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4章 女人,许久不见!

第334章 女人,许久不见!

要怎样的忠诚,才能够理所当然的说出这番话?

“没错,”暗水一把将晕厥的凌小白递给诡异,挺起胸口,大声说道:“就算凌姑娘是十恶不赦的坏蛋那又怎么样?我们认定了她,哪怕是地狱,我们也会一路追随,不要用你们浅薄的认知,来试图挑拨我们同凌姑娘之间的关系!”

“队长说的对,不就是与天下为敌吗?我们不惧也不怕!”

“就是啊,老子试过和各种人对战,就从没试过和整个天下为敌,这种事光是想想,就已经让老子热血澎湃了。”

……

两百余人斩钉截铁的回答,震撼了所有人的心,若说她是凭着不入流的手段,才能收服这些高手,但为何,到了这种地步,几乎前路已是绝境,他们还对她不离不弃?

南宫玉眸光颤动,双手紧握成拳,“她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让人疯魔。”

这般特别的女子让他怎能放手?若他未曾遇见过她,或许他的生命将永无意义,可是他遇见了,就不愿再放手,哪怕是死亡,他也要拖着她一起。

阴鸷的双眸迸射出的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执拗,握紧的拳头此刻隐隐发颤。

凤奕郯缓缓垂下头,冷峻的面容,此刻已然浮现了丝丝悔恨与自嘲。

早知道他会迷恋上她,当初,打死他,他也不会同意解除婚约,一朝错过,换来的竟是永生的悔恨,心脏传来一阵抽痛,他咬紧了牙关,才忍住这从未有过的噬心之痛。

大殿外一片静谧,所有人都沉浸在那近乎誓言般虔诚、笃定、坚决的话语中,没能回过神来。

此时,凌若夕浑身的经脉顿时大痛,一股火烧般的炽热从她的丹田蓦地涌出,对持的玄力瞬间消失,天玄中期的威压,似一枚炮弹,笔直的袭上她的胸口,整个人朝后飞去,眼看着就要砸在墙壁上,速度之快,力道之强。

“凌姑娘——”众人齐齐转头,被这骇然的一幕吓得头晕目眩,绝杀下意识想要飞身冲上去,接住她,但头顶上,一抹妖艳的红色身影,竟如鬼魅般迅速掠过层层乌云,艳丽的衣摆,犹如绚烂的阳光,刺得人眼眶发涩。

凌若夕紧闭着双眼,除了痛,她已什么也感觉不到。

等待着撞击的到来,可谁想到,一道热乎的肉墙,竟抵住了她的后背,飘落的身影狠狠的撞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淡淡的体香瞬间从四面八方将她牢牢笼罩住。

她错愕的睁开眼,惊滞的眸子里,映照着的,是一张宛如鬼斧神工般,完美俊朗的妖孽面容。

是他……

“女人,本尊不过离开短短时日,你居然有胆子把自己弄成这样,恩?”邪肆的声音,传入耳膜,他懒懒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心疼,几分薄怒。

众人傻了,愣了,呆了,眼睁睁看着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从半空中降落的两人。

那是谁?

那抹风华绝代的身影,究竟是谁?

“卧槽!”暗水率先回神,卷着袖口就想往大殿里冲去,“妈蛋,哪个找死的登徒子,居然敢吃凌姑娘的豆腐?”

他龇牙咧嘴的怒吼声,让众人瞬间清醒,静谧的空地,好似炸开的油锅。

“我没眼花吧?那人是……那人是……”

“一抹红衣惊天下,云族少主云井辰!”

“真的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猜疑声此起彼伏,没人知道,云井辰是怎么出现的,更没人知道,他为何出现在这里。

“云井辰?云族少主?”那不是被他们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的地方么?暗水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为什么这少主会抱着凌姑娘?”他们不应该是仇人么?

绝杀鲜少的愣住了,直到半响后,才回过神来,一把拽住正想往里边冲的暗水,提着他的衣领,往身后拖:“打扰人谈恋爱,是会被雷劈的。”

“哈?”暗水一副我绝对听错了的表情,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谈恋爱?我擦,老大的嘴里居然会说出这般学术的名词?

凌若夕完全摒弃掉了外界的一切,她愣愣的眨巴着眼睛,手臂缓缓抬起,似是想要触碰这张近在咫尺的容颜,却在只有不足拇指长的距离时,猛地停下,神色顿时冷淡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本尊掐指一算,算出你今日有难,所以特地赶来,”云井辰仍旧是一副公子哥调戏良家妇女的口气,“英雄救美。”

“你特么的给我滚粗!”凌若夕被他这番既深情又戏谑的话语给弄得极其恼火,挣扎着就想从他的怀中脱身,却被他紧紧抱住。

膝盖半跪在地上,他看似强悍的搂着她的腰肢,但动作,却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别动,你伤得不轻。”他执起她微微颤抖的手腕,流光溢彩的眸子,半合着,一股强悍的玄力,从他的掌心探入她的体内,查看着她的伤势。

随着玄力漫过奇经八脉,他嘴角那弯慵懒的笑,逐渐化作淡漠,“五脏六腑被震伤,两根肋骨彻底断裂,女人,你是想让本尊心疼到死么?”

