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23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323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凌若夕冷着一张脸,她明显感觉到了,四周出现的气息波动。

“南诏国的人?”仅仅只是一个字,就已让她猜出了这帮人的身份,“呵,南宫玉派你们来的?”

难道他人在京师,却早已下令派人在这儿埋伏?

“快动手啊。”士兵猛地回过神来,大声高喝一句,刹那间,漆黑的夜幕下,无数的人影咻地窜出,他们紧握着手里的武器,朝凌若夕一行人缓缓围拢。

斑驳的月光从苍穹上洒落下来,落在他们的身上,那一张张恐惧却又带着坚定的面容,被映照得有些晦涩。

“他们这是害怕呢,还是不害怕呢?”暗水疑惑的嘀咕道。

说是害怕吧,但他们却又敢围上来,说不害怕吧,但他们面上的恐惧与不安却又太过明显。

“有句话叫做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凌若夕开始给他们科普基本的文化知识。

“所以,即使明知道下场会死得很悲催,他们还是没办法放弃?”暗水灵光一闪,左手握成拳头,在右手的掌心轻轻一敲:“这就是姑娘常说的,傻逼?”

凌小白噗哧一笑,笑得眉眼弯弯,宛如这天上弯月,“哎呦,不错哟,没想到你也学会了这么新潮的词语。”

“老二,智商有长进,不错。”绝杀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暗水刚得意了几秒,立马反应过来,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对味呢?“喂,大哥!你这是在讽刺我平时的智商很低吧?”

是吧是吧,他是这个意思吧?

“你现在才明白么?”鬼医摇摇头,“还以为你一直有自知之明呢。”

“卧槽!”暗水气得爆了粗口。

凌小白顿时提醒道:“注意素质,咱们是文明人,不能随便飙脏话。”

“抱歉,我就这个性,素质那玩意儿是什么?能吃么?”暗水不仅没感到心虚,反而愈发骄傲的挺起胸口。

“不怕流氓有文化,就怕流氓太无知,哎,这年头,早就不是拿无知当个性的年代了。”凌小白故作老成的摇头晃脑一阵,嘴角几乎快要咧到天上去了。

暗水顿时有些手痒,妈蛋,他好想给小少爷一巴掌,肿么破?

这股冲动刚刚升起,他立马瞥了眼面前面若寒霜的凌若夕,默默的将这念头从脑海中拍飞。

只怕他一时爽了,就真的该进火葬场了。

为了他的小命,他还是忍吧,反正忍着忍着就习惯了。

看着他们在包围圈中还能谈笑风生,这批南诏国的士兵怒极反笑,要不是碍于他们的实力,真想一刀劈死这帮家伙。

“我敢保证,他们一定在心里想着怎么把咱们肢解。”暗水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点头,光看看这些人的眼神,就能知道他们在想啥。

“要想杀人,也要有能杀人的本事。”绝杀眼底隐过一丝不屑。

“闪开。”凌若夕眸光一冷,呵斥道,一股逼人的威压,笔直的朝众人扑去,宛如一颗大石,压在他们的肩膀上。

士兵们手臂一颤,刀剑顿时发出一声类似哀鸣的嗡嗡声。

“哈哈哈,吓傻了吧?”暗水乐不可支的笑出声来,妈的,这些人可真有趣,“识相的赶紧滚到一边去,要知道人可只有一条命哟。”

他伸出一根手指头,不停在来回晃动,似在提醒他们要记住惜命。

但他那副耀武扬威的姿态,却着实让这帮士兵气得够呛,总有种自己完全被小看了的感觉,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兄弟们别怕,就算他们实力再高又怎样?不能带回皇后娘娘,咱们左右不过一死,何不同他们拼了?”一名似乎是带头的士兵咬着牙,劝说道。

“就是!与其回去被皇上责罚,还不如放手一搏。”他的话瞬间引来无数人的附议,心头的惧怕顿时被勇气取代。

暗水无奈的耸耸肩,他劝也劝过了,奈何这帮人,似乎执意要找死,这人啊,一心求死,谁也阻止不了不是?

凌若夕面色一沉,锐利的目光果断的锁定在那名士兵的身上,身体迅速一闪,犹如鬼魅般出现在他背后,柳叶刀出现在指缝间,轻轻一划,一道血痕骤然割破士兵的咽喉,他到死也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是如何移动得这般迅速。

身体抽搐几下,砰地砸在了地上,汨汨的鲜血从他的身下弥漫开来。

“嘶!”凌若夕利落的手段,吓得一旁的士兵倒抽了一口凉气。

冰冷的目光挨个扫过这帮人,被鲜血溅染的面容,此刻犹如地狱的罗刹,分外骇人。

士兵们慌忙后退,一个个吓破了胆,谁也不敢再靠近她半步。

这是一位杀神,一个能眼也不眨收割掉性命的死神!

“不要让我说第三次,滚!”

