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58章 他的势力只为她而存在

第358章 他的势力只为她而存在

直到正午,负责打扫卫生的人,才勉强将山寨里的血腥清洗干净,他们开始点燃香炉,袅袅的香气,从山脉各处荡漾开来,香味沁人心脾,驱散着空气里那股血腥的味道。

“你的人?云族的?”凌若夕稳坐在大堂的上首,身下是被烘干的白老虎皮,上面的血渍,已被洗得一干二净,但那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却没能逃过她的鼻息。

凌若夕不觉得恶心,反而觉得有些温暖,这种感觉就像是所有人都还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簇拥着她。

云井辰一边慢条斯理的煮着茶水,一边道:“云族不是已经在你的手里被颠覆了么?”

“……那他们是?”凌若夕迟疑了一秒,这才再度问道。

“你难道认为,本尊这么多年,手里只有一个世家作为底牌么?”云井辰哑然失笑,看着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逗比,至少在凌若夕的眼里,她是这么解读的。

“东方家族?”她猜测道。

“恩。”云井辰轻轻颔首:“虽然南宫玉在位前,在整片南诏打压本尊的势力,只可惜,他到底还是差了不少手段。”

他明面上勒令所有商铺退离南诏,但实际上,却是转明为暗,那些顶替悦来客栈的新客栈,全是换汤不换药,仍旧是他的产业,不仅如此,他还在暗中发展着珠宝玉石、裁缝铺,若干产业。

若是以前,这些产业于他来说,仅仅是闲暇时的一个调味品,但现在,却成为了他为她所提供的坚实后盾。

“这些产业遍布整片大陆,加上东方家族昔日的资金,女人,本尊大概已经是天底下最富有的商贾了。”云井辰得意洋洋的笑道,一副坐等她巴结、亲近自己的模样。

只可惜,凌若夕可不想和土豪做朋友,她淡淡的应了一声:“哦。”

“你难道不觉得本尊很有钱?”她不是很喜欢银子吗?态度怎么会这般淡定?

“钱不如权,权不如这个。”她紧握住拳头,在云井辰的眼前晃动了几下,“只要实力够强,这些东西,随时都可以拥有。”

这次山寨被神殿的人血洗,对她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噩耗,但她仍旧逼着自己表现得与往常一样,但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她曾经也以为,只要手里握有强大的势力,就能肆意横行,不用受任何人的欺辱,但她似乎想错了,走错了路。

势力?阴谋?手段?这种种东西,在强权前,在绝对的实力下,屁也不是。

深沉的双眼,闪烁着让人恐惧的暗光,这样的她,让云井辰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小一呢?”她转瞬便将心头涌动的刺骨仇恨压下,朝门外张望了一眼,却没有见到小一的身影。

“他昨夜忙了一晚,本尊让他回房歇息去了。”云井辰淡淡然启口。

“也好。”老头的死,对他的打击势必极大,让他休息休息,也是一件好事。

就在两人的谈话间,屋外有一阵脚步声响起,说曹操曹操就到,小一的身影缓缓在门口出现,他眸子充血,眼袋红肿,一副憔悴、虚弱的样子。

就连那原本红润的面颊,此刻也苍白的朝里面凹陷下去,神色有些恍惚。

“不是说你回房歇息去了吗?”凌若夕蓦地从椅子上站起,一个箭步,飞身落在了小一身前。

“师姐,我睡不着。”他摇摇头,苦笑道,他真的努力尝试过,但只要闭上眼睛,那一具具尸体就会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们叫着他的名字,质问他,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活着。

那种滋味,几乎快要把小一给逼疯了,于是,他再也坐不住,只能离开房间,不愿一个人把自己关起来胡思乱想。

凌若夕能理解他的心情,他太善良,以至于善良到会恼恨自己的幸存,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睡不着,你就四处走走,做点能让你开心起来的事。”

“师姐,你不难过了吗?”小一无法理解,为什么昨天还满心悲怆的,仅仅是一夜的时间,就能恢复得这么冷静。

冷静到让他以为,昨夜的那一切,都只是他一个人的噩梦,从来没有发生过。

但他却又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不论是师傅的死,还是绝杀前辈的死,亦或者,是那些惨叫,全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云井辰敏锐的将他的话听在耳中,眉头顿时一皱,将手里的茶杯放置在桌上,清脆的碎响,却吓得小一浑身一抖,小心翼翼的朝他瞥去一眼。

“好了,你吓唬他做什么?”凌若夕护犊子的一把搂住小一的肩膀,眸光略带不悦的瞪着他。

云井辰有些吃味,但看着小一那副宛如小白兔般唯唯诺诺的样子,心头那丝薄怒,立即烟消云散。

“对了,昨天的事,你还记得多少?”凌若夕面色一正,略显严肃的问道,如今暗水不在,幸存者又只有小一一人,不问他,她还能问谁?

