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27章 高手接连出世

第327章 高手接连出世

“哎。凌小白蹲在卧房外的院子里,手掌托住腮帮,冲着头顶上明亮的弯月,幽幽的叹了口气。

“吱吱吱吱!”妈蛋,不要学人伤春悲秋好么?这一点也不适合你!黑狼缩在他的脚边,用着魔兽的语言吐槽道。

“你说,到底是谁这么过分,居然在外边这么抹黑娘亲?小爷好想一口咬死他们。”他露出了两排茭白的牙齿,恨不得将那些在暗地里推波助澜的坏蛋,通通送去见阎王,妈蛋!他的娘亲,怎么可以被人辱骂?

凌小白挥舞了几下拳头,一副要捍卫凌若夕尊严的凶悍模样。

“吱吱。”得了吧,就你这身板,也就打气加油的份儿。

黑狼应该庆幸凌小白对它的语言各种懵懂,以至于,又一次将它的话,当作了认同,心里美滋滋的,至少他身边还有一个无条件支持他的同伴。

“你们是在这赏星赏月谈情说爱?”忽然,一道冷冽的声线从后方传来,凌小白背脊一僵,机械的转过头去,就看见披着黑色大氅的女人,慵懒的斜靠在房门上,一脸不悦的盯着他看。

哎哟,娘亲这个时候不是该在修炼中么?

似乎是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他的心理活动,凌若夕冷笑道:“你们俩大晚上制造噪音,难道以为我还能静心修炼?”

“娘亲,宝宝是在为你打抱不平。”凌小白愤愤的撅着嘴唇,“明明就是那些傻瓜的错,他们老误会娘亲。”

“这个话题我们已经聊过。”凌若夕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现在你要么进来歇息,要么继续在这里与晚风相伴,和你的同伴,继续开展人兽恋。”

“吱吱吱吱!”黑狼浑身的绒毛一根根竖起,它近乎疯狂的嘶吼着,你才人兽恋,你全家人兽恋!

它绝对是最正常的神兽好么?就算要跨越种族恋爱,也不会找一个同性别的人,可以么?

“哦。”凌小白悻悻的瘪了瘪嘴,在凌若夕的威逼下,停止了同黑狼深夜交流的举动,乖乖的抱着它,一同和衣上了床榻。

三日后,山寨内诡异的氛围随着暗水的归来,变得愈发浓郁,他一身风尘仆仆的模样,刚回到山寨,立即迫不及待的冲进房间打水洗澡。

凌若夕踏入主事堂,静等他收拾干净,前来汇报,没过多久,得到消息的众名队长们也纷纷赶到,一个个坐在厅中成两排对立放置的木椅上,眼观鼻鼻观心,悠然饮茶。

暗水抵达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幅闲情逸致的画面,面部的肌肉忍不住抖了抖,妈蛋!他在外边尽心尽力的跑腿,他们却在山寨里过得这么舒坦,人比人果然能气死人,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哟,欢迎咱们的二队长回来。”鬼医古怪的笑着,第一个鼓掌欢迎。

窸窸窣窣的掌声,让暗水难看的脸色总算是恢复了少许,他挺直腰杆,从中央穿过,站定在凌若夕面前,“凌姑娘,我已经彻底查清楚了做出这些事的幕后黑手。”

深邃的黑眸,有暗光一闪而过,“说吧。”

让她听听这所谓的幕后黑手,同她的猜测有几分吻合。

“我先去了那几起惨案发生的现场,做过深入调查,死者的确是被一剑封喉,全家人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不仅是这样,甚至还有一处地方,被大火烧得寸草不生。”

凌若夕早已知道这些事,并未感到意外,既然对方会模拟她的杀人手段,自然会选择她最擅长的,云族刚被她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如今又用同样的方式,自然很容易将罪名推到她的身上。

“老二,说重点。”绝杀漠然提醒道,他说了半天,能说一些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么?

“我顺着这条线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调查,终于被我查到,这些惨案发生前,城镇中,有轩辕世家的弟子出入的痕迹。”暗水说到这里,立马露出了骄傲的神情,他觉得自己有做破案高手的潜能,这么大的案子,他却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抓住了那些人的狐狸尾巴,这不是天分是什么?

众人虽然猜不到他的想法,但他那副自信满满的表情,却叫他们有些手痒,好想教训他一顿,怎么破?

“恩。”凌若夕微微颔首,轩辕世家么?倒是同她的猜测吻合了,“然后?”

三天的时间,他不该只查到了这么一丁点。

“嘿嘿嘿,凌姑娘,你猜我最后查出了什么?”暗水故作神秘的朝凌若夕挤眉弄眼。

“暗水,你最好直接说主题,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欠虐?”壮汉摩拳擦掌的说道,吊人胃口是会遭雷劈的,难道他不知道么?

暗水没好气的扭头送给了他一个白眼:“你懂什么?”

