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7章 生不同衾,死同穴

第337章 生不同衾,死同穴

云井辰单手接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腕,轻轻探着她的脉搏。

“他还是一个大夫?”鬼医面色古怪的喃喃道,对这个突然间出现,且貌似和凌若夕有着什么过往,却也有着深仇大恨的男人,他心里的戒备一点也不少,毕竟,他们可是前不久才毁了人家的故乡,又杀了他的亲人,这笔血海深仇,谁敢保证他不会在意?不会因爱生恨?

“与其讨论他,我觉得我们更应该先处理一下外边那人。”木尧梓淡漠的提醒了一句,随后,手指指着殿外的空地上,唯一剩下的数十人。

他们那凶狠、冰冷的目光,让阿大立即警觉,脚下一个健步,冲到了南宫玉面前,将他牢牢的护在自己的身后。

他知道,凭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就算是单打独斗,他也没有取胜的希望,但他至少能为皇上争取到一点逃命的时间,让他能够趁机寻找生机。

就算豁出去这条命,他也要护皇上周全。

“你们不要想着伤害皇上,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出现的。”阿大冷声警告道。

“拜托,就凭你?”暗水不屑的瘪瘪嘴,伸出了一截小拇指:“我就用这玩意儿,便能戳死你,你信不信?”

阿大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实力的悬殊,不是他有勇气,有决心,便能弥补的,可是,那又怎么样?身为天子身旁的护卫,他唯一的职责,便是用生命保护他。

似乎是看出阿大的决意,暗水脸上的神色也不自觉变得正经起来,他这样的人,值得自己敬重,即使他们是下一秒便有可能刀尖相向的敌人。

“真不敢相信,在这个昏君身边,居然还有一只忠犬。”暗水惆怅的叹息道。

他们之所以故意留下南宫玉,只是为了想让凌若夕亲自处决他,可是,看看被云井辰抱在怀里,不省人事的女人,似乎他们的好心,这次是白费了。

暗水悻悻的撅了撅嘴,他还以为这次能得到凌姑娘的一通表扬呢。

云井辰在替凌若夕把脉后,知道她是因为强提玄力,导致经脉重创,以至于陷入昏迷,性命暂且无忧,眉宇间拧成的川字,便逐渐散开,一手穿过她的膝盖,一手护住她的腰肢,以华丽丽的公主抱的姿势,将她紧抱在怀,黑色的马靴缓缓踏出殿宇。

头顶上凝聚的那团沉重的乌云,仍旧不曾消散,光线有些暗沉,为这对持的氛围增添了几分剑拔弩张的危险硝烟。

尖刀部队的人见他出来,立即朝两侧散开,但当他们做完这个动作后,立马呆了,为毛他们要给这男人让路?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他好么?

这世上有一种人,即使同他素不相识,但只要见过他,就会被他身上散发的那股浑然天成的气质所蛊惑。

暗水一脸怒其不争的瞪了自己的队员一眼,妈蛋!真是丢自己的脸。

“南宫玉。”云井辰停下步伐,火红的衣摆在寒风中猎猎作响,他森寒的眸子,深深的凝视着前方被众名侍卫严密保护着的老熟人,嘴角勾起一抹邪魅肆意的浅笑:“好久不见了,看样子,你过得还不赖啊。”

“哼,朕当是谁,原来是败在神殿手中的云族少主啊,”他眼底划过一丝恶意,“不过,大概你还不知道一件事,所谓的云族现在已经成为了历史,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么?”

他这是**裸的想要挑拨云井辰和凌若夕之间的关系。

众人暗暗磨了磨牙,一个个冲他怒目相视,恨不得扑上去,撕烂他那张口无遮拦的嘴。

云井辰微微挑起眉梢,在听到云族成为历史的消息时,他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的意外,他的平静,让南宫玉心底刚升起的得意,顿时化作了错愕。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男人还是这副坦然、镇定的样子?难道说,他不在乎云族吗?不!这不可能!

云族是他全部的倚仗,是他肆意妄为的后盾,如今失去了云族的庇护,为什么他却无动于衷?

“你好像很意外,本尊的平静?呵,”云井辰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眉宇间带着一丝讽刺:“就算你坐稳了帝位又如何?收敛情绪的能耐,还是一点也没有长进啊。”

“云井辰,你太张狂了。”南宫玉被他的讽刺气得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紫阶的威压,自他脚下腾升起来,却在下一秒,被一股更为庞大的气浪粉碎。

“拜托,只有这点实力,别出来丢人现眼好么?不过是紫阶,值得炫耀么?”

“好毒。”暗水在心头暗暗咋舌,这男人的毒舌能力,完全不比凌姑娘逊色多少啊,瞧瞧,这三言两语的几句话,便把南宫玉给气成啥样了?

