泓死水,未有一丝的波澜。

这样的她,看得众人心惊胆战,最可怕的,不是在愤怒中疯狂,而是将怒火完全压制住,没人知道一旦她爆发,会是什么样子。

就连一路上不停调笑打趣的暗水,此刻也乖乖的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充当壁花。

鬼医蹲在地上,手掌不停的抚摸着草席下方的细碎灰尘,时不时放到鼻息下嗅一嗅,他的神色由惊愕变作了然。

轻轻拍着手掌重新站起,“丫头,这不关小宠物的事。”

黑狼猛地松了口气,看在这老头替自己解释的份儿上,它就勉强不计较他把自己叫做小宠物这回事了。

“恩?”凌若夕猛地挑起眉梢,凌厉的眼刀咻地刺向他,“说清楚。”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鬼医能够理解她此刻的怒火,更没有计较她无理的态度,冷静的解释道:“这里有一种草药,是噬心草。”

对草药,凌若夕的了解仅仅是曾在云族的别庄里,看过一些药草本经,而噬心草的记载也在其中,她记得,应该是一味可以在人死后,保住身体不腐烂,不衰老的草药。

“说重点。”

知道她的心情有多急切,鬼医这才道:“这种草药虽说能够保证尸体不腐化,但是,若同另一种草药混合在一起炼制成药丸,放入尸体的口中,便会产生一种奇效。”

说到这里,他幽幽叹息道:“我想,定是有人为这具尸体用上了这种药丸,这才导致,一旦有人接触,就会造成尸体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