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28章 第二位面,神殿

第328章 第二位面,神殿

凌若夕当夜便传信小丫,让她密切留意北宁国的动静,同时,监视南宫玉,她不认为轩辕勇想要对付自己,会仅仅只凭四个高手,若她是轩辕勇,必定会笼络各方势力,以正义的名义,煽动他们集结在一起,一点击破。

摇曳的烛光在书房内闪烁不明,她单薄、娇小的身躯,慵懒的斜靠在木椅上,神色有些寡淡。

“噗哧,噗哧。”一只信鸽扑闪着翅膀从窗外无垠的夜空上飞落而下,手掌蓦地摊开,一股巨大的吸力,竟瞬间让那信鸽落入她的掌心。

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信鸽挣扎的弧度愈发扩大,甚至抖落了几片白色的羽毛。

伸手将爪子上绑着的竹筒取下,从里面掏出一张薄薄的信笺。

昏暗的光线下,小丫宛如狗爬的字迹,让凌若夕有些忍俊不禁,她是不是该特意让小丫好好练练笔迹?这字迹要是被旁人看到,可不知会嘲笑成什么样子。

这个念头极快的就被她从脑海中拍飞,打开信笺一看,眉头顿时狠狠的拧了起来。

“轩辕家族的人已经造访皇宫了么?”果然和她猜测的一样,轩辕勇这是打算发动各方势力来对付自己么?嘴角弯起一丝冷冽的浅笑,“呵,就让我看看吧,你们能做到什么地步。”

五指黯然握紧,掌心的纸条顿时被粉碎,洋洋洒洒的从她的指缝间飘落下来,掉了一地。

第二日,众人明显察觉到了凌若夕身侧的气压比平日低了不少,仅仅是站在她身边,就能感觉到那股冰凉的冷气。

妈蛋!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惹怒她了?

不少人在心头怒骂着,腹诽着。

“从今天开始,所有的训练改为实战,四人为一组,进行搏击对练。”她着了一身墨色的长衫,腰间束着一条白玉缎带,整齐的马尾在她的背脊上左右摇曳着。

脚下的山谷中,成排站立的尖刀部队队员们,一个个兴奋得双手发痒。

终于可以不用再进行那些枯燥的训练了。

“自行分组,无需手下留情,只要保证不伤及对手的性命便可。”她的要求,让这帮人宛如打了鸡血般,愈发亢奋。

汹涌的战意在胸腔里沸腾、燃烧。

很快的,厮杀声,拳脚相加声,便从训练基地内传出,期间还时不时夹杂着惊呼与惨叫。

凌若夕看得连连点头。

“卧槽,猴子偷桃?你丫的往那儿打呢?”被险些抓住要害的队员,立即惊呼,脸上浮现了一丝怒容。

“嘿嘿嘿,这叫不择手段,你懂什么?”差点偷袭得逞的队员,得意洋洋的笑了。

话音刚落,二人卯足了全力斗在了一起。

“我开始相信他们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鬼医满脑子黑线,站在凌若夕身后吐槽道,也只有她能够跳脚出这帮手段猥琐的家伙。

他真的很怀念曾经正直的同伴啊。

“战场上,可没人会和你讲公平,讲正直。”凌若夕义正严词的开口:“他们做得不错,想要胜利,就要不择手段。”

“……”他的三观都被刷新了好么?鬼医自认在口才这种事上,不是她的对手,以至于对她这番歪理邪说,采取漠视的态度,不予置评。

“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想要改变训练让他们分组对抗?”他将话题转开,凌若夕今天突如其来的吩咐,着实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之前一点风声也没有啊。

“偶尔也要换换新鲜的花样。”凌若夕没有说出实情,难道要告诉他们,很有可能就在近期,他们将会和各方势力杠上?在还没有准确的消息传来前,他们需要做的,是专心训练。

鬼医一脸鄙视,“你以为我是暗水那傻子吗?会被这种理由忽悠住?”

“我是傻子还真对不起您老啊。”一道幽怨低沉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正在说人坏话的老头,被吓了一跳,他突然转身,看着不知道在背后站了多久的暗水,尴尬的动了动嘴角。

“你怎么走路不出声的?”

“哼,要不是你做贼心虚,能察觉不到我的气息么?”暗水白了他一眼,他可记得很清楚,刚才是谁在凌姑娘干的面前说自己是傻子。

“你们继续。”凌若夕懒得留下来听他们斗嘴,转身准备离开。

“哎?你不看了吗?”鬼医连忙追着她小跑过去。

“没有看的必要,他们已经做得够好了。”凌若夕头也不回的抛出一句话。

暗水顿时笑了,“这算是夸奖吗?”

能够从她的嘴里听到一句表扬,真是让人不得不高兴啊。

回到主事堂,凌若夕提着茶壶给自己满了一杯热茶,随后旋身坐在了自己的专属椅子上,神色淡漠。

那四名高手究竟是来自哪方势力?这片大陆上,她从未曾听说过有达到天玄品级的高手存在,就连云族的族长,也仅仅是达到地玄初期。

这四名突然间冒出来的高手,让凌若夕隐隐有些不安,她不安的并非是他们自身的实力,而是他们背后是否有着秘密的势力!

