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40章 聪明的男人不讨喜

第340章 聪明的男人不讨喜

她的怒火鬼医能够理解,将手里的器皿往桌上一方,“我是能救下小少爷,但这味药却是必不可少的。”

哼,他的医术居然还会被人质疑?要不是因为这小子是她的儿子,他才不会费心费力的出手医治。

“他有多久的时间?”凌若夕知道自己的怒火有些毫无道理,唇瓣微微紧抿着,沉声问道,她必须要知道在多长的期限内,凌小白必须服下解药。

鬼医掐指一算:“十五天,最多十五天,他年纪尚轻,这些毒药多留一日,便会多一分危险。”

哪怕是一个成年人,最多也只能撑一个月,更别说是如今只有六岁大的凌小白了。

十五天吗?凌若夕眸光微微一暗,但转瞬,眸子里便迸射出来两道璀璨的坚定光芒:“好,我会尽快前往深渊地狱,在我回来前,小白他就交给你了。”

“你有把握?”深渊地狱进去容易,可若要出来,难如登天,更何况,时间还很有限,不是鬼医不相信她的手段和能力,而是,这件事真的不易做到。

凌若夕深深的凝视着床榻上气息微弱的儿子,斩钉截铁的开口:“我必须做到。”

她的坚定与决绝,让鬼医心尖一颤,满是伤疤的面颊上,浮现了一丝温情的淡笑:“好,在你拿到回魂草赶回来之前,我必定用尽一生所学,保小少爷一命。”

“多谢。”凌若夕含笑说道,在房间里待了一宿,为凌小白时不时盖着被子,时不时又替他用水润润嘴唇。

第二天清晨,紧闭的房门忽然间被人从外推开,凌若夕侧坐在床沿上,余光淡淡的扫过那抹不请自来的妖艳红影。

镶嵌泽华金丝边线的马靴,缓缓朝床榻走来,华贵的锦袍轻轻作响,银冠下,三千青丝宛如瀑布般,笔直的垂落在他的身后。

“怎么样?”云井辰鲜少的卸下脸上邪肆的微笑,眉宇间闪过一丝担忧。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或许是牵挂着凌小白的安危,凌若夕的态度也少了几分尖锐,几分针对。

他眸光一沉,“暂时?”

这么说,小白并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咯?

“那老头的医术不是拔尖的么?”他今早赶来时,就已从山寨里的人口中,打探到了一些情报,自然知道,鬼医的医术有多精湛。

“我怎么听着这话一股酸味?你是羡慕呢,还是嫉妒呢?”鬼医不阴不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汁,神色讽刺的站在门外,“我的医术怎么样,要不你亲自试试?”

“本尊并无任何质疑的意思。”知道他是凌若夕的人,云井辰也不计较他的讽刺,彬彬有礼的解释道,“本尊只是担心儿子的安危。”

“哼,儿子?”他先是声称自己是混蛋丫头的相公,现在又声称小少爷是他的儿子,鬼医狐疑的朝凌若夕看了一眼:“混蛋丫头,你们真的拜堂成亲了?”

拜堂?还成亲?

凌若夕嘴角一抖,“不,你想得太多了,我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娘子,你怎么能这么说?难道为夫哪里做得不够好吗?”云井辰立即摆出一副幽怨、委屈的表情,翻脸的速度之快,让鬼医看得暗暗咋舌。

妈蛋,这男人难道是唱大戏的?

“你能好好说话么?”凌若夕对他故作委屈的模样很是腻烦,甚至觉得这男人也太死不要脸了,他的尊严呢?他的傲骨呢?一个大老爷们做出这么女性化的表情,真是够了!

云井辰怎会猜不到她的心思,不过对他来说,只要能够攻克她的心房,就无所谓丢脸不丢脸,追女人嘛,要的就是死缠烂打。

“老头,小白什么时候能够醒来?”他瞬间敛去面上无辜的神情,又恢复了平日里邪魅狂狷的样子,气质在一秒内迅速转换,让鬼医看得愣愣的。

“这个月,他就会苏醒。”凌若夕暗地里瞪了鬼医一眼,不愿他将实情告诉云井辰,只要她能够拿到回魂草回来,那么,凌小白最迟半月,便能睁开眼睛。

云井辰一脸的狐疑的瞅瞅她,再瞅瞅门口的鬼医,眸子里一抹暗色悄然闪过:“是吗?那就好,本尊可想早点见到生龙活虎的儿子,他这个样子,真的丑毙了。”

“那也是因为父亲的基因不够好。”凌若夕反驳道,她的骨子里就有一种护犊子的特质,凌小白就算千般不好,万般不是,她自己可以打骂,可以教训,可以折腾他,却容不得旁人说他半句,即使是云井辰也不例外。

“……基因?”这是什么词儿,为何他从没听过?

