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50章 有恩必还

第350章 有恩必还

勉强将他的劳动成果吃入腹中,凌若夕迎着朝阳,带着云井辰前往悬崖下,希望他能够想出离开这里的方法。

一黑一红的身影穿梭过崎岖的山路,一路上,不知碰到了多少熟人,他们纷纷是一副了然、暧昧的表情,看得凌若夕浑身的鸡皮疙瘩通通冒了出来,周身的气压成直线骤降。

云井辰心里憋着笑,眉梢染上了淡淡的得意,他甚至好心情的朝过路的男人们颔首微笑,那副秀恩爱的样子,十足有些讨打。

“你在开心什么,说出来给我听听。”凌若夕余光瞥见他洋洋得意的表情,顿时,面色一沉,咬牙切齿的说道。

云井辰忙敛了笑,无辜的眨眨眼睛:“本尊有开心吗?”

擦,这男人能不能不要卖蠢?

“你是在羞辱我的智商么?”她眉头紧蹙,对云井辰故意装出的茫然很是恼火。

“别皱眉,听说女人常皱眉头将来容易变老。”他抬起手指,抵住她的眉心,轻轻揉了揉,动作自然得好似做过了无数遍。

四周驻足围观的众人,双眸亮得好似一个个灯泡,卧槽,有奸情。

大清早就这么恩爱,简直要闪瞎他们的眼睛啊。

“啪。”凌若夕毫不犹豫的拍开了他无理的手指,“需要我提醒你什么叫自重吗?”

“对自己的娘子,可不存在自重不自重这么一说。”云井辰乐呵呵的反驳道。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娘子?”他平时这么叫,她也就忍了,可这男人,给他三分颜色,他就能开起染坊,凌若夕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太过纵容他了?

“虽然没有拜堂,但我们不是已经洞房过了么?”后边的半句话,他几乎是贴着凌若夕的耳畔说的。

暧昧的举动,暧昧的耳语,让凌若夕的耳垂瞬间爆红。

她立马朝后退开半步,“我告诉过你,那天的是只是意外。”

那次绝对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污点!

“本尊就知道,你不会答应负责的。”云井辰神色幽怨,好似凌若夕对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般。

“你能稍微给我收敛一点吗?我们要去办正事,还是说,你很喜欢这个地方?想要在这里居住一生?”她冷着一张脸,斥责道,大有他若是点头,就把他抛下,独自去寻找出路。

“若你愿意同本尊一起隐居此处,本尊怎会不乐意呢?”云井辰故意曲解了她话里的含义,笑得花容失色,璀璨的笑靥,比这头顶上洒落的骄阳还要绚烂。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懒得同他斗嘴,憋着一肚子气,大步走开。

“呵,又恼了。”云井辰微微一笑,神色愈发纵容,那浓郁的宠溺,几乎快要溢出他的眼眶。

两人一前一后抵达山脚,仰头,便能看见那道高不可测的悬崖峭壁。

“你怎么看?”凌若夕斜睨了他一眼,神色略显严肃。

云井辰与她并肩站在悬崖下,衣衫凛凛,“若你所指的是这道结界,本尊只能告诉你,除非有突破神阶的修为,否则,想要打破它,是不可能的。”

他笃定的回答,让凌若夕心里最后一丝希望也成了空。

“连你也没有办法?”她猛地拧起眉头。

“也不是没有。”云井辰口风一转,“不过本尊干嘛要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擦!他能不能别这么吊人胃口?

眼见她已然动怒,云井辰也不再捉弄她,正色道:“虽然凭一己之力,无法打破这道结界,但若是多几人一起动手,只要在某一瞬,能有超过神阶的力量,或许有可能将它打破。”

那样做的后果,便是深渊地狱将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龙华大陆中,成为广为人知的存在,而不是如现在这般,整片大陆鲜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这个方法,可行么?凌若夕半信半疑。

“难道本尊的话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似是看出了她的怀疑,云井辰的神色愈发哀怨了,那无声控诉的目光,如同刀子,咻咻的往她的身上扎去。

她怎么有种在面对凌小白的错觉?凌若夕无力的抬起手,遮盖住不断抽搐的面颊。

“本尊昨日大致观察过,这个地方的人,实力虽说勉强,但若集结在一起,再加上本尊与你,或许能做到。”云井辰在一秒内,接连转变了好几种神情。

凌若夕甚至有种他根本就是精神分裂的错觉。

将这个古怪的念头压下,她点头道:“那好,待会儿就把人召集起来,合力冲破这道结界。”

“不过这个方法,本尊出力最大,”云井辰扬唇轻笑,“你是不是该多多少少给本尊一些实质性的奖励?”

能够光明正大的向她讨要奖励,这种机会可不多啊,他必须得要牢牢的把握住才行。

凌若夕眉心一跳,见鬼似的看着他:“你不要说得好像这件事你完全无利可图。”

他不是也想离开这儿么?为毛变成了他是在替自己办事?

