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8章 南宫玉之死

第338章 南宫玉之死

“我去把那火折子抢下来。”暗水卷着袖口,就想动手,他才不要和疯子一起死,再说了,他还没有好好的享受自由自在的日子,谁想把命留在这儿?

“回来!”绝杀瞳孔一紧,伸出手就想拽住他,只可惜,终是慢了一步,暗水的身影已然跃到了南宫玉身前,手臂蓦地伸出,却被他侧身避开。

火折子吧唧一下,从他的掌心缓缓滑落,吧嗒一声,掉落在脚下被鲜血浸染的土地上。

“轰!”一束火光拔地而起,好似被焚烧的爆竹,顺着那埋伏好的火药引线,滋滋滋滋的窜动着。

云井辰眉头一蹙,当即旋身,想要止住引线点燃火药。

但那火光却在半途中停下,尔后,脚下的大地开始出现嗡嗡的震动,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面容,此刻竟出现了一丝恐慌,抬手将凌若夕护住,转身背对即将爆炸的火药。

“轰隆隆——”好似惊雷般震天动地的巨响,从背后传来,被震碎的大地,有无数的石块随着爆炸的气流,飞溅而出,啪啪的砸在他的背脊上。

细碎的疼痛于云井辰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冲天的火光将他的后背映照得炽烫,他紧抿着唇瓣,吩咐道:“快撤。”

没人知道南宫玉究竟丧心病狂的在这个地方埋下了多少的火药,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从这大火冲冲出去,离开五台山,才能摆脱困境。

“阿大,截住他们。”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猎物在最后的关头逃跑?

“皇上,不要再管他们了,咱们也逃吧。”阿大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顾不得四周正在迅速朝他们围拢的大火,咬着牙,泪眼婆娑的祈求道。

南宫玉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好似根本没有见到四周的火龙一般。

“给朕截住他们!”他咬着牙,再次下达了命令,看来是真的要拖着凌若夕一起赴死了。

阿大、逼于无奈,只能飞身朝云井辰扑来,试图阻止他想要逃离的举动,谁料,却在半空中被暗水一拳轰下,“妈的!我忍你们很久了。”

阿大宛如一个人肉沙包,被暗水从空中打到地上,又抛向长空,无数次循环、重复。

云井辰双足轻点地面,身影凌空跃起,天玄巅峰的威压全开,宛如一座巨山从头顶上落下,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身影掠过火墙,从人墙中强行穿过,随后,一脚踹上南宫玉的胸口。

“噗。”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溅出来,整个人好似断了线的风筝,朝左侧飞去,而那侧,便是火势最为凶猛的地方。

“皇上——”阿大眦目欲裂,不顾身后暗水的攻击,用后背做盾牌,朝着南宫玉飞奔过去,一把抱住他,试图将人抛出,避免他被大火烧伤。

云井辰眸光一冷,若今日不除掉南宫玉,他日,势必会成为他的心腹大患,他今天可以为了一抹执念,疯狂到如斯境地,他日难保不会做出更可怕的事。

云井辰赌不起,他也不敢拿凌若夕的安危做赌注,旋身再度飞出,阿大刚将南宫玉抛开,下一秒,他便被云井辰一脚用力踹入了大火里,那一脚直勾勾踹中了他的丹田,紫阶的玄力顿时失控,让他想要自救也做不到。

身躯噗地一声砸落在火光中央,一道声嘶力竭的嘶吼声,响彻云端。

云井辰见状,立即率领尖刀部队的众人急忙撤退,熊熊烈火将他的衣袍烧毁了不少,精妙绝伦的面容更是染上了淡淡的黑色。

当他好不容易冲出火墙,衣袖用力一拍,将左手手臂上沾染到的火星拍灭,尔后,从空中飘落下来,站在了山道上,冷冷的注视着火光中,不断挣扎的人影。

“皇上,皇啊——”阿大的惊呼声到最后化作了惨叫,数十道人影疯狂的在火墙内打着滚,他们大声吼叫着,希望有人能把他们救出来。

但不论是云井辰,还是尖刀部队的众人,都不曾有过任何一丝的怜悯。

大火一路从空地焚烧入殿宇,巍峨高耸的建筑轰然倒塌,哗啦啦朝地上砸去,漫天的尘埃混杂在浓浓的烟雾中,气味甚是呛鼻,尤其是那一股烧焦的尸体的味道。

云井辰单手捏住凌若夕的鼻子,就算是在昏迷中,他也不愿让她嗅到这种味道。

“好险,刚才我还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里面。”暗水不停的拍着胸口,一脸的后怕,等到他平静下来后,便用着幽怨的眼神去瞪凌若夕:“凌姑娘,你今后能不能不要再四处留情?”

