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1章 讨伐大会

第331章 讨伐大会

两日后,天空忽然布满了层层乌云,遮天盖日的将火红的骄阳遮挡住,黑压压的天色沉重得叫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咱们是不是该出发了?”暗水站在院子里,扭着脑袋,看着头顶上随时会下雨的天空,询问着身旁的绝杀。

“少爷还未起身。”绝杀漠然启口,碍于四周窥视的人,他们只能将对凌若夕的称呼改变。

“艾玛,再不赶过去,咱们就得迟到了。”暗水焦急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丫的,还有一刻钟,讨伐大会就要正式开始,他们还不出发究竟在等什么?

正在他犹豫着,是不是要踹开门闯进去催促凌若夕一声时,那扇紧闭的房门缓缓开启,黑灰色的粗布麻衣裹在她的身上,衣衫略显宽松,腰间缠着一条拇指宽的布带,三千青丝随意的绑成马尾,束在背后。

“卧槽!”见惯了她永远是一席黑衣劲装的打扮,乍一看到她穿上其他色系的衣服,暗水竟不自觉爆了一声粗口。

“淡定。”绝杀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别这么大惊小怪,不就是换了件衣服么?有必要这么惊讶?又不是凌姑娘换上了女装。

这么一想,绝杀忽然间想到,似乎自从自己认识她以来,还真的没有见过她穿上女装的样子。

永远是一尘不变的黑色劲装,永远是素面朝天。

“走了。”凌若夕懒得理会他们俩这副古怪的表情下究竟藏着多么纠结的心情,眉头一蹙,利落的转身从院子里离开。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殿宇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两侧巡逻的轩辕世家弟子络绎不绝,且个个修为不低,这仅仅是明面上的,在暗地里,更有不少人埋伏其中,那些危险的,冰冷的气息,怎么可能躲得过他们的感官?

凌若夕看似大大咧咧的在朝殿宇走,看实际上,一双眼睛却不动声色的将周围的一切记下。

“大人,请里面请。”刚抵达大殿外的宽敞石路,立即有穿着上等的弟子走上前来,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凌若夕目不斜视,只是还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了不少队员愤愤的叫嚷声。

“凭什么我们不能进去?少爷的安全怎么办?谁知道你们会不会让少爷受伤?”

怎么回事?

她拧着眉头转过身,便见几名轩辕世家的人将尖刀部队的队员阻挡住,不许他们跟随自己进门。

“抱歉,除了各方势力的带头人,其他随从都必须要此地静候。”他们含笑解释道,但面颊上却染上了淡淡的不耐。

人总是这样,以貌取人,凌若夕等人的衣着太过寒酸,怎么可能让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以礼相待?给一个笑脸就算不错的了。

“这是哪国的规定?”队员们一个个怒不可遏,旁人不知道,难道他们还不知道么?凌姑娘万一被发现了真实身份,只怕会引起一场激战,他们若不跟着进去,到时候,谁来保护她的人身安全?

“诸位,这是家主大人的交代,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请诸位不要为难我们。”轩辕弟子的态度愈发敷衍,就连口气,也变得冷硬起来。

余光瞥见大殿内,已有不少势力的领头人朝外边看来,凌若夕不想引来太多的瞩目,于是,沉声道:“老子一个大老爷们,难道还会出事吗?再说了,里面这么多高手,大不了真的打起来,老子找个地方躲一躲,谁要你们操心?通通给老子滚蛋!”

她故作烦躁的挥挥手,一声令下,纵然这些队员心头再不情愿,也只能妥协,一个个威风凛凛的守卫在大殿外的空地上,随时准备着,只要里面一有动静,马上冲进去。

“这些人,老子总能带进去了吧?”凌若夕指了指众名队长,察觉出他的薄怒,这帮人也勉强点头同意了。

他们可不希望这场讨伐大会还没开始,就出现变故。

“哼,矫情。”鼻腔里发出一声极其不悦的轻哼,凌若夕抬脚就朝大殿走去,身后,十名队长两人一组,排成五列,紧随她的脚步。

刚进屋,她的姗姗来迟,便引来了不少大人物的注意,例如坐在上首正中央的轩辕勇,例如他左右两侧的南宫玉、凤奕郯,当然还有其他各势力的领军人物,从四周投射来的视线,宛如雷达,不停的扫视着凌若夕。

她挺直腰杆,故作傲慢的朝四周环视一圈,最后只在右侧圆柱旁的角落里,勉强找到了一个空置的位置。

“卧槽,就这位置?”暗水微微一愣,随即,大骂出口,“哼,说什么第二世家财力雄厚,依我看,也不过如此,居然怠慢客人。”

他这是**裸的挑衅,轩辕勇此刻就坐在他面前,一看到他那张温润儒雅的容颜,暗水就会想起云旭惨死时的模样,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

但落在旁人的眼中,他的叫骂不过是不服他们得到的待遇,倒也符合山野村夫的个性,想及此,轩辕勇心头的猜疑又少了几分。

“这里地方太小,怕是要委屈诸位了。”他落落大方的抱拳起身,含笑说道。

暗水双手环抱在胸前,铁质面具后,传来他极其不悦的轻哼声。

“家主实在是太客气了,咱们是粗人,不在乎这些有的没的,阿水,别对家主这般无理。”带着深意的警告脱口而出,凌若夕冷冷的瞪了暗水一眼,她知道,他此刻有多愤怒,但她更知道,该忍耐的时候,他们必须要忍耐。

云旭的仇要报,但还不到时候。

她不动声色的打量过整个大殿,为了不被人察觉到她的气息,她故意没有用玄力探查,那四名高手的身影,她完全没有注意到,难道他们不在此处?