“啧,不懂就算了。”凌若夕见他这副蠢萌的模样,持平的嘴角有不易察觉的坏笑染上,虽然只是一瞬,却仍旧被云井辰看在了眼里。

能够让她开心,自己丢脸一点,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了好了,病人需要安静休息,你们要斗嘴,麻烦到外边去。”不知道晒恩爱,死得快么?鬼医越看他们俩越觉得碍眼,挥挥手,下了逐客令。

凌若夕有些不愿,却仍是站起身,离开了。

云井辰如同跟屁虫似的,紧随在她的后方,在踏过门槛,经过鬼医身侧时,他凉薄的嘴唇轻轻动了动:“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本尊?”

鬼医面色微变,却在下一秒又恢复了平静,他一副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无辜表情,但他的变化,却没能逃过云井辰的眼睛。

呵,果然啊,她有事隐瞒着他,而且这件事还同小白的病情有关系。

火红的衣摆微微摇曳几下,他已追上凌若夕的步伐扬长而去了。

待到两人一前一后,一红一黑的身影消失在院子外,鬼医这才抬起了一只胳膊,轻轻擦拭掉面颊上掉落的凉汗。

“这样的气势,不愧是敢追着混蛋丫头跑的男人。”方才那一瞬,他竟在这男人的眼皮子底下,完全动弹不了。

摇摇头,敛去心头涌现的复杂情绪,鬼医抬脚走入房间,细心的为凌小白将瓷碗中的黝黑药汁喝下后,一边替他擦着嘴角的药渍,他一边呢喃道:“有这样的母亲和父亲,小少爷,你将来的日子可够苦的咯。”

尤其是,这位父亲貌似还是一个明晃晃,坦荡荡的妻奴!

他仿佛已经预见了将来凌小白悲催、昏暗的未来。

凌若夕顺着迂回的长廊漫步行走,身后,始终有不远不近的脚步声传来,即使没有回头,她也知道那人是谁。

“你跟着我做什么?”她蓦地停下步伐,“你昨夜替我运功疗伤,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

明明是关心的话语,可偏偏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却硬是带上了几分讽刺与尖锐。

云井辰懒懒的笑着,耸耸肩:“男人的恢复能力,永远不能衡量,尤其是,还身负重任的男人。”

身负重任?

凌若夕面露一丝困惑,他有什么重任背负着?

“啧啧,本尊如今还行走在追妻的道路上,没有成功,你说,本尊怎么舍得把时间浪费在休养上呢?”纤长的手指轻轻抬起,想要去触碰她的面颊,凌若夕早有戒备,同这个男人单独相处,她的神经前所未有的紧绷,以至于,在他有所动作时,她便迅速朝后退开,任由他的手指,突兀的滞留在半空。

“需要我提醒你,什么叫自重吗?”他只要有力气,就打算调戏她?这是什么癖好?

凌若夕忽略掉心头不易察觉的羞恼,整张脸冷若冰霜,身侧的气压更是低得骇人。

云井辰略感失望的放下手臂,“哎,这么多天没见,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好歹也表现出一点思念之情啊。”

不知道他会很失望,很遗憾吗?

“思念之情?你觉得这种东西,我有吗?”凌若夕选择性的忽视掉,在某些日子里,她曾想起过他,这种事,完全是她的黑色记忆。

“罢了,你这女人的心肝有多黑,本尊早该知道。”云井辰叹息道,态度极其纵容,极其宠溺。

他爱慕她,是他的事,至于她是否有所回应,他并不在意,他只需要知道,这辈子,他永远不会放开她的手,哪怕是死皮赖脸,他也要缠着她就够了。

俊朗无涛的面容忽然变得正经起来,那双好似古井般深幽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她:“小白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你是打算亲口告诉本尊,还是让本尊自己去查?”

凌若夕心头咯噔一下,他知道了?

也对,这男人的观察力向来出类拔萃,既然知道他已经猜到几分,凌若夕也没有再隐瞒,但给出的答案,却又模棱两可:“他的情况不太好,不过,我会解决的。”

这女人,就不能偶尔学会一些依赖么?云井辰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恼怒,漆黑的瞳眸此刻黑得愈发深幽,好似那浩瀚无垠的深海,一眼望不到底。

半响后,他一个健步,手掌迅速擒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火速缠上她的腰肢,将人重重拽入自己的怀里。

“凌若夕,就算你不愿说,本尊也能猜到几分,小白的情况远不是你口中所说的这般简单,至少,要医治好他,会有一定的危险,所以你才不愿将实情说出来,对么?”他了解她,了解她的想法,了解她的一切。

凌若夕明显愣了,神色有些呆呆的,他那通透的目光,甚至让她有一种自己早已被他看穿的错觉。

“不要自以为是。”她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身体滑入泥鳅,迅速朝下一弯,退出了他的桎梏。

手掌轻轻拍了拍衣袖边角的褶皱部位,眉头暗自一皱:“我说小白会没事他就一定会没事,不用你来操心。”

“你是不是又忘了,他也是本尊的孩子,是凝聚了本尊同你一人一半血脉的孩子。”他特地咬重了后面半句话,想要提醒她,他和她之间永远也割不断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