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41章 数月时间,物是人非

第341章 数月时间,物是人非

、“呵,那又怎么样?”凌若夕为他笃定的姿态很是不悦,“就算六年前我们曾有过一夜、情,又怎么样?难道你还要我负责吗?”

“好吧,就当六年前那一夜是偶然。”云井辰看似妥协了。

“本来就是。”什么叫当作?那分明就是一场意外,一场害得前身彻底陨落,让她能够重生的导火索。

云井辰顿时哑然,这女人还真是一点亏也不肯吃啊,狭长的黑眸染上淡淡的笑意,零零碎碎的,好似穿过枝桠,斑驳照耀在地上的光点,“那么,那一次呢?”

“……”喑哑的嗓音好似恶魔的蛊惑,让凌若夕不可遏止的回想到了数个月前,她险些走火入魔时,发生的又一次意外,布满寒霜的面颊,竟诡异的出现了一丝红晕,宛如含苞待放的傲梅,终于到了花期,缓缓绽放出独属于它的美丽与艳丽。

云井辰看得有些痴了,近乎贪婪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身上,轻扫过她的眉峰,她的鼻尖,她的双颊,最后定格在她娇艳欲滴的樱唇上,喉咙顿时有些干涩,舌尖更是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瓣,企图化解体内的干渴欲、望。

“你在看什么?”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夹杂着淡淡的杀意。

他刚从迷离的状态中回神,便撞入了一双暗藏怒火的眸子里,不仅没有偷窥被抓包的心虚,他反而死不要脸的笑道:“当然是在欣赏你难得一见的羞态。”

靠!

凌若夕狠狠的在心头爆了一声粗口,要说这世上最无耻的人是谁,她绝对会提议云井辰,这人的脸皮就连南山,也快要比不上他的厚度了。

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紫,最后定格成了墨黑,她的眸子里有一丝恶劣迅速闪过,“对一个灭了你故乡的人说出这种话,云井辰,你是白痴吗?”

她故意将云族灭亡在自己手里的事,说出来,为的,就是想要激怒他,提醒他,她和他之间永不可能。

“灭了就灭了,本尊从没有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他神色微微一暗,一丝落寞自他的身侧窜起,转瞬即逝。

云族是他自幼生长的地方,是他的家,但随着他一天天的长大,那个家,已经变了,爹爹不管事务,弟弟又与他争锋相斗,所有的人开始分成派系,开始拥护着,心目中最合适的继承人,为了权势,为了权利,为了地位。

曾经他心目中的净土,已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个充满利益熏心的肮脏地方。

“你不在乎?”他的回答让凌若夕讶然,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她原本以为,他同自己在某些地方是一样的,属于自己的东西,哪怕亲手毁灭,也不会让任何人触碰分毫。

可是,他的反应,却出乎她的预料,“你确定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你的亲人,死在我的手里,你的族人,也死在我的手中,你生活的土地,被我一把火,烧得精光,这些,你居然告诉我你没有放在心上?”

她带着愕然的尖锐质问,让云井辰忍俊不禁的笑了,“你说得这么清楚,究竟是想提醒本尊,不要对你抱有任何旖旎的想法,还是在提醒你自己,你同本尊之间所谓的那些恩恩怨怨?”

他的眸光通透得宛如一面镜子,那好似剥光了衣服,全身**的感觉,再一次在凌若夕的心头出现。

“你!”她有些无措,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难以言状的恼怒。

“本尊真的不在意,”云井辰目光幽幽,侧过身,火红的身影倚靠在长廊的护栏边,外边是明媚璀璨的烈阳,如同曝露般,直泄而下,将他的身躯笼罩在内,似度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淡色光辉,“就算你不动手,有些人,本尊也不会放过的。”

“恩?”凌若夕略感意外,“你是说你弟弟云井寒?”

“啊。”他轻轻颔首,略带欣赏的睨了她一眼,“本尊自问对他一忍再忍,甚至于,就连他在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本尊也故意装作不知,给他成长的机会,给他抢走本尊地位的时间,可惜,他仍然没有做到,心术不正,只会一些旁门左道,本尊对他的容忍已经到达最后的期限,这次,他犯下大错,就算你不杀他,本尊也不会留下他的命。”

凌若夕顿时了然,“所以,就算我杀了他,你也能不在乎?”

“本尊反倒是要感谢你,”让他不用亲手杀掉曾当作至亲的亲人,即使她或许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面对他的感激,凌若夕只觉得分外尴尬,这种灭了人家满门,结果对方不仅没记仇,反而还对她心怀感激的事,究竟是怎么搞的?完全不符合科学和常理啊。

“不要为这种小事烦心,它还不值得你一直记在心上。”温热的指腹轻轻揉搓着她的眉心,动作轻缓且温柔。

明明她是害他从此再也没有家回去的人,是她害得他,从今往后在这世上再无亲人,可讽刺的是,他居然还转过头来安慰她?

