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2章 神殿出手

第332章 神殿出手

闻言,轩辕勇幽然叹息一声:“本家主主意已决,只希望这凌若夕能够明白本家主的一番好意啊。

靠!

他好想一拳打碎了他脸上那副悲天悯人的表情,暗水有些手痒,不住的朝凌若夕使着眼色,希望她能点头,让自己动手,不止是他,不少队长心里都燃烧着一团火,轩辕勇的这些话,听得他们牙根发痒,他们所敬仰、崇拜的女人,怎容得旁人如此侮辱?

那些莫须有的罪名,怎么可以被推到她的身上?

“今日,本家主特地请诸位前来,是希望大家能够一起联手对付凌若夕,据说,这次在云族,她身边的高手芸芸,且实力非凡,若单枪匹马前去,只会送掉性命,希望诸位能够理解。”

“舅舅无需多说,凌若夕如今已成为天下公敌,只要是心里有正义感的人,便不会纵容她的暴行。”凤奕郯冷不防出声,语调淡漠得宛如一泓死水,不起任何波澜。

他是喜欢她,但再喜欢,也比不上国家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如今她已沦为天下万民的公敌,若他抱着这份喜欢,放过她,只怕会受到牵连,到那时,朝廷的名誉也会受到损伤,况且,他到底是轩辕家的侄女婿,北宁需要依靠轩辕勇,所以,他才会坐在这里,说着这些让他痛心,却又不得不说的话。

南宫玉微微眯起眼,神色不明的睨着一旁的凤奕郯,他眼底一闪而过的苦涩与自嘲,被他看在眼中,心尖顿时一紧。

难不成这三王爷也和自己有着同样的想法么?他也对凌若夕动了心思?

“家主大人,并非我等质疑你的决定,不过,南诏国这次参与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诡计?”一名出名世家的公子拂袖起身,含着质疑的眼眸,直勾勾盯着坐在上方的南宫玉:“众所皆知,就在不久前,南诏国皇帝陛下为了这凌若夕,不惜挑起两国战火,甚至向云族发出挑战,如今,他却一反常态的加入我们的队伍,这不是太可疑了吗?”

他的一番话,叫不少人恍然,纷纷点头。

是啊,这南宫玉不是对凌若夕深情款款,非她不可吗?为何会突然间转变得如此之大?会不会只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

“放肆!”站在南宫玉身后的阿大,猛地握紧腰间的佩刀,怒声呵斥道,“你们怎敢侮辱皇上的威名?”

“无碍。”南宫玉轻轻挥动着手指,阿大纵然心里颇有不忿,但碍于他的威严,只能忍耐,用眼神恶狠狠瞪着这帮口出狂言的家伙。

阴冷的面容缓缓勾出一抹温和的浅笑,那笑,宛如三月里的春风,又好似带着寒冬腊月的凉风,“朕与凌若夕之间,早已没有昔日的感情,只是敌人,如此,诸位可满意了?放心了?”

敌人!

他嘴里吐出的话,惊呆了这帮人,难道他果真如传言所说,因爱生恨?因为得不到,所以想要将她处置而后快?除了这个理由他们想不到别的,但这么一想,又觉得似乎有些道理。

有人相信,有人不信,有人半信半疑,但至少,未曾有任何人再出声质疑他。

“家主,请继续。”南宫玉淡淡的看了轩辕勇一眼,笑得愈发温柔。

这样的他,像极了昔日凌若夕曾见过的单纯少年,那时,他也是这般,纵然懦弱,却不失善良与温柔。

只是,她也同样没有看漏,他那双阴狠得好似孤狼般的眼神。

对于南宫玉的转变,凌若夕毫无任何意外,更没有任何的惊讶,只因为,在她的心里,南宫玉的身份,除了敌人,再无其它。

就在轩辕勇打算继续煽动众人高涨的情绪时,忽然,他面露一丝狂喜,眼睛直直看向殿外。

众人面色古怪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四名穿着白纱,身姿婀娜,宛如九重天际的仙女般的少女,正拖着一个布袋,缓缓从石路前方走来。

“她们是谁?”

“不清楚,好像是轩辕家主认识的人。”

“嘶!天玄高手?”

……

众人目光惊滞看着渐行渐近的四道人影,他们惊艳于她们出众的气质,却又惊讶着她们所展现出来的强悍实力。

这就是方才他说的,用尽方法请来助阵的隐世高手?观她们的身姿,看上去不过二八年华,但这修为,竟达到了紫阶,甚至突破地玄、天玄。

这惊天的炸弹,炸得众人一个个脑子里完全空白了。

他们可从没有听说过,这片大陆上,有此等绝世高手存在啊。

暗水心头一紧,忙扭头去看凌若夕,传音入密:“姑娘,就是他们。”

糟了!

凌若夕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刚欲飞身闪开,但她快,对方的攻击更快,眼前一抹白影迅速闪过,下一秒,一道可怕的气浪已然逼近她的腹部。

她咬着牙,运气抵挡,乳白色的保护罩,从她的体内释放出来。

“砰!”气浪与罩面轰然发生撞击,整个大殿顿时变得地动山摇,好似正在发生一场微型的地震。

“怎么回事?”

