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51章 结界解除

第351章 结界解除

说干就干,下午,众人便齐聚在悬崖下方,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人影宛如一群黑色的蚂蚁,黑压压一片。

凌若夕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确定所有人准备周全后,她这才轻吸口气,挑眉看向云井辰,示意他出手。

“你可不要忘了事成后给本尊的奖励。”抛下这么一句暧昧横生的话语,他纵身一跃,身影好似平地一声惊雷,轰然朝上冲去,速度快得竟化作了虚影,顷刻间,便消失在了那云层之中。

很快,头顶上爆发出天玄巅峰的骇然威压,气浪一波接着一波,源源不断的从上方落下,透明的结界内白光乍现,凌若夕虚眯着眼睛,她隐隐能够见到那两股力量碰撞而产生的扭曲。

“动手。”她咬牙命令道,随后,身影一闪,顶住那可怕的压力,迎头直上,在距离结界不足半寸的位置,见到了正悬空站立,孤身应对这道坚固结界的男人。

她顾不得去理会他此刻的情况,十成的力量爆体而出,迅速与他的玄力融为一体。

白光愈发璀璨,照射得众人眼前的一切已开始模糊不清,他们咬紧牙关,拼命的朝结界的保护罩输送着玄力,哪怕丹田空荡,仍旧拼命提取力量。

不能放弃,绝不能放弃!

凌若夕甚至感觉到双臂内经脉正在一点一点的撕裂,尖锐的疼痛袭上她的神经末梢,但她却未曾流露出半分的难受,只面上的冰寒,愈发浓郁了几分。

煎熬,这完全是一种煎熬。

每支撑一秒,身体就好似被针扎般痛苦着,折磨着,但这帮人的脸上却完全看不到一丝的退缩,有的只是一片虔诚而又坚定的决绝!

不管付出多少力量,不管身上的伤势有多严重,他们也必须要送凌姑娘离开!

这抹信念在他们的心里疯狂滋长,坚定得宛如磐石,不可动摇。

或许是他们的觉悟太过坚定,许久后,白色的光晕逐渐减淡。

云井辰见状,再度强提玄力,咬牙道:“结界就快破除,加一把劲!”

他的话好似一记强心针,让这帮早已疲惫不堪的男人,卯足了最后的力气,口中哇哇叫着,再次释放出了力量。

数十道高低不一的玄力在空中凝聚,形成一道透明的龙,龙头威风凛凛,张开血盆大口,吼的一声,笔直的冲向结界,劲风呼啸,绑住马尾的布带,咔嚓一声断裂,飘扬着朝下落去,青丝在身后翻飞,犹如群魔乱舞。

“轰!”一股巨大的反噬力直直撞击上众人的胸口,凌若夕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再无一丝力气支撑,整个人笔直的朝下坠落。

同时,无数男人的下场也与她一样。

云井辰脚下一个踉跄,却在见到她掉落的身影时,一咬牙,从早已空无一物的丹田中,再次强提一丝玄力,双足用力在空中一蹬,人如炮弹,追着她而去。

火红的衣诀在空中乱舞,美丽得似一只妖娆的蝴蝶。

凌若夕以为这次即使她不死也会重伤,可谁想,竟在即将砸到地上时,腰间一紧,整个人旋身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胸口朝上,后背及地,砰地落下。

“唔。”身下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

她呆了一秒,却在下一刻翻身站起,神色略显慌乱的看着不知为何当了自己的人肉垫子的云井辰。

他的脸色苍白得有些可怕,似是透明的,红艳的嘴唇,有丝丝血渍顺着嘴角流淌出来,刺得她双眸生疼。

“你脑子有问题吗?谁让你救我的?”凌若夕急得破口大骂,干涩的眼眶,微微泛起了不易察觉的红晕。

云井辰痛苦的咳嗽几声,他怀疑自己的肋骨大概被压断了,每一条经脉此刻都在撕心裂肺的痛着,他喘了好会儿,才勉强恢复了点点力气,手肘撑住地面,直起身体,定眼看着她,“有本尊在,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受伤?”

她愿意逞强是她的事,他乐意用自己的身体去救她,是他的事,两者之间并不矛盾,他做得心甘情愿。

“你!”面对他真挚的话语,凌若夕顿时哑然。

这男人果然脑子有问题!谁要他救?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她抛开心头那复杂的情绪,抿唇问道。

“哎哟,凌姑娘,他能说能动的,已经很好了,你别厚此薄彼,只关心他一个人啊,咱们才是真正的伤患有木有?”一名被摔得吐血不止的男人,躺在地上,疼得连动一动手指头的力气也没有,他虚弱的说道,明明他们也受了伤,为毛凌姑娘就只看得见这个男人?

凌若夕难得的有些心虚,她尴尬的咳嗽一声,顶着四周投来的玩味儿视线,恶声恶气的问道:“你们呢,感觉怎么样?死了没?”