不知怎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云井寒曾提及的神殿两字。

握着茶盏的手掌微微一紧,她深吸口气,将茶杯放下,起身,走向书房,提笔疾书一封,传给小丫,让她调查神殿的消息。

“希望是我想得太多。”凌若夕微微垂下眼睑,细长的睫毛在她的眼圈周围洒落出一圈淡淡的暗色。

“叩叩叩。”敲门声忽然乍起,绝杀淡漠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凌姑娘?”

“进来。”她迅速敛去面上的情绪,坐在书桌后。

绝杀推门入内,一席雪白的长袍,衬得他那飘渺出尘的气质愈发迷离,宛如一尊佛,悲天悯人。

“知道我对你的第一印象么?”凌若夕不知想到了什么,持平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淡笑。

“我那时候在想,你要么是纯白无暇的神明,要么是黑得纯粹的魔头。”

她的评价不可谓不高,绝杀的脸色却仍旧是一片的漠然,“多谢凌姑娘夸奖。”

擦,他是真的打算修炼成仙了?

“你来做什么?”凌若夕转瞬就把这个话题抛开,低声问道。

“不知道姑娘是否还记得,在云族时,二少爷临死前说过的那些话?”

“恩?”凌若夕略感意外,“记得。”

他可不像是会关心这种事的人啊。

“他曾提起过神殿,当时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很是耳熟,直到回到山寨后,我左思右想,仍旧没办法忽视心里的熟悉感,所以,冥想了几天,终于记起,曾在哪儿见到过这两个字。”到了他这种修为的人,都会有一种无法描述的敏锐直觉,从云井寒的嘴里说出的陌生而又熟悉的两个字,让绝杀一直记在心头。

这些天的连番变故,轩辕府突然间多出来的四名高手,他隐隐有种直觉,这些恐怕都与那神殿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凌若夕神色微变,眼眸中戏谑的暗光消失得一干二净,她微微坐直了身体,略显严肃的开口:“在哪儿?”

“在山谷里先祖们遗留下来的书册记载中,我曾见到过有关神殿的描述。”不过当时他在翻看这些书册时,年纪还小,以至于这么多年了,也没有想起,若不是云井寒的话,只怕他根本就忘记了这件事。

凌若夕不自觉拧起眉头,她如果没有记错,深渊地狱的人,最初是在许久前,有人突破神阶,开启两个位面通道时,无意间被拽入这片大陆的,那他们的祖先便该是另一个位面的存在!

指腹轻轻揉搓着眉心,作为一个曾经的无神论者,另一个空间这种事,接受起来,仍让凌若夕有些嗡。

“把你知道的通通说出来。”她迫切的需要了解,这所谓的神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绝杀重重点头,他来这里见她的目的也正是这个。

“我记得很模糊,只依稀记得在另一个位面中,神殿是傲立在顶端的存在,他们的信徒遍布各地,人数众多,他们信奉光明神,似乎进入神殿,要接受连番的考察,进入神殿后,将会得到超越众生的地位。”

听着他的叙述,凌若夕嘴角一抖,她怎么有种好像听到了某种邪教的感觉?

“之后呢?”

绝杀略带遗憾的摇摇头:“时隔这么多年,其他的我记得不太清楚,不过,凌姑娘,这四名突然出现的高手,会不会是神殿的人?”

“他们为何要帮助轩辕勇来对付我?”这是凌若夕难以理解的疑点,貌似她并不曾得罪过所谓的神殿吧?他们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不过,她转眼就把这个疑惑抛出了脑海,不管怎么样,既然这四人支持轩辕勇,想要对付自己,那么,他们就是她的敌人,神殿?信仰?呵,她这人最喜欢的,就是将所谓的神拖入凡尘,然后再狠狠的踩在脚下。

说到神殿,凌若夕不可遏止的想到了被他们带走前往另一个位面的某妖孽。

眸中一抹戾气迅速闪过,不知道他现在在传说的神殿里,过得怎样?

若有朝一日,她真的与神殿的人杠上,是否会与他兵戎相见?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便让她平静的心潮泛起了一丝细碎的抽痛,似不忍,似难过。

凌若夕的眉头皱得愈发紧了几分,她干什么要去想他?

他最好是彻底被洗脑,好好的把他那满是风花雪月的大脑给清洗一下,省得他将来再对自己胡搅蛮缠。

绝杀神色诡异的盯着凌若夕一个劲的看,为什么凌姑娘此时此刻的脸色,会如此狰狞?如此扭曲?

“你还有事么?”兴许是他的打量太过放肆,凌若夕立即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脸上外露的情绪,瞬间变得平静,好似刚才仅仅只是绝杀的错觉。

“没有了。”绝杀摇摇头,怀揣着满心的困惑,离开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