“动手了,有人打起来了!”

完全被这变故给吓傻了的众人,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朝殿门口跑去,场面变得极其慌乱,甚至有不少实力较弱的人,在逃跑中,狼狈跌倒,被人群践踏过身躯,口中不住发出各种痛苦的哀嚎。

“噗。”虽然已及时释放了威压进行抵挡,但这股气浪太强,以至于竟一击便破开了她的保护罩,击中了她的胸口,一股鲜血瞬间漫上喉咙,凌若夕的身影好似断了翅膀的飞燕,轰然的倒在了椅子上,身下的椅子被砸得粉碎,木屑的残渣,甚至刺入了她的背脊。

“姑娘!”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的暗水,一个箭步,冲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人护在身后。

“你们好大的胆子!”绝杀眸光冰冷,宛如看着死人般,死死的瞪着半米外,倒塌的椅子中,毫发无伤的四个女人。

心头的杀意正在疯狂的滋长,宛如即将爆发的火山,他的双眼褪去了冷漠,染上了血腥的戾气,似一只盛怒的猛兽。

“我要那个。”木尧梓没有多说一句话,身影化作闪电,朝着四人中实力较弱的一人果断扑去。

他不会在开打前,说什么战斗宣言,更不会浪费时间示威,他只知道,伤了她,就得用血来偿还!

他的速度快得几乎用肉眼完全捕捉不到,只觉得眼前一花,人已在半空中,与那女人过了十招,紫阶巅峰的威压,不断的冲击着这座凌乱的大殿,无数的气浪呼啸着刮过各个角落。

衣诀翻飞,长发乱舞。

“我来会会你。”绝杀一人杠上那名天玄中期的女人,招式狠厉且干脆,似要将她毙于掌下。

眼见两人挑上敌人,暗水不禁也有些意动,他咬着牙,双目猩红地瞪着布袋旁的白衣少女,双腿生风,整个人如同出笼的猛扑,直直扑了上去。

壮汉也不落人后,顷刻间,十名队长已有四人出手,殿外的队员们,则杠上了闯出去的众人,一时间,刀剑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报上名来。”被无缘无故攻击的各方势力的人,也是怒了,他们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似乎莫名其妙的双方就动上了手,而他们这些无辜的人,便惨遭牵连。

“我是你祖宗!”一名队员杀红了眼,手中的大刀迎头劈下,鲜血好似泉涌,将他杀气腾腾的面容染得似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分外恐怖。

厮杀声混杂着浓郁的血腥味,不断的在空气里弥漫开来,让人有些作呕。

凌若夕抚着闷闷作痛的胸口缓缓站直了躯体,她脸上黏着的胡须,早已在那强劲的气流冲击下,变得歪歪斜斜,索性一把将胡须扯掉,露出了那张绝美的面容。

眼若寒潭,眉若刀锋,白皙的肌肤此刻略显苍白,艳艳红唇挂着一丝还未干涸的血渍,肃杀中,为她增添了几分楚楚动人的柔弱.

那熟悉的面容,让殿外正在交锋的众人顿时愣了。

“那是……凌若夕?”

一声低不可闻的惊呼,却瞬间引爆了所有人心头的炽热,他们怒上心头,一个个不顾眼前的敌人,提着刀,就想往殿宇里冲去。

“想伤害凌姑娘?妄想!”队员们敏锐的看出了他们的想法,旋身一闪,拦截住了他们前进的方向。

“去,帮忙。”凌若夕指了指已落于下方的绝杀等人,哑声吩咐道。

以对打少这种事,不是只有他们才干得出来。

这四人的实力太过高强,就算是他们这里修为最高的绝杀,一对一,也不是那少女的对手。

剩下的队长立即行动,身躯化作残影,冲入了战局。

凌若夕调动体内的玄力,将被震伤的筋脉冲破,淤血从五脏六腑里漫上喉咙,她哇的一下,一口吐了出来。

只是一招就让她重伤……

眼眸中一抹寒芒迅速闪过,她眼尖的发现,在众名队长合力的打压下,那名紫阶的少女,已逐渐疲于应付,顿时,冷冷的笑了,衣袖轻轻挥动,双足在地面一蹬,电光火石间,她快速从后逼向那名少女,趁着她专心迎敌时,银针蓦地出手,狠狠的刺入她的脊椎。

“唔!”少女被从后偷袭,一阵尖锐的疼痛让她身体不由自主的晃动了几下。

就是现在!

凌若夕凝聚一团玄力,手掌砰的拍向她的背部,与此同时,三名队长的攻击也及时赶到,前后要害被击中,就算这名少女是猫妖转世,此刻,也难逃离死亡的下场。

“哇!”她吐血不止的从空中倒下,雪白的白色纱裙在地上朴散开来,一直覆盖在她面上的白色布帛,飘然落地,露出了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

只可惜,不论是凌若夕还是尖刀部队的队长们,都没有怜香惜玉这根筋。

解决掉一人后,他们立即朝两侧的战圈里冲去,合力强攻剩下的三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