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39章 生长在深渊地狱的坑爹草药

第339章 生长在深渊地狱的坑爹草药

鬼医最后只能无奈的将凌小白安置在自己的房间,悬挂在床榻两侧的帐幔用一条精致的饰品带子缠住,灰色的床单上,凌小白脸色苍白的枕着枕头,乖巧的躺在其中,他的气息略显虚弱,鬼医拧着眉头坐在一旁,替他再度诊断过脉象后,起身开始捣鼓起木桌上堆放的草药。

另一边,云井辰盘膝坐在凌若夕身后,手掌抵住她的后背,源源不断朝她的体内灌输着玄力,助她将积存在经脉中的淤血驱散。

滴答滴答的绵绵细雨,合着晚风不停的敲击着窗户,清脆悦耳的碎响,回荡在这间静谧的房间里,好似为这气氛增添了几分闲适、自在。

袅袅的白雾从他们二人的头顶上飘散出来,似一缕缕青烟,又似朦胧的雾气,远远看去,两人的身影好似躲藏在云层中似的,带着朦胧的美感。

“噗。”一口黑血从凌若夕的口中喷出,她拧眉睁开了双眼,第一时间察觉到背后有人的气息存在,五指成爪,迅速朝后发起了攻击,却在即将抓住他的咽喉时,停顿在了半空,迷离的眼眸,逐渐恢复了清明,她刚才的动作,不过是潜意识的防备,好在及时收了手。

“你……”

“呵,看你这劲头,伤势应是好转了。”云井辰面色苍白,但嘴角那弯笑,却极其温暖,他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一层晶莹的汗珠,明明玄力消耗过度,却不在意,反而更关心她的身体。

凌若夕何尝看不出他的异常?紧皱的眉心愈发蹙紧了几分,她查探过体内的伤势,却惊讶的发现,堵塞的奇经八脉竟变得顺畅,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这是谁的功劳,看着眼前这张带着三分安抚,七分欣喜的容颜,她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为什么帮我?”她哑声问道,神色略显严肃。

云井辰软软的靠在后方的床壁上,姿态慵懒,“本尊为何帮你,难道你真的不晓得么?还是说,你从没把本尊说过的话放在心上?”

“你是指那些调戏?”凌若夕没好气的轻哼一声,余光瞥见他隐忍的模样,唇瓣不自觉抿了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为她疗伤,会消耗他大部分的玄力,甚至于短时间内,身体会处于虚弱的状态,只要是修炼者,都知道替人医治内伤的后果有多危险。

他为什么要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你能关心本尊,本尊已经很开心了。”云井辰难得的没有挑逗她,而是漫不经心的笑着,好似浑然不在乎那些失去的力量,“本尊的身体没有大碍,明日就会复原。”

凌若夕觉得自己有满腹的话想说,可偏偏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她沉默的凝视了云井辰许久,最后,终是起身下了床,“这间屋子今天留给你。”

“你呢?”云井辰见她穿上马靴准备离开,忙不迭问道。

“我去看看小白。”她不想要见到这样的他,更不想要留下来面对这让她有些无措的气氛,所以,生平第一次选择了逃避。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云井辰嘴角那弯笑,顿时加深了不少,他掀开身旁折叠整齐的被褥,蒙住自己的脑袋,近乎贪婪的嗅着,被褥中残留着的属于她的味道。

好久了,这些每夜午夜梦回时的气息,已经离开他好久了。

或许是消耗了太多的玄力,又或许是因为身旁有她的气息相伴,云井辰很快便合上了眼睑,挂着欣喜的浅笑,沉沉睡了过去。

凌若夕出门后病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屋外静静站了一会儿,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声响传出,就连他的气息,也极其平稳,他难道打算休息了?也对,今天救她一命,又是连番激战,方才再为她疗伤,就算是铁打的身体,只怕也吃不消了。

“呀,凌姑娘。”一名女眷刚端着宵夜从小院外走来,一眼就瞧见了站在卧房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人。

“有事么?”凌若夕顿时收敛下面上所有的情绪,淡淡地问道。

“暗水说你今天没吃什么东西,所以特地让我去厨房热一些宵夜,给你送过来。”当然,女眷选择性的隐瞒了,暗水示意她进屋后,观察凌若夕与云井辰举动的事。

深沉的黑眸里,有一丝暖意悄然闪过,她抿唇一笑,伸手将托盘接过:“大半夜让你费心了。”

“不!这是我的分内事,姑娘这会儿不去休息么?”女眷不动声色的问道。

“恩,我还有事要办。”

“哦。”女眷点点头,一双眼睛不停的朝她的身后看去。

“你还有事?”见她迟迟没有离开,凌若夕心头泛起了一丝困惑,她不是来送宵夜的么?现在宵夜送到,她怎么还在这里?而且还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女眷犹豫了半响,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凌若夕的脸色,最后,硬着头皮开口:“姑娘,今天我在山寨外面看见,是一个男人抱着你回来的,他同你的关系真的是他说的那样吗?”

