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5章 临死前的挣扎

第335章 临死前的挣扎

凌若夕瞳孔一紧,口中轻轻抽了口冷气,他的实力什么时候到达这么变态的境界的?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居然突破了天玄?而且还跨入巅峰?

“女人,有没有觉得本尊这一刻帅呆了?”正在凌若夕愣神的时刻,云井辰忽然从那璀璨的银光中转过身来,冲她妩媚一笑。

心底那一丝惊骇,此刻消失得一干二净,凌若夕猛地拧起眉头,闭上眼,以沉重来表达自己的不屑。

帅呆了?不就是天玄么,迟早有一天,她也会达到这个境界的。

知道了云井辰的真实修为后,她心里的紧张倒是放下了不少,拖着疼痛不堪的身体,盘膝坐好,不顾体内严重的内伤,她开始强行调整内息。

他强是他的事,但她决不允许自己成为一个需要被他护在羽翼下的弱者!趁着他和神殿的人交手的时候,正是她调整伤势的最好时机。

“真是不乖啊。”云井辰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脸上却分明是一副纵容、宠溺的表情。

“云井辰,擅离神殿,你可知道将被神使处以怎样的惩罚?”白衣女子对他无视自己的行为,分外不满,不过是区区一个落后位面的男人,祖上冒了青烟才被神殿看中,居然嚣张到敢无视自己的存在?

“这事,本尊可不知道,不过,你今儿是段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里的事,本尊知道得一清二楚。”云井辰面上的柔色,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是你伤了本尊的妻子?”

“是又怎么样?”白衣女子暗自戒备,但那高傲的气焰却不曾减弱分毫。

他不过是一个刚进入神殿不久的人,就算用了什么灵药,将修为提升到天玄,也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白衣女子在心里不停的以这样的理由催眠着自己,将那丝不安与恐惧压下,抬着高贵的头颅,用眼角睨着云井辰。

“是你伤了本尊的儿子?”他再度逼问道,浑身泛着的威压,勃然加重,就连身侧的空气,好似也在这一刻寸寸冰封,气氛凝重得让人有些无法呼吸。

白衣女子直面扛着这股威压,一时间,只觉身体僵滞,甚至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

她惊愕的瞪大了双眼,他的压迫感怎么可能强悍到这种地步?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慌立即袭上她的心头,只可惜,晚了!在她还未从这错愕中回神时,脖子已被一只冰凉的手掌紧紧箍住,双目充血,她不可置信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为什么?他的速度为什么会这么快?

云井辰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这天底下,唯一能够让他怜惜的,只有一人,至于其它的女子,纵然再美,再好,他也弃如敝履。

看似纤细,实则孔武有力的臂膀,硬生生将白衣女子凌空提起,双足悬空,不停的蹬踏着,挣扎着。

五指黯然一紧,果断的扣住她的喉管。

“使者大人!”注意到这一幕的轩辕勇,一时分神,竟被暗水抓住机会,一拳砸在了他的心窝上,吐血倒地。

“放开小姐!”唯一一个无人为敌的女人,惊慌失措的叫嚷道。

云井辰看也没看她,火红的衣袖凌空挥下,一道庞大的气浪,自他的手臂间迸射出去,好似一道迎头劈下的利刃,速度快如疾风,让那女子根本来不及反抗,甚至连一声尖叫也没有,便被这风刃从眉心,斩成了两半。

“好暴力,好凶残。”暗水偷偷咽了咽口水,甚至连痛打落水狗的攻击,也在惊讶中歪了半寸,原本是想直接轰烂轩辕勇的脑袋,没想到,竟打中了他的肩膀。

轩辕勇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脸色已是一片惨白。

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终于让暗水从走神中清醒,他阴恻恻的咧开嘴,露出了那两排茭白的牙齿:“痛吗?”

壮汉一见他这副模样,立即收手,朝四周的敌人扑去,还是把这只毫无反抗能力的老鼠,留给暗水慢慢折腾吧。

他一点也不想留下来,近距离观看即将发生的血腥画面。

“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轩辕勇咬着牙,好似放弃了抵抗一般,沉声问道,他那双被睫毛遮挡住的眼眸,却隐有精芒闪过。

暗水貌似纯良的歪着脑袋,手掌迅速卸下了他的四肢,骨头错位的清脆碎响,听在他的耳中,此刻,宛如这世上最优美的歌谣。

“我是谁?我是云旭的兄弟。”

云旭。

轩辕勇这才回想到,被他抓住,且好好折腾、折磨了一番,最后悬挂在府外的墙壁上曝尸的男人,瞳孔蓦地一缩。

“看样子你还记得他啊。”暗水一边说着,一边挂着残忍的笑,如同找到新奇玩具的小孩,执起他的手臂,一根根将他的十指掰断。

十指连心,这巨大的痛楚,让轩辕勇渗出一身的冷汗。

“这种痛,连云旭的百分之一也比不上。”暗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轩辕勇等到体内岔气的玄力恢复正常,立即撅嘴,朝天空上吹出了一声尖锐的口哨。