“云井辰,你脑子果然有问题。”凌若夕没好气的拍开了他的手指。

“只不过是本尊的心里,有比仇恨更为重要的。”云井辰不在乎的笑笑,眸光却极为郑重:“比起记仇,本尊更在乎你,如今本尊可真成了孤家寡人,你若是心里对本尊有一分不忍,一分愧疚,不如考虑看看,对本尊负起责任,如何?”

他故作暧昧的冲凌若夕眨巴眨巴眼睛,话意有所指。

明明是沉重的话题,明明是一笔血海深仇,却在这一秒,变作了暧昧。

凌若夕额头上不自觉滑下一道道黑线,“云井辰,你能有那么一秒,稍微给我认真一点吗?”

她是吃饱了撑的,为什么要去在乎他的感受?这男人恨不恨她,同她有什么关系?

这么一想,凌若夕顿时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一下,转身就打算离开。

没有人看见,她转过身去后,面颊上浮现的那抹轻松笑容。

“对了,”身后再次响起了他喑哑邪肆的声音,“这次本尊回来,为何没见到云旭?本尊不是让他寸步不离的保护在你和小白的身边么?”

脚下的步伐猛地停下,嘴角那弯笑,骤然僵硬。

“恩?”她宛如石化的背影,让云井辰心里浮现了一抹不好的预感,面色微微沉了下来:“难道你派他去做别的事了?”

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说着这句话时,他的声线有几多颤抖。

该来的总归要来,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凌若夕深吸口气,缓缓转过身,眉宇间涌动着淡淡的痛色,就连神色,也不自觉黯淡下去:“抱歉。”

言简意赅的两个字,让云井辰的心沉入了谷底。

好看的眉梢猛然皱紧,“干什么突然对本尊道歉?”

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个样子,千万不要。

只是,这老天爷最喜欢干的,就是让凡人痛苦,让他们的噩梦成真。

“云旭他,已经死了。”轻如微风的话语,缓缓传入云井辰的耳膜,让他脑子里嗡地一下,峻拔的身躯微微踉跄,似是站不住脚。

他的神色从愕然,到不愿相信,嘴角扬起一抹参杂了凄凉的强笑:“若夕,本尊不喜欢用这种事开玩笑。”

云旭的本事他是清楚的,怎么会突然死了?

“抱歉。”凌若夕苦涩的闭上眼睛,心尖泛起一股酸意,涌上她的鼻头,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几不可查的哆嗦着,似隐忍,似愧疚。

气氛骤然间变得沉重,云井辰的心里,好似堆积了一块大石头,沉甸甸的,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谁干的?”他轻声问道,双眼里有万千暗潮正在汹涌,正在凝聚,浑身的气息,危险得让人毛骨悚然。

凌若夕张了张口,“是轩辕世家,当时轩辕勇与南宫玉联手,抓走了小白,云旭打探到消息后,独自赶去,却被轩辕勇杀害。”

她不愿提及云旭临死前的样子有多凄惨,更不愿告诉他,云旭的尸体曾被悬挂在轩辕府外的高墙上,惹来众多百姓的围观。

“是么?”云井辰强自笑笑,那股危险的暴虐气息,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尸首呢?”

他看似平静的反应,不仅没让凌若夕心里放松下来,反而有种愈发不安的感觉。

“我将云旭火化,骨灰在这里。”她伸出手指,将衣襟内的锦袋取出,“我原本想将他葬入云族,不过,没有你的那个地方,大概他也不愿埋葬其中吧。”

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云旭对云井辰的崇拜与忠诚有多么深刻。

为了他,他可以手刃亲人。

为了他,他可以遵命留在自己身边。

她想,他在死后,最希望埋葬的地方,是有着他最敬爱的少主所在的地。

“也好。”云井辰微微一笑,“暂且先让云旭就这么待着吧,待到他日本尊安定下来,再将他好好安葬,入土为安。”

他的平静,着实让凌若夕有些害怕,“你没事吗?”

“本尊应该有什么事?”云井辰懒懒的笑着,歪过脑袋,只是嘴角那弯笑,不达眼底。

那双眼,冷得好似千年难化的雪山,冰冷、刺骨,更深处,有铮铮的血腥与暴虐,正在汹涌。

凌若夕欲言又止,她能体会,自己最信赖的人,突然间死掉,对于他来说,有多难受,又有多痛苦,想要安慰他,但她却笨拙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你陪了小白一夜,回房歇息吧,瞧瞧这黑眼圈厚的。”云井辰指了指她眼眶周围的那层淡淡的黑色,关切的说道。

“那你呢?”凌若夕紧紧拧起眉头。

“本尊在这里四处转转,你该不会连这点事,也不愿答应本尊吧?”他调皮的冲她眨眨眼睛,秋波暗送。

凌若夕迟疑了几秒,终是点头,临走时,她不太放心的看了云井辰几眼,这才缓慢的迈开步伐,消失在了红廊的尽头。

自她走后,云井辰脸上慵懒的笑,化作了冷漠,他眺望着北宁国的方向,深沉的眸子,有血腥的红光迅速闪过。

轩辕世家么?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