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6章 嘴里没一句正经话的男人

第336章 嘴里没一句正经话的男人

这……

被他点名的十多人,一个个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后悔不已,早知道,他们当时就不该多嘴,不该为了讨好轩辕勇,而说出那些话的,只是,这世上永远没有后悔药,人总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说过的话负责。

那些平安无事的人们,只能默默的朝他们投去同情的眼神,随后,便小心翼翼的擦过暗水的身旁,确定他没有要动手的意图后,双腿生风,一溜烟,从山道上直冲而下,那副架势,好似身后有猛鬼在追赶似的,看得暗水脑勺后挂满了黑线。

貌似他长得也还算见得人吧?这种拔脚逃跑的节奏是在闹哪样啊。

默默的收回视线,他双手环抱在胸前,冷眼看着眼前这帮早该切腹自刎的人,“你们是自己爽快点抹脖子,还是希望我来带刀?”

这两种选择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么?自己拔刀,也是死,他动手,更是死得不能再死。

暗水这方的动静,丝毫没有引起尖刀部队的注意,他们此刻正在全力斩杀轩辕世家余留的弟子,掌风呼啸,长刀森冷,大片大片的鲜血,宛如小溪,侵染着脚下的土地。

“陛下,你自求多福吧,本王先走一步。”凤奕郯抿唇一笑,他知道,与凌若夕没有深仇大恨的自己,应当能全身而退,至于南宫玉,他就不敢保证了。

率领着北宁国的随从,他抬脚朝山道上走去,墨色的衣诀在他的身下随风摇曳,银冠束起的青丝,在身后群魔乱舞。

“三王爷,救救我们啊。”

“三王爷,求你出手,我们不想死在这里啊。”

“三王爷……”

他稳步出现的身影,此刻仿佛成为了这帮深陷绝境的男人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顾不得自己狼狈的形象,顾不得嘴里说出的话有多丢脸,他们只想安全离开。

暗水斜眼睨着凤奕郯,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了一番,随后,侧开身,打算放行。

凤奕郯看也没看四周哀嚎的众人,他能够全身而退已是万幸,如今他可没有多余的同情心送给他们。

随从用坚实的身躯,将他与这帮被死亡笼罩的男人隔开,护着他,走上山道,离开时,凤奕郯不由自主的回过头,最后望了一眼,位于山巅的那座殿宇,他隐隐能够看见,在大殿内,那抹妖艳的人影,正蹲在她的面前,同她说着话。

双眸缓缓闭上,承认吧,凤奕郯,你嫉妒了,却又连上去阻止也做不到。

暗水奇怪的看着突然间驻足不前的某王爷,他这是在犹豫要不要留下来送死么?

否则,干嘛迟迟不肯离开?

兴许是他的眼神太过扎眼,凤奕郯没过多久,便飞身跃上长空,绝尘而去,只是那消失的背影,在这阴沉的天色下,平增了几分萧条与落寞。

随后,那些曾公然细数凌若夕罪责,叫嚣着要将她杀掉的男人,被暗水一个个挨着肢解,似乎自从凌若夕给他灌输了十大酷刑后,他就爱上了这种折磨人的滋味。

“老大,不去劝劝他么?”壮汉将最后一个弟子的脑袋摘下,随手扔到地上,余光瞥见挂着一脸残忍笑容,正蹲在地上,用刀子割着敌人身体的暗水,面颊**几下,低声问道。

他真的很不想承认,那个男人是他的同伴,妈蛋,真的好丢脸有木有?

绝杀轻轻抬起浅薄的眼皮,冰凉的眸光落在壮汉的身上:“你又为何不去?”

顿时,两人的心情达成了同步,他们抬脚朝暗水的远处走开,不愿接近他半分。

大殿内,云井辰盘膝对坐在凌若夕的面前,一席火红的衣诀拖曳在地上,边角绣着金色的丝线,一条精美的暗色、图纹缎带缠住他的腰肢,三千青丝只用一支白玉簪子箍住,如瀑般自然垂落在他的身后,红衣内是一件白色的套头衫,裹住他纤细的脖颈,邪魅中带着一丝内敛,不羁中却又不失严谨。

比起他以往的形象,貌似今天的他,多了丝丝矜持。

当然,这也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

被他炽热的目光一个劲的盯着,凌若夕即使有再好的定力,此刻也不自觉有些如坐针毡,玄力在她的经脉中运转的一个大周圈后,最后融入丹田,一直卡步在紫阶巅峰的平静,似乎开始松动。

虽说勉强将玄力强行运转过经脉,但她方才故作强撑与那天玄高手比拼的伤势,并未好转,不过是稳定了根基,没有了走火入魔的危险罢了。

细长的睫毛微微闪动了两下,然后,她便睁开了那双沉如夜空的眼睛,眼前,一张放大的妖孽面颊,豁然出现。

她啪地一声,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了过去。

云井辰被她扇得半张脸侧到了一旁,青丝及面,遮挡住了他脸上的神色,只是隐隐能够看到,他的左脸迅速染上了粉红,一个显目的手掌印,落在他的面容上,分外清晰。

凌若夕懊恼的咬住嘴唇,有些自责,但她绝不会承认自己心里竟会有这样的想法的,于是,她脱口而出一句话:“没事不要凑我这么近。”

