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0章 潜入五台山

第330章 潜入五台山

五台山山脚,忽然有两百余人穿着侍卫服出现,负责警戒的轩辕家族弟子,顿时戒备的走上前来。

“你们是什么人?哪方势力?”他们从头到脚将这批人马打量了一番,却只觉得他们的样子很是陌生,似乎平日未曾见过。

难道是哪个穷乡僻壤前来的世家?

“阿水。”坐在一匹黑色骏马上,长着一脸络腮胡的壮汉,沉声唤了一声。

侍卫群中,立马有戴着铁质面具的男人走出:“我们乃是胡言山上的胡柚家族,这次听闻轩辕世家将在此召开讨伐大会,所以特地赶来参加。”

“胡言山?”弟子们一脸的茫然,在他们的记忆中,完全没有这座山脉的记忆。

“怎么,难道你们没听说过鼎鼎大名的胡言山吗?告诉你们,老子们可一个个都是高手,有老子们助阵,你们还怕了那什么凌若夕不成?”另一名壮汉也从队伍中走了出来,恶声恶气的低吼道。

“哼,一定是他们太孤陋寡闻,连这么有名的胡言山也没听说过,还什么第二世家呢,依我看,根本是浪得虚名。”被唤做阿水的侍卫在一旁不忿的嘀咕道,神色很是高傲。

这帮弟子虽然心头有些不舒坦,却也没和他们计较,只当这帮人是从山旮旯里来的野人,但观他们身上的气势,倒是有几分真实本事,忙故作歉意的笑笑:“胡言山嘛,在下怎会没有听说过?没想到各位竟是千里迢迢从那儿赶来的,快,山上请。”

“这还差不多,少爷,咱们走吧。”阿水得意的挺了挺胸口,牵着马套,带着坐在骏马上的男人,缓缓朝山上进发。

待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山林中后,那名弟子身边的同伴这才茫然问道:“你真的听说过什么胡言山,胡柚世家?”

“我那是糊弄他们的,这次的大会家主交代过,要善待各方势力,不能让轩辕的威名受到损伤,和这帮野人胡搅蛮缠下去,只会降低咱们的素质,你懂什么?”

“原来是这样。”那名同伴顿时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他方才还真的以为是自己太孤陋寡闻了呢。

顺着宽敞平坦的山道一路上行,耳畔,只有这整齐的脚步声钝钝作响,男人扭着脑袋,不停的看着四周的风景,“这地方可真不错啊。”

他面露些许惊叹。

“姑娘,演戏演过头了吧?这儿可没人把守。”牵着马套的阿水,传音入密,不错,这批乔装打扮的人,正是凌若夕一行人。

她深知若是想要潜入五台山,难如登天,轩辕家族恐怕会派重兵埋伏,所以她才想到了一个法子,伪装成前来参加讨伐大会的势力,且还要名不见经传。

如今看来,她的计划还算是成功。

至少他们安全的进入了这里。

“四周有上百蓝阶修为的人埋伏。”绝杀冷漠的声线,传入众人的耳中,让他们神经为之一紧。

暗水有些庆幸自个儿方才下意识选择了传音入密,否则,他那番话要是被埋伏的人听见,怕是身份就要曝光了。

“不要以为混进来就能掉以轻心,把皮都给我绷紧了,谁要是露出马脚,你们知道我会怎么做的。”被两撇黑色的吊须胡遮挡住眉骨,细细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警告似的挨个扫过周围的侍卫。

她知道他们现在很亢奋,但那也得给她忍着!

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被她那双眼扫过时,背脊蹭地窜起了一股难以言状的寒流。

“驾。”她轻轻夹紧马腹,驱动着马儿朝山巅快速进发。

行到山路的尽头,两侧立马有佩戴武器的轩辕世家弟子迎上前来,指引他们前往殿宇后方的院子里居住。

要说到这住,也是极有学问,按照名望的高低,实力的强弱,居住的房间也各有不同。

“不知这位大人怎么称呼?”少年一边引路,一边笑眯眯的问道。

凌若夕昂首挺胸,面颊上黏着的胡须,因为鼻息的缘故,不停的摇曳着,“我姓胡,名游,我的人都叫我一声大爷,你也可以这么叫。”

大爷?

