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59章 剑走偏锋

第359章 剑走偏锋

光明神?

凌若夕讽刺的扬起嘴角,“真的有人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么?”

在她看来,所谓的神,原本就是愚弄无知百姓的存在,都说神爱世人,可谁听说过,神会屠杀不愿信奉他的百姓?与其说这是神教,她却反而觉得,是顶着神教名义的魔教才对。

“如果你从小就受到这种熏陶,自然会潜移默化的,将神殿视作信仰。”云井辰不冷不热的说着,语调淡漠,甚至隐隐能听出一丝讥讽。

他的看法与凌若夕如出一辙,神?神的旨意?抱歉,这种东西在他们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他们唯一相信的只有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

“你知道神殿的所在地么?”凌若夕转眼间便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神殿在宣传什么,同她有什么关系?她只知道,她们残杀了她的同伴!欠了她一笔笔血债。

“当然,不过,若夕,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勉强抵达第二位面,也不可能报仇成功的。”他说得极其郑重,“本尊知道,你心里的恨有多深,有多沉,但本尊希望你能够看清你与神殿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有时候隐忍,并不是懦弱,而是另一种勇气。”

凌若夕身体一僵,眼眸中弥漫的杀意顷刻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她拧着眉头,深思了许久,这才抬起眼皮,“以你的实力,可有把握对付神殿?”

她必须要弄清楚神殿真实的水平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云井辰眸子里的暗光顿时加深,深邃得好似夜幕下的大海,让人琢磨不透,他缓缓执起桌上的茶盏,就着杯沿抿了一口,动作随性,却又不失高雅,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贵气。

“你若打定主意要去第二位面,本尊能保证你安全回来。”这话的潜台词是,他不能保证这笔血海深仇,是否能报复成功。

“你的意思是,以你的实力,对上神殿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凌若夕脸色微变,若是连天玄巅峰的他,也不敢把话说死,那么,她想要报仇,要等到什么时候?

云井辰的话就像是一桶凉水,从她的头顶上迎头浇下,刺骨的凉。

“要不,本尊先行一步,前去神殿将小白带回来。”云井辰提议道,若他独自一人前去,有七成的把握,能将凌小白救出。

可这话落到凌若夕的耳中,却怎么听怎么刺耳,她凉薄的眉梢朝上一翘:“你的意思是,我若一同前去,便是一个累赘?”

“本尊并未这么说。”云井辰不愿她这般贬低自己,她的修为是怎样提升的,他一清二楚,一个自幼痴傻,毫无玄力的女人,却能在短短六年间,突破自身,且以近乎诡异的速度,飞升至紫阶巅峰,这种事,天底下有几人能够做到?若她是累赘,是包袱,这世上可还会有天才么?“若非本尊离开神殿时,偷走了神族族长的秘药,本尊的修为与你,也不过是不相上下的。”

“那是你的机遇。”凌若夕并没有因为他的安慰,而有任何的动容,越是实力高强,想要突破,就越是艰难,机遇、契机,是必不可少的。

“你也莫要妄自菲薄,若夕,你已经够好了。”云井辰叹息道,伸手想要去拍她的脑袋。

却被凌若夕仰头避开,手指突兀的停留在半空,她冷声道:“不,这还不够。”

说罢,她面色阴沉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看也没看云井辰一眼,抬脚离开了大堂。

她还不够强,至少,还没有强大到能够亲手为自己的同伴报仇的地步!难道真的要花数年,数十年的时间,厚积薄发,隐忍痛苦吗?

穿过迂回的红漆长廊,她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站在山寨外的空地上,眺望着前方,并排放置在山岩边的黑罐,墨色的衣衫,被风吹得猎猎作响,青丝如群魔乱舞,在她的身后飞扬着。

正在打扫卫生的家丁们,眼观鼻鼻观心,只当她不存在,谁也不敢好奇的朝她看去一眼。

“如果普通的修炼方法不行,大不了,就剑走偏锋!”她不能等待,也不愿等待,时光的残忍,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再深刻的感情,再刺骨的仇恨,在经过岁月的流逝后,都会渐渐化作平淡,她不想自己有朝一日,因为所谓的隐忍,而丢掉了此时此刻的觉悟!丢掉了此时此刻,想要为他们报仇的决心。

黯然的眸子,瞬间注入两道耀眼的巨光。

这一刻,她已在心底悄悄做了一个决定。

入夜,凌若夕把自己反锁在鬼医的房间中,不停的翻看着他留下来的毒药本经,以及他多年来的行医心得。

小一焦急的在门外来回踱步,都已经一天了,师姐怎么还不肯出来?