卧槽!这才是真正的差别待遇吧?到他那儿就是温柔的询问,到他们这儿就变成了死了没?要不要搞差别对待啊。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失礼,凌若夕顿时有些恼了,目光迅速将周围凌乱躺在地上,时不时哼哼两声的男人打量了一圈,确定他们只是重伤,没有出现死亡后,心头长长舒出一口气。

许是她在落地时,被云井辰全力保护着,以至于在场只有她一人的伤势是最轻的。

“你去看看结界是否解除了。”云井辰捂住胸口,面色苍白的说道。

“你确定没事?”凌若夕并未急着上去查探情况,反而更在乎他的伤情。

“能听到你的关心,本尊就算受再严重的伤,此刻也痊愈了。”他故作调皮的冲她抛去一个媚眼。

凌若夕浑身一抖,有些难以忍受他的无聊外加无耻,手掌撑住膝盖,刚站起身,忽然,上方传来一阵极其强烈的震动。

“大家小心。”凌若夕一把将云井辰从地上拽起,用自己单薄的身躯,将他横抱在怀中。

脚下的震动,从剧烈到微弱,那些无法动弹的人,此刻几乎成了一个圆球,不停的在山谷下来回滚动。

凌若夕用力抱住怀中的男人,全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她压根没有留意到,他们二人的姿势有多暧昧,更不曾看见,怀里男人嘴角上,扬起的那抹喜悦而又幸福的微笑。

待到震动停止,本就狼狈不堪的众人,此刻愈发的狼狈混乱,好些个人在震荡中,紧紧的抱成了一团,开始叠罗汉。

凌若夕嘴角**的看着四周无法直视的画面,顿时有种自己误闯了某gv拍摄基地的错觉。

正当她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头顶上,忽然有泛着银光的碎片,缓缓飘落下来,刚落地,便犹如星光乍现,瞬间消散。

“真美。”有人喃喃感叹着,面露一丝惊艳。

就连凌若夕,此刻也是双目怔忡,目光里携带了几分惊叹。

“很漂亮是吗?”怀里忽然传出某人含着柔情的声音。

凌若夕微微颔首,嘴角溢出些许温暖的弧线:“是啊,很美。”

“喂,你们有没有觉得,其实那儿更美?”有人余光瞥见他们二人站在这银光中的画面,当即戳了戳同伴的手臂。

一红一黑的人影,静静站定,泛着银光的‘花瓣’漂浮在他们的身侧,女人冷峻的面容此刻好似雪山消融般,带着绝艳的美感此刻正凝目注视天空,而她怀里的男人,则面露宠溺的淡笑,看着她。

她的眼映照着别处的风景,殊不知,她也是某人眼里最特别的景致。

很快,凌若夕便从这少见的美景中回神,垂头看了眼怀中似乎待得津津有味的男人,正巧撞入他那宠溺的眸子里,嘴角忍不住**几下:“还不起来?”

以他的实力,现在怎么样也恢复了些许,还待在她的怀里做什么?

云井辰顿时笑道:“本尊也想起来啊,但也要你肯松手才行。”

他意味深长的指了指环在腰间,宛如钳子一般坚固的臂膀,神色略带愉悦。

凌若夕面颊绯烫,咻地一下松开手,好似怀中人是什么细菌一般。

云井辰立即旋身站定,摇头晃脑的说道:“女人啊,永远是这么翻脸无情。”

“……”她能掐死他么?凌若夕深吸口气,这才勉强压下心头的恼怒,她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然后,才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上去看看。”

不确定结界是否解除,最稳妥的方法,便是亲自去验证一番。

“本尊陪你一起。”云井辰手腕一翻,拽住了她的手臂。

“就凭你现在这具快要倒下的身体?”回应他的,是凌若夕毫不留情的讽刺。

方才合力攻击结界,他出的力最多,又在后来,做了她的人肉垫子,即使现在或多或少恢复了几分力气,但虚弱是难免的。

只怕他目前的实力,连全盛时期的三分之一也没有,跟着自己干嘛?她可不想万一结界没有解除,还要费心去搭救他。

“在这里给我候着。”凌若夕阴沉着一张脸,冷声呵斥道。

随后,不理会云井辰的反对,纵身朝天空飞去,几个起落后,便消失在了那浓浓的白雾之中。

“哎,真倔强。”云井辰无奈苦笑,心里却充斥着各种甜蜜。

她的话虽然狠厉,但他却能感觉到,独属于她的关心,心里怎会不是暖洋洋的?

凌若夕一边戒备,一边飞身迎向结界,只是,她预料之中的阻绝却未到来,那层保护罩,仿若消失了一般,凌若夕面露一丝狂喜,一口气跃上了山巅,直到双脚落在石地上,她才敢确定,结界真的解除了!

古井无波的面容,此刻染上了几分喜悦,几分兴奋。

就在她想要下去,将这个喜讯告诉众人时,忽然,鼻尖一动,一股血腥味涌入她的鼻息。

双眼骤然一冷,猛地朝左侧看去,在一颗大石旁,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人,气若游丝的倒在血泊之中。

“暗水?”凌若夕呼吸一滞,愕然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