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24章 有关于常识的基本认识

第324章 有关于常识的基本认识

凌小白只能悻悻的放弃要教训这些无辜百姓的念头,他神色幽怨的撅着嘴唇,抱着黑狼离开了主事堂。

“哼,小爷是为娘亲着想,娘亲却一点也不在乎,气死小爷了。”刚穿过长廊,他就忍不住趴在红漆扶手上,嘀咕道。

黑狼趴在一边的石凳上优哉游哉的晒着太阳,享受着日光浴:“吱吱吱吱。”

你这根本是做太监的操皇帝的心,多管闲事,自作多情。

“你也觉得是这样对不对?”凌小白好似找到了同类般,双眼蹭地一亮。

“吱吱吱。”对你妹!

“那些人这么说下去,一定会败坏娘亲的名誉,不行!小爷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事情发生。”凌小白如同打了鸡血般,用力握紧拳头,一副捍卫凌若夕的名誉的模样。

“吱吱。”不要做多余的事,小心你的屁股又开花了。

“你也赞成小爷这么做?”凌小白完全是鸡同鸭讲,不论黑狼说什么,在他的耳中,都会被歪解成另一种含义。

黑狼彻底无语,身体吧唧一下翻了过来,改躺为趴,爪子重重拍了拍他的手臂,妈蛋!别傻逼逼的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次,女魔头绝对不会轻易原谅你的,乖乖的待在这儿吧,至少还能少受点折腾。

“小黑,还是你最好,知道安慰小爷。”凌小白一脸感动的握住它娇小可爱的爪子,感动得几乎快要落下眼泪来。

卧槽!这人完全没办法沟通。

黑狼朝天翻了个一个白眼,放弃同他说话,它还不如省点力气好好的晒太阳呢。

“你说,要是小爷靠自己的能力,把这些谣言打破,娘亲会不会以小爷为傲?”凌小白略显激动的问道,笑得像只狐狸,“娘亲常说小爷只会捣蛋,小爷也想做点事,让娘亲刮目相看。”

“吱吱吱吱。”你要是真做了,女魔头不会感动,反而会让你痛不欲生。

“你也这么觉得?哟西,小爷得想个好办法才行。”

擦,他是根本听不懂兽语吗?喂喂喂,就算你要去做坏事,也别脱我下水啊。

黑狼一个劲的叫嚷着,尖锐的叫声,却没能让凌小白听明白,反而愈发觉得,它和自己心灵相通,是自己最好的小伙伴。

待到一人一兽离开长廊后,藏身在圆柱后的两人缓缓现出了身形,正是打算去训练乞儿的基地,看看情况的暗水与绝杀。

“啧啧啧,小少爷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你说,咱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凌姑娘?”暗水笑得极其狡诈,活脱脱一只狐狸,平日里,被众人打击的是他,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另一个马上要遭殃的人,他怎能不激动?

绝杀慢悠悠睨了他一眼:“你如果不说,万一小少爷真的走了,凌姑娘又知道你我二人早已知晓此事的事,你说,我们会有什么下场?”

虽然他并不惧怕凌若夕的责罚,但是,有些话还是早说出来为好。

“老大,你说的对。”暗水急忙点头,“我这就去告诉姑娘。”

事不宜迟,他立即转身,朝主事堂走去,至于这件事最后的结果,不过是凌小白头顶顶着一个大大的木桶,双手护住它,来回在山寨与山脚下方千米外的小溪旁,连续跑了七天,凌若夕美其名曰为让他体验生活。

黑狼毫无同伴爱的趴在山道旁的大树上,身边还摆放着用一块布帛包裹住的糕点,它一边优哉游哉的喝下午茶享受点心,一边欣赏凌小白无数次循环往返的悲催画面。

活该,谁让他自己作死的?好日子过够了,就想给自己折腾点事出来,这不是自找的么?

短短七日,凌小白累得整个人黑了一圈,但身形却没有半分的消瘦,甚至于还肥了不少,两侧的腰部,出现了小小的游泳圈。

“小少爷,看来这锻炼还真的能让你快速发育啊,瞧瞧,脸都圆了。”刚结束训练的暗水,便同顶着木桶的凌小白打了个罩面,他乐呵呵的笑着,伸出手指,打算去戳他粉嘟嘟的脸蛋,却被凌小白侧身避开。

“小爷是男人,不许调戏小爷。”他振振有词的呵斥道,绝不接受身为同性别的男人的调戏。

“小少爷,你想得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就算要调戏,我也只会找年轻貌美的美娇娘,怎么可能找你这种还没长开的嫩豆芽呢?”暗水一边用一种挑剔的眼神将凌小白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一边不住摇头,好似在掀起着他一般。

凌小白觉得自己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当即冲他露出牙齿,狠狠磨了几下:“你不要以为小爷年纪小就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怪叔叔,最喜欢对小孩子伸出罪恶的手掌,哼!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说不定就是一只衣冠禽兽。”

论口才,凌小白这个自从懂事,就一直在凌若夕身边默默学习的人,怎么可能不是暗水的对手?