“师姐,你先出来吃点东西吧。”他扬长了脖子,朝屋内唤道。

“我不饿。”凌若夕淡漠的声音,从门缝中传出。

小一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跺跺脚,小跑着准备去找云井辰,希望他能够前来说服凌若夕。

当他刚抵达卧房外,就被一道强悍的结界给阻挡在了屋外,看着里面黑灯瞎火的房间,小一的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师姐抽风,难道连这云族少主也跟着一起抽风了吗?怎么一个两个都变得这么古怪?

云井辰一门心思扑在修炼上,对屋外的小一,视而不见。

乳白色的蒸汽,从他的头顶升起,一层朦胧的白色罡气罩,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天玄巅峰的气流,以他为轴心,扩散在整间房子里,桌椅在这股巨大的气浪下,被震得框框作响。

若不是有结界守护,只怕整个山脉,也难逃威压的笼罩。

这股压力,对于普通人而言,杀伤力太强,稍有不慎,丢掉小命也不是不可能的。

凌若夕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五日五夜,不断有白色的信鸽,从她所在的房间飞走,飞回,时不时信鸽的嘴里还叼着一个小小的包袱,送到她手中。

第六日清晨,一束银光突然从房顶上窜出,光芒万丈,直击长空。

正在做早膳的小一,刚走出门,立马就被一股骇然的气浪掀翻在地上,整个人哎呦一声,摔得四脚朝天。

同样是五日未曾离开过房门半步的云井辰,刷地睁开了眼睛,内敛华光的黑眸,有淡淡的笑意晕染开来。

“呵,本尊就知道,你会成功的。”他欣慰的呢喃道,收功起身,阔别六日后,再度离开了这个房间,抬脚朝凌若夕的方向走去。

“云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的光芒,是师姐弄出来的吗?”小一好不容易从厨房里狼狈的爬了起来,顾不得自己此刻的造型有多难看,忙不迭小跑而来,却在半路上遇见了云井辰,张口就问。

“恩,她已经突破紫阶了。”云井辰漫不经心的抛下了一个重磅炸弹,炸得小一,半天也没能回过神来。

他茫然的眨眨眼睛,抬起手,用力掐了自己一把,一股钻心的疼,顿时将他涣散的思绪唤了回来:“嘶!会疼,那就不是梦咯?师姐她真的突破了?”

心头的欢喜不言而喻,心尖堆积了多日的抑郁与沉重,此刻仿佛也随着这个好消息,烟消云散。

银光不减,甚至有愈发耀眼的趋势,云井辰一只脚刚踏入院子,迎面一股劲风扑面而来,生生将他的脚步阻断。

他饶有兴味的挑高了眉梢,释放出自身的玄力,一道透明的保护罩,将这股压力死死挡住,他这才得以继续前进。

只是六日的时间,她就已经成长到,光凭借威压,就能让自己察觉到压力的地步。

呵。

一声轻笑不经意滑出他的唇齿,该说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吗?

他走到房门前,那股压力愈发沉重,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玄力气浪,撞击上他释放出的保护罩,滋滋的摩擦声,不绝于耳。

云井辰咬破了手指,迅速在空中结印,尔后,为她建造了一个结界,阻止她突破的力量,向外界泄漏。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是不是又有敌人来了?”后方,忽然有嘈杂的人声传来,云井辰同小一急忙转身,便见暗水带着十多名男人,急匆匆从天空上飞下的身影。

“暗水!”小一激动的唤道,蹬蹬的跑上前去,“你的伤没事了吗?”

当时,他在众多队长的保护下,拼死突围,只为向凌若夕传递消息,临走时,他伤得可不轻。

如今见到暗水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小一心里怎么可能不高兴?

“哟,小一,好久不见,你还活着啊。”暗水一如往常般,笑得贼贱,甚至还故意伸出手掌,**着小一的头发。

“可是,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小一眸光一暗,自责的情绪再度漫上他的胸口。

头顶上不停揉动的手掌,有不易察觉的停顿,下一秒,小一的耳畔就响起了暗水的声音:“只要活着就好。”

收回手臂,他这才抬眸朝那间被结界保护的房间看去,屋外有云井辰护法,那么屋内的人是谁,已不言而喻。

“凌姑娘在突破?”暗水稳步走到云井辰身侧,沉声问道。

“恩。”他轻轻颔首,态度虽不倨傲,却仍是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

闻言,暗水急忙点头,示意大家小声些,不要惊扰了里面的凌若夕。

屋外静悄悄的,唯有那时而加重的呼吸声,在不断的蔓延,不断的浮现。

很快,那束拇指宽的银光,突然缩小,慢慢的变作了丝线般的大小,最后化作一个光点,消失在了苍穹上,那股呼呼徘徊的气浪,也随之散去。

众人刷地抬起眼眸,略显紧张,略显激动的盯着眼前这扇紧闭的房门。

他们有太多的问题想要知道,例如,她此时的修为达到了什么品级,例如,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短短数天,便能突破的。