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29章 各方势力集结

第329章 各方势力集结

在凌若夕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尖刀部队的训练时,龙华大陆一则消息在这些天来疯传,北宁国、南诏国将在边境的五台山上,举行讨伐凌若夕的商讨会议,各方势力也将集结五台山,百姓们宛如炸开了锅,甚至在皇宫门口放起了鞭炮,以此来响应朝廷的决定。

“皇弟,这次朕要派你前往五台山,宫中高手随你调配,你可要安全去,安全回来啊。”北宁帝一席龙袍与身穿朝服的凤奕郯漫步在御花园中,园景精致美丽,时不时有花香溢出,他沉声嘱咐道。

“皇兄大可放心,本王心里自有分寸。”凤奕郯眸光一闪,但转瞬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你这些天的脸色可不太好,府里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北宁帝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似乎自从打云族回来,他就日渐消瘦,如今,不过短短半月,竟瘦得面颊发青,两颊深陷。

昔日意气风发的三王爷,此刻却如斯憔悴,让他这个兄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

凤奕郯面色微微一暗,俊朗的面容闪过一丝自嘲,“皇兄不必担心,臣弟无碍。”

他只不过是终于弄清了自己的心意,原本在他的心里,早已经悄悄的爱慕上了一个女子,一个他曾有可能得到,却又被他亲手放弃的女人。

“你这样子像是没事么?”北宁帝不悦的蹙起眉头,“到底是什么事,说!不管再难,皇兄给你撑着。”

他是他唯一仅剩的兄弟,是无法分割的血亲,只要在不动摇北宁江山社稷的前提下,他便会全力支持他到底。

说到底,即使是血缘至亲,在皇权面前,也只能排在后边。

“真的没什么,不过是臣弟明了了一些事罢了。”凤奕郯苦笑道,眸光带着些许沉痛。

“别告诉朕是为了女人。”北宁帝见过太多深受情伤的人,在这后宫里,最不缺的,便是为情所困的女子,而此刻,他的皇弟,竟也露出了这副模样,这怎能不让他吃惊?“你和王妃发生了争执?”

“不,她很好。”凤奕郯摇摇头,不愿凌雨涵受到帝王的迁怒。

“那到底是谁?你说,不论是哪家官女,朕都会替你下旨,让你娶她为侧妃。”这样的保证,已是北宁帝所能给予的极限。

凤奕郯面上的凄苦愈发浓郁,“侧妃?呵,皇兄,你相信吗?即使本王以正妃迎娶她,她也不会答应的。”

那个女人的骄傲,并非这些东西比得上的,若非如此,他又怎会对她心动?

北宁帝心头浮现了一个猜测,“你不要告诉朕,是凌若夕那罪女。”

回应他的,是凤奕郯凄凉的惨笑。

他心头不详的预感成真,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皇弟,你简直是糊涂!那女人如今已沦为红颜祸水,沦为众人喊打喊杀的妖孽,你怎么能……怎么能……糊涂!糊涂啊!”

“臣弟何尝不知这个道理?”他甚至希望自己能一辈子被这颗心瞒住,一辈子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真实心意,至少那样,便不用饱受情爱之苦。

北宁帝闻言,心尖一颤,他欲言又止的看着面前的亲弟弟,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这次五台山一行,要不,朕换别人取代你前去?”北宁帝有些不太愿意让他参与到这次的事情之中,若他真的对凌若夕情有独钟,派他前去围剿,岂不是拿刀刃戳他的心窝子么?

“皇兄能为臣弟这般着想,臣弟十分感动,”凤奕郯强笑一声,微微吸了口气,面上的黯然,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若不是眉宇间残留的抑郁,北宁帝甚至以为,方才所见到的失意人,只是他的错觉。

“臣弟纵然对她心存爱慕,但臣弟从未忘记过自己的责任,臣弟是北宁的王爷,是皇兄的左右手,这件事若皇兄派遣他人前去,势必会引来非议,臣弟率兵前去,是最好的。”凤奕郯冷静的分析道,眸光坚定且决绝。

人这一世,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例如肩上背负的责任,例如血缘至亲。

北宁帝大为感动,却又有些心酸,“哎,罢了罢了,你自己有主意就好。”

早知如此,当初他又何必……

再多的无奈,此刻也只能化作一声惋惜的叹息。

“皇兄,若无其他事,臣弟就暂且退下了。”凤奕郯行礼后,转身朝宫门走去,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北宁帝心头愈发不是滋味。

他究竟是何时对那女人心动的?

这个问题就连凤奕郯自己也说不明白,世上比她美丽比她出众的女人数不胜数,可偏偏,他却迷恋上了她,因为她的冷漠而动怒,因为她的漠视而愤慨。

想要她的眼能够出现自己的影子,想要她能够注视自己,这样的心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生出的?不得而知。

回到三王府,凤奕郯便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书房中,银冠下的青丝凌乱的垂落在胸口,朝服微微敞开,他抱着一个酒坛,不停的往嘴里灌着烈酒。

酒坛破碎的清脆声音,不断从门缝里传出,凌雨涵亲手捧着托盘,站在房门外,听着里面间或传出的凄凉笑声,她用力咬住唇瓣,不愿让眼眶里的泪珠掉落下来。

王爷,您究竟是怎么了?