“本尊有何利益?说来听听。”他好整以暇的凝视着她,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话到了嘴边又被凌若夕自己咽了下去,她保证,不管她说出什么理由,这个男人总能反驳她,既然是这样,说和不说有什么差别?

她果断选择转身,准备前去召集深渊地狱的众人出手帮忙,云井辰见她吃瘪,嘴角的笑愈发得瑟,立即追了上去:“是不是无话可说了?其实,本尊也只是想要一些奖励,你懂的。”

能别用这么猥琐的表情说出这种让人误会的话么?

凌若夕连生气也感到阵阵无力,“云井辰,你就不能偶尔正经一点吗?”

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几次说这种话了。

“你喜欢本尊正经的样子?”说着,他蓦地变了脸色,浑身的气息顿时改变,就连嘴角那抹邪肆的笑,也化作了淡漠。

整个人好似一座冰山,冰冷非常。

这人是逗比么?

凌若夕有些忍俊不禁,心头那丝丝恼火,也在他的故意折腾下,消失得一干二净。

回到一号山谷,她立即吩咐主人家前去通知各个山谷中的高手前来,自己则坐在椅子上,悠然品茶。

“你在这里的威望很高啊。”云井辰似笑非笑的感叹道,一个女子,却能让这么多的男人信服,这是怎样的魅力?他的眼光果然是最好的。

“你在羡慕还是在嫉妒?”凌若夕戏谑的睨了他一眼。

“不,本尊这是在自豪。”他的女人越来越强大,他难道不该感到骄傲么?

“你的脸皮已经无人能及了。”嘴角狠狠的**几下,面对云井辰的无耻,凌若夕彻底无奈。

他**的倚靠着木椅,“多谢娘子夸奖。”

“我完全没有表扬你的意思好么?这种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的事,你干得还不腻吗?”她摇摇头,对云井辰已是各种无奈。

难怪常有人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诺,她眼前不就有一个**裸的证据么?

就在二人谈话间,从各个山谷赶来的高手,已然齐聚一堂,他们站在大厅里,不住的打量着上方的一男一女,心头猜测着,这大清早唤他们来做什么。

“我打算将束缚这里的结界解除。”凌若夕直入主题,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却好似一枚炸弹,炸得众人头晕目眩。

她说什么?解除结界?这种事有可能做到吗?

并非他们不信任凌若夕,但自从这里从其他位面被拖入这片大陆后,就始终未曾现世,他们的祖祖辈辈不知有了多少的方法,也拿那结界束手无策,可是现在,她却敢说出这种话,为什么?

质疑的目光落在凌若夕的身上,他们需要她为自己解惑。

“这位云族的少主对结界有所研究,让他向你们解释吧。”凌若夕直接将皮球踢给了云井辰,做解释这种事,她可不喜欢。

云井辰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作为丈夫,接手娘子的任务,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这道结界必须有突破神阶的力量才能够打破。”

“是啊,绝杀老大也是这么说的。”他的话立马引来了众人的认同,若是简简单单就能够打破结界,他们又怎会到了现在,还被困在这里?

云井辰轻轻抬起手臂,刹那间,吵杂的大厅立即安静下来。

“一个人或许做不到这一点,但若是大家一起出手呢?”

“这……”众人面露一分迟疑,但紧接着,又摇头道:“这不可能的,我们的实力顶多在紫阶、甚至是蓝阶,要想达到神阶的实力,简直是痴心妄想。”

“再说了,以前也不是没有人做过这种事,但还不是一样失败了?”

凌若夕这才恍惚的记起,貌似绝杀曾对她说过,许多年前,他们的祖先也曾想到过这个办法,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他们失败,不代表我们也会。”云井辰坚定不移的回答,顿时,让众人惊呆了。

这个男人难道听不懂他们的话吗?打破结界根本是不可能的,他为何还要冥顽不灵?

凌若夕微微愣了一下,扭头去看云井辰,“你真的觉得这法子可行?”

“本尊从不说谎,尤其是对你。”他是不知道那些人为何会失败,但联手攻破结界的方法,却是可行的,只要实力达到,打碎它,不难。

面对着他真挚且坚定的眸子,凌若夕只觉得一股热气蹭地从心尖窜上了她的面颊,两颊有些发烫。

她慌忙垂下头去,不愿让人发现自己此刻的反常。

“好,咱们大不了就再试一次,能打破结界固然好,就算失败了,那也无所谓。”这些人早已经有在深渊地狱中度过一生的想法,他们自知自己的实力就算离开这里,在外边也出不了什么风头,更何况,他们舍不得这个地方,若他们想要离开,上次就同凌若夕一起走了。

说到底,他们愿意答应帮忙,只是为了帮她一把,尽一份微薄的力量。

他们看得出,凌若夕的心牵挂着结界外的一切,只要有半分希望,他们都愿意去尝试。

这是他们的回报,对她的恩情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