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42章 做主子的就要替他报仇

第342章 做主子的就要替他报仇

夜凉如水,华灯初上,灯火俱息的山寨上空,忽然有一道黑影迅速闪过,快如疾风,虚影火红得好似要劈开这夜幕的炽热阳光。

正在房间里修炼的绝杀刷地睁开了双眼,淡漠的眸子转向窗户,一眼就发现了天空上急速消失的影子。

云井辰?

他旋身下榻,立即追着那抹人影而去,两名天玄高手的离开,丝毫没有引起山寨中任何人的发现,警觉心出类拔萃的凌若夕,此刻却被人点住了昏睡穴,安静的躺在床榻上,睡颜恬静且柔和。

天微亮,一抹初升的阳光将黑夜驱散,海平线上浮现了鱼肚白,朝霞漫天,飞舞着黄沙的官道,云井辰忽然飘然落下,妖冶的衣诀绕着他的身侧,轻轻摇曳,似一朵徐徐盛放的罂粟,邪魅非常。

狭长的眼眸不动声色的朝后望去,落在那成排的白杨树林中,嘴角朝上勾起:“阁下跟了本尊一宿,怎么,这天都亮了,还舍不得现身呢?”

只有微风拂过的丛林间,绝杀墨色的身影缓缓走出。

视线隔空对望,一个妖冶邪肆,一个冰凉冷漠。

“你想去哪里?”绝杀并不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但云井辰的身份太过特殊,以至于他不敢懈怠,虽然看似这男人极其在乎凌姑娘,但谁也不敢保证,在知晓了那笔血海深仇后,他心里能半分芥蒂也没有。

“你是想监视本尊?害怕本尊会对她不利?”云井辰略感好笑,他怎么可能看不出绝杀的戒备,纵然这男人貌似放松的站在林间,但不论是他所站的位置,还是他的姿势,都是绝妙的防御,恐怕只要他流露出任何一丝对那女人的不满或者说杀意,这男人就会立即动手攻击自己吧。

他没有因为绝杀的戒备而感到愤怒,反而有些欣慰,至少在她的身边还有着一心一意保护她安全的人。

“放心,本尊即便是伤害了自己,也不会伤她半分。”他含笑说道,但眼神却分外严肃。

“你要去哪里?”绝杀没有因为他的表态,而有任何的松懈,再度重复地问道。

又是一个一根筋的家伙。

云井辰略感无力,峻拔的身躯悠然倚靠住白杨树的树干,微风轻抚他的面颊,撩起那几缕贴着他耳鬓落下的发丝。

“本尊去哪儿,难道你还打算同本尊一道么?”

绝杀危险的眯起了双眼,“我不会让任何隐患发生。”

“看样子你是打定主意要跟在本尊的身后了,呵,那就随你吧。”衣袖蓦地挥下,下一秒,他的身影竟化作闪电,从绝杀的头顶上掠过。

速度之快,竟在眨眼间,就快要彻底消失。

绝杀冷峻的面色愈发沉了,当即飞身跃起,追逐在云井辰身后。

北宁国皇城,繁华的都城此刻人声鼎沸,集市上,摊贩们朝着过往的行人,大声吆喝着,高耸巍峨的城墙,将这座城池紧紧围住,插在城头的旌旗,在旭日东升的阳光下,随风摇摆,正在站岗的士兵们,忽然间感觉到了一股凌厉的劲风呼啸而来。

“怎么会突然刮起大风?”有人神色古怪的问道,抬起头,看了看天色。

“都小心戒备,不要东张西望。”九门的统领呵斥着这帮左看右看的士兵。

谁也没有见到,就在方才,两道一前一后的影子,已从他们头顶上这片蔚蓝的蓝天下,疾速穿梭而过,身轻如燕。

云井辰在一条暗巷中落脚,似笑非笑的瞥了眼宛如影子般,追着自己跑了一天一夜的绝杀,摇摇头,抬脚穿出巷口,他大大咧咧的走入人群,一身扎眼的红衣,浑然天成的贵气,让不少百姓偷偷议论着,以为他是某高官府宅中的富家少爷。

“哎哟,客官里边请。”京城内最大的怡然居外,一名小二正忙碌的招呼着准备用早茶的客人进入大堂,脸上堆满了殷勤的笑。

当云井辰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他眸光蹭地一亮,“这位贵客,可是来吃早点的?”

“啊。”云井辰轻轻颔首,他昼夜不停的赶路,如今腹中空荡,自然要好好的享受一番。

“请请请,快里边坐着,咱们这儿有包间,环境优雅,定会让客官满意。”小二一扔手中的抹布,乐呵呵的说道。

他在这京城里干了这么多年,哪些人有钱,哪些人没钱,只要看一眼,心里就会有底。

他眼前这位绝对是出手阔绰,出生极好的贵客,那可不得好好的招待着?