“速度说。”凌若夕的耐心已濒临耗尽,她必须要知道,这些针对她而来的传言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计划与盘算。

被她这冷冰冰的三个字浇灭了心头的恶趣味,暗水只能讪讪笑笑,抬手摸摸自己的鼻尖,尔后,神色不禁变得正经,甚至称得上严肃。

“卧槽,看他变脸我还真不适应。”壮汉心头有些膈应,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自己的手臂。

“同感。”木尧梓大概最近喜欢上了和暗水打趣斗嘴的事,以至于也没放过这个落井下石,洗刷他的机会。

暗水在暗地里狠狠刮了他们二人一眼,直到正前方逼来一道寒流,他才忙敛住心神,“我偷偷去了一趟轩辕世家的大本营,嘿嘿嘿,偏偏这么巧,被我在茅房里逮住了轩辕勇这个傻逼,于是,你们才我做了什么?”

“……”这是本以为他要说出什么惊天秘密的凌若夕,她顿时哭笑不得的摇摇脑袋,对暗水的抽风,各种无力。

“谁想听这些事?我们要知道重点!重点你明白么?”壮汉气得哇哇直叫。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原本以为得到的种子是什么爱情动作片,结果却是打了马赛克的葫芦娃,各种憋屈,各种吐槽无能。

暗水受到了来自四周的各种鄙视,他只能呐呐的缩缩脑袋:“难道你们不觉得戏弄了轩辕勇一番,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我只知道,你这么做简直是打草惊蛇。”绝杀眸光微冷,对暗水自作主张的举动有些不满,想也知道,轩辕勇被他戏耍了一番,必定会心存怀疑,而首当其冲的,便是最近站在风口浪尖的凌若夕。

“额,是这样吗?”暗水很是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当时见到轩辕勇蹲在茅坑里,下意识就从门上的缝隙外,往里头倒了一桶凉水。

“说你打听到的事。”凌若夕没有计较暗水多此一举的事,嗓音低沉。

见她没有动怒,暗水这才放下心来,耀武扬威的朝众名队长哼哼两声,“我去往轩辕府,在里面感应到了四道属于绝顶高手的气息。”

绝顶高手?能从他嘴里听到这四个字,众人不可谓不惊讶。

就连已步入天玄的绝杀,也不自觉微微挺直了背脊,“修为有多高?”

暗水神色肃穆,“两个紫阶巅峰,一个地玄,一个天玄。”

“……”大堂内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被这重磅消息给炸得脑袋发嗡,紫阶高手他们未曾放在眼里,但若是还有一个地玄,一个天玄呢?

凌若夕的脸色顿时沉如深海,一双漆黑的眼眸,不停闪动着未知的光芒。

“你确定?”这片大陆什么时候多出了两位绝顶高手?

暗水重重点头:“确定以及肯定,要不是发现了他们,我也不至于只敢逗留片刻。”

在临走时,他发现了轩辕勇,这才抱着不甘心的情绪,将他好好的戏弄了一番。

手掌微微用力,握住身下椅子的扶手,锋利的眉头忍不住拧了几分。

待到众名队长回过神来,立即炸开了锅。

“地玄?天玄?开玩笑吧?上次在云族,我们可没见到这些高手啊。”

“难道这是轩辕勇的杀手锏?”

“鬼知道,现在怎么办?”

他们不停的交头接耳,与身旁的同伴议论纷纷,到最后,一双双眼睛,整齐的落在了凌若夕的身上。

如今她的表态,才是最为重要的。

“你们说,轩辕勇他究竟打算做什么?”凌若夕按捺住在听到这四名高手存在于轩辕府的消息时,心头泛起的惊讶与不安,将话题转开。

鬼医深思了一阵,忙不迭开口:“必定是打算对付你。”

“不错,他做了这么多事,肯定是想针对凌姑娘你。”不少人纷纷点头附议。

他先是在两国散播谣言,将犯下惊天惨案的罪名,推到凌若夕的头上,如今,他的府里又多出了四名高手,除了针对她,没有别的可能。

“难怪他敢这么快就动用肮脏的手段损坏凌姑娘的名誉,原来是找到后盾了啊。”壮汉一脸不屑的讽刺道。

轩辕勇的行为,不是欺软怕硬是什么?以为找到高手,就能打倒他们?

“他们有天玄的高手,我们也有。”木尧梓一针见血的说道,目光扫过身旁的绝杀。

“所以,现在局面便是,若一旦同他对上,我们与他们的实力,将不相上下。”凌若夕眸光一冷,凉薄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惊心动魄的笑,笑得众名队长心头发凉。

“就算是势均力敌,也没什么好怕的,他们既然敢在暗地里耍手段,我们便不能轻易的放过他们。”绝杀战意汹涌,有多久了?他不曾遇到过同样修为的对手?

一双淡漠的眼眸,此刻已染上了淡淡的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