就是因为她此刻听不见,所以暗水才有胆子把这种话说出来,要换做平时,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当着她的面这么说啊。

“没用,只是一场大火,就让你怕成了这样?还好意思说是凌姑娘的左膀右臂?”木尧梓面带鄙夷的冷哼一声。

“你管我!就算我是铁汉子,偶尔也会有害怕的时候,这是人之常情。”暗水说得理直气壮,但那双不停朝四周转动的眼睛,却泄漏了他此刻的心虚。

这场大火整整焚烧了一个时辰,直到天空上一道惊雷轰然划破乌云,倾盆大雨毫无征兆的落下,将这场火,彻底熄灭。

“都死了。”暗水围绕着一地的焦炭,检查着是不是还有人幸存,如果有,他准备随时补刀。

“该走了,她的伤势需要治疗。”云井辰开始顶替凌若夕发号施令,可奇怪的是,这些队长们并未阻止,更为拒绝,而队员们也是一脸的认同,似乎他们已经接受了云井辰融入他们的这个事实。

大概也只有暗水,心里颇多的不忿。

一场兴师动众的讨伐大会,最后却以这般惨淡的结局告终,轩辕勇、南宫玉,以及众多轩辕家族的弟子,纷纷惨死,消失在了这片大陆之上。

云井辰在询问过山寨的位置后,就先一步,抱着凌若夕绝尘而去,只留下一道冷漠的背影。

“卧槽,这是不是叫过河拆桥?”暗水狠狠的刮了一眼云井辰离去的身影,没好气的痛骂道:“要不是看在凌姑娘的面上,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妈蛋!”

就算要走,至少也带上他们啊,他一马当先跑在最前头,是在闹哪样?

没人理会暗水心头的幽怨与不忿,他们从他的身旁擦身而过,甚至连一个正眼也不曾投给他,好似当他不存在似的。

暗水心有不甘的在原地跺跺脚,“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一夜的赶路,抵达山寨时,天空上的暴雨已变成了零星的小雨滴,滴答滴答溅落在地上,云井辰率先飘落,当现身,早已等候着男人们归来的女眷立马围了上来。

“等等,他是谁?”一名似乎是女眷中极有分量的美貌女子,紧握住手里的武器,戒备的看着这妖娆的红衣男人。

“你不是山寨里的人。”只一眼,她就认出云井辰并非寨子中的男人,话音刚落,顿时,所有的女眷纷纷警戒的盯着他,她们紧张得连手里的武器,也开始发出嗡嗡的哀鸣声,却始终不肯让开一条路来。

云井辰淡漠的睨了她们一眼,衣诀翻飞,眉目森寒:“若夕的房间在哪儿?”

若夕?

亲昵的称呼让女眷们有些发愣,她们这才注意到,他的怀里紧抱住的女子,不是凌若夕还能有谁?

“你对凌姑娘做了什么?”她们尖声问道,大有云井辰若真的对凌若夕做了什么不轨的事,就要同他拼命。

“她的房间究竟在哪儿?”面对这些娇滴滴的如花美眷,云井辰的态度却极为冷硬,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在他的眼里,能够称得上女人的,只有一个人,为了她,他必须要洁身自好,哪怕她根本不在乎。

这是他的尊重,也是他对她的情意。

绝杀等人姗姗来迟,见云井辰被一帮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眷阻挡在山寨外,顿时乐了。

“快让开,这位是凌姑娘的……额……”暗水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扭头去看云井辰:“你是姑娘的什么人?”

他这是拐着弯儿打探他们俩的关系呢。

云井辰眸光一闪,持平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绚烂的笑,“本尊是她的相公。”

卧槽!

相公!?

他确定他说的是真的吗?为毛这种事,他们完全不知道?

现场宛如被一阵寒风刮过,众人已彻底石化,他们一时半会儿,还真的没办法消化掉这让人惊讶的消息。

“她住在哪里?”凌若夕第三次问道,耐心一次比一次少。

暗水机械的指了指院落的方向,神色有些呆滞,他还沉浸在凌若夕已经嫁作人妇的巨大打击中,直到云井辰的身影从他的眼前消失,他才勉强回过神。

“你们相信他说的话吗?”他很想知道,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觉得,凌姑娘会嫁人这种事,有多么的不科学。

众人齐齐摇头。

“还好,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暗水一脸放松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鬼医总觉得他们操心操得太多,这摆明了是混蛋丫头的私事,连正主都还没醒来,他们怎么听风就是雨?

“他把丫头带去房间了,那这小子怎么办?”鬼医急忙将话题转开,把怀里的凌小白碰到身前,希望他们能够给他说出一个好办法。

他该怎么安置这家伙。

“带去你的房间呗,反正要替小少爷解毒。”暗水敷衍的挥挥手,这种事根本就不需要问,目前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凌姑娘和云族少主之间究竟是何种关系。

这一个是被灭门后唯一的幸存者,一个是灭门惨案的罪魁祸首,他们俩要是在一起,是打算相爱相杀么?

暗水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妥当,赶紧将绝杀拽到了一边,顾不得一身斑斑的血迹,神秘兮兮的问道:“咱们是不是该想个法子,把他们俩给隔开?”

万一这云井辰什么时候想不通,打算替那些人报仇,以凌姑娘的身手,完全弱爆了啊,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你的眼睛是摆设吗?”绝杀嘴角一抖,他男人对凌姑娘有多在意,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老二,也不知道成天在胡思乱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