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25章 接二连三的设计

第325章 接二连三的设计

南诏国皇宫,此刻灯火俱息,南宫玉阴沉着一张脸坐在御书房内的金色龙椅上,深紫色的锦缎包裹住他峻拔的身躯,冷峻的眉梢冰凉刺骨,眉宇间更是透着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戾气。

“你们还有脸回京复命?”他冷眼看着书房外跪了一地的士兵,他当初从云族弟子的嘴里掏出,云族各个通往外界的结界位置,为了以防万一,每一处地,都派了重兵把守,可是如今呢?他们居然眼睁睁看着凌若夕离开,辜负了皇命,没有以死谢罪也就罢了,竟还敢回京复职?

阿大站在屋外,如同一尊门神,根本不敢去看屋外的下属。

“卑职自知有罪,请皇上降罪。”士兵们不敢解释,也不知从何说起,他们的的确确是害怕了凌若夕残忍的手段,以至于,狼狈逃走,这是无法争辩的事实。

脑袋低垂着,面容更是一片死灰,南宫玉这段时间以来残忍暴虐的手段早已深入民心,违反了他的旨意,又放走了皇后娘娘,士兵们不过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才回到皇宫。

可如今看来,皇上会放过他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希望在他们死后,皇上能够善待他们的亲人。

“拖下去,午门斩首。”南宫玉多一秒也不想看到这帮废物,朝廷的粮食就是用来养这种人的吗?

他大手一挥,立即有御林军冲上前来,将士兵们架起,拖着往午门走去。

“皇上,卑职只愿一死平息皇上的愤怒,求皇上饶过卑职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祸不及妻儿啊,皇上。”有士兵艰难的扭着脖子,朝御书房内大声呐喊道,只可惜,回应他们的是房间里无声的沉默。

处置了这批没用的士兵,南宫玉立即下令,调查凌若夕的行踪,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要找出她。

这已经成为了他心头的一抹执念,除非是死,否则,永远也不会消失。

就在他余怒难平时,忽然,屋外跃入一道黑色的人影,阿大立即戒备,手掌握住佩刀,“是谁?”

龙案上的烛火微微闪烁几下,那人的身影从暗处走出,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朝南宫玉略一拱手,“在下是轩辕家族的管事,特奉家主之命,来向陛下说一件事儿的。”

听到轩辕家族的名号,阿大微微放下心来,但眼底的戒备却未完全消失,毕竟,谁也不敢保证,此人会不会对皇上图谋不轨。

南宫玉轻轻抬起眼皮:“轩辕勇派你来的?”

“正是。”男人不卑不亢的点头,脸上的笑带着几分客套。

“什么事。”他揉了揉眉心,勉强压下对那帮士兵的愤怒,但口气却不太好。

管事也不在乎,他不过是个传信的奴才,南宫玉乃是一国天子,他的态度有些倨傲与冷漠也是可以理解的。

“家主让在下前来禀报皇上,凌若夕这次将大祸临头。”他幸灾乐祸的说道,低垂下的眼睑里,精芒闪动。

南宫玉猛地拧起眉头,脸上浮现了一丝错愕,一丝震怒,大祸临头?“这话怎么说?”

“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又灭了第一世家,这一笔笔血债,自然有人想要讨回,如今她嗜杀的名声已享誉天下,百姓们更是对其又怕又惧,家主大人的意思是,希望陛下能加入这次讨伐凌若夕的队伍里,放下过往的恩怨,同仇敌忾,将此女诛杀。”管事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偷偷瞄着南宫玉的脸色。

有关他同凌若夕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早已疯传天下,世人谁人不知?

轩辕勇有法子对付凌若夕,在这个节骨眼上,若能将她诛杀,必定会让天下百姓拍手称快,她犯下了太多的罪行,手上沾染了太多的鲜血,百姓们的恐惧可以理解,若是再能稍微煽动,必定会导致民怨再度沸腾,甚至会比上次南诏、北宁两国交战,更为强烈。

到那时,她若一死,围剿她的人们,势必会被看作英雄,如此一来,轩辕家族的声望便是水涨船高,或许将有顶替云族,成为第一世家的可能。

轩辕勇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直响,这才有了管事出现在南诏国皇宫的这一幕发生,他想要拉拢南宫玉,集合各方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美其名曰为,替天下百姓除害,为那些枉死的亡灵们,报仇。

“哦?他有什么办法?”南宫玉眸光一闪,沉声问道,“就连云族也拿她毫无办法,甚至落得个一族全灭的下场,当今天下,朕实在不知,还有谁,能伤她分毫。”

那女人的实力暂且不说,就凭她身旁的众多高手,想要对付她,难如登天。

“这不用陛下担心,家主他自有打算,家主要的只是陛下的一句话,若一切准备就绪,陛下可否愿意加入这次的讨伐队伍?一同对付凌若夕?”管事模棱两可的回答让南宫玉有些不悦。

他需要知道的,是轩辕勇将如何对付她,而不是这些废话!

