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3章 佛又如何,魔又如何?

第333章 佛又如何,魔又如何?

战斗打得热火朝天,论人数,凌若夕处于弱势,论势力,他们也仅仅只能打成一个平手,但若是论气势,从凌若夕到任何一名队员,都是抱着一颗拼死的心在作战,以至于,竟能同这些龙华大陆的精锐力量们,打得势均力敌。

所有人身上或多或少的出现了伤口,不少队员更是被数人围攻,重伤倒地,但饶是这样,他们仍旧不愿退缩。

战!战!战!

血液在沸腾,双眼早已杀得火红,他们感觉不到疼痛,感觉不到血液的流逝,他们只知道,要将这双眼所看到的每一个敌人,斩在手下。

“真是一帮疯子。”轩辕勇一人迎战数名队员,他们几乎不要命的打法,让他很是不悦,衣袖猛地一挥,紫阶巅峰的气浪顿时逼出,奈何,队员们硬是咬牙扛下,不退反进,从四面八方砍下的长刃,近在咫尺,逼得轩辕勇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狼狈躲闪。

“陛下,你不出手么?”凤奕郯站在战圈的外围,一席黑衣凛凛,在他的身后矗立着的,则是北宁国的高手,他斜着眼睛盯着身旁的南宫玉,意味深长的问道。

“三王爷不也没有动手吗?”南宫玉反问道,此时战斗才刚刚开始,不论是轩辕勇还是凌若夕,都未曾到力竭的地步,这时候冲入战局,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就在二人谈话间,四名队员眼尖的发现了他们,立即飞身冲来,想要从后偷袭。

两人动也不动,身后的侍卫瞬间出手,将那四名队员在空中截住,不许他们接近自己的主子半步。

“呵,你说今日她可还能逃出生天?”凤奕郯眸光晦涩,目光越过这重重人群,看向大殿,数道人影此刻正在殿中缠斗,交手的速度,快得就连他也只能捕捉到些许残影。

这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插手的战斗了,看着凌若夕迎战那三名绝顶高手的身影,他平静的心潮,竟荡开了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波澜。

似羡慕,似自嘲,又似黯然。

从什么时候起,这女人就完全变了?不再如昔日那般痴傻,不再成天跟在自己的身后,让自己被京中的人嘲笑?

她开始大放异彩,明明实力弱得可怜,却总会为了一些滑稽的理由,挑战远比她强悍的势力。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她在,他的目光就会不自觉尾随着她?就会在心里暗暗期盼着,她能够正经的看自己一次?

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用力捏了一下,闷闷的疼在他的胸腔里蔓延开来。

“朕不知。”南宫玉违心的话,并未取信凤奕郯。

两人再未有过任何的交谈,只是静静的看着大殿内的同一个人,眸光复杂不明。

“噗。”一口鲜血蓦地喷出,凌若夕的肩胛骨在瞬间被那名地玄的高手击中,她咬着牙,顺势跃起,不顾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扑向那人,柳叶刀划破空气,趁她使出攻击的一秒,狠狠的刺入她的脖颈。

攻势凶猛,但这名女子也是身经百战之人,略微侧身,一掌对上暗水的手掌,另一只手掌则接住一名队长的攻击。

“嗤。”锐利的刀刃刺入皮肉的清脆声响,传入凌若夕的耳畔,她猛地抬手,将柳叶刀拔出,手腕一番,想要趁这个机会,攻击她的要害。

“就凭你?”白衣女人冷笑一声,看也不看正在不停流血的伤口,一脚朝前踹去,正中凌若夕的胸口。

她口中发出一声闷哼,身体轰然朝下砸落而去,背脊重重砸在地上,撕裂心肺的疼痛,竟让她在瞬间难以站起身来。

Shit!肋骨断了。

只是稍微一动,凌若夕就几乎将自己身上的伤痕猜得七七八八,肩骨断裂,肋骨断裂,这还不算上内伤。

果然啊,这就是强者的实力!

她双眸蹭地一亮,深邃的黑眸里绽放着晶莹得宛如阳光般绚丽的光晕,汹涌的战意让她浑身的气息顿时变得凛冽,手掌用力撑住身下的白玉地板,翻身跃起,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却牵扯到她胸口断裂的肋骨,那好似骨头搅拌着内脏的疼痛感,让她不由得滑下了几滴冷汗。

就在此时,那名地玄修为的女子不敌四名队长的联手攻击,且战且退,凌若夕见状,运气体内快要空耗的玄力,迎身逼了上去。

“够了!”一声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宛如古钟,嗡地炸响在所有人的耳畔。

白衣女子侧身避开绝杀凝聚了十成玄力的手掌,凌空站定在众名队长的包围圈中,素白的长裙,染上斑斑血迹,一双秋水般动人的眸子,忽地落在凌若夕的身上,“我已看到了你所拥有的实力。”

她想说什么?

