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22章 火烧云族

第322章 火烧云族

“所以,你的意思是,刚才我莽撞的触碰,导致了娘亲的遗体从此消失不见?”凌若夕眸光暗沉,宛如两个黑洞,让人琢磨不透其中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被她这么直勾勾的盯着,鬼医顿觉压力山大,他是点头呢,还是摇头呢?若是点头,只怕她会自责,会内疚,但这毕竟是事实,无法改变也无法逃避的事实。

“也许这具遗体根本不是姑娘的娘亲的?”暗水呐呐的开口,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太高,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或许那什么二少爷打从一开始,就是在糊弄姑娘,想要用遗体当作筹码,从姑娘这儿换一条命。”

他越说越有底气,只是,当凌若夕冰凉的眼刀刺来时,他不禁心虚的垂下了脑袋。

“不,如果真的是这样,万一丫头当时答应了绕过他,却发现遗体不是真的后,他只会死得更惨。”鬼医斩钉截铁的反驳道,暗水的分析不是没有道理,却有太大的漏洞。

诚然,云井寒方才的的确确是想要用这具遗体来作为交换,既然他敢这么说,必定有十足的把握,遗体肯定是在他的手里。

“呵,到头来,他还是坑了我一把。”凌若夕沉默了许久,嘴角缓缓滑出一抹狠厉残忍的笑,微微眯起的双眸,泛着铮铮杀意。

无人敢应声,他们垂下脑袋,承受着从她身上溢出的沉重压力。

“我不想再看见这个地方。”凌若夕猛地闭上眼,波澜不惊的语调,从她的唇齿中滑出,“既然敢再最后摆我一道,呵,我就要让他在死后也不得安生。”

语调中糅杂的纯粹杀意,如同一道寒风,瞬间席卷过整个山洞。

“烧了这里,一棵树一根草也不许留。”说罢,她飞身跃出洞穴,背影迅速消失在洞口外的蓝天之下。

“啊,娘亲!”凌小白又一次被抛下,顿时幽怨极了。

“这种时候还是让凌姑娘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吧。”暗水难得的正经起来。

凌小白撅着嘴,用力点着脑袋:“小爷知道。”

他只是觉得,在娘亲难过的时候,自己没办法让她开心,为她分担,简直太没用了。

“伙计们,开始行动吧。”暗水卷着袖口,嘴角勾起一抹狠厉的微笑,既然凌姑娘有令,那么,他们必定会办到让她满意。

没过多久,一束冲天的火光从山巅的主事堂内焚烧而起,在半空中形成一条巨大的火龙,火龙张开血盆大口,吞没了殿外的浮云地,遍地的尸体被大火滋滋的焚烧着,连绵的山脉,更是变成了炽热的火球。

空气急速升温,整个云族被这翻腾不息的大火所笼罩。

一棵棵大树轰然倒下,一窜窜草丛,被烧成尘埃。

凌若夕凌空傲立在大火上方,冷眼看着脚下汹涌的火势,火光映红了她的面颊,神色有些晦暗不明。

“云旭,这个没有你最敬爱的少主,没有你信任的同伴的地方,不该成为你的安葬之地。”她轻轻握住胸口的锦袋,低声喃喃道。

“凌若夕,我很抱歉。”下颚轻轻抬起,望着头顶上万里无云的长空,冷峻的面容,此刻染上了淡淡的落寞与愧疚。

若不是她太过大意,也不至于连大夫人的尸体也没能保住。

那个在本尊的心里,只要想起,便会感到温暖的女人,终是没了,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这片大陆上。

眼眶有些发涩,她强忍住内心的愧疚,闭上眼睛。

大火足足烧了一天一夜,凌若夕也在半空中站了一天一夜,身影好似化作了雕塑,动也不动。

“谁去劝劝她?”暗水站在焦黑的泥土上,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同伴。

众名队长看天的看天,看地的看地,再后方的尖刀部队队员,更是装作没有听见他的问话。

妈蛋!

这帮一有事就不说话的混蛋。

暗水暗暗磨了磨牙,“你们难道就任由凌姑娘在这儿摆造型么?”

“你可以去啊,我们支持你,在这儿为你加油打气。”鬼医一边说着,一边怂恿暗水去发挥他不怕死的能力。

暗水嘴角一抖,难道他天生长了一副找死的脸么?

谁不知道现在的凌姑娘不能惹,他们还偏偏推自己去,这不是推他去送死么?

“小少爷,你呢?”暗水只能将希望放在貌似还有人性的凌小白身上,“你就不担心凌姑娘的身体吗?她已经一整天不吃不喝了。”

凌小白默默的低下头,“宝宝很担心。”

“那你……”暗水心头狂喜。

“可是,宝宝前不久才惹得娘亲那么生气,宝宝害怕娘亲会再骂宝宝。”凌小白特无辜的抬起头来,眼神分外单纯。

面对着这么可爱的小奶包,暗水心里立马升起了一丝不忍。

他烦躁的抓了抓脑袋:“得了得了,一帮没人性的家伙,大不了我去便是!”