小一动了动嘴角,神色已是一片惨白,显然,那宛如人间地狱般的场景,仍旧深深的折磨着他。

“若是真的这么痛苦,就不要再去想了。”纵然凌若夕想要知道整件事是怎么发生的,但她也不愿强迫小一。

这个少年单纯得让她忍不住想要去怜惜,去呵护。

小一用力咬住唇瓣,他不能再这么没用,不用再让谁来保护他了!想要变得强大,至少不想再成为累赘的执念,悄悄的在他的心里扎了根,他用力抓住凌若夕的衣袖,“我,我能行的。”

不似以往胆小、害怕的模样,他此刻的眼睛,亮得犹如头顶上这抹骄阳,坚毅、固执、倔强。

凌若夕心尖一颤,突然间有种,这个少年也终于长大了的感觉。

“进去说。”她主动牵起他的小手,却被小一有些难为情的挣开。

他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接受这种方式。

凌若夕微微一愣,转瞬便想明白了他的心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心头的压抑,此刻仿佛也散了不少,在上首的椅子上落座后,立即有一杯刚泡好的热茶递到了她的身前。

“尝尝看,本尊特地托他们从外边弄来的雨前龙井。”云井辰单手托住腮帮,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他知道,她近期的心情不可能太好,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为她增添几分欢乐与闲适。

伤痛能让人成长,但陪伴,却能抚平伤口。

凌若夕浅浅抿了一口,心思全然不在这热茶上,“你说吧,把你知道的,慢慢说出来,不要急。”

小一深吸口气,重重点头,他闭上眼,努力回想着昨夜的一切:“昨天,师傅喂小少爷服用下了炼制出的解药,那时夜已经很深了,师傅交代我在房间里照看小少爷,我不敢怠慢,所以就一直陪在小少爷身边,后来,我听到屋外有打斗声和惨叫声传来,以为又是队长们在打打闹闹,起初并不在意。”

他陈述得极其缓慢,凌若夕却听得十分专注,不错,山寨里时不时会有队员、队长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这是他们交流感情的一种特殊的方法。

“后来,我就看见师傅将房门撞开了,我转过头,屋外到处都是血,队长们在院子里拼死阻挠,绝杀前辈一个人就对上了八个敌人,他们都穿着白色的长衫,全都戴着一张白色的纱巾,我看不清她们的样子,只知道,她们是女子,且身手很强。”说到这里,小一的声线,已染上了丝丝颤抖。

凌若夕用力握紧了拳头,绝杀已经是天玄的修为,却一人独自迎战八名高手,可想而知,当时的战况有多惨烈!

若是她在就好了!

悔恨在她的胸腔里不住蔓延,不住汹涌。

似乎是察觉到她起伏不定的情绪,云井辰偷偷伸出手,在桌上探过,拍了拍她微微颤抖的手背。

“师傅让我带着小少爷快跑,我慌忙之下,就想把小少爷抱起来,结果,就有人闯进了房间,把小少爷给抢走了。”说到这里,小一自责的红了眼眶,两行清泪顺着他的眼角无助的滑落下来。

凌小白在他的手里被夺走,对他来说,是一件完全无法逃脱掉责任的事,他怎能不自责,怎能不懊恼?

凌若夕呼吸一重,身侧的气压明显降低了不少,整个人似被一股冷冽的寒气所包围着,神色晦暗不明。

“之后……之后……”小一明显情绪不稳,哪怕他未曾将后来的事说出口,凌若夕也能够猜到。

在见到凌小白被人夺走,绝杀等人势必会拼死一搏,呵,也难怪,山寨会变成这样。

她眸光骤然一冷:“敌人到底有几人?”

“我不知道,真的,师姐,我当时根本没来得及看清楚。”小一刷地一声睁开眼,冲她哭诉道,“我只看见到处都是人,穿着白色纱裙的女人!他们的实力每一个都深不可测,师傅当时一个劲的拉着我跑,他护着我,身上中了好多倒,最后就……”

“已经够了,”凌若夕幽幽叹息道,不忍心让他继续阐述下去。

不过,让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神殿的人,会知道他们在山寨中?是谁泄漏了这件事?

眉心暗自皱紧,在小一哭哭啼啼离开大堂,准备回屋好好歇息后,凌若夕这才扭头去看身旁的男人:“你怎么看?”

对神殿,他的了解远比自己深刻。

“若是身穿白衣,便该是神使的部下,神殿有一支秘密部队,是专门用来惩罚,不愿遵从神的旨意的信徒,在那个位面中,若是有谁不信奉光明神,便会被他们抹杀。”云井辰面色阴沉,一字一字缓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