少年顿时嘴角一抽,尴尬的笑了笑,“胡大人。”

抱歉,让他堂堂第二世家的弟子,叫一个一看就知是山野村夫的人一声大爷,他真的开不了这个口。

暗水心头憋着笑,面颊更是涨红了一片,索性有面具遮盖着,倒是没让人看出异常来。

“这里是诸位落脚的房间。”少年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将他们引到一处距离大殿稍远的小院中,这里环境僻静,院子里更是落叶成堆。

“狗日的,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老子们千里迢迢跑来帮忙,就住这种鬼地方?”壮汉恶声恶气的质问道,口中不断喷出的唾沫,让少年嫌恶的拧起了眉头,愈发坚信,他们是从某个旮旯来的小人物,连带着,态度也不自觉变得高傲起来。

“抱歉啊,诸位大人,因为最近前来我们这儿的人太多,所以现在就只剩下这个院子没有人居住,您看,要不就将就将就?”虽然嘴里说着将就,但他的态度却分明是要住就住,不住就滚蛋,极其敷衍。

壮汉往前一个跨步,健硕的胸膛猛地撞上少年的肩膀,只是一个罩面,愣是将这少年给撞得踉踉跄跄的,险些跌在了地上。

“好了,咱们是粗人,不讲究这些小事,住哪里无所谓。”凌若夕见那少年吃瘪,这才慢悠悠的阻止了壮汉莽撞冲动的行为。

她可不想还没打入敌人内部,就先挑起事端,给个惩罚已经足够了。

“哼,大爷吩咐了,老子今儿就放过他,还不快滚?”壮汉猛地用脚跺着地面,健硕魁梧的身躯,带来一股浓浓的压迫感,让这见惯了大人物的少年,心里头竟泛起了一丝惧怕。

他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起,顾不得一身的狼狈,一溜烟从院子里跑了出去。

推开房门,一股呛鼻的灰尘迎面扑来,凌若夕掩住口鼻,率先踏入房中。

“呸呸呸,卧槽!这地方有多久没住过人了?闻闻这该死的味道。”暗水刚进屋,一把撩翻脸上的面具扔到桌上,尔后,嘟嘟嚷嚷的叫骂着。

就算当初在山谷里,他们也不至于住这么破旧的房间吧?

“我们是来办事的,不是来观光旅游,你就忍忍吧。”绝杀安慰道,示意他别这么生气。

“先把房间打扫一下,我们今夜就休息在这儿。”凌若夕大手一挥,尖刀部队的队员们立即开始清扫各个房间,至于队长们,则站在院子中,优哉游哉的晒着日光浴。

暗水时不时还大大咧咧的指着某个没被清理干净的角落,指挥着众人赶紧动手,那模样,看上去实打实的耀武扬威。

“四周有人偷窥。”绝杀迅速朝四面的灰墙扫视了一圈,眉心一皱,向凌若夕传音入密。

即使他没说,凌若夕也能感觉到周围埋伏着的不下十人的气息。

“放松,这很正常。”如果没人前来打探,前来盯梢,她反而会感到惊讶,毕竟,她所表明的身份,是根本不存在于这片大陆的,以轩辕勇的警觉,在知道这个消息时,势必会派人前来观察,这是最正常不过的。

整整一个白天的忙碌,众人这才勉强将房间收拾干净,一个个大老爷们累得气喘吁吁的,或蹲或站或坐在长廊上。

“真丢脸。”鬼医一脸无法直视的表情,伸出手掌盖住自己的面颊。

“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木尧梓神色淡漠,不屑的眸光轻轻从第二小队的队员身上扫过,尔后,又慢悠悠睨了暗水这个队长一眼,鼻腔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哼。

暗水立马气上心头,丫的,他这是啥意思?别以为带着一张面具,他就看不出他实际上是在鄙视自己!妈蛋!

“用膳,休息。”凌若夕粗声粗气的吩咐道,便抬脚跨入了房间。

一整天,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与那些刚从旮旯里出来的人几乎没什么两样,粗鄙、不堪、少见多怪。

这个事实,让轩辕勇不自觉放低了几分戒心。

“看样子不是她。”他喃喃道。

“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毕竟,她的能力永远会出人意料。”坐在大殿左侧的南宫玉,漫不经心的提醒道,换下一身金灿高贵的龙袍,换上一件墨色的锦缎,黑如夜空的布帛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纯粹的黑,将他阴鸷的气质衬托得淋漓尽致。

“陛下无需担心,本家主这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让那凌若夕来得了,回不去。”轩辕勇信誓旦旦的开口,仿佛已稳操胜劵。

南宫玉想到自己来时的第一夜,所见到的那四名高手,不禁暗暗点头,他捧起一旁的茶盏,掀开茶盖,轻轻拨了拨,袅袅的白色雾气,模糊了他脸上的冰冷。

虽然有高手坐镇,但他不想再发生任何的意外,或许,他该早做准备。

“希望一切能如舅舅所言。”坐在右侧的凤奕郯勾唇浅笑,但那笑,似乎又参杂了别的什么东西,让人琢磨不透。

龙华大陆三大顶尖势力,此刻齐聚一堂。

闻言,轩辕勇温和的笑道:“这是自然,只要她胆敢出现,这里便会成为她的葬身之地。”

三人对视一眼,随即,纷纷笑了,但他们的笑容下,究竟代表着什么,不得而知。

此时,云族的结界外,一抹落寞的人影,正静静的站在焦黑的土地上,黑夜笼罩着他的身躯,面容晦暗不明,只有他身侧那落寞、寂寥的气息,不断溢出。

隐隐的,他的红唇里,似有一声叹息传出:“你这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