凌若夕体内疯狂运转的气流正在蠢蠢欲动,她抿住唇瓣,昂头看着半空中的人影,眉头微蹙。

“不看看你脚边的东西是什么吗?”白衣女子轻轻点了点凌若夕背后半米外,那动也不动的布袋。

她心头咯噔一下,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深深凝视了这少女一眼,“暗水,你去。”

“哼,待会儿再来收拾你。”暗水杀气腾腾的瞪着已落于下风的对手,尔后,纵身落在布袋旁,弯下腰,将那用绳索系得紧紧的结给解开。

一具熟悉的身躯砰地从布袋中落出,凌若夕呼吸一滞,浑身骤然爆发出一股浓郁的杀意,那好似快要实质化的杀气,犹如寒流,席卷着整个大殿。

这要杀了多少人,才能磨练出这般纯粹且强大的杀气?

神殿的两名少女微微变了脸色,看向凌若夕的目光少了几分鄙夷与不屑,多了丝丝迟疑与惊愕。

“砰。”木尧梓猛地松开抓住最后一名女人脖颈的手,将她无情的摔在了地上。

女人已脸色铁青,没有了生气。

“小少爷?”暗水错愕的惊呼道,慌忙将布袋从凌小白的身上摘掉。

他唇红齿白的面颊,此刻透着一股死气,印堂非黑,唇瓣乌青,若不是那若有似无的呼吸声,甚至会让人以为,他此刻已变成了一具尸骸。

凌若夕咯咯的握紧了拳头,双眼已染上了一片血红。

她们竟敢伤害他?

“找死——”一声爆喝脱口而出,下一秒,她的身体已然消失在原地,速度快得早已超越了紫阶巅峰所能施展出的速度,玄力浩瀚,虎虎生风的拳头,猛地打向那名天玄高手的面颊。

白衣女子不悦的拧着眉头,手臂轻挥,想要卸掉她逼近的威压。

两股玄力在半空中碰撞,紫阶巅峰的压迫感与天玄的气势,急速撞上,就连这空气,好似也在迅速扭曲。

一股股骇然的风浪,从殿内刮出,凌乱的椅子哐当哐当不停颤动,地面轰轰摇晃起来。

就连绝杀等人,也被这两股气浪逼得后撤,退出殿门,他们根本无法进入她们之间的战斗,更无法前去帮忙。

凌若夕的实力远远弱于这个女子,但她被愤怒冲昏的脑袋,却已然顾不了这么多了,她只知道,她要宰了这些胆敢伤害她儿子的混蛋,哪怕代价是她的生命!

抱着这种决绝的信念,她一次又一次强行从丹田里抽调出玄力,筋脉被这庞大的气流冲撞,不时传来如针扎般的疼痛。

可她不在乎!

杀!杀!杀!

“恩?”敏锐的察觉到她身上释放的威压再度加重,原本胜券在握的白衣女子,顿时惊了,眼眸中飞快闪过一丝错愕。

身体猛地一震,她也再度施加了威力。

四周晃动的椅子,终于再也无法承受住这股强大的气浪,咔嚓咔嚓被震得粉碎,脚下的白玉地板,甚至开始龟裂,房梁上的木柱,更是摇摇欲坠。

“这样下去凌姑娘会走火入魔的。”绝杀略显焦急的开口,旁人只看见凌若夕以紫阶的修为与这天玄的高手斗成平手,只怕想不到,她这莽撞的举动会引来怎样的后果。

她不过是仗着满腔的愤怒,强行运气,这样做,可以解一时的难题,甚至让她爆发出远比自身的实力还要强大的力量,但代价,却是极有可能,难以控制住这些不属于她的力量,从而导致走火入魔,筋脉全废。

“自作孽,不可活。”殿外的战斗已经停止,轩辕勇退到战圈外,冷冷的嘲笑道。

他脸上如玉般温润的笑容,此刻已被怒火取代,想他自从接管轩辕世家后,何时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一身昂贵的锦缎在打斗中碎得破破烂烂,尤其是衣摆以及双袖,前胸、后背上,染着斑斑血迹,这样的他,哪里还有昔日第二世家家主该有的贵气?

“你再说一遍?”暗水灵敏的听见了他的呢喃,猛地转过头,一双被愤怒充斥的血眸,正狠狠地盯着他看。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只不要命的野狼盯住,饶是轩辕勇,也不禁心头一紧,但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他怎么可能流露出一丝怯意?嘴角一弯:“本家主说的是事实,若非她执意要反击,又怎会落到这个地步。”

话里话外,尽是在讽刺凌若夕不自量力的行为。

这番话,立即引来不少人的附和。

“就是,她也不过紫阶巅峰,居然敢同这位绝世高手正面为敌,哼,就算走火入魔,也是她活该!再说了,她杀了那么多人,难道不该死吗?”

“砰!”他耀武扬威的话刚说出口,一道刚劲的气浪直直扑来,瞬间震碎了他的身体,漫天的血肉在爆炸中化作了血雨,稀里哗啦的从众人的头顶上落下。

绝杀缓缓放下手臂,冷眼看着这满地凌乱落下的肉块,向来冷漠的面容,此刻已变作了厉鬼般的狰狞:“她,还轮不到你们指责。”

“诸位都是世间罕见的高手,难道就连最基本的善恶也分辨不了吗?”轩辕勇被他露出的这一手惊住,回过神来,便想要说服他们,挑拨他们同凌若夕之间的关系。

绝杀一脸讽刺:“别说那些事不是她做的,就算是她做的又如何?她若为佛,我等便是守护她的神明,若她为魔,我等便替她屠尽天下。”

并不算重的语调,却让众人的心神为之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