云井辰加深了唇边的笑意,漫不经心的迈开步伐,踏进门槛,在上二楼的包间时,他忽然像是才刚想起,貌似自己还有一条跟屁虫,便转头对小二吩咐道:“本……我待会儿还有朋友,劳烦在门口接应一下。”

险些脱口而出的自称,在紧要关头被他收回,云井辰彬彬有礼的说道,态度虽不倨傲,却极致客套。

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一股难以言状的贵气。

小二面露一丝迟疑:“这……不知客官的朋友姓谁名谁?长相如何?”

他没见过那人,如何认得出来呢?总不能每一个进来的人,都要让他上前去问一番吧?

“一张面瘫脸,穿得像奔丧的那人便是,放心,他的特殊你一定能看出来。”云井辰似是很相信小二识人的能力,吩咐完后,便踏上了木梯,进入了二楼的包间。

小二带着满头的雾水,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专属岗位,一双眼总时不时在穿梭不停的人群里寻找着,所谓的极其特殊的存在。

当绝杀的身影站在数米外时,小二双眼好似电灯泡般亮起,就是他!一定是他!

在听到云井辰的交代后,绝杀并未犹豫,果断的跟着小二进入了怡然居,钝钝的脚步声在包间外响起,正倚靠着木椅,悠然品茶的云井辰轻轻抬起眼皮,“门开着,自己进来。”

绝杀微微抿了抿嘴唇,他似乎笃定自己会上楼。

心里虽然有些惊愕,但他却毫不犹豫的将那扇房门推开了。

“自己坐。”云井辰头也没回的说道,一副主人的姿态。

绝杀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落座,墨色的衣诀及地,漆黑得好似古井般的眼眸,此刻正定定的看着对面浑身透着一股邪气的男人。

他为什么会来这北宁国的京师?而且还这么一副明晃晃的样子?

“方才在路上,你问本尊要去哪里,对么?”云井辰漫不经心的转动着掌心的杯盏。

绝杀点点头:“你肯说了么?”

“本尊事无不可对人言,”他抬起眼皮,却在见到绝杀满脸戒备的神色时,顿时笑了:“本尊不是老虎,你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本尊真的不吃人,就算要吃,对象也一定不会是你。”

他此生唯一一个想要吃到腹中的,只有一个,那便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

他所说的吃,和正常意义上的迥然不同,绝杀也不愚笨,和云井辰绕弯子,他摆明了不是对手,于是索性开门见山:“你到底在盘算策划什么?”

“介意同本尊谈谈云旭吗?”云井辰突如其来的问题,打了绝杀一个措手不及。

云旭……

波澜不惊的眸子,不自觉轻颤了几下,似有一丝自责、一丝后悔闪过。

“你想知道什么?”绝杀曾听凌若夕偶尔提起过,云旭的来历,知道他是云井辰送到她身边的侍卫,负责保护她和凌小白的安全。

“本尊只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听说他死前,你还有那什么暗水,是第一个发现他的人。”在知道了云旭的死讯后,他便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在山寨里套话,得知了绝杀和暗水是最初找到他遗体的人,如今绝杀一路追着他前来,也正是他问清楚的好机会。

“你可以去问凌姑娘。”绝杀不愿再回想那日看到的画面,同伴身死,他却只能替他收尸,这是绝杀无法忘怀,也无法释怀的。

更何况,若连凌姑娘也不曾告诉过他整件事,他又何必多嘴?

云井辰眸光一闪,似是妥协了般轻轻放下了手里的茶杯,“也罢,人死不能复生,问这些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怎么总觉得这云井辰话里有话?

联想到他的提问,再联想到他们所处的位置,绝杀脸色骤变,双眼死死盯着对面的男人:“你不要告诉我,你来这里,是想替云旭报仇!”

他的紧张与惊讶,并未被云井辰放在眼里,眉梢缓缓朝上翘起,“不可以么?”

“你这么做凌姑娘知不知道?”他在意的根本不是可不可以这种事,而是他的做法,会不会为凌若夕带去麻烦。

在接二连三的变故后,他不希望再有任何人,惹出祸,牵连到凌若夕的身上,纵然这人是与她关系貌似暧昧的云井辰也不例外。

“她不需要知道。”云井辰斩钉截铁的说道,漆黑的眸子,有红光迅速闪过,他的气息在瞬间变得危险,甚至有人让人不寒而栗。

绝杀觉得自己仿佛面对的,是一座看似平静,但却时刻都有可能爆发的火山。

“云旭是本尊的左膀右臂,他死时,本尊不在,如今,本尊唯一能够为他所的,只剩下一个。”嗓音喑哑,却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意。

绝杀几乎可以肯定,他想要做的事,与自己方才所想的,完全一样。

“你要单枪匹马杀去轩辕府?”他蹙眉问道,神色略带了几分不赞同。

“不,”云井辰却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他深幽的眸子,犹如黑洞,深深的注视着绝杀,随后,一字一字缓声道:“本尊是要去为云旭准备一场盛大的葬礼。”

用仇人的鲜血作为祭品,用仇人的头颅,作为贡品,用轩辕世家的灭亡,来祭他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