“去哪儿?”就在他刚打算转身时,背后便有一道冷冽沙哑的声音传来。

背脊猛地一僵,暗水在众人或同情,或怜悯的目光下,咔咔转动脖子。

只见凌若夕黑着一张脸,气息冷冽,如同鬼魅般站在他身后,暗水心头各种不安,各种紧张,妈蛋!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不知道凌姑娘都听见了没有。

“姑……姑娘……”他结结巴巴的唤道。

“你们都很闲么?”凌若夕没有要同他计较的念头,只是冷冷地盯了他半响后,便打算抛开这件事。

众人齐齐摇头,这种时候点头,那才是真的作死。

“走了。”凌若夕轻挥衣袖,抬脚朝那道通往云族的结界走去。

脚步所到之处,如今只剩下漆黑的被烧焦的泥土,轰然倒塌的树木,变作焦炭,空气里那股烧焦的味道始终不曾散去,浓郁得让人作呕。

凌小白古灵精怪的捏住鼻尖,瓮声瓮气的说道:“哎哟,娘亲,咱们加快脚步,走走走。”他真心受不了这股恶心的味道。

凌若夕弯下腰直接把儿子抱在怀里,双足轻点地面,人化作一道闪电,蓦地从夜幕下急速闪过。

“啊,下辈子要是能自己选择投胎的话,我还真想做姑娘的孩子。”暗水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绝杀什么话也没说,飞身追着凌若夕的背影离开了。

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众人已抵达结界外的空地,凌若夕睨了黑狼一眼,示意它打开结界。

黑狼默默的看了看自己被划出一道伤痕的指尖,神色有些幽怨,妈蛋!不知道神兽的血液有多宝贵么?它今天已经流逝了不少了有木有?它需要补血,需要……

“动手。”凌若夕见它这副扭扭捏捏犹犹豫豫的模样,心头愈发不愉。

低沉的吼声,让黑狼小小的身体顿时一抖,一根根黑色的绒毛更是吓得立了起来。

为了防止被她暴力对待,纵然心头各种不忿,但黑狼还是慢悠悠的从凌小白的肩膀上吧唧一声,跳下。

它故作凶神恶煞的瞪了凌若夕几眼,这才一脸肉痛的幻化出本体,巨大的身影遮挡住了头顶上的冷清月光,利齿咬住前爪,一阵地动山摇后,空气迅速扭曲,熟悉的旋窝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凌若夕在走入旋窝时,不自觉停下步伐,“暗水,记住这次千万不要再用玄力闯入结界。”

暗水顿时愣了,他不就是出丑了一次吗?要不要这么提醒他啊喂!

尖刀部队的队长们一个个从他的身旁走过,手掌重重拍了拍他仿若石化的肩头,“记住啊,二哥。”

“二哥,吃一亏长一智,你可要把凌姑娘的话记在心里啊。”

卧槽!

暗水眼睁睁看着这帮毫无同伴爱的家伙,用着一副戏谑的口气说出这种话,顿时气得怒发冲冠。

“你们最好将来别犯错,否则,哼哼哼,我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他冲着踏入旋窝的数道背影,凸地竖起一根中指,来表达心头的幽怨与不忿。

一只脚刚跨出结界,凌若夕缓和的脸色顿时冷若冰霜,漆黑的夜幕下,这片空地四周,有属于陌生人的气息,且人数众多。

尖刀部队的众人警戒的站在她的身后,双眼狠狠朝四周看去。

“有埋伏?”绝杀拧起眉头,天玄的威压,从他的脚下扩散而出,瞬间,便把周围的一切笼罩住了。

“人数有五百,只有五人是修行者。”他精准的查探出了四周埋伏的人数以及实力。

“啧啧啧,这是给咱们送人头么?”暗水啪啪的拧着指骨,被同伴好好‘调戏’可一番的怒火,此刻化作了杀意。

其实说起来这帮人还挺倒霉的,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暗水迁怒,可想而知,他们的下场将是什么。

“丫头,跟在你身边还真是一天也安生不了啊。”鬼医惆怅的叹息道,他就不明白了,难道她天生就是一副招惹麻烦的体质?否则,怎么走到哪儿,都有人预对她图谋不轨?

凌若夕凉飕飕的眼刀立即刺来:“我更喜欢你说,是他们自己嫌命长。”

别说得她好像很暴力好么?其实她真的是一个十分安分守己的人。

“知道是哪路人马么?”鬼医鄙视的瞪了她一眼,放弃同这个脸皮厚得堪比南山的家伙争论,生硬的将话题转开。

“嘿嘿,这还不简单吗?”暗水特猥琐的笑了,身影突地从原地消失,下一秒,他已然从暗处提出一个人来,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哎哟!”那人被摔得屁股开花,口中发出一声惊呼,待到他定眼一看,顿时三魂吓没了俩。

“皇……皇……皇……”结巴半天也没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暗水无力的揉揉眉心,“现在流行派结巴杀人越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