勃然加重的语调刚刚落下,士兵们扭头就跑,那背影要多仓促有多仓促,队伍要多慌乱有多慌乱。

“哎呀,谁踩我?”有被人流挤到地上的士兵,在一次次踩踏中,痛苦的哀嚎着。

眨眼的时间,数百士兵消失得一干二净,只有凌若夕脚边这具还未凉透的尸体,印证着这里曾有敌人埋伏的事实。

“娘亲真棒。”凌小白双目放光,心头的崇拜宛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好一招威慑。”鬼医更是激动得鼓起掌来。

“马屁拍够了么?”凌若夕随手将柳叶刀收回衣袖,凉凉的睨了他们俩人一眼。

二人立即闭嘴,并且伸出手,在唇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回山寨。”这里的事已经解决,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

众人飞身而起,朝山寨的方向绝尘而去。

第二天,云族的结界无故被开启,隐世多年的云族,时隔多年重新向外界打开,无数人涌入云族,想要膜拜这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第一世家,但迎接他们的,却是被大火绵延烧过的焦黑土地,以及那只剩下满目疮痍的殿宇,摆放在倒塌的殿宇外的尸体,早已看不清原本的样貌,变作了一具具焦尸。

即使走在这片土地上,也能够感觉到,那股还未散去的焦味。

每一个进入云族的人似乎都能感觉到这里曾发生过的惨案,能够听到那些惨死的亡灵们,在耳畔不断哀嚎,不断嘶吼的声音。

刹那间,云族被人灭门的消息如同一阵旋风,传遍整片龙华大陆,百姓们彻底惊呆了,猜测着究竟是什么势力,竟有这么大的能耐,敢在一夜之间,将云族灭门。

从婚礼上离开的各方势力自然也得到了消息,他们起初还不愿相信,但当他们派去的探子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见到的惨状描述出来时,却容不得他们不信。

有人散播流言,很快的,凌若夕暴怒率人将云族灭门,并且火烧尸体的残忍行为,如同一枚炸弹,轰动两国。

有人对她顶礼膜拜,有人对她的暴行深恶痛绝,有人则冷眼旁观,更有不少人,将她视作绝不能得罪的大人物,总之,凌若夕这三个字,再度成为了时下最热门的话题,不论走到什么地方,都能够听见众人谈论她的声音。

“噗。”凌若夕坐在主事堂的上首,口中刚饮入的茶水成直线喷出。

凌小白急忙跳开,这才避免了被喷得一脸的下场。

“娘亲,你太不讲卫生了。”要不是自己躲闪得快,现在绝对会变成落汤鸡的,他不满的撅着嘴。

“抱歉。”敷衍的回答,没能让凌小白心里的不满减弱多少,凌若夕随手擦了擦嘴角,再度拿起那封刚从南诏国京城传来的书信,越看,她的脸色愈发古怪,一阵青一阵紫。

凌小白心里泛起一丝好奇,忙蹬蹬的迈开步伐跑了过去,脑袋蹭到她怀中,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上面传回来的内容。

“卧槽!这根本是谣言!”

她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话。

凌若夕冷冷的挑起眉梢,冷峻的面容极其严肃,“小白,这个词你是从哪儿学到的?”

凌小白害怕的缩了缩脑袋,但在凌若夕充满压迫感的目光下,他终是老老实实的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是暗水叔叔啦,宝宝经常听他这么说,难道是什么不好的词吗?”

趴在他肩膀上的黑狼,特鄙夷的看着他,小少爷越来越无耻了,明明他是自学成才,却偏偏祸水东引,啧啧啧,果然得到了女魔头的真传。

凌若夕敛去眸中闪烁的寒芒,嘴角勾起一抹笑,暗水是吧?看样子从云族回来后,他的训练量实在是太少了,居然有闲情逸致来教育她的儿子这种东西。

她身侧弥漫出的冷意,让凌小白不自觉打了个哆嗦,他默默的在心底为暗水花了一个十字架,为他黑暗的未来祈祷。

“哎哟,娘亲,现在不是说这种小事的时候,呐,你看看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他们这么污蔑你的名声,这是不道德的行为,咱们一定要严厉杜绝。”他闷在这山寨里已经好几天了,真心很无聊有木有?他很迫切的想要出去玩玩,这不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吗?

到底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他心里在打什么如意算盘,难道凌若夕真的不知道么?

眉梢凉凉的挑起,“我从小就教导你,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要怎么说,只要没有干涉到你的生活,就无需在意。”

“可是,他们说的都不是事实,什么叫娘亲你为了抢亲,在事败后,对云族出手,这根本是歪曲事实。”凌小白一脸愤愤不平的模样,紧握住拳头,恨不得将说这些话的人揪出来,好好教育他们一顿,告诉他们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所以你是想,一个一个的向他们解释么?”凌若夕随手将书信拧成一团,扔在地上,这种小事,对她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旁人说什么,做什么,如何看待她,只要没有危害到她身边的人,没有危害到她自身,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她只是有些意外,这些人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他们哪只眼睛看见,她同云井辰有一腿?哪只眼睛看见,她是去抢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