凌若夕面色微凉,她很想知道,云井辰究竟都给山寨里的人说了什么。

“哪样的关系?”她微微朝上挑起眉梢。

“唔,就是他说是姑娘你的相公这件事啊。”女眷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双眼紧紧的盯着她脸上的表情,似是想要将她心里深藏的心思,通通看出来。

“相公?”这男人还真敢说啊,凌若夕凉薄的笑了一声:“不要人云亦云,他说什么,难道就真的是什么吗?”

“我也这么觉得。”山寨里的人都这么认为,毕竟,凌姑娘成亲什么的,真的让人无法接受。

“宵夜你拿回去吧,我不饿。”凌若夕突然将手里的托盘交还给女眷,随后,便朝她挥挥手,准备前去探望凌小白。

至于宵夜,呵,他在外边胡说八道,难道还指望她给他送吃的进去?做他的春秋大梦!

女眷有些无措的看看凌若夕离开的身影,再看看手中的托盘,面颊上尽是茫然。

话说,她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不然,凌姑娘前后的态度,怎会这般不同?

“该死的云井辰,你这种人完全不值得人同情。”原本她还觉得愧对了他,可是现在,她心里触怒恼怒再也没有别的。

就连山寨中的女眷,也已经知道了云井辰的宣告,可想而知,这个消息只怕此刻早已经传入所有人的耳中,仅仅是推测与猜想,就让凌若夕头疼。

她来到鬼医居住的房间外,手掌轻轻将房门推开,一股浓郁且苦涩的药味迎面朝她扑来,凌若夕急忙掩住口鼻,看着房间里布满的浓雾,眉心一皱:“你这是打算把房子给烧了么?”

“我在替小少爷配置解药。”为了防止她嘴里再吐出什么不得了的话,鬼医急忙解释,示意她过来看看器皿中的草药。

凌若夕只淡漠的扫了一眼,随后,便抬脚走向床榻,居高临下的看着床榻上静静熟睡的孩子,持平的嘴角,缓缓当初了一分安心的微笑。

手指温柔的捻住被角,替他掖了掖。

“他究竟中了什么毒药?”凌若夕背对着鬼医,沉声问道。

“一种极其少见的假死药,用了这种药后,中药之人不会立即失去生命,而是会沉醉在梦中,慢慢的被毒药腐蚀过浑身,在美梦中失去生命。”这种药在龙华大陆几乎是没有的,那么,必定是出自神殿的手笔。

凌若夕眸光一冷,铮铮的血腥在她的眼底凝聚,“是么?”

神殿?呵!好一个伟大的神殿,居然连六岁大的孩子也不放过?这样的人,居然还能有布满第二位面各个城镇的信徒,实在是让凌若夕不得不惊讶。

“我能炼制出解这假死药的解药,可是,想要让他从昏迷中苏醒,还需要一味重要的药材。”鬼医一边用象牙做成的勺子搅合着器皿里的药草,一边说道。

解假死药不难,但难的是,在他醒来后,残留在他身体里的药效,会渐渐潜伏,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吞噬他的五脏六腑,到最后,他同样会落得死于梦中的结果,只是时间被鬼医拖长了。

“什么药?”就连他也觉得棘手?

鬼医将搅拌好的草药放到一旁,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回魂草,我不知道你这混蛋丫头有没有听说过,但这种药,却是能让人从所有虚假的幻境与梦境中醒来的特殊草药。”

“哪里有?”凌若夕一针见血的问道,只要可以让凌小白苏醒,她什么方法,什么手段都愿意尝试,哪怕是龙潭虎穴,她也要闯上一闯。

“在深渊地狱最后方的山谷外,长着漫山遍野的回魂草,我在购买药草时,曾问过,在这片大陆上,似乎并没有回魂草的踪迹。”鬼医颇为遗憾的摇摇头,他离开时带的草药不多,这些日子以来已经用得七七八八,欠缺的,大多数也能够在药材店里买到。

只可惜,这回魂草,却必须要回深渊地狱才能取到,但他们离开时的通道当日就已经崩塌,进入那里容易,但若是想要出来,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

或许,等到她取来了回魂草,凌小白却早已经过了最佳的解毒时间,一命呜呼了。

“只有那里才有?”凌若夕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至少我在去过的药材店里打听,他们都说不曾见过回魂草,更没有兜售。”鬼医一五一十的将这些消息告诉给她知道。

“你当时不是说,救小白对你来说不难吗?”现在呢?又整出了一味世间罕见的草药,非得回深渊地狱,才能采摘到,这不是坑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