山寨,凌若夕正站在书桌后,提笔练字,一笔一划,入木三分,漆黑的墨渍,在宣纸上晕染开来,墨香袅袅。

“姑娘,咱们还不动手吗?”暗水焦急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妈蛋!他进来都快有一个时辰了,怎么姑娘还是这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她难道不知道外面的局势吗?

想到小丫送来的消息,暗水更是心烦意乱的扯着自己的头发。

“知道鱼饵是用来做什么的吗?”凌若夕随手将刚刚写好的字帖放到一旁,白色的宣纸上,一个巨大的战字,霸气十足。

暗水一脸你在逗我吗的表情,“自然是用来捕鱼的。”

“如今我就是那鱼饵,而响应号召的各方势力,便是那些想要吃掉鱼饵的群鱼。”凌若夕自认为自己的比喻很是生动,眉梢微微朝上挑起,嘴角那弯好整以暇的笑容,透着些许高深莫测的意味。

“所以?”暗水仍是满脸的茫然,那啥,可以说些他听得懂的话么?

他真的对这种暗喻,听不明白啊。

“群鱼想要吃掉鱼饵,但若这饵撒得多,在它们咬住的瞬间,就会被锐利的鱼钩狠狠贯穿嘴巴,成为一盘盘送上餐桌的食物。”

暗水这下是完全听明白了,“姑娘的意思是,一动不如一静,让他们全部抵达五台山后,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哎哟卧槽,我怎么能这么聪明?

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智商很高的暗水,兴奋的脸上堆满了笑。

“嗯。”凌若夕轻轻颔首,“比起我们逐个击破,不如趁他们集结在一起时,再动手。”

“好好好,就这么着了!”得知了凌若夕全盘计划的暗水,带着满脸兴奋的微笑,离开了。

在他走后,凌若夕挥开一旁的字帖,重新取出一张信笺,吩咐小丫密切注意这次前往五台山的势力有哪些,并且打探清楚他们的实力如何。

她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就算要战,也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看似平静的大陆,早已有暗潮开始凝聚,南诏国、北宁国的使臣,率先出发,各自率领五千士兵,以及众多高手,赶赴五台山,南宫玉更是亲自出马,不顾众多朝臣的反对,一意孤行,凤奕郯尾随其后,短短数日的路程,双方大军已抵达五台山山脚。

轩辕世家的人早已驻扎在此处,整片山峰,被重兵把守着,一座高耸的殿宇,静静坐落在山巅,那里便是这次商讨如何斩杀凌若夕的地点所在。

从各地方赶来的势力,足足有十余支之多,人数破五百,且一个个都是名闻天下的高手。

这次的讨伐大会,由轩辕家族操办,两国朝廷全力支持,他们甚至喊出了要诛杀妖孽,还百姓安宁生活的口号,仿佛凌若夕已成为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人。

“黄兄,李兄,你们也来了?”在山脚,赶来的各方势力正在彼此寒暄,脸上端得是盈盈的微笑。

“是啊,这次凌若夕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让我们心里头成天提心吊胆的,这么大的事,我们也势必要尽一点微薄之力啊。”

“好在两国皇上英明,没有再纵容这凌若夕为非作歹,否则,不知道将有多少百姓无辜惨死在她的手里。”

他们一边说着凌若夕的坏话,一边不忘拍两国朝廷的马屁。

抵达山巅后,立即有轩辕世家的人引众人前去房间落脚歇息,正式的讨伐大会将在三日后召开。

“都准备好了吗?”凌若夕凉凉的扫了眼主事堂空地上并排站立的众人。

“是!”齐声的高呼,直冲云霄。

他们早已准备周全,只等她一句话,便会替她斩断前路所有的荆棘。

“出发。”话音刚落,无数人影齐齐飞向长空,如同鬼魅般,融入这无垠的夜色里,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五台山山巅的殿宇内,神殿使者居住的房间,此刻闪烁着淡淡的烛火。

“真不知道神使在想什么,竟派我们来这落后的地方,只为了除掉一个女人?”穿着白色纱裙的妙龄女子坐在木桌旁,没好气的冷哼道。

“阿绿,这是神的旨意,我们只需听从,不需要知道理由。”同样是一身白纱的另一名女子,笑盈盈的说道。

两人的脸上都蒙着一层模糊、朦胧的白巾,根本看不清她们的容貌,只有含着倨傲与高高在上的眼睛,曝露在外。

若是凌若夕在此,定会惊讶,这四名女子的装扮,与她许久前,曾见到过的人,简直一模一样。

“神使希望我们这次能够将她擒获,不论用什么办法,只要留她一口气,把人带回神殿就够了。”似乎是四人中身份最高的少女坐在上首,沉声吩咐道。

“按照我们对她的了解,这次的大会,她必定会出现,到那时,等到这些人和她斗得两败俱伤,我们便立即出手。”

“是!”三名少女急忙点头,态度极其恭敬,对她的命令,毫无半分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