“本尊很高兴。”云井辰抬起手臂,轻轻抚了抚火辣辣疼痛着的面颊,他猛地一把将凌若夕揽入自己怀中,双手好似水蛭,紧紧的缠上她的腰间,削尖的下颚抵靠住她瘦弱的肩头,偏偏这么巧,抵在她断裂的肩胛骨上。

一丝疼痛传上神经末梢,凌若夕顿时轻轻蹙起了眉头。

“你的警觉心还在,在本尊的离开你的这段期间,本尊相信,没有别的男人靠近过你。”他嘴角含笑,眼眸中竟泛起了淡淡的欣慰与欢喜。

“你脑子进水了吗?”被自己扇了一巴掌,他居然还说什么高兴?还有!他究竟是怎么从这件事情联想到,没有男人近她的身的?

虽然那也是事实。

“好久没有听到你中气十足的骂声了,还挺怀念的。”云井辰不温不火的说着,并不在乎她恶劣的态度,若是他的脸皮不够厚,也不可能一直坚持到现在,执着的想要打开她的心房,在她的心窝里,刻上自己的身影,让他的名字永远铭记在她的心脏深处。

他的语调仍旧是那般邪肆、懒散,但凌若夕却轻而易举的就听出了他话里几不可查的认真。

心尖微微一动,抗拒的神情,似乎也出现了短暂的松动,直到殿外有脚步声缓缓传来,她这才回神,从这古怪的情绪中清醒,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臂,抵住他的胸口,怒声笑道:“你不要得寸进尺,别以为我现在受伤,就会让你为所欲为。”

“所以你是有考虑过对本尊上下其手,为所欲为咯?”云井辰故意曲解了她话里的含义,笑得愈发动人。

绝杀等人静静站在殿外,双眼放着名为八卦的狼光,既好奇又激动的看着里面言行暧昧的男女。

他们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在凌姑娘身边,出现一个与她这般般配的男子,且还不受她的冷脸。

“凌姑娘,”暗水好不容易擦干净了双手,从众名队长身后跻了出来,眼珠贼兮兮的一转,特猥琐的笑道:“不给咱们介绍介绍这位陌生的客人吗?”

“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凌若夕故作淡漠的说道,趁着云井辰的注意力,放在众名队长身上时,她灵巧的从他的怀抱中脱身,手掌撑住后方的墙壁,缓缓站起。

“不对吧,姑娘,都到了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咱们都懂的。”暗水笑得尤为暧昧,别说云井辰那张与凌小白相似的容颜,就是他出手相救后,做的那些举动,怎么看,都和不相干这三个字搭不上边。

凌若夕面色一沉,脸色有转化为黑色的迹象:“你什么时候变成女人了?”

“?”一个豆大的问号从他的头顶上缓缓升起,暗水表示自己听不懂这么内涵的暗喻。

“没事多补下脑,你这个样子,将来真的不行。”壮汉一脸唏嘘长叹,同样怜悯的表情,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暗水嘴角一抽,被一个不论是身手还是学识都不如他的人同情,这种滋味真心让他很难接受。

“老头,小白的情形怎么样?”凌若夕逞强的站立在原地,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她不愿让任何人看出,她此刻的伤势有多严重,更不愿让人见到,她的脆弱,尤其是,身边还有一个外人!

被她在心里当作外人看待的云井辰,此刻却不悦的拧起了眉头,眸光隐过几分心疼,几分叹息。

这女人,数月不见,她骨子里的骄傲却一点也没有减少,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他感到头疼。

可偏偏,他又舍不得在旁人的面前,折损她半分的骄傲,手臂从后撑住她略显僵硬的背脊,掌心触碰到的衣衫,已是一片湿润,想也知道,必定是被她的冷汗打湿的。

一股温热的玄力缓缓从他的掌心运送进她的身体,他什么话也没说,但这漫不经心的举动,却让凌若夕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甚至于心尖,还有暖流滑过。

鬼医挤眉弄眼的打量了云井辰许久,这才咂吧咂吧嘴唇,鼻腔里发出两声不满的轻哼:“你还知道小少爷他身中剧毒啊。”

剧毒么?

凌若夕身侧的气压顿时骤降,脸色变得愈发难看起来。

鬼医挥挥手:“你难道忘了我是干哪一行的?就这种毒,别的大夫碰上或许会焦头烂额,但这可不代表我也是。”

既然他会这么说,自然有十足的把握。

闻言,凌若夕提到嗓子眼的心脏,总算是落下了些许。

或许是紧绷的神经突然间放松下来,她只觉双腿一软,眼前的视野逐渐模糊,指腹用力抵住眉心,她摇摇脑袋,但终是无法抵达黑暗的入侵,两眼一翻,晕厥过去。

“凌姑娘——”

众人惊呼道,甚至有人伸出手想要去接住她的身体,但有人却比他们更快,云井辰略一旋身,直直将她瘫软的身体接在了怀中。

动作熟练得好似这个举动,他已做过了无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