“陛下不必动怒,”能够得到轩辕勇信赖的人,怎么可能没有眼色?管事一眼就看出了她的薄怒,当即解释道:“陛下与凌若夕毕竟曾有过一段美好的日子,又曾深深的爱慕着她,纵然凌若夕一直对陛下的真心视而不见,但陛下仍旧穷追不舍,家主也是担心,陛下会因为过去的旧情,而不忍心对凌若夕下杀手。”

有的男人一旦动情,一生也难走出。

轩辕勇的顾虑不是毫无理由的,毕竟,他曾经可是为了逼凌若夕现身,不惜挑起两国战火,这样的男人,让他如何能放心信任?

“呵,若不相信朕,又何必来询问朕的想法?”南宫玉不怒反笑,但那笑却参杂了太多的阴冷。

阿大悄然紧了紧掌心的刀柄,随时准备着,只要他一句话,马上冲进去,摘掉管事的脑袋。

背后涌来的杀意,让管事有种被死神盯上的错觉,“家主想要相信陛下,但陛下也得让家主放心不是?其实,凌若夕她屡次三番罔顾陛下的一番真情,甚至不惜那般羞辱陛下,陛下又何必再对她苦苦追求呢?她能为了云族少主,杀上云族,为了一个男人,灭掉整个世家,她心里……”

“够了!”他的话,如同一根根针,扎得南宫玉心脏抽痛,这些事实,是他根本无法遗忘的,也是他心里血淋淋的一道伤疤,本就暗沉的面容,此刻阴沉得仿佛随时能拧出水来。

他眼底的不忍化作了深刻的恨意,她无视他的真情与付出,却愿意接受云井辰,呵,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再为她着想?不爱他,那就恨吧。

若是能让她痛恨自己,至少,在她的心里,还能有他的一席之地。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阴鸷、冰凉的压迫感,管事微微打了个寒颤,被这股压力给吓得背脊不自觉渗出了一层凉汗。

不愧是一国之君,这气势,绝非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他在心头感慨道。

“回去告诉轩辕勇,朕会加入讨伐凌若夕的队伍,但是,朕必须要知道,他的全盘计划。”他绝不能允许自己再度失手,绝不能再让她有机会从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看出他决绝的态度,管事顿时安心了,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恭敬的放在了龙案上:“家主大人交代过,若陛下做出了决定,就将这封密信交托给您,里面有陛下想要知道的一切。”

呵,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南宫玉嘲弄的笑笑,伸手将密信打开,仔细的翻看过一遍后,他的脸色顿时大变,“上面所写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在下断不敢欺瞒陛下。”管事郑重的点头。

“好,告诉轩辕勇,待到他准备周全后,朕定会赴约。”南宫玉激动的一掌拍住桌子,拂袖起身,阴鸷的眸光,此刻竟迸射出了两道璀璨的光芒。

如果一切真的能够按照他的计划发展,那么,他也必定能得偿所愿。

“是。”管事满意的笑了笑,弯着腰肢,退出了房间,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便没有了继续待下去的含义。

这一夜,风起云涌,一场针对凌若夕的局,已然缓缓铺开。

没过几日,民间就传出了一则骇人听闻的消息,一名地方官员在青楼中,斥责凌若夕一夜之间血洗云族的残忍行为,却在第二天,满门被其灭口,死状极其惨烈,就连还在襁褓中的婴儿,也未能幸免,不仅如此,在府宅里打工的普通百姓,也纷纷被一剑封喉。

这个消息越传越大,只不过短短半日的时间,就疯传两国,无数曾议论过凌若夕的百姓,开始担心起自己的性命,闭门不出,他们害怕着,恐惧着某一日,这个杀神会降临在他们的面前。

就在两国百姓神经紧绷的时刻,又一起惨案发生,这次惨死的,竟是北宁国一个小镇上的普通居民,一家三口被大火活活烧死,烧成焦炭的尸体,被衙门的官差抬走。

围观的百姓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恐慌,他们叫嚣着,怒骂着,民怨上升到了顶点。

“不能这样下去了,谁知道她下一次会杀了谁!”

“是啊,我们根本就没得罪她,她为什么要大开杀戒?她做过的那些事,难道还不能让人说吗?”

“这种人,绝不能留下,她根本就是个妖女,一个毫无人性的妖孽!”

“杀了她!杀了她!”

两国各地充斥着这样的舆论,起初仅仅只是各地方的百姓在叫嚣,但很快的,连官员们也参与进来,他们人人自危着什么时候会被取走生命,为了保命,只能先发制人。

无数百姓静坐在皇宫外,请求皇室出兵围剿凌若夕,还他们一个太平盛世,无数官员在朝堂进言,希望能够让两国皇帝出手,合力镇压她。

一时间,凌若夕仿佛成为了全民公敌,成为了所有人眼里的眼中钉肉中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