他心头对云井辰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崇拜。

“哼,也不怕告诉你,你的亲人,你的同伴,可都是死在你怀里这个女人手中的。”南宫玉装作没有听见他的奚落,但仔细看,便能发现,他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早已握紧,拳头甚至发出了咯咯的碎响。

云井辰眸光一暗,这件事他早在重回这片大陆时,就知道了。

“所以,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南宫玉这下是真的惊了,傻了,难道他就一点也不在乎这件事?

“自己的家族被人毁灭,你却抱着罪魁祸首,你也不怕那些惨死的亡灵,从地狱里爬出来,向你索命吗?”南宫玉阴恻恻的问道,隽秀的面颊,因怒火略显扭曲。

“本尊相信,她做这些事自然有她的理由。”更何况,那些惨死的人,没有任何一个是他的属下,他又何需在意?

云井辰早就猜到,若自己离开,他的好弟弟一定会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将他的势力全部肃清,接手云族,这次,死在她手下的人,只怕都是那批心有反骨,非我族类的人吧。

也正是因为这样,云井辰不仅没有感到悲伤,反而觉得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她替自己清除了障碍。

“呵,好一个情深意重,一片痴心的云族少主。”南宫玉怒极反笑,“就是不知道,你的情是不是真的如你表现的这般真挚了。”

这话……

云井辰心头一紧,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总觉得南宫玉所表露出的镇定和疯狂,似是在暗示着什么,他在暗地里朝尖刀部队的众名队长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们暗自戒备,谨防南宫玉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知道火药吗?”南宫玉推开了身前一左一右将他保护住的侍卫,峻拔的身躯,傲然站立在云井辰的面前。

他眉心一跳,仔细嗅了嗅这被血腥味侵染的空气,果不其然,在这铁锈味中,嗅到了一丝火药的味道。

“朕这辈子只有两个心愿,以前,朕总想扳倒摄政王,收回皇权,如今朕做到了。”南宫玉忽然间缓和了口气,不再针对云井辰,反而是说起了自己的心里话。

前后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不仅没让云井辰放下戒备,反而愈发的不安了。

“需要本尊提醒你,扳倒南宫归海真正的功臣是谁吗?”他还真敢往脸上贴金啊,真正的功臣分明是他怀里的女人,何时轮到他了?

南宫玉脸色忽青忽黑,双手更是紧了又松,松了又握。

“朕之后唯一的心愿,就只剩下一个,”他故意无视掉了云井辰的那番话,再度开口:“那便是让若夕留下,待在朕的身边,同朕共享南诏万里江山。”

他说得豪迈,阴鸷的双眸隐隐有激动、痴迷的光亮闪过。

他是真的这么幻想过,可是,后来他却清醒了,也看明白了,她的心里没有属于他的位置,哪怕是一分一毫,也没有。

她只把他当作随时会除掉的敌人,呵,既然求而不得,他也就彻底放弃了得到她的痴念。

“朕如今只想,带着她一同共赴地狱。”铿锵有力的一句话,却让众人齐齐变了脸色。

暗水更是气得破口大骂:“你特么绝对是个傻逼!靠,你要死就自己去死,拖凌姑娘下水是个什么意思?做男人就该干脆点,拿得起放得下。”

他的叫嚣丝毫没被南宫玉放在眼里,他缓缓从怀里拿出一个火折子,将木塞打开,跳窜的火星,在空中飞舞,弥漫。

“只要朕松手,用它引爆四周早已埋下的火药,整个五台山,在瞬间就会轰的一声,被夷为平地。”南宫玉含笑说道,但那笑容,却带着几分癫狂,几分疯魔。

是啊,他早就已经因爱生恨,早就已经求而不得,既然这辈子得不到她,那他所能做的,就只剩下一个,便是拖她一起死。

生不同衾,死同穴。

“疯子,疯子。”鬼医连连摇头,对南宫玉的疯狂各种无法理解,妈蛋!爱情是什么东西?居然能让他做到这种地步?

“皇上!”阿大也没有想到,在南宫玉的心里,竟打着这个主意,埋下火药时,他分明是说,怕轩辕勇失利,所以才会留下后手。

可是如今,怎么一切通通都变了?

“你的江山呢?你的子民呢?”云井辰神色不变,悠悠然问道。

南宫玉紧了紧牙根,沉声道:“朕为南诏国奉献了半辈子,如今,朕只想再最后任性一次。”

与其终其一生,得不到她,看着她同别的男人一起幸福,他宁肯用这条命,去换取和她同穴的可能。

说他疯了也好,说他傻了也好,他的决定不会改变!

一双黑眸里,除了决然,再也没有第二种情绪。

那是只有决定一条道走到黑的人,才会有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