那好似苍鹰嘶叫般的尖锐声响,刺得人双耳嗡嗡的,暗水警觉的皱起眉头,刚想质问他又做了什么坏事,话还未说出口,五台山的森林之中,顿时传来了宛如万兽奔腾的强悍动荡,大地在这巨大的脚步声中,微微摇晃起来。

“天哪,是魔兽!成群结队的魔兽。”有人注意到四周一拥而上的庞大魔兽群,当即惊呼。

那些魔兽种类颇多,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应有尽有,且它们双眼冒着绿光,身躯释放出的玄力,已然是仅次于神兽的高阶魔宠,数量初步估计,约莫有近两百。

“这就是你的杀手锏吗?”暗水神色不明的看着地上,气若游丝的轩辕勇,沉声问道。

“呵呵呵,就算你们一个个都是绝顶高手又怎么样,这么多的敌人,这么多只魔兽,你们插翅难飞。”轩辕勇一边说着,一边急促喘息,显然,这番话,已耗尽了他的力气。

暗水缓缓垂下眼睑:“我本来是想慢慢折磨死你的,可是,你让我改变主意了。”

说罢,他直接将轩辕勇宛如烂泥般的身躯扛在肩头,纵身一跃,跳入魔兽群中,以轩辕勇的身体作为盾牌,疯狂的与魔兽进行厮杀,一只只庞然大物轰然倒下,血流成河。

轩辕勇想要驱动魔兽,奈何,他最后的玄力,也用在召唤魔兽上,如今,又被这些成群结队的魔兽所伤,身上血流不止,哪里还有力气,驱动精神力,控制它们?

只能麻木的承受着,利爪的攻击,皮肉被尖利的爪牙狠狠的掀翻,温热的血珠洒落在土地上,他在顷刻间,就演变成了一个可怜的血人。

暗水最后拧断了他的脖子,将尸体抛入魔兽群中,失去了轩辕勇的控制,被他驱使的魔兽立即恢复了清醒,它们怒红了眼,不再向暗水发起攻击,反而朝着地上那具尸骸狂奔而去,将他撕成了一块块的。

一个名震天下的人物,就此丧命。

此时,殿内的局势也在瞬间逆转,云井辰毫不迟疑的将白衣女子的脖颈掐碎,随后,嫌恶的将手中的尸体扔掉,手指探入衣襟,从里面掏出了一块绢帕,不停的擦拭着触碰过女人肌肤的指头。

有人注意到两边惨死的高手,他们纷纷停止了反抗,停止了攻击,一个个面色茫然的站在原地,怎么会这样?

“轩辕家主死了?”

“隐世的高手也死了?”

“我们该怎么办?”

要继续同凌若夕为敌吗?想想她身边人残忍、无情的手段,以及那一身不要命的气势,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说到底,这些不过是些墙头草,他们心里恐惧着凌若夕所犯下的事,害怕有朝一日,会因为一时失言,而得罪她,导致满门全灭的下场,以至于,才出现在这里,响应轩辕世家以及两国朝廷的号召,但他们来之前,怎么也想不到,最后的结局,竟会是这样。

集合了龙华大陆最精锐的力量,可他们却仅仅只能打伤这帮人。

“哐当。”不知是谁手里的刀刃,猛地砸落在地上,这一声巨响,让陷入惊滞的众人回过神来。

“不想死的快走!”有人振臂高呼,煽动众人逃命,不要再恋战。

暗水不屑的看着这帮乌合之众在瞬间一拥而散,身躯一闪,宛如鬼魅般拦住了下山的山路口。

“你还想做什么?我们已经认输了,难道你们想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吗?”有男人惊慌的质问道。

“你们在背地里商量着要杀害凌姑娘时,怎么没想到会有今天?”暗水可不会被他们的态度打动,记仇这种事,可不是只有女人才会,男人要是记起仇来,不一定会比女人弱。

他那双冰寒的眼睛,在人群中逐个扫过,目光所到之处,众人纷纷心头一紧,不知道他究竟还想做什么。

“你,你,你。”手指接连点住人群里的几个男人,“你们留下,还有轩辕世家的人,也要留下。”

除却被点中的那十多名人外,其余人顿时心头狂喜,他们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走了?”

“不然,你们还想留下来观摩一下杀人现场吗?”暗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可以走,我们却要留下?”谁不知道留下来,只有死这条路?

“凭什么?”暗水好似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语一般,笑得乐不可支:“就凭你们在大会上,支援轩辕勇,辱骂了凌姑娘,不知道这个理由,够是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