落座后,凌若夕借着众人的身躯,遮挡住自己,一双眼,不安分的转动着。

“各位不远千里赶来五台山,我轩辕勇大为感动。”等到所有人到场,轩辕勇便以主持大会的身份,开始念起了开场白。

他这番话,只是客套话,谁不清楚?但如今眼下云族破灭,轩辕世家自然成为了龙华大陆上最顶尖的存在,他们自然要卖他几分面子,一个个谦逊的笑着,连称不敢。

“众所皆知,这段时间,凌若夕此人屡屡在各地犯下滔天罪行,她不仅心肠歹毒,且心狠手辣,不仅在一夜之间灭了云族,甚至于,就连那些无辜的老百姓她也不曾放过,只要她一出手,便是满门全灭,这样的人,若任由她活着,势必会为大陆带来灭顶之灾,让所有百姓,每日每夜生活在煎熬与恐慌之中。”一番话,他说得抑扬顿挫,言辞凿凿。

不少人激动的附和着,“轩辕家主所言甚是,咱们绝不能放过凌若夕这个妖女!”

“家主,你想怎么做,只要你一句话,咱们为你马首是瞻,绝无二话。”

“对,杀了妖女,是我等不容推辞的责任!”

……

暗水听得暗暗磨牙,妈蛋!什么叫污蔑,什么叫泼脏水,他今天可算是彻底的见识到了。

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握得死死的,甚至隐隐能够见到,他手背上一根根凸起的青筋。

若是有人揭开他脸上的面具,必定能够看见,此时此刻,他那铁青如墨的脸色有多可怕。

好想杀了这帮沽名钓誉,颠倒是非黑白的家伙!

心头的杀意蹭蹭的朝头顶上涌着,绝杀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不平静的气息,急忙一记眼刀,狠狠的甩了过去,示意他镇定。

他不希望见到暗水因为一时的冲动,导致凌姑娘的计划功亏一篑。

好在暗水这些天来经历了不少事,虽说性格仍旧莽撞,但到底还是多了几分理智,他很快便将这团怒火压下,但却在心里,将所有出声支援轩辕勇的人,记下,随时准备同他们秋后算账。

看着眼前这幅群情激奋的画面,轩辕勇满意的笑了,他轻抬起手臂,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动作,却好似遥控器一般,让大殿内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整个大殿静悄悄的,那一双双求解的眼神,紧紧的落在轩辕勇的身上。

凌若夕眸光微闪,第二世家的威望果真强悍,这些人哪一个不是龙华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如今竟只因为轩辕勇的一个动作,乖巧不已。

呵,一丝冷笑在她的心里迅速荡开,却转瞬敛去。

“本家主原本是想,这凌若夕原先痴傻成性,六年前又失了贞洁,到底是个可怜人,所以一直容忍她,谁想到,她竟会变得这般可怕!本家主纵然心头不忍,但为了天下苍生,本家主也顾不得了!”

卧槽!什么叫虚伪?什么叫睁眼说瞎话?暗水今儿个是打开了眼界,妈蛋,人不要脸果然天下无敌,这人的脸皮特么的厚得堪比南山啊。

凌若夕胡须后的面颊不自觉抖动几下,听着轩辕勇这番义正严词的话,她只觉得恶心、反胃。

只可惜,这世上永远不缺少傻缺这种生物,不少人纷纷出声,赞美着轩辕勇仁心仁义。

凤奕郯低垂下眼睑,敛去了眸中的讥笑,南宫玉面色阴沉,什么话也没说,更不曾因为他的这番话而有丝毫的动容。

“轩辕家主,你到底打算怎么做?就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吧。”

“本家主为了天下苍生,不顾万难,请到了四位隐世的高手,希望他们能够帮忙,将凌若夕俘虏,苍天是仁慈的,凌若夕虽说犯下斑斑罪行,但她终究是一介女子,本家主心想,若是能擒住她,不若废掉她的修为,将她软禁起来,为那些无辜惨死的百姓起伏,不知诸位觉得如何?”轩辕勇故作仁慈的说道。

“家主实在是太善良了,那凌若夕分明是手段歹毒之辈,怎能留下她的命啊?”有人既佩服轩辕勇的慈悲,又觉得他太过善良,以凌若夕所犯的那些事,就算将她千刀万剐,也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