一番抑扬顿挫的话,说得暗水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紫,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着,却愣是半天没吐出一句话来反驳他。

妈蛋!现在的小孩杀伤力都这么强么?还要不要人活了?

“你节哀。”绝杀从他的身旁走过,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难道这暗水以为,小少爷是好相与的?真要狠狠栽几次跟斗,他才会学乖。

“节哀个屁!”暗水朝着绝杀的背影猛地竖起拇指,谁料,绝杀好似后脑勺上长了眼睛一般,立即转过身,将他那根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指头看在眼中,“你的手如果嫌长,我不介意替你将它砍掉一半。”

暗水立马觉得指头凉飕飕的,握住手指,他慌忙摇头,舔着脸讨好的笑道:“哎呀,老大,咱们兄弟俩谁跟谁?这种事,怎么敢劳烦你来动手呢?”

“我很喜欢乐于助人。”绝杀漠然说道。

一番话却堵得暗水哑口无言,擦,现在他不仅搞不定小少爷,难道也比不过老大的口才了么?这日子没法过了。

“娘亲说过,真正有学问的人,是绝对不会说脏话的。”凌小白特鄙夷的盯着暗水,一脸的嫌弃:“看吧,小爷就知道,你这衣冠楚楚的样子下边,有着一颗随时随地都在耍流氓的心。”

“……”他这结论到底是怎么得出的?还流氓?拜托,有他这么帅气、优秀的流氓么?

暗水顿时觉得自己胸口中箭,可偏偏,他又拿凌小白毫无办法,打不得骂不赢,还能怎么着?自己受着呗。

怀揣着满心的怨气,他哼哼两声便抬脚离开了。

身后,凌小白貌似无辜的声音再度响起:“看吧,这就是心虚的行为,绝对是被小爷给说中了。”

脚下蓦地打滑,要不是他眼疾手快稳住身体,只怕现在已狼狈的跌到地上去了,妈蛋!心虚?他到底有什么好心虚的?

“小少爷的口才,真是让我佩服,佩服啊。”他咬牙切齿的转过身来,拱手说道,只是这话,怎么听似乎都透着丝丝嘲弄的意味。

凌若夕立即挺起胸口,昂着下巴:“那当然,小爷的学识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卧槽!他这是反讽他要不要这般无耻的当作夸奖收下?

暗水郁闷得抓耳挠腮,心头的抑郁别提有多严重。

被一个六岁大的孩子一番鄙视,这种滋味,简直是煎熬。

凌小白完成了最后一趟的顶水任务后,便一溜烟窜入了书房,果不其然,在房间里找到了正捧着小丫从各地收集来的有关结界术的书册的凌若夕,他蹬蹬的跑了过去,嘴角微咧,露出一抹绚烂的笑:“娘亲,宝宝做完工作了。”

“恩。”凌若夕看得入迷,自从这趟好几次栽在结界中,凌若夕回来后,就打定主意,要补上这块短板,以至于凌小白冲她打招呼,她也仅仅是敷衍的应了一声,甚至连眼皮也没抬。

“娘亲!难道这本书比宝宝还要重要吗?”觉得自己被冷落的凌小白,立即不满的瞪着一双眼睛,眸光甚是委屈。

他吵吵闹闹的声音让凌若夕再也无法静下心来看书,啪地合上手里的书册:“书房里,不许吵闹,这种常识,还需要我一遍一遍的教你吗?”

凌小白立刻闭嘴,反正不管他说什么娘亲总有一万种理由能够反驳。

“你若是闲得发慌,就去把水再顶几次。”他的身手需要多练练,打好根基,顺道还能磨练磨练他跳脱的个性。

凌若夕是有心想要改造凌小白,所以折腾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只可惜,凌小白各种无法理解,他立马绕过书桌,蹲在她身边,小手轻轻扯住她的裤腿,“娘亲,宝宝知道错了,宝宝不该动那样的心思,更不该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莽撞冲动,娘亲别惩罚宝宝了好不好?每天顶水,宝宝将来会变成秃子的。”

呵,凌若夕沉声一笑,左腿轻轻动了动,将裤腿从他的抓子里解救出来,“放心,就算你变成了绝顶的秃子,老头也会给你炼制出再长出头发的灵药的。”

这种小问题,根本无需要担心。

见自己撒娇的策略失败,凌小白神色一暗,愈发幽怨的腻歪在她的身旁:“娘亲,后天的灵药刺激生长出的头发,怎么可能比得上先天的呢?你难道忍心看着宝宝乌黑亮丽的头发,一根一根掉光吗?”

他扯了扯头顶上那戳呆毛,希望能唤回凌若夕的不忍。

只可惜,他话里的用词,却是让凌若夕忍俊不禁。

乌黑亮丽?

视线缓缓扫过他稀疏的发丝,她开始怀疑,自己平日里对他知识的教导,是不是太少了?以至于,他竟沦落得这般毫无常识?

凌若夕默默的在心里,为凌小白平日的日常任务,加上了一条翻看书本。

凌小白绝对猜不到,他以为很有效用的一句话,却在最后演变成这个样子,如果知道的话,打死他,他也不会说的。

但这世上,却从来没有后悔药,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