凌若夕紧抿住唇瓣,她很想告诉他,这是她自己的事,不用他来操心,但当她近距离的撞入他那双糅杂着心疼与内疚的眼眸中时,到了舌尖的话语,却怎么样也说不出口了。

四目交对,一个略带无措,一个愧疚自责。

龟裂的大地,凌乱的大殿,此刻通通沦为了他们的陪衬,那静静倚靠着的两道人影,美好得像是一幅画,一幅谁也无法插足的画卷。

暗水不住擦拭着自己的眼睛:“好闪,好亮,简直快要亮瞎我的狗眼。”

“……”他这是在自损呢,还是在自损呢?绝杀嘴角一抖,缓缓松开手,不再拽着他。

“老大,你难道不觉得他们之间有奸情吗?”说着这话的暗水,双眼噌噌发亮,好似一只偷了腥的猫。

绝杀打定主意不再理会他,转而将目光看向四周的敌人,他知道,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大殿中时,是最容易被人偷袭的。

“哼,孩子都快死了,居然还有脸在这里谈情说爱?”白衣女子一脸不屑的看着凌若夕和云井辰,那眼神,好似他们是地上的一只卑贱的蝼蚁。

凌若夕顿时暴怒,心头说不清是恼羞成怒多一些,还是被无辜冤枉多一些。

“不用和这种只会嫉妒你的女人一般见识。”云井辰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似是在安抚她的情绪。

“滚犊子。”她强忍着经脉中的剧痛,咬着牙,用力去掰他的手指,一双眼紧张的看着殿外,正被鬼医掐住脉搏,查探情况的凌小白。

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看着他紧紧闭着的双眼,她心头的怒火,就好似那脱缰的野马,再也无法被理智控制。

“尖刀部队听令!”似从牙齿缝中挤出来的几个字,隐隐发颤。

众人心神一凝,迅速归队,从一分队并列排开,二十人为一队的队伍,以绝杀等队长为首,威风凛凛的站在空地上,集合的速度之快,让人咋舌。

云井辰看也没看屋外突然冒出的男人们一眼,他的眸子始终定格在凌若夕的身上,仿佛她才是他的整个世界。

那火辣辣的目光,即使不曾回头,凌若夕也能感受得一清二楚。

“给我杀!一个不留!”冰冷、狠厉的命令,传出大殿。

众名队长立即点头,尔后,阴恻恻的笑着,瞬间冲向四周愣神的敌人,他们不需要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是什么身份,他们只知道,要圆满的完成她所交代的任务。

暗水笔直的飞奔向轩辕勇,身后,壮汉紧随,两人联手发起攻击。

殿外的战火再度点燃,厮杀声络绎不绝,到处都能见到飞溅出的鲜血,随时都能看到,残肢断臂抛向天空。

“乖乖在这里待着,看本尊替你报仇,恩?”云井辰似乎终于想起了正事,如同钳子般固定在她腰肢的手臂,慢慢松了几分,他懒懒的笑着,将凌若夕靠墙放下,让她以舒坦的姿势坐好,然后,轻抚着火红的宽袖,从地上站起。

身姿慵懒、邪肆,却又莫名的让人想要去信任。

好似只要他在,就能替她扛起一半的重担。

凌若夕素来平静的心潮,在他出现的那一秒,就开始荡漾着陌生的悸动,如今,看着他站在自己面前的背影,那股悸动也开始迅速扩散。

好似有什么东西,正在挣扎着,想要破土而出。

“她是我的仇……”

“你是想让本尊打你的屁股么?”云井辰微微侧过脸来,妖孽的面容,此刻染上淡淡的薄怒,明明还是那邪肆的微笑,但不知怎的,凌若夕心里竟有一丝寒气窜开。

“你的嘴里能说点别的话吗?”他只要出现,就永远是这副不着调的样子?对待任何一个女人,都这样么?这个认知,让凌若夕的眉头不自觉深深的紧皱起来,心脏中某个不易察觉的角落,竟有一丝别扭,一丝薄怒升起。

云井辰眸光微闪,似笑非笑的开口:“可这些通通是本尊的心里话,乖,本尊知道你许久未曾见到本尊,分外思念,等本尊解决了这帮虾兵蟹将,再同你慢慢谈情。”

我擦,谁要和他谈情啊?

凌若夕气得够呛,苍白的面容瞬间涨红一片,她恼怒的瞪着云井辰的背影,炽热的目光,似要将他的身躯贯穿。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以你弱小的实力,怎么可能离开神殿?打开结界?”白衣女子危险的眯起眼,从她的话里,凌若夕似乎听到了什么内幕消息。

看来,云井辰这些日子的音讯全无,的确是被神殿的人带走了,甚至还在那儿过了一段,貌似很舒服的日子。

“呵,这世上有什么事能难倒本尊?”狂妄到极致的话语,刚刚落下,自他脚下竟有一束银光腾地升起。

浩瀚的威压徘徊在大殿之中,那气吞山河的气势,让众人纷纷愣了。

天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